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玄幻奇幻  短篇  言情扶持     

冰释前嫌

怕念

  师梦觉本体还留在看楼上,因而师梦娍在上边看到她的曼舞开出了花觉得很是神奇。

  那些花没有香味,却也能除臭,它们以尸水为食,将其化作自己的养分供自己生长。

  一整朵花吸满汁液之后就会没入身子里,然后再变成花苞重新长出来再汲取营养。

  擂台之上突然多出那么多能吞尸水的花,虫妖就不得不要分出一些精力来对付这诡异无比的藤蔓。而鳇泽上君四个不知道这花对他们有没有坏处,因而也有一部分心神留意着那些花。

  毒雨针彻底落完了,风吹杨舟醉的毒液有限,短时间里,他没法弄出那么多毒性强烈的酒水。没有水,风吹尘的法力也就无用了。

  两个就此停了手。奇怪,收了乐器反而觉得余音绕梁,方才那些没有听到的声音全部都在脑子里嗡嗡叮叮的响个不停。就好似他们两个现在才刚开始演奏一般。

  风吹尘“舟醉,你们不是一直很好奇这些年我去了哪里吗?今天我会告诉你们,从今往后,不要再来找我。”

  说着,风吹尘忽而抬手施法,这看楼和擂台间就多了一座雪桥,风吹尘跨身而上,每向前走一步,脚后的路就随之消融。

  看风吹尘下去,杨舟醉就想同他一并下去,只是他从来没有想到风吹尘那家伙的法力竟然这么强,他身上只沾了一片雪花,整个身子就好像有千万斤那么重,竟是一步也挪动不得。

  杨舟醉“风吹尘,你要做什么!放开我!风吹尘!”

  杨舟醉疯喊,最后三个字喊出的时候一口鲜血随之涌出。以其对他的了解,风吹尘绝对会出大事,而且很有可能是生死离别,往后再难相见的那一种离别。

  看着杨舟醉因心急而气血攻心,小贞用银针给他封了几个要穴,不然这血涌完了,他也得死。

  看着杨舟醉吐出了血,风吹尘呆了一下,他转过身看着杨舟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总是要与他较量出高下的小狂人。

  风吹尘“我是鳇泽之雪,这个称呼是你们起的。可鳇泽在地底之下,何来之雪?你们说我干净的可涤荡世间一切的污秽,再坏的人只要见上我一面都会知道悔改。”

  他背过了身子,不再说话,忽而就加速了身形。在落地之后炸开了一团雪花,雪花缓缓落下,涤荡了一切,不光有污秽,更有人心。

  看着雪花渐渐消融,虫妖也不再化出分身,原先的分身也一个一个倒下消散。最后他竟然直直跪倒在了鳇泽上君他们四个面前。

  虫妖跪倒,后来上来的几个小妖也纷纷跪倒。他们先前想要杀了鳇泽上君,想要杀了鳇泽五杰,想要涂炭整片鳇泽的目的只有一个——为其死去的兄弟姐妹报仇!

  仇从何起?他们本身是蚯蚓,而蚯蚓常常为小鱼小虾小蟹而食。相比起那些被吃掉的,虫妖和其手下都是幸运的那一个。

  先前他们的眼中只有仇恨,根本没有想过自然法则,适者生存。那些东西要靠吃他们而活,作为食物可以反抗,但绝不能仇杀。小鱼小虾吃他们纯粹只是为了饱腹,而他杀其天敌就是屠戮。

这二者虽说都有生死,但又大相径庭。此时的虫妖是彻底醒悟了。

  得知恩怨如此,鳇泽上君苦笑了一声。幸亏这次有崔云听的修为摆在那里,又替他们三个格挡了不知多少次攻击,这样他们才不至于太过狼狈。

  如今这虫妖及时醒悟,鳇泽上君也没有要多怪罪他的意思。他活了那么久,肯定看了不少同伴死去的场景,他的悲恼也值得同情。不过鳇泽上君越是宽慈,虫妖就越羞愧难当,最后竟还请求能赐他一死以告诫来人。

  动辄生死,这本就是鳇泽上君不愿看到的,虫妖活着,让他带着自己的人去给他人言传身教才能更好的告诫他人。

  场面安静下来后,守婴忽而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叫道:

  守婴(楚墨城)“哥,我胸口好疼!感觉都快要炸开了。”

  也不顾这里外人多,他扯开了自己的衣裳,原来是他胸口中了一针,那是风吹尘和杨舟醉的毒雨针,针入体内就会化去,因而这回只能看到守婴胸口上有个小窟窿。

  看着这小窟窿,石安先用法力调控了他体内的真气,不至于让其血液循环过快而把毒性蔓延开。

  杨舟醉自身的毒对石安守婴他们几个无效,但如今这毒是是混入了风吹尘的法力的。这毒性会加强个几倍,若不及时解毒,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稳定好守婴的真气后,石安带着守婴上了看楼,他心细,上楼的第一眼就看到杨舟醉面前的一摊血迹,以及他如今的颓颓萎靡。

  想着小贞能解杨舟醉的毒,因而这回就直接把守婴带到了小贞面前。

  石安(南晚生)“小杨他这是怎么了,风吹尘呢?”

  石安问道,虽然这么问,不过他猜也能猜到该是是风吹尘走了,所以杨舟醉才会这般失魂丧气。

  冷小贞“是风吹尘用自己的命换回了你们四个的命,或许更多,是这台下所有人的性命。”

  小贞边给守婴检查伤口边答。

冷小贞“不过具体的事情,你们问冱影吧,我只会救人,探查人家前因后果的事我可做不来。”

  叶冱影“那就由我来说,风吹尘的死你们不必伤感,其实他在很久年前就消散了的。雪花下的再大,积的再厚终有一日会消融殆尽,风吹尘的真身就是一片雪。”

  冱影说着打了个手势示意红姨去扶起了杨舟醉,他现在冷静了不少,不会再因风吹尘的离开而急到喷血。

  叶冱影“杨舟醉,风吹尘是你带回鳇泽之地的,你是否还记得你是在何处遇见他的?”

  杨舟醉“我怎么会忘记,那个地方叫泽瑞峰。”

  他说这话时,兴许又过于激动了,嗓子沙哑了好几分。

提及泽瑞,冱影瞑目而思,泽瑞峰的面貌很快浮现在他面前。

  叶冱影“泽瑞峰高万丈,其峰之上常年积雪。你与风吹尘相识在那样一个落满积雪的地方,你当真没有想过他会是一只雪妖么?”

  杨舟醉“我遇见他时,他身着白衣坐在雪地上抚琴,若非琴有声,我这双浊眼又怎能看到他!”

他再次恢复平静,接着眼中也射出了光芒。

杨舟醉“我从来没有想过他和我一样会是妖,风吹尘在我心中一直都是神。”

  叶冱影“可你却亲手消融了你的神。雪花离开泽瑞高峰就会消融,而你却执意要带他回鳇泽和你一样做鳇泽五杰之一。你们只道他深居简出,不轻易露面,你们都不知道他每一次离开都是在折损着自身的寿命。”

上一章 不出手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