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凌霄之上
本书标签: 武侠仙侠  重生  谋略     

第六十五章王字令

凌霄之上

  韩国,国都!

  庄子折断巨阙剑后心情沉重,就与孙膑、田忌告别,带着邓陵子等人,踏着巨鹏飞走了,一路沉默,直到韩国国都。

  韩国国都的废墟,在慢慢清理之中,但,王宫终究还是有些完好的地方。

  韩王刚刚被救回来,还在虚弱中,一众嫔妃、王子,正围着韩王服侍。

  当庄子前来之际。

  众王子看向庄子的目光,顿时各个一阵眼热。

  毕竟,先前庄杨争道,可是声达天下的,庄子《齐物论》,更是惊天动地啊,韩国国都之中,也有不少人开了天眼啊。

  今日过后,庄子名望必然达至巅峰,直逼杨朱。

  更何况,魏国庞涓,那天下圣剑,居然被他折断了。

  折断圣剑的消息,比之齐物论,来的更为震撼。

  不仅其大道神威,庄子个人实力,也得到了天下认可。

  韩国虽然不弱,但这一次韩魏之战,却损失惨重,若是得庄子庇佑,必定能快速强盛起来,而一众王子更明白,要是得庄子支持,来日自己继承王位也有极大的机率。

  “拜见庄子先生!”众王子恭敬道。

  庄子点了点头,看向韩王。

  韩王此刻也心中激动莫名,自己赌对了。

  “爹,韩王救我,差点丧命,这个恩,女儿自己报就行了!”邓陵子声音有些虚弱道。

  “庄子先生,在下不敢居功,邓陵子带领墨家弟子,护我韩国,最后只是我个人行为,邓陵子、庄子,你们不用放在心上!咳咳咳!”韩王虚弱道。

  随着一众丹药入体,韩王虽然还在虚弱,但,已经能开口了。

  庄子虽然明白韩王有赌的心思,但,庄子还是感激。

  “韩王,不管如何,此次还是要多谢你护我女,我欲继续悟道,可能无法顾忌其它,仅以此令,交予你手!”庄子郑重道。

  说着,庄子取出一块玉牌,上有一个‘王’字。

  玉牌平平无奇,并无机关,只是普通的玉,是一个信物。

  “这是……!”韩王不解道。

  “此为我欠你一份人情,你传于子孙皆可,来日,若有大难,凭此令,可来找我,力所能及,绝不推迟,此令,不仅我庄子,我儿、我女,皆可收令还恩!”庄子郑重道。

  “哦?”韩王眼睛一亮。

  众王子顿时看向令牌眼热了起来。

  虽然不明白,明明是庄子,为何令牌上是个‘王’字,但,并不影响此令的价值啊。庄子出手的承诺,这可是重若万钧啊。

  “谢庄子!”韩王终于平复心情,感激道。

  庄子点了点头,向韩王告辞了。

  出了韩国。

  “爹,一品天眼,有那么大的威力吗?巨阙可是圣剑啊!”邓陵子好奇道。

  “不是圣剑的原因,也不是天眼的原因,是因为他是巨阙!”庄子摇了摇头。

  “啊?”

  “巨阙剑,是欧冶子为我打造的,当初欧冶子告诉过我关窍,并且用我的全部浩然正气锻造,我能决定其生死,所以,我能轻易折断,换一柄圣剑,我就做不到了!”庄子解释道。

  “哦,我说呢,只是……!”邓陵子有些担心道。

  “放心,在未来,我已经找到巨阙剑的转世了!”庄子摸了摸邓陵子的头。

  “嗯,爹,我不想和你去南华山!”邓陵子再度说道。

  “为什么?你现在重伤在身!”庄子皱眉道。

  “我要去楚墨总坛,墨家弟子正在等我消息,我要去给他们报个平安,我要坚强,他们才能坚持!”邓陵子看向庄子。

  庄子意外的看了看邓陵子,最终轻笑的摸了摸邓陵子的头:“我的龙吉丫头,终于长大了!懂得责任了!”

  “爹~~~!”邓陵子顿时不依道。

  “好了,还是和以往一样,我派几个逍遥宫弟子跟着你,你教教他们,同时,有什么事情,让他们给我送个信!”庄子笑道。

  “好吧!”邓陵子点了点头。

  “那就去楚国,爹送你去!”庄子笑道。

  “唳!”

  巨鹏展翅,为庄子将邓陵子送往了楚国。

  -------------

  庄子离开了马陵道口不久。

  天下无数强者也赶到了这里。孙膑、田忌带领大军在收拾战场。

  一个个强者也好奇的打探了起来了,对于四方来客,孙膑、田忌并没有阻拦他们与将士们交流,很快,先前发生的一切就让所有人知道了。

  相夫子、相里勤也抵达这里,相互看了看彼此,好一阵沉默。

  “我记得,上次那什么王鹏,是王雄的儿子吧?”相里勤看向相夫子。

  “不错!”

  “巨阙,就是陆压道君,是王雄的侄子吧,王雄对着侄子,还是挺纵容的,剑斩王鹏,大闹南华山,甚至更早前的古井私塾,巨阙还要杀幼年庄子,庄子都没当回事!可这次,巨阙伤了他女儿邓陵子,结果……!”相里勤笑着看向相夫子。

  “你想说什么?”相夫子皱眉道。

  “我只是想和你确定一点,这王雄,对女儿的维护,貌似太强烈了点!”相里勤笑道。

  “你想说他是宠女狂魔?”相夫子冷笑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开悟了上古记忆,记得某个叫着洪锦的人,去惹龙吉,结果……!”相里勤笑道。

  “哼!”相夫子一声冷哼。

  “相夫子,我可是好心提醒你,那王雄可是视你为眼中钉啊!”相里勤笑道。

  “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相夫子一甩袖子,踏步离去。

  “哈哈哈哈!”相里勤大笑的也带人离开了。

  另一处。

  “记好了,以后,惹谁,都不要去惹邓陵子,除非你能承受庄子的怒火!”一个剑修冷声道。

  “我疯了,我去惹邓陵子?难道我要等庄子发疯的追杀我吗?”

  “开什么玩笑,巨阙都被庄子折了,我去惹邓陵子我,我毛病啊?我看到她就绕着走了!”

  ……………………

  …………

  ……

  各方强者第一次知道邓陵子的不好惹。

  于此同时,各国君王也纷纷露出期待之色,请庄子入国为官是做不到了,不如去请邓陵子吧,若是遇到大难,邓陵子还不出手不成?

  邓陵子的名字,瞬间在各国高层耳中热了起来。

  --------------

  杨朱学宫。

  今日庄杨初争,杨朱自囚十年,让杨朱学宫变的无比压抑,无数读书声都小了很多。

  众杨朱学宫的长老也不知如何去安慰杨朱,杨朱一回来,就闭关不出了。

  杨朱殿中,杨朱挥退了所有人,此刻盘膝坐在大殿之中。脸上并没有太大的难过。

  杨朱面前,还有两个身影,尽皆是杨朱模样。

  只是此刻,这两个杨朱一动不动,看着盘膝而坐的那个杨朱。

  “用咒印,炼化两个古食族,化为你的分身,一个前往南华山闹事,一个去马陵道口会庄子?呵,杨朱,你这两个咒印分身,用的还真是大胆啊!”

  忽然一个声音,在杨朱殿一个幽暗的角落传来。

  “嗯?”杨朱脸色一冷的扭头望去。

  虽然杨朱脸色冰冷,但,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你又来了?”杨朱冷声道。

  “是啊,我又来了,也看你出丑了,算计的到是挺好的,马陵道口,让庄子养望尽丧,南华山让庄子痛失亲人,可惜,两处,你都没成功,还搭上了一柄巨阙剑!”幽暗角落的声音依旧。

  翻手,杨朱收起两个咒印分身。

  “这次,是没成功,可,也是非战之罪,庄子的齐物论,得天下人心,金母元君得老子传承,也算打探到了他们的底细!”杨朱沉声道。

  “底细?是啊,庄子、金母元君?我都没想到,他们一个天赋超绝,一个隐忍非常,之前还真是差点看走了眼!”黑暗中的声音沉声道。

  “少了巨阙也无碍,我这不,多了两具咒印分身?而且,天下没人能看出破绽,庄子也没看出来,呵,等我将他们炼化的更好,他们发挥的力量将会更大!”杨朱自信道。

  “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黑暗中的声音再度说道。

  “胆子?你说这两个古食族?我胆子从来都不小,两个古食族,又如何?只可惜,本来是十个的,被淳于髡那个蠢货,全部弄丢了!”杨朱冷声道。

  “两个古食族,又如何?”黑暗中的声音冷声道。

  “不用这个语气跟我说话,我知道,你也不在乎这两个古食族!”杨朱冷声道。

  黑暗之中,一阵沉默。

  杨朱望去,能看到,黑暗之中似乎坐着一个黑影,只是那里太暗了,看不清容貌轮廓,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那黑影面前,好似有着一盘围棋,那黑影自己落子之中。

  “道德令牌,研究出来了?”黑影平静道。

  杨朱皱眉道:“还没,庄子立说《逍遥游》的时候,道德令牌动了一下,庄子立说《齐物论》的时候,道德令牌也动了一下,好似那股感应来自天外某处!”

  “道德令牌,老子留下的大秘密,可以彻底解决古食族?呵呵,老子,还真是狂妄啊!盘古都解决不了,他老子,居然说他有办法?秘密就在道德令牌之中?可笑!”黑影声音透着一股不屑。

  “既然你不在乎,要不,我毁了道德令牌?”杨朱冷笑的看向黑影。

  黑影顿时一阵沉默。

  “道德令牌,只能用道家大道来解开其秘密,这天下,我解不开,别人也休想解开!”杨朱自信道。

  “那你解吧!我也想看看,老子口中的大秘密是什么!”黑影冷声道。

  “道德令牌,我会尽力的,只是,那庄子夫妇,再等下去,或许会成为心腹大患!”杨朱冷声道。

  这才多长时间?庄子大道海已经达至八十万里了,而金母元君也五十万里了,可是让杨朱极为头疼。

  “只是麻烦吗?呵,不止!你知道的还是太少了!他比你想的还危险!特别对你!”黑影平静道。

  “呵,我说他可能成为心腹大患,并不是我怕他。

  你以为我不知道庄子是未来王雄穿越而来?王雄,用命轮还穿越过东皇太一,可是,那又如何?

  如今的天下,大道为尊,就算上古七圣没死,也算得了什么?

  他王雄还不是要从庄子一步一步来?

  老子开辟了道家,寻出了道家大道,如今我掌道首,他最多只能赶我脚步,你以为,他还真是老子转世不成?可笑他,将老子的传承给了金母元君,还想自己悟道?

  道家,永远不可能有人能超越老子!我永远站在他们前面。

  我只是觉得他麻烦,并不是怕他!”杨朱冷冷的说道。

  “那你觉得孔子,如何?”黑影淡淡道。

  “孔子?都已经死了,你提他干什么?”杨朱冷眼道。

  老子一生,只对孔子敬过一杯茶,杨朱记忆犹新,是杨朱唯一忌惮之人,可,孔子早已死了啊。

  “我要说,孔子就是王雄,你觉得如何?”黑影平静道。

  “什么?”杨朱陡然惊的站起身来。

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庄子折剑 凌霄之上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