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吃醋

囚笼

  回到家谢熠城就跑去浴室洗澡了,白轲葛优躺式的摊在了沙发上,手机叮咚一声,高航发过来一条微信。

  

  <高航

  到家了吗?

  

  白轲回了句刚到。

  

  <高航

  今天这事谢谢你了〔呲牙〕

  

  白轲回了句不客气,想了想又问了句:你怎么会被人打晕在小巷子?

  

  信息那头显示正在输入,输入了好半天高航才发过来一句,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你想知道吗?

  

  <白轲

  说来听听

  

  信息那头没有反应了,微信上方也没有显示对方正在输入的字眼,白轲皱了皱眉给自己倒了杯水,大概过了五分钟高航才发过来一条:算了不说了。

  

  <白轲

  说!!!!!

  

  白轲发了一连串的感叹号,差点没把口中的水喷出来,这货存心吊自己胃口吧?

  

  信息那头又正在输入了两分钟,高航发过来一长段话。

  

  <高航

  我爸赌博欠了高利贷还不起,为了躲债带我转了好几次学,那几个讨债的跟疯狗一样紧追不舍,找不到我爸就来咬我,我tm也是运气背,刚出酒吧就被他们堵住了

  

  白轲看着这段话沉默了,心想要不然你欠我的医药费不用你还了吧。信息那头的高航又愤愤不平的打过来一段字:

  

  <高航

  去tm的父债子偿天经地义,我哪有钱还给他们,我不给钱那一群人就动手,我也是喝多了竟然往巷子里跑,跑到没路就被追过来的人一砖头拍晕了

  

  <白轲

  心疼的抱抱你〔拥抱〕

  

  <高航

  本来身上还有几百块钱,全被他们抢走了〔流泪〕

  

  白轲没忍住笑了声,在输入框打字道医药费你不用给我了,还没发出去高航就发过来一条信息。

  

  <高航

  不过你放心,我妈有钱,等我妈把下个月生活费转账过来,我就能还你医药费了

  

  白轲看着这段话啊了声,打了句你妈有钱那几个要债的为什么不找你妈要去?

  

  <高航

  因为我爸赌博这事,他们早离婚了,我跟的我爸,我妈不管他借的那堆高利贷。

  

  <白轲

  你爸那么多破债,你怎么不跟你妈生活?

  

  <高航

  我也想啊,可是跟了我妈让我爸怎么办。

  

  <白轲

  那你自己呢?下次要债的找上门,你不又要被打个头破血流了

  

  白轲皱着眉喝了口凉水,信息那头没动静了,过了两分钟高航发过来一个呲牙笑的表情,附带着一句文字:这是在担心我吗?

  

  <白轲

  是啊,担心你会被人打成傻子

  

  本来就够傻了,白轲想起了高航刚醒过来时一脸智障的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高航

  你真好〔呲牙〕

  

  白轲又笑了两声没有回他,从茶几上拿过一根香蕉剥开吃了起来。而医院那头的高航正一脸纠结的捧着手机,小学生表白似的话语出现在他的输入框里:其实通过今天这事,我对你还挺有好感的。

  

  高航打出这句话犹豫着要不要发出去,想到她和谢熠城暧昧不清的同居关系,还是手抖的把这段文字删掉了。

  

  <高航

  你喜欢姐弟恋吗?

  

  手机又叮咚一声,白轲看着这句莫名其妙的问话,若有所思的吃下了最后一口香蕉,谈恋爱的话年龄对她来说倒是无所谓,但高航这么一问,白轲便开玩笑的回了句:难道你比我小?

  

  <高航

  。。。。。。

  

  一连串的句号送给白轲,高航吸了口气,直接发了个语音过来:“妹妹,我说的是你和熠城小学弟,你有跟他谈恋爱吗?”

  

  白轲将手机贴置耳边,按住说话键也回了句语音:“没有,我在养儿子。”

  

  “养儿子?”一道声音轻飘飘的重复道,白轲下意识就回了声是啊,随即她的肩头被一双手扼制住,谢熠城清冽的声音出现在白轲身后,“可是,我没有把白当妈妈看呢。”

  

  白轲耳边的手机被一双湿热的手夺去,洗完澡后的谢熠城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衬衫,领口的一颗扣子没有被扣上,露出一截白皙漂亮的锁骨。他一手按住白轲肩膀,一手翻看着手机上的聊天记录,越看谢熠城那好看的眉头就皱的越紧,脸色也越发阴沉。

  

  他是幽灵吗走路怎么没声的,白轲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上的香蕉皮都吓得扔到了地上,她条件反射的挣脱开按住自己肩头的手,然后一起身刚迈出一步,整个人就滑稽的被扔在地上的香蕉皮绊倒在地。

  

  “你大.爷的……”白轲疼的倒吸口气,还没来得及摸摸自己摔疼的屁股,身体就被人打横抱起,谢熠城身上的气息扑鼻而来,白轲被这股沐浴露的香味熏的有些上头。

  

  “摔疼了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谢熠城的声音听上去很温柔,白轲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这双腿不听话哦,为什么要跑呢?”他动作轻柔的将白轲放在了沙发上,温热的手指摸上了她滚烫的脸颊。

  

  白轲整张脸都燥热无比,感觉刚才那一摔把她所有脸皮都丢光了,“该死的香蕉皮!”她捂住脸抱怨了句,谢熠城将白轲遮着脸的手拿开,语气幽幽道,“确实该死……”

  

  沙发上的手机还在叮咚作响,白轲下意识就想拿过来,却被谢熠城抢先一步。

  

  <高航

  在吗在吗,怎么不回我了?

  

  这句话的上面还有一段语音,谢熠城皱着眉头将语音条点开,高航明显欣喜的声音从手机内传出来:“养儿子?这么说你们真的没在谈恋爱呀,太好了!”

  

  白轲听着没忍住抽了抽嘴角,我们没谈恋爱你这么激动干嘛?

  

  谢熠城的脸色比刚才更阴沉了,他紧皱着眉头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了两下,高航这个联系人就从白轲微信中删除拉黑了。

  

  “白……”谢熠城低低的唤了声,他墨色的眼睛里像是有火焰在跳动,将他的目光凝的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火,烧皮且蚀骨。

  

  白轲发怂的吞了口唾液,被这炽热的眼神盯得毛骨悚然,身体本能的就做出反应,脚步一蹬打算开溜。但谢熠城及时捉住白轲脚踝,轻轻一扯就将她拖回了自己面前。

  

  “我的妈妈才不会像你一样,对我这么好……”他轻轻摩挲着白轲冰凉的脚踝,俯身便往她白皙的脚背上亲了一口,对上白轲受惊的目光,他咧了咧嘴角解释道,“我也不会对我的妈妈这个样子……”

  

  白轲涨红了脸胡乱应了两声,想到自己还没洗脚下意识的就想蹬开脚上的那双手,谢熠城却顺着她的脚踝抚摸而上,他的动作温柔而缱绻,仿佛掌下抚摸的是让他迷恋到极致的艺术品,但他说出的话却让白轲全身血液都凝固起来。

  

  “为什么想跑呢,是不是只有挑断了你的脚筋,你才会乖乖待在我身边了?”谢熠城垂下了浓密的睫毛,声音幽幽如墓中鬼语。

  

  “你在胡说什么?”白轲整个人都不争气的抖了起来,被谢熠城手指抚摸过的肌肤处,都像是被烈火灼烧一样滚烫无比。

  

  他又在发病了!白轲心中警铃大作,这该死的手机偏偏还嫌不够乱的又响了起来。

  

  <游浩

  明天陪我去吃顿饭吧,时间中午十二点,地点新开的那家四季餐厅。

  

  手机收到信息自动亮屏了起来,谢熠城就在锁屏界面看到了游浩发过来的邀请。

  

  咕嘟。这是白轲咽口水的声音。

  叮咚。这是手机的第二条信息。

  

  <游浩

  你那天在咖啡厅答应过我的,记得赴约哦〔呲牙〕

  

  “白,你还答应他了?”谢熠城眯了眯眼,看向白轲的眼神瞬间就冷了下来,语气也像是凝了一层化不开的冰。

  

  “啊!”小腿上的肉被他重重捏了一把,白轲疼的惊呼出声,直蹬腿想逃离魔掌,“我也不想答应的,他一直烦我啊。”

  

  谢熠城嗯了声,白轲瞪着他凶巴巴的吼了句,“你别掐我!”

  

  她的裤腿已经被挽了起来,露出一段奸细白皙的小腿,谢熠城的目光顺着这句吼移到白轲腿上。鬼使神差的就喜欢上了她腿上留着红痕的样子,当真跟玉瓷似的,一掐一个印子。

  

  “对不起。”谢熠城没什么歉意的道了句歉,他克制住内心升腾起的施虐欲,将白轲的小腿抬起,一个轻柔的吻就落在了泛红的肌肤处。

  

  白轲身体一抖本能的就想将腿缩回来,谢熠城却紧紧束缚着不让她动弹半分。

  

  一边的手机还在叮咚叮咚响个不停,游浩见白轲没回信息,竟然幼稚的刷屏了起来,一条又一条的在吗铺满整个聊天界面,大有一种你不回信息我就刷屏不止的势头。

  

  他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烦人。白轲心想要是平时,这凌晨两三点的她也早就睡了啊,虽然她现在还没睡,但也不可能回信息了。因为谢熠城已经拿过她的手机,当着她的面不容分说的把游浩微信删除拉黑了。

  

  “烦人。”白轲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谢熠城就开口说话了,声音喑哑——

  

  “那些人好可恶啊,为什么都想从我身边抢走你,太可恶了太可恶了……”

  

  “真是讨厌他们看着你的目光,恶心的让人想吐,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谢熠城近乎癫狂的抬眸注视着白轲,眼神狰狞,如同恶鬼。

  

  被这样的视线一盯,她觉得自己就是被猎豹盯上的傻兔子。

  

  “你别又在这发疯……”白轲有些害怕的咽了口唾沫,身体本能的就倒退着往沙发后面拱,像是巴不得沙发里有条缝,能让自己的身体钻进去躲躲。

  

  “不。你不会这么想。”他又自问自答的否认道,瞧着沙发上缩成一团的身影,皱着眉头来到了瑟瑟发抖的人面前。

  

  “你担心高航,答应游浩,你的身边有太多烦人的东西了……”谢熠城咧着嘴角,苍白的手指抚摸上了白轲脆弱的脖颈。

  

  “你冷静点……”白轲的身体不可抑制的在微微颤抖,脖颈处的手指冰凉,他真怕谢熠城一个用力,自己的命都要丢在他手里了!

  

  “白,你别怕。”感受着身下人的颤栗,谢熠城的语气突然就温柔起来,手心处的脉搏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着,谢熠城胸腔偏左的那颗心脏也随着砰砰直跳了起来。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不会伤害你的。”谢熠城蹲下身,在靠近白轲的那一秒,他脸上所有可怖的神情都消失不见。他弯着嘴角一脸纯真的笑了起来,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孩子气的男孩,“我会乖,我会听话,你不要丢下我,不要跟他们走,好不好?”

  

  谢熠城的手眷恋的在白轲脖颈处游走,他的指尖一挑,手指竟划过肩头从她的衣领处伸了进来,谢熠城一脸粲然的笑着,但白轲的回答让他脸上的笑容顷刻间就扭曲起来,他听到眼前的人语气不耐的对他说:

  

  “谢熠城,你这样谁会受得了你?”

上一章 医院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