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综影视  盗墓笔记     

梦华录+七五+聊斋 40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第四十章

  

  

  南歌跟孙三娘匆匆赶到的时候,只瞧见赵氏茶舍满地狼籍,茶具桌椅碎了一地,挂着的字画叫人撕下来扔在地上踩的满是脚印,就连放在博物架上的古董都没能幸免,叫人拉下来摔了个稀巴烂。

  

  “这是谁干的?!还有没有天理王法了??!他们是强盗不成?!这,这怎么都成这样子了?!”

  

  孙三娘吓得腿软,连忙去找赵盼儿,却看赵盼儿失魂落魄地坐在茶舍门口,呆呆地望着这一切,竟然是哭了。

  

  “盼儿姐!”

  

  “盼儿姐——”

  

  南歌跟宋引章连忙上前,把人扶起来再说,赵盼儿豆大的眼泪直往下掉:

  

  “欧阳,欧阳他中了探花,他,他却在京城与别人定了亲——”

  

  南歌一看这遍地狼藉,心里猜到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欧阳旭的老仆做的?他要你退婚?”

  

  赵盼儿哽咽着不肯说话,一边的宋引章连忙道:“可是欧阳姐夫不像是那样薄情寡义的人,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赵盼儿擦了擦眼泪:“我不知道,不管有什么误会,就算他真的移情别恋与旁人定了亲,也该亲自来跟我说,打发德叔来砸了我的茶舍又是什么意思?!”

  

  赵氏茶舍是赵盼儿多年的心血,如今被毁于一旦,这让她怎么受得了,一边的孙三娘也愤愤道:

  

  “报官!必须报官!先不说这是不是欧阳旭的主意,那主仆二人住在钱塘的时候盼儿你对那德叔不薄,他怎么能如此待你?!”

  

  赵盼儿征征道:“三年情谊,竟然就只值八十两黄金,我要,我要亲自去东京问个清楚,欧阳他到底是如何想的!”

  

  原来方才德叔带了一群打手上门,直言他家公子欧阳旭已是金科御赐探花,马上就要迎娶副都指挥使高鹄之女高慧为妻,而德叔此次是奉命来取定情信物同心佩,以及欧阳旭与赵盼儿的那一张婚书。

  

  赵盼儿当然不能接受,登时与德叔争辩起来,德叔便带着那一群打手掀了茶舍,连带着宋引章的胭脂铺子都遭了殃。

  

  宋引章瞧着洒落满地的胭脂,心疼的直掉眼泪,辛十四娘瞧不过,气呼呼要去捉那德叔回来。

  

  “不必抓他们,直接报官,欧阳旭是中了探花没错,可德叔只是个仆人,就算是新科探花纵奴伤人,也要讲王法,盼儿姐,要不要报官看你自己。”

  

  南歌又问了赵盼儿一遍:“可要报官?”

  

  “自然要!茶舍是我跟三娘的心血,就连他们就连引章的胭脂铺子也不放过,报官!”

  

  赵盼儿咬牙切齿,面上还带着些许过于激动留下的红晕。

  

  ……

  

  ……

  

  也不知道德叔是真的蠢到以为仗着个探花的势就能横行乡里,还是他真的有所倚仗,砸了茶舍之后居然没有潜逃,而是气定神闲地呆在客栈喝小酒,差衙们抓他回去落案的时候他还是懵的。

  

  “啪!”

  

  新上任的钱塘县县令是个胖乎乎的中年人,瞧着有些奸诈,惊堂木一拍便高声喝道:

  

  “何人报案?!堂下所跪又是何人呐?!”

  

  赵盼儿早就在家把眼泪哭够了,这会儿跪在地上不卑不亢道:“回大人,民女赵盼儿,钱塘人士,昨日民女所经营赵氏茶舍被此人带人打砸一通,多年心血付诸东流,此外还有苦主宋引章,她名下胭脂铺子也叫砸毁,还请大人明鉴。”

  

  德叔喝了酒,这会儿脸都是红彤彤一片,看见赵盼儿居然敢告官,登时大喊大叫起来:

  

  “你这个女人当真是没有半分自知自之明,你居然还敢报官?你是什么身份,我家公子又是什么身份?!我家公子是副都指挥使高观察高大人的乘龙快婿,哪里是你们得罪的起的?!”

  

  “啪!”

  

  钱塘县令又拍响惊堂木:“欧阳德咆哮公堂,来人,先打十板,叫他好好清醒清醒!”

  

  德叔的酒都被吓醒了,满口叠声叫着自己是当今新科探花欧阳旭的仆人,是进士老爷的仆人。

  

  胖县令哪里管这些,冷笑道:“新科探花?若是探花本人来此,本官尚能给他几分薄面,本官也是天子门生,三年前进士同期出身,那一年的状元还是本官的族兄——你带人在闹市打砸店铺,就算是探花来了也保不住你!”

  

  等十板子打完,德叔已经是一瘸一拐了,再也不敢造次,被人吹捧的飘飘然的那颗心也沉了下来,看向赵盼儿跟南歌的眼神满是怨毒。

  

  南歌跟赵盼儿都没跪,堂上其他人也没人觉察出什么不对劲,南歌一听德叔的话便冷笑起来:

  

  “副都指挥使,好大的官,倒是叫他心肝都叫狼吃了,谁给他的脸,只八十两黄金就能清算?他三年前流落钱塘,是赵盼儿替他置办田地,落下户籍,后来他苦读三年,穿的用的吃的喝的哪一样不是赵盼儿出钱?你跟着你主子占了人家三年便宜,如今还砸了人家的生计,这不是狼心狗肺是什么?!”

  

  德叔连忙指着南歌道:“大人!她也咆哮公堂,您要明鉴呐!”

  

  胖县令眼神都不给他一个,听着下头的差役上报给他被砸毁的物品清单:

  

  “红木桌椅十四对,黑釉兔毫盏三十六只,白瓷三对,花鸟图若干……”

  

  越念德叔脸色越差,他昨日趁着酒劲带人去了茶舍,就是为了显摆欧阳旭跟高慧的婚事,却不想被赵盼儿的伶牙俐齿所激怒,一气之下想强抢同心佩跟婚书,本想着就算砸了那茶舍,赵盼儿也不敢跟新科探花硬碰硬,谁知道她竟然真的有胆子报官?

  

  越想他越后悔,这些东西合计下来便有千两银子之巨,就算用光那八十两黄金也不够赔的。

  

  要知道欧阳旭自由父母双亡,是德叔一手带大他,故而德叔一直以家中长辈自居,他自然打心眼里瞧不上曾经为乐伎的赵盼儿,只是他觉得寄人篱下难免要委屈些,如今欧阳旭得势,他便露出真面目,觉得赵盼儿不过乡野村妇,配不上当今新科探花。

  

  所以他一时冲昏了头,竟然忘了欧阳旭让他稳住赵盼儿的嘱托,而是用八十两金子羞辱赵盼儿,更是一气之下砸了茶舍,眼下却不知如何是好了。

  

  ……

  

  ……

  

  胖县令得知事情头尾,先叫人把德叔押下大狱,又将那八十两金子赔给赵盼儿,才把两人请到后堂说话:

  

  “赵娘子,这案子虽简单,但里头个中缘由却是复杂,当今新科探花我也略有耳闻,听闻是贤妃亲口点的婚事,御前赐婚,眼下本官也只能点到为止,若你真的想求个公道,不如上开封府击鼓鸣冤啊。”

  

  说罢他看南歌一眼,殷勤道:“顾指挥使离开前叮嘱过下官,此事下官断然不会置之不理,只是……还请沈娘子不要叫下官为难呐。”

  

  看她干什么?

  

  南歌觉得有些奇怪。

  

  南歌也明白,欧阳旭眼下前途无限,风光得很,又是高观察的乘龙快婿,又是入了御前的新科探花,他怎么敢得罪。

  

  “小女知大人的为难,我定然是要讨个说法的,便是开封我也要去讨个公道!”

  

  赵盼儿坚定道。

  

  ……

  

  ……

  

  南歌跟赵盼儿离开县衙的时候,那胖县令又追了过来,拦下南歌,脸上的肉都堆到了一起,格外谄媚:

  

  “沈娘子,若是到了开封,定然要向包大人替本官美言几句啊。”

  

  南歌微微有些诧异:“大人何出此言?我与包大人并无干系……”

  

  那县令一副“我懂”的表情:“两年前包大人巡视中牟县,下官有幸旁听那紫河车一案,见展护卫向包大人进言要姑娘隔屏风作证,在下瞧得清清楚楚。”

  

  南歌沉睡的记忆被唤醒,当时她还以为是包拯考虑到女子名誉,所以才设下屏风让她作证,却没想到居然是展昭怕她被人认出来报复主动提议?

  

  难怪胖县令态度这么果决,一边是新科探花欧阳旭,一边是四品御前带刀侍卫展昭,胖县令两边谁都不敢得罪,只能把烫手山芋又扔了回来

  

  南歌思绪闪了回来,笑盈盈道:“好,若是见到包大人,一定替大人美言几句,那个欧阳德——”

  

  胖县令一脸严肃:“放心,一定叫他呆在大狱里,本府只知道他损毁百姓财物,不知什么新科探花的家仆,绝不叫他耽误姑娘上京之事!”

———————————————————————————————————————————————————————————————————

作者今日第三更!抱歉,有点晚哈。

作者谢谢为本书点亮了一季度专属会员的小可爱呀!

作者

作者谢谢为本书点亮了会员的小可爱们呀!

作者

作者

作者谢谢大家的打赏,明天见呀

作者

作者

上一章 梦华录+七五+聊斋 39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最新章节 下一章 梦华录+七五+聊斋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