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聚会

囚笼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夜幕就像剧场里的绒幕,慢慢落了下来。城市被升腾起来的雾气笼罩着,时隐时现,高楼大厦都像海市蜃楼一般,悬浮在云里雾里飘荡着。

  

  晚上十点,谢熠城跟着白轲来到了苏格缪斯酒吧。

  

  杨倩开了个卡座,半包围结构的空间内设有沙发和台几,娱乐设施齐全。她约了很多狐朋狗友聚在这里,大多是同校的高三学生,他们对待白轲的态度明显相当热情,惹得本来就情绪烦闷的谢熠城,脸上的表情愈加阴郁。

  

  也有人想和跟在白轲身后的男孩打招呼,可瞧着他那一脸不近人情的神色,又纷纷打消了这个念头。

  

  谢熠城是极其不情愿来到这的,可是比起让白轲独自参加聚会,他又不得不妥协的一道同行。

  

  杨倩已经在舞池中蹦迪的正嗨,余光瞥见白轲过来了,抢过身边驻唱歌手的话筒,朝着她的方向招呼道,“阿轲,要不要过来一块玩啊?”看着台上活蹦乱跳的杨倩,白轲也挺想上去蹦几圈的,可考虑到身边谢熠城的感受,又只好摆了摆手表示拒绝。

  

  谢熠城闷闷不乐的捏了捏白轲掌心,还没来得及等他说些什么,卡座那边又有人出声喊住白轲,“嘿阿轲,我们在这边——”

  

  白轲闻言转过身,在沙发上看到了夏明杰的身影。卡座里边还坐着好几位少男少女,大多数是白轲同校的同学,不过也有好几个她叫不出名字的人。

  

  白轲拉着谢熠城往里走了过去,他们一群人正在玩纸牌游戏,类似于真心话大冒险的套路,输了的人需要接受惩罚,当惩罚内容过于变态时,也可以选择以酒代罚,不过需将整整一瓶酒一饮而尽。

  

  白轲到时他们明显玩了几个来回,彭瑞已经喝的醉醺醺倒在旁边不省人事,而夏明杰手气好到竟神奇的滴酒未沾。

  

  “来来来小老弟,你们坐这边。”夏明杰留了两个空位,很热情的跟谢熠城打了个招呼,不出所料的被他的冷眼碰了一鼻子灰,不过夏明杰也毫不在意,许是运气好到还没输过一局,他此时正兴致勃勃的招呼着场上还没喝倒的几人,重新摸牌开始着游戏。

  

  规则很简单,参与游戏的人从扑克牌中随机抽取一张牌,抽到黑桃K的人就要接受惩罚,而抽到红心Q的人可以指定惩罚内容。

  

  白轲也随手摸了张牌,梅花A,她微微松了口气。夏明杰见谢熠城迟迟没有动作,直接替他抽了张牌摊在了桌面上。

  

  “哦豁杰哥——你替他抽到了张K,还是黑桃的。”有人呦呵道,接着又有一个人出声,“哈哈哈巧了,我的是红心Q。”

  

  夏明杰见此挑了挑眉,冲着神情微变的谢熠城歉意道,“咳咳不好意思,下张牌你自己来。”

  

  白轲替谢熠城捏了把汗,这真心话大冒险的惩罚内容向来火辣劲爆,白轲担心他会承受不来,而将一整瓶酒一口气闷进肚子的代罚方式,从不喝酒的他肯定更加扛不住。

  

  抽到了红心Q的人是白轲班上的男同学,名字叫高航,白轲跟他的交集不多,就听说这人挺浑的,成天在学校不学无术,比夏明杰一伙人都会混日子。

  

  “呦呦,这位是谢熠城吧,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高航手指夹着纸牌,挑衅似的在他眼前晃了晃。

  

  谢熠城沉默片刻,“……真心话。”

  

  “行。”高航应了声,意有所指的看了眼白轲,直接道,“听说你们两个都同居了啊,进展到哪一步了,上过床吗?”

  

  白轲一愣,手上点烟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周围坐着的人一听这话也都来了兴致。白轲惊讶于一开口就是这种隐私的问题,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谢熠城竟在他们起哄的目光中点了点头,很平淡的应了声,“嗯。”

  

  嗯。

  嗯?

  嗯你个大头鬼啊!

  

  白轲懵了,感觉自己的清白毁于一旦。而身边的夏明杰明显比她更加情绪激动,“我操我操我操!”他诧异的看了眼青涩稚嫩的谢熠城,而后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白轲,“不、不是吧!他才多大啊,你们就做爱了吗?!”

  

  “…………”做你m的爱。

  

  周围有人不停打趣着,甚至还毫不避违的讲起了荤段子。白轲拿烟的手都抖了抖,她抬眼怒视着谢熠城,“我靠你嗯什么啊,我们什么时候上过床了?”

  

  白轲一张脸涨的通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被气的。谢熠城见白轲脸色不太对劲,很奇怪的疑问了句,“有什么问题么?我们一直是、一起上床睡觉的啊,白。”

  

  周围起哄的人群明显一愣,白轲扶额,夏明杰听着没忍住吐槽了句,“……你这什么鬼语言词汇理解能力,太tm强了。”

  

  高航啧了声觉得没劲,兴奋了半晌原来闹了场乌龙。

  

  他将那几张牌收回来洗了洗,又重新让大家每人抽出一张。

  

  谢熠城动作很快的给自己抽了张牌,他看了眼,很好,方块4。

  

  而夏明杰的手气明显就没有之前幸运了,“卧槽,又是黑桃K?!”

  

  白轲也看了眼手中的牌——红心的,但不是红心Q。

  

  “谁抽的红心Q啊?”高航提高音量问了句。

  

  沙发上有个扎着丸子头的女生举了举手,邱静静将手中的牌扔在了桌子上,直接就朝夏明杰问了句,“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哦哟——”人群中不知有谁吹了声口哨,随即立刻有人附和道,“杰哥啊玩点刺激的,选个大冒险,一直真心话的太没意思了。”

  

  “好。”夏明杰也很配合的点了点头,他笑着看向邱静静,“大冒险的内容是什么?”

  

  邱静静也笑了笑,“不是说要刺激点嘛……”她端起酒杯喝了口,“你去找扑克牌是红桃9的人亲一口,不论男女都要亲。”

  

  沙发上又有人一哄而起,高航搞事道,“哟哟呦亲哪啊,这亲嘴还是亲脸?”

  

  邱静静放下酒杯拢了拢头发,“既然是追求刺激,那当然是嘴对嘴的接吻咯。”

  

  夏明杰的笑容瞬间就僵在脸上,“我靠,玩这么大。”他皱起眉受不了的搓了搓手臂,“要是个男的岂不是让我搞基了。”

  

  “不会。”白轲的眉头皱的比夏明杰还紧,她手中的牌正是邱静静点名的那张红桃9。

  

  还没等众人做出反应,谢熠城就咬牙切齿的替她拒绝,“不行。你敢亲她一个试试?”

  

  他这话是对夏明杰说的,沙发上一群人闻言,立马就化身为吃瓜群众,不约而同的起哄道,“哦豁——这下有好戏看了。”

  

  “哈哈哈静姐你故意的吧,故意让人家男朋友吃醋呢。”高航撞了撞邱静静的肩膀,却被她干脆利落的否定道,“不是,巧合而已。”她扭头瞪了他一眼,“阿轲的牌我都没看到过,我随口说的花色和数字而已。”

  

  夏明杰被迫迎上谢熠城目光如炬的眼睛,他脸上不再是面无表情,而是一脸你要是敢亲她我就敢把你生吞活剥了的神情。

  

  夏明杰当然不会作死的自取其祸,“不敢不敢,我宁愿亲个大爷也不亲她。”

  

  “噗,这话说的……”高航没忍住听乐了。

  

  白轲点燃了手中的烟,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连话都不会说的夏明杰,“我还不如个六十多岁的大爷是吧?”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遭了一记眼刀的夏明杰连忙摆手否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高航可能是喝多了的缘故,笑个不停顺带打了声酒嗝。

  

  “行了,不亲就算了。”邱静静及时打了个圆场,她咬开一瓶未开封的鸡尾酒,伸手递到夏明杰眼前,“喏,感情深一口闷。”

  

  “喝!”高航呦呵了一声,自己率先捧着瓶酒灌了起来。

  

  白轲笑着吐出口烟圈,空气中弥漫开缭绕的白雾。

  

  人群之中不知又有谁挑事道,“不公平啊这,亲嘴是谢熠城不让的,怎么就只让杰哥一个人罚酒呢!”

  

  “对对对。”立马又有人出声附和,“两人一起罚才公平呢!”

  

  “你大爷。”白轲沉声抱怨了句。夏明杰罚酒倒还可以接受,毕竟这家伙隔三差五的就喝一次,都喝惯了的。而谢熠城,白轲就没见他碰过酒瓶,指定是那种一杯就醉的类型,“这不好吧,熠城他喝不了酒的。”

  

  “哎呦你就别袒护他了,一瓶鸡尾酒而已,两人一人喝一半,这又不过分。”一个浓妆艳抹的小太妹出声挑衅,白轲看了她一眼,不是自个班的,不认识。

  

  “想让你家熠城不喝酒也可以,自己过去亲杰哥一口不就完事了。”小太妹边说边拿出两个酒杯,似是笃定了白轲不会去亲他,自顾自的往那高脚杯里倒着鸡尾酒。

  

  白轲笑了两下子,掐灭了手中的烟。就算她愿意去亲,谢熠城也死活不会同意。

  

  “帅哥,喝?”小太妹将酒杯递到谢熠城面前,他愣了两秒,抬手接过来一饮而尽。

  

  夏明杰也一口气将酒闷进了肚子里,而一边的高航明显喝多了,眼前看到的人影模糊不清的,他嘴中还在扯着嗓子喊,“杰哥爽快人,再敬你一杯。”而手上的动作却是将酒倒进了谢熠城的杯子里。

  

  白轲:“………你瞎啊。”

  

  小太妹弯起嘴角,看着谢熠城杯中又溢出来的白酒,挑挑眉道,“这酒度数可不低,喝?”

  

  

上一章 碍眼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