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凌霄之上
本书标签: 武侠仙侠  重生  谋略     

第四章鼓盆而歌

凌霄之上

  南华山,聚来越来越多的人!

  庄子讲道无数,天下无数人受惠,多少人对庄子执弟子礼,对庄子夫人,也是如此,其实,更多的时候,却是金母元君在讲道,以至于,无数人对金母元君也是执弟子礼。

  此刻,南华山发生如此大事,心怀感恩的全部前来了。

  四周山体,被摧毁的地方,已经被一众弟子自发修补了一番,山上逍遥宫的废墟,也清理了一番。四处挂满了白布。

  庄父安排,将那些仆从的碎尸,也小心装棺,置于逍遥殿广场,供旁人吊唁。

  废墟简单清理了一下,设置了一个灵堂。灵堂中,由庄子,亲自给金母元君收拾了一番尸体,装入了棺材之中。容赶来之人吊唁。

  “师娘!一路走好!”山下无数人哭泣。

  “师娘,学生定找到那群贼人!为你报仇!”

  “金母元君,你之仇,就是天下人之仇,我等必不忘怀!”

  ……………………

  ………………

  ……

  来自逍遥学宫的弟子,来自天下的学者,来自各国的贵族,来自各君王的使者,此刻都在吊唁之中。

  由庄氏族人和庄子学生安排,一切极为妥当。

  所有人都不敢打扰庄子。

  庄子就坐在不远处,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宾客,看着无数的逍遥学宫弟子。

  “呵,哈,哈哈哈哈哈!”庄子露出一股大笑之色。

  庄子可以肯定,这里来吊唁之人,肯定有古食族三军统帅安排的人藏在里面,古食族三军统帅的布局,应该天下有不少藏于暗中了吧。

  道德金盆的假消息刚刚放出去,只在逍遥学宫核心弟子内部传,就让古食族三军统帅知道了,逍遥学宫弟子中,或许也有嫌疑。

  自己这里办理葬礼,那些古食族三军统帅的走狗们,借着吊唁的机会,来打探更多细节?

  走狗们,就在人群之中,可,谁也不知道是谁。

  “哈,哈哈哈哈哈!”庄子大笑之中。

  “庄子圣人,怎么大笑了?”众人纷纷议论。

  一群人想要去劝慰庄子,但,却被庄氏族人拦了下来。

  “诸位大人,庄子有过交代,不要打扰他!”众庄氏族人纷纷赔礼之中。

  “庄子,你夫人走了,你怎么还笑的出来?”却是人群中,一个老者走出。

  “惠施?惠子?”顿时有人认了出来。

  惠子,庄子的至交好友,所有人都知道的,此次得知庄子夫人去世,顿时放下魏国一切事务,千里迢迢而来。

  “惠子,家父现在情绪有些……!”邓陵子担心道。

  拦着别人,却没有拦着惠子,毕竟,谁都知道惠施与庄子关系。

  庄子好像看到了惠子,却是笑道:“笑?笑怎么了?我还要高歌一曲,我要唱出来,哈哈哈哈!”

  庄子探手,捡起一旁的一个破坏了的道德金盆。

  取出一旁一个破木头,猛地敲了起来。

  “当、当、当…………!”

  庄子不断敲着破坏了的道德金盆。面露大笑之色。

  “庄子是不是受刺激太大,疯了啊?”有人窃窃私语道。

  很多人都露出担心之色。

  “庄子,你振作点!”惠子担心道。

  “你们以为我疯了?不,我没疯,我是高兴,我是高兴,古食族?你们等不及了吧?你们怕了吧?哈哈哈哈!”庄子大笑道。

  “你们怕了,哈哈哈,不要反驳,你们若是不怕,怎么这么急不可耐?

  古食族三军统帅?哈哈哈哈,你要是用堂堂正正的手段,我还敬你本事,如今,你只会用这下三滥的手段了?

  你急了?你急了?

  刺杀?

  蓄谋已久吧,你们越是蓄谋已久的刺杀,证明你们越是不堪一击。

  不堪一击,只敢用此低级手段!

  丢人!

  丢人!

  丢人!

  哈哈哈哈哈!”

  庄子鼓盆而歌,对天喝骂之中,大笑中,大骂中。

  庄子知道,自己的骂声,肯定会传入古食族三军统帅的耳中,或许凶手就在眼前,但,此刻庄子就想要骂,就想要笑,就想发泄心中的恼火。

  虽然古食族三军统帅不在面前,但,庄子鼓盆而歌,就好似指着他的鼻子骂一般。

  丢人,丢人,丢人!

  “庄子,古食族做的的确下作,但,你也要振作,毕竟……!”惠子还是担心道。

  “振作?我为什么要振作?惠子,你还真以为我受了刺激,难受的情绪失控不成?”庄子看向惠子。

  “伉俪多年,同床共枕,你一点悲伤都没有吗?”惠子担心道。

  “你说错了,我也是人,怎么会不悲伤呢,但,我不会被感情支配,还得冷静的想想,我想起从前,那时她未生,不成其生命。更早时候,不但不成其生命,连胚胎也未成。更早些呢,不但胚胎未成,连魂气也没有。后来恍恍惚惚间,阴阳二气交合,变成一缕魂气,再后来有了魄体,才有了胚胎。再后来,胚胎变成幼婴,生下来变成独立的生命,生命经历苦难一生,又变成死亡,回顾一生,我联想到春夏秋冬时序,多么相似,现在她从我之小屋回归天地大屋,坦然安卧。我不开心,难道要去痛哭?那样才太不懂生命原理了,我这样一想,便节哀了!哈,哈哈哈!”庄子大笑道。(历史上庄子原话翻译。)

  “你,还真是活见鬼了!”惠子顿时一阵郁闷。

  显然,庄子这个想法,并不能被大部分人接受。

  “你不懂没关系,我现在说给古食族三军统帅听。

  古食族,你听着,用我夫人的死打击我?你不配!我也不会如你意的,我天地众生,本来就是盘古身上的一部分,生之独立而出,死之回归盘古,对我们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我夫人死,又怎么了?此时代,就算所有人都死了,又能如何?天地循环,周而复始,我等重新化为盘古细胞养分,将会有新的更强的细胞个体诞生,将会有更强的人出生,有死才有生!吾众生,不怕死!死一个,怒积一分,恨积一尺,仇报一倍!吾众,永不为食!”庄子猛地一敲道德金盆,一声吼道。

  “当!”

  敲盆之声,犹如一声战鼓,激荡的所有前来吊唁之人眼中都闪过一股战意。

  “吾众,永不为食!”来此吊唁之人,一起一声大吼。

  ---------------

  一处阴暗的大殿之中。

  一个围棋盘前,一个黑影坐在棋盘之后,静静的看着那一盘棋。

  没有对手,只有他一人,好似自己和自己下棋,一个人掌握着全局,运筹帷幄之中一般。

  大殿不远处,一个身影跪伏在地,禀报着来自庄子鼓盆而歌的所有话语。

  “老师,那庄子鼓盆而歌,好似没有一点悲伤!”跪伏的身影低声道。

  “呼啦!”

  黑影抓了一把棋子,扔在了棋盘之上。将棋盘上的布局,顿时洒的七零八落。

  跪伏身影顿时低头不语,这还是跪伏身影第一次看到老师如此生气。

  “吾众,永不为食?呵,哼!”黑影一声冷哼。

  ------------

  庄子夫人的葬礼,几天后结束了。

  纵然很多人还想要见庄子,表达慰问之心,可是,庄子谁也不见。哪怕庄子的至交好友惠子,庄子也只是简单的见了一面,匆匆结束了。

  南华山上,由弟子们重新修好了。

  但,庄子也不再讲道了,有人说,庄子受了大刺激,可有人却说,因为仇恨,庄子在悟道立说,在研究一个绝世学说,要用此悟道,将天下古食族全部揪出来,再狠狠的报仇。

  没人敢打扰庄子,也没人能打扰庄子。

  除了庄父、庄母,很少有人再见到庄子了。

  逍遥宫,一处凉亭之中。

  庄子坐在凉亭之中,喝着清茶,挥退了所有侍奉之人,只有邓陵子坐在一旁。

  “爹,你,你真的没事?”邓陵子担心道。

  庄子此刻,太反常了。一改之前处事态度啊。

  “金母元君,灵魂利用命轮,已经穿越回未来了,你说我会不会有事?”庄子喝了口茶说道。

  “呃!”邓陵子皱眉点了点头。

  回归未来,等庄子回归王雄,又能见面了,的确不至于悲伤的情绪大变。

  “可是,爹,外面人都说你性情大变……!”邓陵子担心道。

  “只是借金母元君的离开,我改变一下生活习惯罢了,丫头,爹问你,你那楚国墨家,怎么样了?”庄子皱眉道。

  “呃?挺好的啊,楚国贵族对我也极为尊重,楚王奉我为上宾,楚国墨家弟子以我为尊,天下墨家三分,我得其一!”邓陵子说道。

  “仅此而已?”庄子看向邓陵子。

  “呃!”邓陵子一阵茫然。

  “若仅此而已,那楚墨领袖,不要也罢!”庄子摇了摇头。

  “啊?”

  “你性情跳脱,不能静下心来悟道,墨家学说不能发扬光大,你领袖楚墨干什么?至于权势,有爹在,你还稀罕楚国的奉为上宾?”庄子喝了口茶道。

  “我,我,可是,那些墨家弟子,不能没有我吧,我……!”邓陵子皱眉道。

  “没有谁离不开谁的,你走了,他们一样过得很好,他们因为你邓陵子身份,受到楚国优待,还是因为你是我女儿的身份,受到优待?”庄周看向邓陵子。

  “我!”邓陵子一阵皱眉。

  “你可以找个接班人,没事回去看看即可,不要将心思放在那些虚名之上,你看那相夫子、相里勤,他们俩,虽然掌握墨家两大分支,可他们的心思,却在掌权之上,他们派遣墨家弟子,进入各国,正在编织着自己的权利网,或许要不了多久,还会争夺一国国君之权!”庄子淡淡道。

  “啊?他们,他们要夺一国之权?他们怎么可以这样!”邓陵子惊叫道。

  “有野心的人,都会这样,是你太年轻了!”庄子摇了摇头。

  “他们这样,会将墨家弟子陷入绝境的!他们对得起老师吗?”邓陵子焦急道。

  “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尸佼的事情,我没给你说过吗?尸佼都不管,轮得到你们操心吗?”庄周喝了口茶道。

  “我,我……!”邓陵子一时一阵难受。

  过了好一会,邓陵子才想通了关隘。

  “好吧,楚墨,我可以不管,可是,爹你想要我做什么?”邓陵子不解道。

  “练剑!”庄周沉声道。

  “练剑?”邓陵子惊讶道。

  “丫头,龙吉,你是蓝离焰的女儿,阿离没有教你剑道吗?”庄子看向邓陵子。

  “娘?娘是教了我剑道,可是……!”邓陵子担心道。

  “你娘的剑道,才是天下剑道正统!”庄子沉声道。

  “啊?”邓陵子露出惊愕之色。

  “你娘,转世的第二世,被女娲娘娘利用,想要利用你娘来算计我的,结果,你娘阴差阳错,成了将臣的弟子,受到将臣的倾力传授,所以,你娘才拥有将臣真正的传承,只是没有时间去练剑罢了,而你娘,将这套剑法也传给了你,所以,你也是将臣剑道的传承人,天下剑修,得将臣剑意传道,以至于如今剑道直逼将臣,甚至超越将臣,可是,他们的剑道起源,都来自将臣,而你从你娘处学来的剑法,才是天下剑道正统!”庄子沉声道。

  “啊?我那剑法?”邓陵子惊讶道。

  “不错,我准备周游一番天下,前往天下各地讲道!你跟着我!”庄子沉声道。

  “跟着爹?”

  “不错,以讲道为遮掩,我会带你去见天下各地的剑修,你跟他们切磋,看在我的面子上,没人会拒绝对你传授、展露各自的剑道!我讲道天下,你论剑天下!”庄子眯眼道。

  “我,我行吗?”邓陵子茫然道。

  “你行的,你有天下剑道之正统,相当于,你才掌握着剑道总纲,其它所有人的剑道,都是分支罢了,所有剑道,你肯定很快就参悟学会,回头,将你所学,再教我!”庄子沉声道。

  “爹也要练剑?”邓陵子好奇道。

  “我不练剑,我悟剑!”庄子摇了摇头。

  “啊?练剑、悟剑?不是一样?”邓陵子好奇道。

  “不一样的,我悟出的剑道,未必就能使出来,属于纸上谈兵,而你的练剑才是融会贯通,属于自己的!”庄子解释道。

  “这,不一样吗?”邓陵子依旧无法理解。

  “此事,只有你我父女知晓,不得对任何人说!”庄子郑重道。

  “好,好吧!”邓陵子茫然道。

  “你去梳理一下楚墨的各关联吧,等你弄好,我和你一起去处理!”庄子说道。

  “嗯!”邓陵子点了点头。

  邓陵子回自己屋里了。

  庄子坐在凉亭,喝着清茶,手中取出金母元君用死换来的道德冰晶,道德冰晶中封印着一枚小剑。

  这不是小剑,这是杀她之人留下的一击。

  这一剑,看似平常,但,各人的剑道气息不一样,这一剑,就能帮庄子锁定凶手,只是,如今还不知道凶手是谁,要自己去找。

  至于找某个剑修询问?那是不可能的!庄子现在,对谁都不相信。这是金母元君用生命换回来的,怎么可能假手于人?

  带着邓陵子周游天下,讲道悟剑,就是庄子找到真凶的过程。

  小心收起道德冰晶,此物,庄子不会让任何人知晓。

  “庄子?呵,兜兜转转,我王雄,居然成为了庄子?还真是奇妙啊,在不知道中古百家学说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天子三剑’,第一剑,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第二剑,开天辟地!第三剑,我更是摸不着头脑!如今,历史居然重现了,让我悟剑?哈,哈哈哈!”庄子苦笑道。

  “第一剑,我以为是帝王聚国力之剑,第二剑,我以为是盘古开天力量之剑,都让我歪打正着了?不!不是歪打正着!

  未来时空,其他人无法使出庄子三剑,我却凭借前两剑打败多少对手,可笑啊,可笑啊,可笑我自以为掌握的精髓,却忽略了我对剑道只是一知半解,一个不懂剑道的人,凭什么能使出绝世剑法?

  不是我的天赋有多好,也不是巧合,而是接下来的悟剑,我只是贴身按照自己的所有属性悟剑的吧,天子三剑完全贴合于我,未来的我和现在的我,都是我,所以,我能使出前两剑,也只有我能使出前两剑,而天下其他人使不出来?”庄子分析道。

  “囫囵吞枣的剑法,两剑已经是极限了,难怪第三剑我根本使不出,因为我不懂剑!”

  “不懂剑吗?那我就从头开始,我将其好好的悟出来!”庄子眼露一股坚定。

上一章 第三章道德冰晶 凌霄之上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五章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