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古剑奇谭  我是女主角     

一出好戏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

萧廷从屏风后转出来,来人赶紧拱手道:“萧先生。”

  

  萧廷淡淡道:“我说三日后来取,今日是第二日。”

  

  来人赶紧赔笑脸,一双狭长的吊梢眼,此时眯成了两条线,说道:“事发突然,时间来不及了,求萧先生今日便赐药。”说着把他之前放在桌上的一个箱子打开,“我提前取药想必让萧先生为难了,这些是孝敬您的,还请您今天无论如何把药交给我。”

  

  萧廷在主位坐下,笑道:“怎么?难道是你们蜀山的武真长老,要提前选亲传弟子了吗?”

  

  来人面上一僵,随即又恢复镇定,“在下不明白萧先生的话,我原以为萧先生只管炼药,不会过问买主的私事。”

  

  萧廷道:“你守规矩我自然也守规矩,你要提前拿药便是坏了规矩,我也就不必再遵守了。”

  

  来人一只手按上腰间的长剑,沉声道:“萧先生!知道的太多是容易短命的,有时候知道都要装不知道好。”

  

  萧廷冷笑一声,眼中露出轻蔑的神色,只道:“我这个人便有个怪脾气,别人越不要我做什么,我偏要做什么。”

  

  来人目露凶光,沉声道:“那可就怪不得我了。”话音未落,剑已出鞘,用的果然是蜀山剑法,剑招纯熟,意在剑先,定是已经修炼多年,绝不是门外人可以使出的。

  

  萧廷躲过对方的攻击,指尖凝结灵力打在厅中一处机关上,顿时从房梁上层层叠叠垂下许多纱幔。月白色的轻纱徐徐飘动着,如云如雾,如梦如幻。

  

  萧廷隐入纱幔中,悠悠道:“我又不是蜀山的人,你紧张什么。再说,这些明明是你亲口告诉我的,难道你不记得了?”萧廷的声音时远时近,渺渺茫茫,分不清在何处。

  

  那蜀山弟子挥剑斩断轻纱,便又有新的垂下来,他小心的穿梭在其中,口中问道:“我几时说过这些?”

  

  萧廷:“就是你来求药的时候啊,我问了你几个问题,可还记得么?

  

  那人想了想,道:“就凭那几个问题,萧先生便作此揣测,未免太过牵强。”

  

  萧廷哈哈一笑,说道:“那几个问题确实不够,不过再加上你的装束和你的剑,便差不多能推测出你和你要对付的人是何身份了。幸好我的消息还算灵通,我恰好听说蜀山武真长老要选亲传弟子,看你求药的时间这么急,便猜测多半是因为此事。我刚刚说出这个猜测后,你的反应便证明我果然没有猜错。”

  

  那蜀山弟子道:“萧先生便是这样做生意的吗?能活到今日也真是难得。”

  

  萧廷:“与我交易的人都守我的规矩,我自然也会守他们的规矩,像阁下这样不守规矩的人,才应该担心能活到几时吧。”

  

  萧廷说这话的时候,那蜀山弟子只觉得心口突然似火烧一样灼痛,身上渐渐脱了力,连剑也拿不住了,整个人跪伏在地上。他双眼渐渐模糊,挣扎着抬起头,隐约看见萧廷正穿过层层轻纱向自己走来。

此时,萧廷左侧眉目间的那道红色疤痕格外显眼,当他从层层月白色轻纱中转出来时,那疤痕衬得他正如在雾霭中突然现身的鬼魅。

  

  萧廷走到那人跟前,沉声道:“比如现在,你的命就在我手里。”

  

  那人双目通红,口中拼命挤出几个字,声音嘶哑得像砂纸磨桌面一样,“萧……先生……饶命……”

  

  萧廷道:“现在你该知道,除了守规矩外,别人也不会像你这样蠢,妄想打我的主意。在你的手按上剑柄的时候,你便已经是个死人了!”

  

  那人口中尤自说着萧先生饶命这几个字,却只剩下口型,声音一点也发不出了。他的脸已经开始发青,仿佛是个已经死了多时的人,而他的手正拼命地朝萧廷的脚伸去,仿佛摸到萧廷的脚便能活命一样。

  

  萧廷垂眸看了那人一眼,冷笑一声,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瓷瓶,然后蹲下身来,用手掐住那人的下巴要他抬起头来,接着把一瓶药水灌进了他口中。

  

  那蜀山弟子喝了解药,渐渐缓过来一些,他用剑撑着身体勉强站了起来。这时厅中的纱幔一下子全部收回了房梁上,便见萧廷正坐在主位上喝茶,刚刚放着酬金的桌子上多了一个三寸见方的锦盒。

  

  萧廷悠悠道:“那锦盒里便是你要的东西,拿去吧。”

  

  蜀山弟子讪讪道:“多谢萧先生,事成之后我……”

  

  “别,银货两清,就此打住,我这里只谈生意,从不会客。”萧廷放下茶杯,“若再来求药,你知道规矩了,若来寻仇,我也不介意往黄泉路上送你一程。”他站起身,又冷冷的说了一句“不送。”然后便转过屏风离开了。

  

  那蜀山弟子只觉得背后生寒,刚刚濒死的感觉简直刻骨铭心,这个地方和萧廷都让他觉得毛骨悚然,于是赶忙带着锦盒离开不提。

  

  千凝被萧廷拉着出了正厅,往第二进的书房走去,经过墙边回廊时,才终于挣开了萧廷的手,她一边揉着手腕一边坐在了廊下围栏上,不可置信地说道:“是蜀山的人,蜀山的人竟也会做这种事!”

  

  萧廷:“你不怕是我找来骗你的?”

  

  千凝:“除非你找到是蜀山的人,他使得是蜀山剑法,那剑气我认得出来,不过我躲在屏风后面他竟然没发现?”

  

  萧廷道:“因为你锁着琵琶骨封了修为灵气,现在就是个普通女子,他当然感觉不到。”

  

  千凝点点头,又疑惑道:“刚刚那人怎么了?你又给人下毒了?”

  

  萧廷笑道:“厅内的香炉里确实用了一种药,但不是毒,所以那人没有在意。等他动手出剑的时候,厅上垂下了纱幔,纱幔上也有一种药,两种药加在一起,便是顷刻间即可致命的剧毒。”

  

  千凝:“可怕!可怕!你这里还有什么是有毒的,不应该告诉我一下吗?万一哪天我不小心被毒死怎么办,谁给你喂赤蝎子呀。”

  

  萧廷哈哈大笑,说道:“在我这里,不该让你碰的东西,你就一定碰不到,所以这一点你就不必担心了!”

  

  千凝迟疑了一瞬,终于还是问道:“有天庸城的人来向你求药吗?”

  

  萧廷却一本正经地说道:“为客户保密是我的职业操守。”

  

  “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那刚刚是怎么回事啊!”千凝站起来朗声骂道。

  

  萧廷淡淡道:“刚刚是个意外。”说完扬长而去。

  

  千凝:“你!”

  

  千凝听见萧廷走远了,又暗暗骂道:“什么人啊!这也太流氓了!”她负气的又坐回栏杆上,刚坐下便听见萧廷的声音远远地传来:“药还没晒完,还不去做事!”

  

  千凝闭眼皱眉,深吸一口气,然后起身回后院去了。

  

  萧廷脚步轻松的回到了书房,计划进行的很顺利,这会儿他心情很好。

  

  往日别人来求药,萧廷确实不过问买主的私事,这次他就是故意找茬,他故意当着林千凝的面揭穿来人蜀山弟子的身份,好让林千凝明白她所谓的正道之士到底是何面目。

  

  林千凝虽然是个麻烦,但这丫头花样百出,倒也让常年隐居山林深处的萧廷感到久违的趣味。她每每故作聪明作妖搞事的时候,反而让萧廷觉得有几分可爱。

自从推测出千凝是紫胤真人的徒弟后,萧廷在惊讶之余越发对这丫头感兴趣起来。于是,他开始对千凝有了更多的期待。

此时萧廷认为千凝已经完全归他所有,他希望千凝以后不只帮他养蝎子,也可以成为一个陪伴他的人。为此他需要让千凝了解一些事,了解他的立场,以便千凝可以更懂他,对他不再有抗拒和敌意。

今日正赶上这蜀山弟子贸然违约前来,萧廷便顺势利用此人,导演了这一出好戏。

  

  这出戏效果不错,的确让林千凝有所思,她确实对萧廷又更懂了几分,在与萧廷相处的时候也渐渐没有之前那般抗拒和戒备了。

然而没过多久两人便又闹翻了,而且闹得很严重,千凝甚至要寻死觅活……

上一章 见鬼的机关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最新章节 下一章 欺负完还不是要自己去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