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短篇小说 > 慢读秋雨
本书标签:

人类还非常无知

慢读秋雨

清晨四点半起床,赶早班飞机,去克里特岛。

这些天一直睡得太少,今天又起得那么早,一上飞机就睡着了。我在蒙眬中感到眼前一片红光,勉强睁眼,却从飞机的窗口看到了爱琴海壮丽的日出。迷迷糊糊下了飞机,又上了汽车,过一会儿说是到了,下车几步才清醒:我们站在一个层楼交叠的古代宫殿遗址前面。

多数房子有四层,其中两层埋于地下。现在挖掘之后,猛一看恰似现代军事防空系统。但是,谁能相信,这个宫殿至迟建成于公元前十八世纪,距离今天已经整整三千七百多年!它湮灭于公元前十五世纪,也已有三千五百年。发现于二十世纪的第一年,一九〇〇年。发现者是英国考古学家伊凡斯(Sir Arthur Evans),他的半身雕像,就竖立在宫殿门口。

说希腊的事,在时间上要用大概念。例如,经常要把公元前五世纪当作一个中点,害得我们这些天来已经不愿理会公元后的文化遗迹。但是一到克里特岛,时间概念还要狠狠地往前推,从公元前三十世纪说起,然后再一步步下伸到它的黄金时代,即公元前十八世纪至公元前十五世纪,当时统称为米诺斯(Minos)王朝,米诺斯是统治者的头衔。米诺斯的所在地,叫克诺撒斯(Knossos),因此也叫克诺撒斯宫殿。

与想象中的古代王宫不同,这个宫殿中没有宏大的神殿,却有更多的人的气息。男女似乎也比较平等,也没有看到早期奴隶制社会森严界限的遗迹。我想,这应该与通达的海上商业有关。

置身于这个宫殿中,处处都能发现惊人的东西。例如,科学的排水系统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城市建筑学家前来观摩;粗细相嵌的陶制水管据说与二十世纪瑞士申请的一项设计专利没有多少差别;单人浴缸的形态,即使放在今天巴黎的洁具商店里也不算过时;而细细勘察,当时有些浴缸里用的还是牛奶。还有,厕所的冲水设备,窗子的通风循环结构,都让人叹为观止。皇帝、皇后的住所紧靠,共同面对一个大厅,大厅有不同的楼梯进入他们各自的卧室。大厅一侧,又有他们各自独立的卫生间,皇后的卫生间里还附有化妆室。

如此先进的生活方式,居然发生在苏格拉底、孔子、释迦牟尼诞生前的一千年?这真要让人产生一种天旋地转的时间大晕眩。

我们平日总以为人类的那些早期圣哲一定踩踏在荒昧的地平线上,谁知回溯远处的远处,却是一种时髦而精致的生活形态。种种细节都在微笑着反问我们:你们,是否还敢说“古代”和“现代”?

从出土的文物看,这里受埃及影响很大,也有一些小亚细亚的风格。所处的地理位置使它成了古代欧、亚、非三大洲交流的聚散点,这也使希腊文明不能称之为一种完全自创的文明。但就欧洲而言,它是后世各种文明的共同祖先。

但是,严重的问题出来了。

那么早就出现在克里特岛上的这些人是谁?什么人种?来自何方?显然远不止是土著,那么,大部分是来自于埃及,还是亚洲,或是希腊本土?考古学家伊凡斯发现了一大堆被称之为“线形文字A”的资料,估计能解答这个问题,但这种文字一百年来始终未能破读。

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这么一个显赫的王朝,这么一种成熟的文明,为什么在公元前十五世纪突然湮灭?

美国学者认为是由于岛北一百多公里处的桑托林火山爆发,火山灰六十多米厚,又引发海啸,海浪五十余米高,彻底毁灭了克里特岛。但另一些考古学家却发现,在火山爆发前,克里特岛已遭浩劫。至于何种浩劫,意见也有不同,有的说是内乱,有的说是外敌。

我本人倾向于火山爆发一说,理由之一是它湮灭得过于彻底,不像是战争原因;理由之二是我们看到的宫殿有一半在地下,掩埋它的应该是火山灰。

总之,欧洲文明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源头,但这个源头因何而来,由何而去,都不清楚。由此应该明白,人类其实还非常无知,连对自己文明的关键部位也完全茫然。

未知和无知并不是愚昧,真正的愚昧是对未知和无知的否认。

上一章 哀希腊 慢读秋雨最新章节 下一章 文字外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