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亲吻

囚笼

  白轲是不打算过去打扰人家撩妹了,她从兜里掏出手机给杨倩发了个道别信息,结果刚把手机放回裤兜机身就震动了两下。

  

  白轲点开信息一看,竟然收到了杨倩的回复。

  

  很简短的四个字外加两个问号,走这么快??

  

  白轲有些惊讶的扯了扯嘴角,帅哥当前竟然有空回我信息,看来还不是个见色忘友的家伙。

  

  白轲颇为欣慰的扬起唇角,在聊天输入框解释道:我怕再不撤我家小朋友就要被他们灌醉了。

  

  白轲单手打着字,另一只手牵着谢熠城往酒吧外走去。杨倩这次倒是没有秒回,而是在白轲刚出酒吧时发来了一段语音。

  

  白轲没开免提,将手机放置耳边听了听,杨倩的声音隔着屏幕传入耳膜,“我靠你家小朋友、你真把谢熠城当儿子养啊?”

  

  不然呢。白轲轻飘飘的打出三个字。

  

  杨倩也打字回了句:母爱泛滥了吧你,人家可没把你当妈妈看。

  

  白轲笑了,还没来得及等她回复些什么,杨倩的语音又发了过来。不过她并没有在养儿子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饶有兴趣的说起了她刚才和某位大帅哥邂逅的经历。

  

  听着手机那头杨倩兴高采烈的声音,白轲沉吟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心情复杂的提醒了句:小心渣男。

  

  信息那头的杨倩没有再回复了,白轲将黑屏的手机放进兜里。身边的谢熠城见她目光终于从那个黑壳子上移开,语气酸溜溜的开口道,“白刚才在跟谁发信息呢,聊的还挺开心啊。”

  

  “跟杨倩呢。”白轲下意识回了句,她侧头看向表情不爽的谢熠城,“小醋坛子又吃醋了吗?”白轲捏了捏他的脸颊打趣道,随即又看着他一本正经的纠正,“不对不对,瞧你这醋劲,坛子都不够格,应该是叫醋桶才对了哈哈哈。”

  

  “……”似是觉得白轲说的还挺有道理,谢熠城皱了皱眉但并未反驳。

  

  出了酒吧后白轲没有打车,而是和他慢悠悠的散步在回公寓的路上。

  

  仲夏的夜晚有几分凉意,白轲抬头看了眼天空,朦朦胧胧的月光下,微亮的星光闪闪烁烁。云层包裹着的夜空中,天空并非纯黑一片,深夜的黑中透出一片无垠的深蓝,宛若云雾缭绕般绵延向很远的深处。

  

  夏日的晚风徐徐吹来,吹得谢熠城酒劲逐渐上头,他的酒量并没有差到一杯即倒的地步,但也没有好到喝了快一整瓶酒还毫无醉意的程度。

  

  “白,我好嫉妒啊,你以前就是这么跟那群人玩游戏的吗?”谢熠城脑袋晕乎乎的,讲话都没有经过大脑思考,“要是今天没有我阻拦,你是不是就真的跟他们嘴对嘴的亲上去了?”

  

  白轲点燃根烟看了谢熠城一眼,他今天的话倒是比往常多了起来,“不就亲个嘴嘛,就当被狗啃了一口。”白轲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叼着根烟放在嘴里吸了一口。

  

  她又侧头看了眼脸色酡红的谢熠城,这小子酒量倒是比她想象中的好很多,喝了这么多酒都没有出现走路不稳耍酒疯的情况。

  

  白轲刚想夸一句你还挺能喝啊,结果谢熠城突然就像抽疯了似的,抬手将她推至路边的电线杆上,携带着满身酒气压了上来。

  

  谢熠城感觉心头窜上一股怒火,他的大脑有些昏沉,脑海中不停回荡着白轲轻飘飘的那句,不就亲个嘴嘛。

  

  “是啊,不就亲个嘴嘛。”谢熠城低低呢喃了句,他拿掉白轲嘴上叼着的烟,在她发愣的眼神中凑了上来,重重吻上她的嘴唇。

  

  “唔——”

  

  谢熠城没有接吻的经验,凭着本能掠夺着白轲嘴中的气息,微醺的酒意和她身上的烟味混杂在一起,他像是着了魔般不停在她唇上撕咬摩擦。

  

  可能真的喝醉了,他大脑一片混乱,明明听到了白轲吼着说快放开的声音,却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思考。

  

  他抬手扣住白轲不停扭动的后脑勺,不顾她的挣扎情不自禁的加深了这个吻。

  

  空无一人的马路上,白轲被身上借酒撒疯的少年压在电线杆上狠狠亲吻着。

  

  谢熠城湿热的舌头反复舔舐着她的唇瓣,似乎还嫌不过瘾般,试探的伸了进来想要撬开她禁闭的牙关。

  

  白轲呼吸都被吻的错乱起来,整张脸涨的通红。她对谢熠城从来没有过什么非分之想,甚至还母爱泛滥的把他当儿子般用心养着,可现在却被人压在身下强吻,让白轲心底腾升起一股莫名的、很强烈的羞耻感。

  

  她双手用力推搡着身上的人,可对方像是和她粘在了一起般纹丝不动。谢熠城那双迷人的桃花眼半阖着,似是怕白轲挣脱开自己的控制,一手紧紧掌握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搂住她腰身把她抱的死紧。

  

  两人的距离近到可以细数他纤长的眼睫毛,可白轲才没有这个闲情雅致,她瞪大眼睛看着他,见根本甩不开耍酒疯的谢熠城,张嘴就在他唇瓣上重重咬了一口。

  

  “嘶——”谢熠城皱起眉头闷哼了声,血腥味迅速在两人口腔中弥漫。白轲趁着他吃痛的间隙,连忙推开了他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中不断蔓延,白轲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窘迫和尴尬,她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逼着强吻,对象还是自己收养的孩子,感觉脸皮都丢到几里地外了。

  

  “你……”白轲用手背不停擦着红肿的嘴唇,瞪着他气的一时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谢熠城用舌尖抵着腮肉,他的嘴唇被咬的破皮,还在往外渗出丝丝鲜血,可他却毫不在意的舔舔嘴角,语气玩味道,“就当被狗啃了一口。”

  

  他轻飘飘的重复着白轲之前所说的话,嘴角的笑容艳丽的近乎妖媚。

  

  ……啃你大爷家的西瓜皮啊!

  

  白轲气笑了,将还搭在她腰部的手一把挥开,神情愠怒的瞪了谢熠城一眼,然后便沉默不语的往道路对面走去。

  

  她现在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不想理他,也不想跟他待在一起。

  

  似是察觉到了白轲生气的情绪,谢熠城很快收起了那副恶劣的笑容,他追上前急急拉住白轲的手腕,语气委屈道,“别走……”

  

  谢熠城敛着眼眸,浓密的睫毛遮挡住了他眼底的欲求不满。他脸上又换上了那纯真无邪的模样,朝着白轲撒娇道,“不要生我气好不好?我刚才喝多了有点头晕……”

  

  白轲现在的情绪如一团乱麻般剪不断理还乱,谢熠城的撒娇都被她免疫无效了,她此时此刻就只想抽根烟静静的平复会心情,可手腕还被他抓着,白轲皱了皱眉冷声道,“撒手,你碍着我点烟了。”

  

  谢熠城闻言一愣,心里顿时就慌了。他看向白轲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白轲如此冷漠的对自己讲话,像是生怕她下一秒就会将自己狠狠甩开,谢熠城非但没撒手,反而还抓得更紧了。

  

  白轲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下一秒就因手腕处的疼痛而皱起眉头。

  

  卧槽,我只是想掏出打火机点根烟啊,为什么这都不能成全我……

  

  “撒手啊,你抓痛我了。”白轲不耐烦的低吼道,手上捏着的烟抽也不是扔也不是。

  

  谢熠城松了松手上的力度,但并没有撒开她的手腕。

  

  白轲恼怒的看着眼前黑发黑眸的少年,谢熠城那双眼睛真的很黑,黑到白轲根本看不清自己倒影其中的影子。

  

  他的声音很沉,沉的像是要拉着人堕入万丈深渊,“白,你为什么要生气呢?是嫌我的吻感到恶心吗?”谢熠城注视着她明显发怒的神情,一脸似笑非笑的说着。

  

  白轲手腕还被捏的隐隐作痛,她并没有否认,而是言简意赅的冷冰冰道,“撒手。”

  

  白轲的心情也是沉到了谷底,胸口像是憋着一股烛气般呼吸不畅。

  

  而谢熠城听到她那冷言冷语的声音,本就不稳定的神经瞬间就炸裂开来。

  

  “你要我放开你吗?”他咧着嘴角弧度怪异,看着白轲竟压着嗓子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听上去喑哑无比。

  

  “不可以、不可以,我不可以放开你。”他逐字逐句的固执重复着,那双漆黑的眼眸明明幽深的深不见底,可白轲却仿佛眼花的看到了一抹猩红。

  

  他这是又发病了吗。

  

  白轲吞了口唾沫,本能的就想转身逃跑。可同时缠在她手腕的力道骤然收紧,疼得她眼泪都快掉了出来。

  

  谢熠城拉住她,附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着,恍如情人间的甜蜜呢喃,“没了你,我的世界将毫无意义。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他最后用的是祈求似的语气,可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命令感。

  

  白轲当时特想拒绝的回一句不好,可又怕他真发起疯来自己会扛不住。

  

  “……你要是听话我就不离开你。”白轲吸了口气,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来温柔。为了防止他再次发神经,白轲再怎么心情不爽都只能憋屈的压下那一口气。

  

  这句话好像成功的安抚到了他,谢熠城那副诡谲怪诞的表情逐渐消失,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微笑的白轲,而后乖顺的点了点头。

  

  “那你听话,先把我放开。”白轲继续扯着那抹笑容,目光落在她拿着根烟的手上。

  

  谢熠城听话的松开了手,白轲得救的将烟叼在了嘴里,可她现在又没有了想抽烟的欲望,纠结片刻还是将烟装进了烟盒里。

  

  “为什么又不抽了?”谢熠城低声问了句。

  

  “没心情。”白轲叹了口气看向身边的人,他那双眼睛依旧很黑,白轲在他眼里依旧什么也看不清。

  

  “对不起。”谢熠城突然道了句歉,他看向白轲被抓红的手腕,闷声闷气道,“是我破坏了你的心情。”

  

  白轲瞧他如此歉意的模样,下意识就想回一句没关系,还好她话到嘴边又及时改口道,“你应该为刚才强吻我的举动道歉,而不是这个。”

  

  毕竟她的好心情确实是被谢熠城所破坏的,白轲摸了摸红肿的嘴唇,未经同意就擅自亲吻对方的行为是真的很流氓。

  

  白轲心情又开始复杂起来,“我留了十八年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她有些不爽的瞪了眼谢熠城,“还tm是被强的。”

  

  “对不起。”谢熠城立马就很乖的出声道歉,他承受着白轲哀怨的目光,突然就心情很愉悦的笑了起来,“那是白的初吻嘛?”

  

  谢熠城的眼睛依旧很黑,却慢慢亮起了点点星光,一点点布满了整个黑瞳,宛若全黑的夜幕中乌云褪去,露出了满天的星辰。

  

  白轲一时语塞的点了点头,有些惊讶他的关注点竟然在这里。

  

  谢熠城的黑眸顿时就更亮了,他欣喜的弯起嘴角,笑容洋溢着纯粹的明丽。

  

  “这里只有我碰过,以后也只让我一个人碰,好不好?”谢熠城抬手抚摸上白轲嘴角,指尖在她的唇上轻柔摩挲着。

  

  白轲明显一愣,唇上冰冷的触感让她不太自在,她抓住谢熠城冰凉的手指,没有直接回答好不好,而是语气强硬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随便亲我。”

  

  谢熠城也是一愣,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白,我答应你。”他收回手看向白轲唇形姣美的嘴唇,“不过你可不可以也答应我,不要让其他人亲吻你好吗?”

  

  白轲刚想说一声男朋友除外,谢熠城就咬牙切齿的来了一句,“不然我会疯掉的,谁要是碰了你,我一定会杀了那个人。”他哑着嗓子声线低沉,语气听上去格外认真。

  

  这扑面而来的中二气息是怎么回事。白轲咽了口唾沫,却莫名相信他会说到做到。

  

  “……不会的。”所以为了不祸害未来的男朋友,白轲决心在收养谢熠城的这段时间里,做个不早恋的好学生,坚决不跟别人乱搞对象。

  

上一章 聚会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