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古剑奇谭  我是女主角     

欺负完还不是要自己去哄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

林千凝在萧廷这里已经住了近两个月,现在她每天跟空心一起做事,不作妖了日子便安稳下来。白天跟空心一起忙活着还好,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时,千凝便对师尊倍感思念,而且这思念之感不但没有随着时间而淡化,反而越来越深。

  

  千凝从来不是爱哭的人,但也不知怎么回事,夜晚独自躺在床上,一想起自己不知何时才能回昆仑山,想到师尊不知如何了,是否以为她死了?是否为她伤怀?如此种种,总能让千凝模糊了眼眶。再想到也许以后再不能跟师尊相见,更是让她泪如雨下。尤其在她被萧廷锁了琵琶骨后,这种情况便越来越严重,有时她甚至会从梦中哭醒。

  

  这一天,千凝在书房掸扫尘土整理书架。前一天晚上她又半夜哭醒了,醒来后便再也睡不着了,睁着眼睛直到天明。此刻她有些头昏,整个人没什么精神,迷迷糊糊的。

她眼睛看不见,只能摸索着做事,迷糊间不小心绊到了桌脚,向前摔去。她本能的想抓住身边的什么东西自救一下,正好拉住了书架,那书架便被她拉倒下了,书架上的书散了一地。

  

  昨天晚上萧廷在书房研究了一晚上制药的事,实验的时候支了一个炭盆,此时还没撤下,炭火还没完全熄灭,书架上的一个画轴被甩到了那炭盆里。

这时萧廷正好进来,见状立马冲到炭盆旁,不惜被炭火烫伤及时取出了画轴。

  

  画轴还是被烫糊了一角,萧廷大怒,不容分说打了千凝一巴掌。千凝此时的身体情况根本招架不住,直接被打倒在地,再抬起头时,嘴角流出血来。

  

  萧廷看见她嘴角的血迹,当下便恢复了一些冷静,对上千凝委屈又愤恨的眼神,又看看手中的画轴,萧廷叹了口气,背过身不再看她。

  

  千凝十分委屈,负气而去,她跑回房间里,砰地一声摔上门,接着便扑倒在床上大哭了一场。

以前在江宁林家被欺负时,她从来没有哭过,因为她知道那时自己的处境,哭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也不会有任何人在乎,只会让欺负他的人更得意。而此时千凝能哭出来,是因为她心里又想起师尊,她知道她的眼泪师尊会在乎。

  

  空心听见刚刚的声音来到书房,见到一片混乱原想收拾,却被萧廷制止,他只得静静退出去了。

萧廷走到书案前徐徐展开画轴,脱力一般的坐在椅子上,望着那画轴,伤怀良久。

  

  中午空心来叫千凝吃饭,千凝不肯出门,来叫萧廷,萧廷也不理他。空心摸不着头脑,心中奇怪:“这两人都怎么了?”

  

  临近黄昏的时候,萧廷才从书房出来。

空心在厅中摆好茶,跟萧廷说:“千凝还把自己关在房里呢。”

  

  萧廷问道:“她中午吃饭了吗?”

  

  空心摇摇头:“没有,我去叫她,她不肯吃,好像还哭了。”

  

  萧廷:“晚上把饭菜给她送到房间里。”

  

  空心点点头便准备去了。

  

  萧廷知道千凝不是故意烧坏画轴的,只是当时有些失控才打了她,心中有一些后悔,本打算去给千凝道个歉,正往她房间走的时候,便看见空心端着餐盘迎面走来,餐盘里的碗碟皆打碎了,空心头上还顶着菜叶。

  

   萧廷无奈,想亲自去看看千凝,谁知空心却道:“主人,您看看,她把饭菜都仍在我身上了,还说什么永远不会原谅你,她什么意思啊?”

  

   萧廷闻言停住了脚步,沉吟片刻,突然冷笑道:“既然如此,便由她去吧!”说完便回转而去。

  

   自那日之后,千凝两天水米未进。到了第三天,萧廷来取血喂蝎子,发现千凝已经昏厥过去。

  

   萧廷进门来,看见床上昏睡的人,脸色苍白,嘴唇干裂 ,眉头微蹙,眼角还挂着泪痕。他不觉感到几分心疼,轻叹道:“死了还怎么回昆仑山……看来这次的确伤到她了!”

  

   取血后交给空心去喂蝎子,萧廷便去厨房亲自煮了甜粥。他端着煮好的粥来到千凝房间,把碗放在床边的小几上,然后坐在千凝身边,用药让千凝转醒过来。

  

   千凝虽然醒了,但是没有一点力气,任凭萧廷扶着起身靠在床头,从头到尾一直没有理他,冷着一张脸任他摆布。

  

   萧廷端过碗来舀了一勺甜粥,送到千凝嘴边。

千凝看着萧廷,美目轻阂,神情冰冷,顿了一瞬后,还是张嘴吃了一口,但却没有咽下,全吐在了萧廷脸上。

萧廷并没有躲,而是闭眼受了。

千凝下巴微扬等着萧廷发难,谁知萧廷却没有生气。

他把碗放下,用湿毛巾擦了擦脸,缓缓道:“前日之事我确有不妥……”犹豫了一瞬又叹道:“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何如此啊?”

  

  千凝没理他,依然神情冰冷的对着他。

  

  萧廷:“那日有一副画落在了炭盆里,险些烧毁了。”

  

  千凝冷笑道:“为了一幅画?”

  

  萧廷叹了口气,“那副画……画的是我的亡妻,是我亲手为她画的,那上面的诗还是我们当初一起写上去的。”

  

  千凝听见萧廷声音低沉地吟道:“万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惜华年 ,对月影孤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千凝沉默不语,她听萧廷念这首诗的时候,即使看不见也能听出他声音里的忧伤,仿佛字字皆叹息。

  

  短暂的停顿后,又听萧廷继续道:“多年前她被几个道士所杀,神形俱灭,那副画是她留下的唯一遗物。”

  

  千凝犹豫一瞬,轻声问道:“那些道士为什么杀她?”

  

  萧廷:“因为她……是妖。”

  

  千凝:“因为她害人了吗?”

  

  萧廷:“她从来没有害过人,反而帮过不少人,那些道士杀她只因为她是妖。”

  

  千凝沉吟片刻,道:“那你为她报仇了吗?”

  

  萧廷重新拿起粥碗,舀了一勺粥一边喂给千凝一边说道:“没有,我那时没有报仇的能力,等我能报仇的时候,那些道士一门上下已被他人灭了 。”

  

  千凝乖乖地喝起了粥,又问:“你现在做这毒药生意,也是因为这件事?”

  

  萧廷微微一笑,“是,那些名门正派也不过是一些不分青红皂白的庸人,自从爱妻亡故,所谓的正邪之分对我来说只是个笑话。你绝对想不到,有多少名门正派之人从我这里买走毒药,却用它对付自己的同门。”

  

  千凝把碗接过来开始自己喝粥,“我听得出来,你一定非常痛恨修道之人,也一定很享受看着他们用你的药自相残杀,还付重金给你。”

  

  萧廷笑道:“说的不错!”

  

  千凝:“现在连你制毒用的赤蝎子都是我这个修道之人帮你喂的了,这一点你也很享受吧?”

  

  萧廷挑眉浅笑,得意道:“当然!”

  

  千凝咽下一口粥,笑道:“你倒是坦诚。”

  

  二人就算讲和了,千凝吃光了一整碗甜粥,抱着空碗跟萧廷说:“还要!”

  

  萧廷笑道:“等着!我去给你再盛一晚。”他一边往厨房走一边暗想道,“这丫头倒是好哄!”

  

  又过去了十几天,便到了空心的生日,其实就是他幻化出人形的日子,萧廷把那一天定为了他的生日,每年都会为他庆祝一番。

  

  生日这天,空心异常兴奋,变得很吵,一大早就把千凝吵起来,缠着她说着庆祝生日的事。

  

  千凝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抄起枕头打了上去,气道:“过生日了不起呀!出去呀!”

  

  空心不依,继续纠缠,“往年主人没空,都是我自己拿了银子置办,我不管!今年你得陪我一起!而且这也是主人的意思。”说着把枕头仍了回来。

  

  千凝躲过这一击,趴在床上道:“可是也没必要这么早吧,鸡还没叫呢!”

  

  空心:“永远不会有鸡叫的,因为根本没有鸡!快点起来,否则别怪我野蛮啊!”

  

  千凝从床上坐起来,道:“出去。”

  

  空心见状瞪圆了眼睛说:“喂,我动手啦!”

  

  千凝气道:“你不出去我怎么换衣服啊!”

  

  “啊?”空心愣了一下。

  

  “出去呀!”千凝又把枕头朝空心砸了过去,空心便跑出了房间,临出门喊了一声:“快点啊!”

  

  空心拉着千凝一起置办了许多他想要的东西,回来便开始布置厅堂。

千凝虽然看不见,但是从空心买的东西和忙道的程度来看,想必布置的一定很夸张。

  

  千凝一边帮忙递东西,一边无奈道:“喂!你在这里折腾,不怕触发什么有毒的机关把咱俩毒死啊?”

  

  空心:“不会的,主人昨天都收拾过了,安全的!”

  

  千凝心下暗想:“萧廷这人真有意思,没想到还能容空心这么折腾!一个竹子精,还给他过什么生日!”

  

  心中正犯嘀咕的时候,空心又叫她,她把不知道第多少串彩带递给空心后,笑道:“差不多了吧!你是过生日还是娶媳妇啊。”

  

  空心把嘴一噘,“你懂什么?主人不喜过那些民间的节日,每年我的生日才最重要!”

  

  千凝挑眉道:“你主人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如此看重你的生日,你不觉得奇怪吗?”

  

  空心坐在房梁上说:“我其实是夫人所救,能化成人形也多亏夫人以自身灵力相助。夫人去后,我便一直留在主人身边,到现在有一百多年了,我想主人待我如此也许是因为夫人吧。”

  

  “一百多年!那你主人岂不是至少一百多岁了?”

  

  “是啊,我刚遇见主人的时候他才二十多岁,现在算起来该有一百八十多岁了。”

  

  千凝疑惑道:“可是一点都不像啊!他的声音听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嘛,而且我摸过他的手,感觉他的皮肤也像是年轻人才有的,哪里像一个一百八十岁的!”

  空心得意道:“因为我主人修为高深,驻颜有术呗!”

  

  千凝闻言点了点头,心道:“萧廷果然不简单,难道他也像师尊一样修成仙身了?”

  

  此时空心正说着萧廷曾经怎么给他庆生,千凝又在心中叹道:“萧廷无子,既然空心是他夫人所救,如此看来许是把空心当成半个儿子了。”

  

  晚上备了一桌酒席,萧廷还亲手煮了长寿面给空心,三人一起庆祝了空心的生日。

空心兴奋地折腾了一天,又喝了酒,便早早睡了。

  

  萧廷和千凝在后院的凉亭中继续小酌,那天是十六,一轮圆月挂在天上,清冷的月光照亮了整个院落。

  

  他二人畅谈了一番,萧廷跟千凝讲述了与妻子的过往,如何邂逅良人,相知相恋,如何情深意笃,相濡以沫。

千凝听后十分感动,不禁落下泪来,说道:“我真羡慕你们!今生我若能得此良缘,纵然身死我也甘心!”

  

  萧廷却苦笑道:“彩云易散琉璃脆,金玉良缘不如平凡夫妻,还是长相守最好,千万莫要像我们。别离相思之苦才是天下最毒的毒药。”

  

  千凝拭去眼角珠泪,低头不语。

  

  萧廷为她又斟满一杯,问道:“不如说说你的事吧!”

  

  千凝笑道:“我才活了多少年,还是个修无情道的道姑,哪有什么事可说。”

  

  “就说说你是怎么拜师紫胤真人的吧。”萧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噗!咳咳……”千凝喷出刚喝的一口酒,“你怎么知道我师尊是……”

  

  萧廷哈哈笑道:“我自然有办法知道,我的消息可是灵通的很!说吧。”

  

  千凝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反正我大概也回不去了。”

  

  “没错!说吧。”

  

  千凝虽然看不见,但还是皱眉瞪了萧廷一眼,接着便诉说前情。

上一章 一出好戏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最新章节 下一章 糟糕,好像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