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玄幻奇幻  短篇  言情扶持     

不出手

怕念

  台下数万杯毒酒即将化作一场大雨,雨在空中落下时会变成线状,如同针。而风吹尘能将那些雨针结为冰,再落下时,底下之人就会万针穿身。

  酒中有毒,那雨针也就有毒,因而这针才叫毒雨针。这是一个必须由二人同时施法才可布下的法阵,在毒针落下的同时,必须要考虑台下所有的人。伤及无辜,实属下策,若为这事而树敌,对他们几个也好,对整片鳇泽之地也罢,都是不好的结果。

  ‘铮——’又是一声拨弦声,此时杨舟醉已经将那万杯毒酒一齐泼上了空中,风吹尘的那一声拨弦声就是要让那些毒水化冰。

  一时周边的气温骤降,不过这里的人都在关注着台上那虫球里情况如何,现如今他们只希望风吹尘和杨舟醉两个能顺利将里头的人给救出来。

  虫妖的目标是整个鳇泽地,而这里的小妖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归根此地的,有人来破坏他们的家园,他们从心底里希望五杰和鳇泽上君能把他们赶出去。

冷小贞“这是雨夹雪?”

  小贞问道。

  当毒雨针开始下落的时候天边又飘起雪花,雪花如絮柔软,雨针则锋利无比,二者杂合一处,却没有一片雪花被那锋利的针给扎落了的。

叶冱影“是雪中另有玄机。”

  冱影看着这漫天细针落下,真个儿担心风吹尘到底能不能保护好在场的各位。

  雨针从空中落下到触地也不过片刻时间,虫妖分身并不是铜墙铁壁,这针很快就扎入了他们的体内。

  不过那些分身是成群互相环抱在一起的,雨针能毒死外边一圈的分身,确是奈何不得里边的分身。

  很快,那些柔软的雪花就显示出了它们的作用。

  雪落而消,消融的雪花带走了那些死死裹在外围的分身。如此一来,外边的分身死去,里头的分身就能再次受到重创。

  看着那些分身随着雪花融化成尸水,台上很快发出阵阵恶臭味。妖和仙可以闭气,但这里有凡人,他们要闭气也不过片刻,片刻之后恶臭味依旧传来。

师梦娍“冱影,我们出手帮帮他们吧,这真要让风吹尘化开这几万个分身,估摸那臭味都能熏上天了。”

  其实师梦娍更心疼她的曼舞,这尸水是淌在擂台上的,这擂台是她武器化来的,也就是说那些脏水现在全部沾在她的宝贝武器上。

叶冱影“你们知道随影为何要让我们来这鳇泽之地吗?”

  冱影反问。

  这个问题,大家都没有想过,因为他一开始让他们来的时候都说了是因为这里在撞天婚,他们只是去看个热闹。

叶冱影“很显然,如今这鳇泽之地中上君和三杰被一个小妖困住,剩下二杰以法相拼,这就是最大的热闹。”

  听冱影没有想要出手的意思,小涛就来讨价还价。

赵小涛“那就开个结界,挡一挡这气味如何?”

  冱影一笑,这气味是从下边散发上来的,只要此处无风,气味自然不会上来。只是现如今随影并不在此处,这里没有人可以控风。虽说开了结界外边的臭味不会在进来,可已经在里头的臭味也排放不出去。

小贞当然也能理解,这气味虽说特别不好闻,但台下的味道应该更浓,台下那些离得那么近的都没有开结界,冱影他不让开结界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因而这回她翻衣倒兜,终于摸出来一个小瓶子。

冷小贞“我这里有几粒清香丸,是橘子皮和着薄荷叶制成的,你们要不含在嘴里先抵挡一阵子吧。”

  小涛和师梦娍两个小心接过药瓶子,那瓶子太小了,里头的药丸更小。说是那是头发丝搓出来的小球都有人信。

  看着他们两个亲口将这药丸含入口中,小贞忽而一拍脑袋。

冷小贞“其实这药丸放在人中来回推搓效果更佳。”

  被小贞这么一说,小涛以为她给错药了,情急之下就把它吞了下去。

赵小涛“这个可以吞进肚子里么?”

冷小贞“当然可以,不过吞了就没有效果了。这药放平时无用,我可没有多的。”

师梦娍“这个瓶子里有十几粒,再拿一粒吧。”

  小涛拿了药,真如小贞所言在人中处来回推搓,一时这橘皮薄荷的清香和下边的滚滚恶臭混杂在了一起。那味道,让人清香也清香不得,作呕也作呕不得。

  闹了这么一出,再看风吹尘和杨舟醉两个时,他们现在变换了位置,两人直直立着,双目紧紧盯着那些不断分裂开的分身。

  毒酒终归只有那么几万杯,几万杯的量撑死也不过一个时辰,这虫妖分身不断,旧的去了新的又来,鳇泽上君和其余三杰虽说已经在里头杀开了一条血路,但这样下去根本不是个办法。

风吹尘“舟醉,你还记得你我初遇时我弹得那首曲子么?”

  风吹尘望着天上的毒酒,如果不浪费一滴,勉强还能再撑半刻钟。

杨舟醉“当然记得,你说过你的曲子不该出现在这尘世间,我笑你狂傲,为此我们斗曲一宿,终究没有分出胜负。”

  回忆往事,杨舟醉笑了,他们就是因为一曲相识,也因为风吹尘的一句话,让风吹尘在世上有了一个知音。

风吹尘“那曲子你还记得么?”

杨舟醉“当然也记得。”

风吹尘“我无故消失多年,苦了你们日寻夜找。如今只作初遇,你我再来合奏一曲。”

  在杨舟醉变换调子的时候,风吹尘出手挑断了他的两跟弦。

风吹尘“琴有七弦,瑟有五十,而今我自断一弦,断你两弦,你可还敢与我较之高低?”

  杨舟醉本想把弦续上,如今听得他这么一说,反而动手把那两根线给扯了下来。

杨舟醉“从来就没有想过会输给你!”

  琴瑟真正和鸣之时,琴无音,瑟无声,众人只看见风吹尘和杨舟醉两人的手在疯狂的拨动琴弦。

  起初两个人脸上还带着笑意,后来两人面色逐渐沉重,风吹尘周身也飘起了一圈雪花。雪花越聚越多,也有一些不老实的脱离了其自身的轨迹飘落楼下,落到擂台,在下边积聚成片。

  听不到声音,只见那两个人在拨弦看的人自然就无趣。不过也没有哪个人敢吭出一声,就连呼吸声也放慢了不少。

  因为现在太安静了,雪花吞噬了一切声音,此时只要谁发出任何一声多余的声音都会破坏这曲无声的音乐。

  谁都不敢想象,这片宁静被打破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叶冱影“让曼舞开花。”

  冱影通过心念告诉师梦觉,师梦觉现在就闲的发慌,话又不敢讲,正愁的要发霉,如今有事可做,他就分身下了楼。

师梦觉“那蝴蝶要不要紧?花开藤蔓,百蝶曼舞。这句是口诀,要有花无蝶我还真没问过姐姐。”

  师梦觉同样通过心念回应,要说曼舞开花有蝶,那些花也好蝶也罢,终究都是幻象,因而冱影没有再回应他,去蝶留蝶尽随他意。

上一章 虫妖的目的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冰释前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