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医院

囚笼

  好在出了小巷的马路对面就有所医院,高航头部的伤虽然看上去吓人,但实际上并不严重。止血消毒后医生用洁白的纱布给他脑袋绷了好几圈,保险起见又带着他去做了个头部CT,但并没有出现脑出血或者脑挫伤的情况。

  

  谢熠城看向高航缠的跟个白球似的脑袋,没忍住问了句,“包扎着这样就一个轻微脑震荡么?”

  

  白轲回了个你好像很失望的眼神,托着腮道,“我也很纳闷呐,明明看他脑袋流了那么多血。”

  

  一旁的医生正在收拾没用完的纱布,闻言出声解释道,“病人后脑勺的伤口不深,但头皮出血较多,保险起见绷带缠多点好。”

  

  白轲哦了声,看向病床上双眼紧闭的少年,“那他怎么晕到现在还没醒?”

  

  谢熠城皱了皱眉,“可能睡着了。”

  

  医生将医用工具收好之后就出去了,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

  

  高航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了两根手指在他眼前晃啊晃的,“卧槽你醒了啊,看看这是几?”

  

  “唔……”高航捂着头闷哼了声,感觉脑袋沉沉的,疼痛欲裂。

  

  “五?”听到他的闷哼白轲又晃了晃自己的两根手指头,一脸不可置信道,“你看清楚点,这是二啊!”

  

  “二?”高航明显还没睡醒,呆愣的注视着眼前晃来晃去的手指头,一脸我是谁我在哪的迷茫表情。

  

  白轲皱眉瞧着他跟个智障儿童的样子,痛心疾首的摸了把脸道,“这八成是傻了,数字都分不清了……”

  

  谢熠城补刀道,“我也觉得。”他将白轲离病床的位置拉远了点,一脸妈妈说我们不要跟傻子玩的表情。

  

  高航眼巴巴的看着那两根手指头收了回去,眼巴巴的看着手指头的主人离自己越来越远,“嘶……头好痛……”他又痛苦的闷哼了声,抬手捂住自己被纱布环绕的脑袋。

  

  谢熠城冷眼瞧着他的举动,心中直犯嘀咕道:这人好讨厌啊,竟然在白面前装可怜……

  

  “你还好吧?”白轲下意识的关心了句,顿了顿又吐字清晰的替他讲解道,“你是高航你在医院,你被人拿砖头砸出脑震荡了,记起来了吗?”

  

  高航揉了揉自己发胀的太阳穴,白轲又补充了一句,“轻微脑震荡。”

  

  “哦……”高航低低的应了声,呆头呆脑的样子貌似并没有回过神来。

  

  白轲瞧着他这呆滞的表情,要是嘴角再挂点口水,那真就是个标准的智障儿童了。

  

  谢熠城看不下去的上前推了推高航肩膀,语气意味不明道,“真傻了呀?”

  

  没成想谢熠城刚一碰到他,高航就打了个激灵直往后躲,捂着鼻子毫不掩饰的嫌弃道,“呕,你衣服上什么味?”

  

  高航被这股臭味熏的都不头昏脑胀了,在病床上活蹦乱跳的感觉在蹦迪。

  

  “噗嗤。”此情此景让白轲没忍住笑出了声,注意到谢熠城黑的跟个煤球似的神色,白轲忍了又忍才憋住了那排山倒海的笑意。

  

  “……你这没良心的,这不是你吐他身上的吗?”白轲皱紧眉头装出一副严词厉色的样子,“人家都没有嫌弃你,还一路把你扛到了医院。”

  

  高航闻言身体一怔,往后躲的动作也停了下了,“是么?”他继续捂着鼻子蔫巴巴的问了句,看向谢熠城的眼神似乎闪着感动的水光。

  

  白轲回了句是啊,结果她下一秒就听到了句气到吐血的回答,“哦,你以为这样我就不嫌弃他了吗?”

  

  白轲:“……”我竟无言以对。

  

  高航一脸你好臭离我远点的表情,谢熠城气的咬着后槽牙,但他并没有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反而还从病房里找了把椅子,搬到高航床前黑着张脸坐了下来。

  

  “我靠?”高航震惊了,这兄弟怎么回事,我都这样赤裸裸的嫌弃他了,他不识趣点走开怎么还没脸皮一样的靠过来了??

  

  “你干嘛不走?”高航瞪大眼睛看着病床前咬牙切齿的人。

  

  “走?”谢熠城怒极反笑,“臭死你得了,我干嘛要走?”我走了好让你和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吗?谢熠城心中冷笑,你想的美。

  

  高航愣了两秒,随即神情庄重的弯下了腰,从地上装模作样的捡了团空气,然后献宝似的捧到了谢熠城面前,“兄弟你面子掉了一地,我给你捡回来了。”他的语气听来莫名认真,如果忽略掉他脸上的幸灾乐祸。

  

  “嘶……”谢熠城吸了口气,抬手就揪住了高航染血的衣领,“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他一字一句的笑着说道,表情看上去莫名诚恳,如果忽略掉他语气中的咬牙切齿。

  

  白轲旁观着他俩的傻逼互动,嘴角不受控制的疯狂上扬,她在一旁捂着嘴括弧笑,肩膀都抖得一抽一抽的。

  

  高航跟他眼神对峙了几秒,在谢熠城松开衣领的那一刻,他伸手抓住了谢熠城冰凉的手指,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不用谢,其实这两个字更应该我对你说,谢谢。”

  

  谢熠城却毫不领情,声音冷硬的如冰石相击,“松手。”

  

  高航笑了笑,“没事,你手不脏,我又不嫌弃哎——”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径直抽开了手,谢熠城冷着张脸倒退开几步远,抽着嘴角道,“你脑袋被人砸傻了吧。”

  

  高航一脸没有啊的表情,惬意的笑着冲他歪了歪头。

  

  “我去叫下医生。”谢熠城没理他,转过身拉了拉白轲衣袖,“白,你等我。”

  

  白轲应了声好,谢熠城脚步便往病房外走去,走到门口时他又不放心的回过头来,对着白轲补充了一句,“我很快就回来。”

  

  这架势似乎生怕自己不在她就会被人拐跑了一样。

  

  白轲绷着笑抽的嘴角道,“好好好,你安心的去吧。”

  

  谢熠城走后这间病房就只剩下了白轲,以及对面那个头都被裹成木乃伊了还搁那笑的傻子。

  

  “我感觉我的脑袋在发光。”高航微笑着往病床上一躺,“搁这跟个电灯泡一样。”

  

  白轲扯扯嘴角也回了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不,你脑袋上只有神圣的纱布。

  

  “其实你牵住谢熠城手的那一刻,我也觉得自己像个电灯泡闪啊闪的。”

  

  “……”高航抬头瞅了她一眼,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能。”似是猜到了高航所想,白轲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她抬手摁了摁自己脑袋,“跟傻子玩会影响智商的。”

  

  “………沃日。”高航眯了眯眼,下意识的就想将手枕到后脑勺,结果被一阵剧痛疼得呲牙咧嘴,整个人都从病床上弹了起来。

  

  “你这脑袋可悠着点啊,当心伤口又裂开了。”白轲好心提醒道。

  

  “啊嗯……”高航叫着应了声,皱着张脸磕磕绊绊道,“对、对了,你把你微信、给我。”

  

  白轲啊了声,下意识道,“你想干嘛?”

  

  “他妈的,碰一下这么痛。”高航低声抱怨了句,又吼了声,“医药费啊!”

  

  “什么医药费?”白轲不明所以。

  

  “我脑震荡的医药费啊,你不要我发钱转你吗?”他看向白轲,感觉脑袋都晕了起来,“支付宝也行,我没现金。”

  

  “额。”白轲饶了饶后脑勺,“你想多了,我还没帮你付呢。”

  

  “………”高航一瞬间就蔫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大写的无语。

  

  “等等,不过你照CT的钱我给你付了。”白轲从兜里掏出手机,“二百五。”

  

  高航皱着眉,“你才二百五呢。”

  

  “我操。”白轲骂了声,“我没骂你,我说你做头部CT的钱二百五十块!”

  

  “……哦。”高航揉着发胀的太阳穴,后知后觉的拿出手机点开扫码。

  

  “我不要收付款,你把你微信给我。”高航看着二维码收款的页面继续皱着眉。

  

  白轲呦了声,“还非要加好友了?”

  

  “操……”高航眉头皱的更紧了,似乎觉得接下来的话难以启齿,“我只是现在没钱还,加个微信等以后有钱了我再转你……”

  

  “哦哦。”白轲一脸原来如此的点了点头,同意了高航的好友申请。

  

  就在此时出去了的谢熠城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你们在聊什么?”谢熠城来到白轲身边,垂眸往她手机上看了一眼。

  

  白轲下意识的回了句没什么,做贼心虚的把手机黑屏放进了兜里,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个什么劲。

  

  医生走到病床前,推推眼镜道,“小伙子感觉怎么样?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高航立马就装死似的往床上一趟,“我感觉糟透了,没个一年半载的出不了院。”

  

  谢熠城嘲讽道,“你可拉倒吧,一个轻微脑震荡矫情成这样。”

  

  此话一出,立马就成功的把高航噎的无话可说。

  

  医生笑了笑,“我看你精神状态挺不错,最多躺两天就能出院了。”

  

  “是啊是啊。”白轲附和道,“刚好这两天双休日,出院了正好也就上学了。”

  

  “沃日。”高航从病床上一跃而下,“我还不如现在出院,还能好好玩两天。”

  

  看着头裹绷带的小伙子蹦哒着往外跳的身影,医生没忍住伸出了尔康手,“别急着走啊小伙子,你医药费还没给呢。”

  

  高航闻言蹦跳着的身形一怔,他回过头挤出个干巴巴的笑容,对着白轲道,“阿轲,麻烦你帮我垫付一下了。”

  

  白轲扶额应了句行,高航道了声谢,想了想又踩着鞋子跳回了病床上,“我明天再走吧,今天太晚就睡这了。”

  

  谢熠城冷漠的哦了声,将从医生那拿的CT结果扔给了高航,然后淡笑着对白轲说了句走吧,便牵过她的手离开了病房。

  

上一章 死不了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