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玄幻奇幻  短篇  言情扶持     

虫妖的目的

怕念

  鳇泽上君“千万小心。”

  说这话的是鳇泽上君,虽说五杰都不怎么喜欢这个小老头子,但这小老头子一直把五杰视为自己心头肉,当做自己亲生儿子看待。

  鳇泽上君“若真不敌,及时撤退,不要逞强。这人的功法邪门的很,就算他赢了,也不可能让他进我们鳇泽的家门。”

  有了这话,石安的心更是放宽了好多,真要娶一条蚯蚓为妻,看着也吓人。不过他最担心的依旧是守婴,他只慢了一步,守婴已经完全处于下风了。

  石安用通源打开不断进攻守婴的那些分身,硬生生把自己也给挤了进去。他要在里头张开结界,让守婴先脱战。至于自己能胜或败,就要看那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不死之身了。

  因为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想要与之同归于尽。堂堂五杰之首,被一条蚯蚓打败,说出去岂非让人笑掉大牙!到时候五杰的声望也保不住了。

  他要以死相逼,虫妖若非不是真正的不死之身就定然会因怕死而收招离去,这样他就能胜出。反之,虫妖真的是不死之身,石安就会死。

  不过这个赌,他有八成的把握。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神,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不死。小妖有不死之身那就是逆天,终将会受到天谴。

  兴许是守婴太过了解自己的哥哥,石安想让守婴走,可守婴完全没有要自己走的意思。

  那虫妖欺人太甚,及至此刻,他的分身已达上万,守婴是亲身领教过他的厉害的。这样一个狠角色,怎么能让哥哥一个人去面对?他做不到。做不到就要留下,和哥哥一起制敌。

  石安和守婴一起联手,虫妖似乎心头一颤,就因为这短短的一颤,所有的分身都僵硬了几分,动作稍稍有些迟缓下来。

  守婴(楚墨城)“好时机!我们杀出去。”

  看着虫妖分神,原先险些败下阵的守婴当先冲了过去。原来这么多个分身虽说都是实体,但其本源只有一个,而本源和分身多少有些差异,就因刚才那一小会儿的停顿,让他确认了其本体所在。

  鳇泽上君“不可恋战!”

  鳇泽上君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原来他看守婴冲过去,石安也没将他拦下,他就自己出手了。

  以他这样身份的人物来插手此事,虽说有些不甚妥当,但他年纪大,作战经验也足,虫妖那一停顿明显是诱敌之计,生怕这两兄弟不肯上钩来。

  路人甲(不特指某人)“老东西,你终于下来了!不过来的正好,今日我能杀一个是一个,能杀两个是一双。就算剩下三杰也一并下来,我也不会存侥幸的心!”

  说着,虫妖一施法,那些分身迅速朝鳇泽上君他们三个合拢过来,只要被这些分身捆住,就算他们有上天入地的本领也无处可施。因为上边是分身,下边也是分身,左右横竖都是其分身,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看着这虫妖如此猖狂,台下的人也多有对其不满,奈何他的法力太过邪门,他们就怕被那分身一粘上,分身又裂出分身,到时候整座五辛台都会被他占领。

  台下的情形,剩下三杰当然也看在眼里,虽说风吹尘和杨舟醉总是闭着眼睛,但眼睛不一定是用来看东西的,有时候不用眼睛去看反而会让你看到更多精彩的东西。

  杨舟醉“你看到了吗?”

  杨舟醉问道,他虽然闭着眼睛,但光凭对外界的感觉就能感应出虫妖本体所在的位置。

  风吹尘“看到了。”

  风吹尘微微点头,他的手已经抚在了琴弦上。

  杨舟醉“小妖猖狂,不若就让他尝尝毒雨针的滋味。”

  正当杨舟醉要奏瑟的时候,崔云听阻止了他们两个。

  崔云听“让我先去。毒雨针落下后这整片地都湿黏黏的,到时候我顾惜身子不出手相助可不要怨我。”

  说罢,只见一乌黑巨物遮天盖地直直撞向那虫妖。

  虫妖不闪不避,任由巨物撞来,等其彻底落地后,台下的人才看清那是一条光是一个头就有一张八仙桌那么大的巨蚺。

  身子一撞,好些分身就被扫飞出去,等其落地后就消失无影了。

  路人甲(不特指某人)“不错,能消除我的分身而不让其再度分裂。不过你以为这样有用么?”

  虫妖的声音从每个分身嘴里传来,因而只是一人说话其声之响就与轰雷相同。

  路人甲(不特指某人)“孩儿们,还在等什么,一起上啊!这鳇泽地里的人害了我们多少兄弟姐妹的性命,如今我们要把他们的命一条一条全部都讨回来!”

  虫妖声音一落,这台下就有十来个人一起上台来,对着崔云听就是一阵猛攻。不过那些上台来的小妖的修为明显比那虫妖还低,崔云听任凭他们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刺向自己,他们也奈何不得崔云听一身的铜墙铁壁。

  崔云听“看来你们还真是有备而来!”

  崔云听又是猛转了一下身子,其身一转,就把围在鳇泽上君和石安守婴三个旁边的虫妖分身撞灭了。

  崔云听“你们只知道鳇泽五杰之一的石安凭借一套裂石十二式位居首位,却不知这排在最后面的人越野,也越疯。恕我直言,你的修为再高也不过千年,而我的修为足足高出你的四倍。”

  路人甲(不特指某人)“如果我们怕死,今天我们就不会来。不管你有几千年修为也好,几万年修为也罢。今日若不能赢,那就求个同归于尽!”

  虫妖当然知道以自己的修为奈何不了他,但一旦一个人下定决心视死如归的去做某一件事,那就一定不会再考虑敌我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悬殊。

  只见那万千个分身顿时向崔云听四个聚拢过来,而且是越聚越多,直到把他们四个全部围在了,里头也再无动静。

  不过这都不是人们关注的重点,重点是这后来上台来的十几个小妖竟然都在自残,他们不断用兵器砍向自己,把掌力劈向自己,每受伤一次,其分身就会多上一倍。

  赵小涛“他们可真疯狂,也不知道他们几个小虫子对鳇泽里的妖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能让他们用这么极端的方法出手。”

  小涛说着,不敢再看那些画面,虽说他们砍向自己的时候并没有鲜血涌出,但看着那些胳臂、腿甚至头发丝都能变成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还是有好些瘆人。

  要说起深仇大恨,这鳇泽之地里的小妖几乎每天都待在这里,与外界也无多大联系,风吹尘不出人世,杨舟醉也只是摇头不知。

  杨舟醉“他们四个还不出来,不会连崔云听那老家伙也被真困住了吧……”

  杨舟醉不知何时睁开了眼,他看着下边密不透风的虫球,只觉得下边的情况不容乐观。

  到底风吹尘是其知己,他也感到不好,就拨动了琴弦。

  风吹尘“舟醉,起酒!”

上一章 赠之珊瑚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不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