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玄幻奇幻  短篇  言情扶持     

赠之珊瑚

怕念

  不过红姨释放的红莲定范围不是很大,只是让前面的人的人动弹不得,这距离远些的依旧行动自如,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她出招之后,将擂台上的珊瑚妖击落下了台,同时剪下了她的一截头发:

红姨“这个我要了,擂台我替你守,五轮之后擂主依旧还你。”

  珊瑚妖本想为自己的头发‘讨回公道’,奈何自己身子动弹不得,况且红姨说要先替她守擂,这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擂主之位就真要拱手相让了。

  红姨当擂主守着这擂台,下边的情况就有了看头,她的招式很美,又极具威力。行动时只见红带飘动,落地后就有他人之血溅青藤。

  红姨用的是剑,她的速度同样很快,这台下看的人就只能看到红姨在原处悠悠的舞剑,舞姿绝美,她何时出过手伤过人却看不清切。

  只有当上台来挑战的人突然就倒在了地上才知道红姨已经出过手了。

  红姨会下楼守擂,这是石安他们没有想到的,如今五杰都站在看楼栏杆后看着红姨以舞杀人。他们五个人的修为不差,最小的杨舟醉也有八百余年,崔云听更是不得了,他有三千多年。

  因而他们都可以看破红姨的招数,其实红姨真的只是在舞剑,根本就没有出过招,只是这擂台下边的小妖小仙修为都太低了,低到还没靠近红姨就为其剑气所伤。

  那些伤员最后都由小贞来进行治疗,治了四个人后,似乎台下的人开始怕了,竟然没有一个敢上台夺擂的。

  按着这擂台守擂的规定,在擂主定下后一刻钟内再无人上台夺擂,那台上的擂主就会成为最终的擂主,就算到时候再有人想来挑战并打败了擂主,最终的擂主也只能算刚才那个人的。

  眼看着半刻钟过去了,还没有人上来,那珊瑚妖就试探着动了动身子。

路人甲(不特指某人)“这位姐姐,擂主的位置可以还给我了么?”

  红姨听后替她解开了红莲定,笑着说道:

红姨“可以。不过我既然答应帮你守擂五次,这前四次是守住了,如果再有人上来夺擂你不敌时,我会依言助你一臂之力。”

  见珊瑚妖上了擂台,红姨就回到了看楼上,先前从那妖怪头上剪下的发丝已经变做了一小节珊瑚。

  这块珊瑚是酒红色的,上头分裂出了两个头,看起来像极一块小小的鹿茸,可爱的很。

  红姨一走,就有人上来夺擂,不过碍于红姨会出手相助,这回上台来的确是些人形都幻化不彻底的小妖。

  只要他们能让红姨出手,这接下来的擂主是谁就真不一定了。

  珊瑚妖的实力,下边看热闹的人大致知道,虽说修为不高,但人家眼多手多脚也多,比哪吒的三头六臂还要来的厉害。因为人家眼观四周,拳打八方,根本就是一个球,丝毫没有破绽之处。

  这样一来,她的防守能力就不容小觑,何况她还能多长出几只手在防守的同时对敌人发动进攻。这样一来,这修为不高的小妖就连做了几任擂主,很多修为比她高,法力比她强的人都拿她没有丝毫的办法。

  不过那些修为不高的小妖太多了,他们来了一批又一批,最终还是逼的红姨出了手,他们的计划成了。

  没有了红姨相助,珊瑚妖很快败下阵来,她看到红姨把她头发做成了簪子,出于感激,就再送了红姨一撮她的头发,给凑成了一对。

  这对珊瑚,红姨受之有愧。她只是帮珊瑚妖守了五轮擂台之主,并没有帮她夺得最终的擂主。

  可珊瑚妖知道自己实力不行,石安的功法她见识过,这真要当上最后的擂主与他过招,那是自寻死路。因而无论如何,她都要让红姨收下她的心意。

  再后来,擂主是一只雀妖,不过很是搞笑,一只雀妖竟然就被一条虫子妖打败了。

  雀妖守擂失败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这上台来的虫子诡异的很,伤着了他,他就借势把自己分成了两截,分成两截后雀妖就要一打二,再伤之,就要一打四、一打八……无穷无尽。

  最终那虫子还成了最终的擂主。这妖精是后来才来的,修为估计也不低,少说还有个五六百年,不然对着自己众多的天敌出手,他早该败下阵来了。

  路人甲(不特指某人)“石安,速速下来与我决斗!你的信物我要定了!”

  兴许是赢了太多人让那虫妖信心大增,这回竟然公然叫石安的大名,指名道姓要他下来与自己好好干上一架。

  守婴(楚墨城)“不自量力。”

  守婴从看楼飞下,他想替哥哥收拾这只小妖。

  守婴(楚墨城)“一条小虫子也妄想要我哥哥的信物?那就先过我这关。”

  不见石安下来,台下议论声云云。外人都知道他们两兄弟情深,没想到这来撞个天婚还要先过他弟弟这一关。众人只知道石安的裂石十二式威力无穷,这弟弟也该有学个一招半式的,其实力定不会弱到哪里去。

  路人甲(不特指某人)“我只和石安动手,就算你是他亲弟弟也不行。何况这擂台是专程为他摆下的,你打赢了我难道还想替了人家姑娘嫁了你哥不成?”

  那虫妖继续叫嚣,他说的不好听,守婴当然十分愤恨。在出言语还击时身子也动了。

  守婴(楚墨城)“哼,给自己留点口德吧,就你这腌臜龌龊的想法,还想近我哥哥的身?”

  一语未落,掌风已经将那虫妖斩为了两截。虫妖没有想到守婴会这么不守规矩,一上台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开招来打,虽说是吃了一点亏,不过很快他就故技重施,被砍断的两截身子变作了两个独立的人。

  冷小贞“这家伙该是蚯蚓修炼成的妖精吧?”

  小贞看着那虫妖说道,此时台下的虫妖越来越多,守婴的修为功法虽在他之上,可面对这越来越多怎么杀都杀不死的敌人,他也渐渐开始力有不敌了。

  冷小贞“这么多分身,每个又都是实体。这么打下去,守婴也该败了。”

  师梦觉“你这么关心守婴败不败,难不成你是想看石安的裂石手打在那软踏踏没有骨头的蚯蚓身上会是什么结果吗?”

  师梦觉同样留意着下边的情况,他说的无非是他想看到的,小贞心里头想什么,他可不用去问。

  看着守婴越打越吃力,最终竟然完全处于被动防守的状态,石安看的也心急。

  他们两个修习的是同一门秘术,裂石十二式第一式为柔骨碎,其作用就是化去敌人体内的骨头。而这柔骨碎后的十一式则完全建立在这第一式的基础上。这招数要是对上那无骨之物当真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明知没有胜算,石安也还是要下去接战。他不能让守婴一直处于弱势,守婴受伤,就是他这个做哥哥的不尽责。

上一章 饮毒酒一杯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虫妖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