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综影视  琉璃美人煞     

琅琊榜 27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第二十七章 蔺大头上线

梅长苏搬离宁国侯府的事情最关注的莫过于誉王了,他几乎是在梅长苏安顿下来不久就堂而皇之的上门,恨不得跟天下人昭告他这七珠亲王有多么求贤若渴。

“苏先生。”

誉王的相貌和梁帝有那么几分相似,但仔细看又觉得不太像,五官反而硬朗结实,有几丝南楚人的样子,南歌估计他长得很像他的生母,也就是那位早逝的祥嫔。

梅长苏坐在专门用来待客的小亭子之中,含笑对誉王点了点头,并未起身:

“誉王殿下安好。”

可誉王此刻一点都不好。

庆国公侵地一案闹到了梁帝面前,更糟糕的是他手下来报,护送那一对人证进京的正是天泉剑宗之人,那就说明谢玉只是表面上让他的儿子谢弼投靠自己,实则已经在暗中扶持太子了,这让他怎么不气??

庆国公本就是他在军中的助力,更是他拉拢了多年的一大底牌,如今庆国公倒霉,谢玉又被爆出来是太子党,誉王这两天嘴里起了一圈白泡泡,火急火燎地回来寻梅长苏问计了。

“谢玉那个老狐狸!居然舍得用他一个儿子来蒙骗本王,实际上不知道早替太子做了多少的事,真是可恨!眼下庆国公的案子,还请苏先生教我。”

誉王做足了态度,梅长苏也不能再端着,眼神闪了闪道:“誉王殿下也不必着急,您手里此刻不也抓着太子的一处命脉?”

正说的是兰园藏尸案,那园子的主人害怕被太子的人追杀,情急之下投靠了誉王,手里一串名册,都是去他那里寻欢作乐的大小官员的名字,其中官位最大的就是户部尚书楼之敬了。

誉王这才松了松眉毛:“先生说的是,楼之敬是太子的钱袋子,若是能凭借这兰园藏尸把他撸下来,太子总要伤筋动骨一回......只是这,庆国公本王必定是要保的,可如何保,何时保都毫无头绪。”

梅长苏挂上了一抹笑:“誉王殿下,你可曾想过,这个案子已经闹到了陛下面前,也就是说庆国公倒霉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你又何必为了一个庆国公去违抗陛下的命令?”

“先生的意思是?”誉王有些犹豫,毕竟让他就这么放弃军中势力也不太可能。

梅长苏缓缓一笑,慢慢吐出两个字来:“靖王。”

“景琰?”誉王思索片刻,叹一口气道:“景琰那个牛脾气,就算他在军中颇有威望,可也定然不会支持本王的。”

“誉王殿下,侵地一案可是陛下下令要彻查的,就说明陛下心中早就有了决断,而您要是为了保住一个庆国公失去了陛下,反而不值。”

“眼下靖王殿下主审此案,您不如干脆舍弃庆国公,大大方方卖靖王一个人情,换取靖王的的支持。如此一来,陛下也会在这件事上看到您的态度,岂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誉王得到了梅长苏的“指点”,整个人意气风发地出了苏宅的门,步子都比寻常时候迈得大了些,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梅长苏告诉他,与其因为庆国公这一枚弃子对抗梁帝,失去了圣心,倒不如反退为进,博得先机,只要誉王替靖王挡住那些豪强贵族反对的声浪,那还愁日后靖王不投靠他吗?

被忽悠瘸了的誉王一盘算,梅长苏说的对极了,庆国公已经抱不住了,那就不能失去梁帝的欢心,更何况若论在军中的威望,十个庆国公也比不上一个靖王......

走到苏府门前的誉王弯身上了马车,真心实意地感叹了一声:“麒麟才子,果真是名不虚传。”

提着一篮菜从后头路过的南歌: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

......

“老苏,你刚怎么跟誉王说的,怎么他那么高兴的走了?”

南歌啃一口手里的萝卜,好奇地往外看了看:“这誉王怎么一副不大聪明的样子,还能跟太子斗这么多年......哦我忘了,太子也是个‘大聪明’。”

“一大早便吃芦莩,仔细肚子疼。”梅长苏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小心晏大夫看见了训你,抓你喝苦药。”

“得了吧,咱俩半斤八两,你还不是在这里吹凉风?”南歌翻个白眼,摸了摸梅长苏怀里的暖炉,发现还是烫呼呼的才没跟晏大夫告状:“黎纲刚才帮我把黑棺材送进来了,没人瞧见是穆王府的马车送过来的。”

从谢玉府上搬出来的当天,头一天还乱糟糟的苏宅一下子就被人收拾干净了,虽说不像是别人家园子那样精致,但好歹收拾的能住人了,他们就直接搬了进来。

这几日园子里整日“叮叮咣咣”,一些该修缮的地方还在修缮,石瓦木材,工匠木工在苏宅进进出出,趁乱偷运进来一口棺材也没人发现。

“你随身带着剑我才放心些,虽然你功夫好,可撞上了旁人总是有些吃亏。”梅长苏摇了摇头,忽然想起什么露出一个浅笑:“晏大夫此时就在后院,可要过去瞧瞧?”

“你这个笑......你别坑我哦——”南歌略微警惕地看他一眼,直觉有诈。

“当然不会。”

梅长苏脸上看不出半点心虚,南歌眯了眯眼睛,这才扔了手里的篮子往后院跑。

一刻钟后。

“啊啊啊啊,我错了!!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应该在南楚吗??!别过来啊啊啊啊啊啊!!”

“梅长苏你个混蛋!!!”

“蔺大头!!兄长!!!哥!!啊啊啊啊飞流救我!!”

呼救声传遍了整个园子,梅长苏动也未动,淡定地坐在原地喝茶,眼尾带了几分恶作剧成功的小狡黠。

这头,南歌满院子乱窜,没头苍蝇一样瞎跑,却还是难逃某个人“毒手”,被人拎小鸡崽一样揪着衣服后领,像一只弱小无助可怜的小猫咪,紧紧抱住了来人的胳膊,谄媚地笑道:

“嘿嘿,嘿嘿嘿,哥,你怎么,你怎么来啦?”

抓着她的正是许久不见的蔺晨,他跟南歌已经快半年没见,此刻看到不省心的妹妹被自己捏住了命运的后颈皮,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来:

“离家出走?”

“偷跑到金陵??”

“还‘卖身葬兄’???”

他最后一句简直飙了高音,南歌痛苦地捂住耳朵,一脸委屈:

“要不是你们派那么多人找我,我能想出这主意吗??我还被人当成骗子哎!!”

“哟,合着还是我和长苏的不是了?”蔺晨脸一垮,看到放在后院板车上那一口大黑棺材,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你工具准备的挺齐全啊?怎么,要不要我现在进去趟一趟??”

“其实里头还挺舒服的,我好歹垫了好几层被褥的......”南歌不服气地嘀咕一声,蔺晨十分不优雅地翻个白眼,单手拎着南歌,一手往腰后头去摸。

“你你你你是魔鬼吗??我是你亲妹妹!!!你居然还随身带着这玩意儿!!!”南歌看到那熟悉的小药瓶,挣扎地更厉害了。

“来来来,新调配的黄连丸,我看你这么闲,一定是因为上火的缘故,这一剂丸药下去,清热解毒,绝对有效。”

蔺晨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刚要把药丸塞到南歌嘴里,就看南歌瞳孔一缩,滑溜如泥鳅一样从他手里逃跑,下一秒就听头顶传来一声大喊:

“下雨喽!!”

“哗啦——”

满满一盆凉水,浇得蔺晨一身,从头到脚一点没漏,就连他最得意的发型此刻也湿答答地贴在脸上,活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只落汤鸡。

沉默半晌,南歌脚尖一点跳上房梁大叫道:“兄妹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兄长你要坚强啊!”

所以这就是你看着我被飞流偷袭的原因??

站在她旁边的飞流手里还端着盆,一脸的得意:“略略略!!欺负小南,坏人!!”

蔺晨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噗”地吐出去一口水:“小飞流,我得跟你讲明白,刚刚玩泼水游戏的时候,我已经喊了停,那就说明这个游戏已经结束了,你懂吗?”

南歌这才看到飞流新换了一身衣服,头发却是有些潮湿,一下子明白过来刚刚蔺晨一定又捉弄飞流了,当下同仇敌忾道:“谁叫你总欺负小飞流,小飞流,干的漂亮!!苦丸子你留着自己吃吧蔺大头!”

飞流得意地跳着眉毛,盆子里还有最后一点水也泼了出去,正正好好浇在蔺晨肩膀上,这才傲娇地哼了一声,扔了盆子跟南歌跑了。

不远千里来抓不孝妹妹的蔺晨看着两小只远去的身影,只觉得内心深处跟这盆凉水一样冰凉刺骨。

“小妹叛逆伤我心啊老爹......呜呜呜呜......”

“小飞流也知道反抗了,小孩长大了一点也不好玩......”

蔺晨捂着心口哀嚎出声,园子里路过的工匠已经见怪不怪了,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

“少阁主,来抬下脚......您继续哭......哎对,把这棺材抬走……”

秋风萧瑟,蔺晨摸摸自己的狗头,紧紧抱住胖胖的自己。

————————————————————————————————————————

“啊欠——”

“啊欠——”

“啊欠——”

屋子里,蔺晨坐在火炉前面烤火,身上已经换了一件月白色的新衣裳,头发也被擦干了,但还是相当做作地抱着梅长苏的狐皮斗篷瑟瑟发抖。

坐他对面的梅长苏知道老友的性子,抬了抬眼道:“得风寒了?正好有你新配的黄连丸,吃一剂丸药下去,保证药到病除。”

“梅长苏我去你大爷的!”蔺晨随手摸了一本书砸过去,裹紧了身上的斗篷继续哀嚎:“妹妹不爱我了,小飞流也学聪明了……就连你都跟着落井下石——不管了,头疼啊,脖子疼啊,没办法回南楚了......”

梅长苏好似听不到这样的“魔音贯耳”,把身旁的一盏汤推到蔺晨面前:“小南送来的,趁热喝吧。”

蔺晨打开,里头一碗冒着热气的姜汤,还点了几滴芝麻油在上头,闻起来就觉得身子暖和了不少。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蔺晨又开始傻笑,一口气喝下了姜汤,把身上的斗篷丢掉。

他常年练武,别说只是一盆水,就算脱光了到湖里游个几圈也不碍事,这样作怪纯粹就是为了博取妹妹的同情。

梅长苏翻动了手里的书页,懒得去看蔺晨的痴汉笑,慢慢道:“没事了?”

“有了这一碗姜汤,我觉得我好像还能继续坚持。”蔺晨笑嘻嘻道。

“你没救了。”梅长苏摇了摇头。

“哎,我上次给你发的消息你怎么不回我?等了许久也没见信鸽回信,若不是知道出不了什么大事,我可要担心死了。”

蔺晨懒洋洋地瘫坐在火堆旁道。

“鸽子被飞流抓了,所以你才没有收到信。”梅长苏带着笑无奈道。

蔺晨每次给南歌写信,恨不得写满几大页信纸,哪怕他用的是最轻薄的碎金纸,那鸽子也带不动,所以只能由江左盟驿站送信,一来一回路上就耽搁了些时日,蔺晨也就没有收到南歌的回信。

“算了算了,反正我已经来了,我这次就是来把歌儿带回琅琊阁,我家老头子出关在即,要是知道她跑来了金陵,还不得揭下我一层皮。”蔺晨摆摆手道。

梅长苏翻动书页的手忽然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

作者今天第二更,好的!晚上没有加更啦,谢谢大家送的花花!!

作者

作者

作者

作者

作者

上一章 琅琊榜 26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最新章节 下一章 琅琊榜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