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人皇纪
本书标签: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人皇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人皇纪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王冲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京师有外门和内门之说,内门是皇宫的四门,外门是京师的九座城门,控制了外门,则控制了京师的出入交通,而内门……,早已在大皇子的控制之中。

  “终于开始了吗?”

  王冲心中暗暗道。

  之前,大皇子借用摄政王的名义,调换控制了内门,还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也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不过不管再怎么样,大皇子还多多少少有些顾忌,并不会对外门下手。

  毕竟外门每日进出的商贾百姓,车水马龙,难以计数,极其引人注目,如果太过现形,甚至会引来朝中大臣的非议和弹劾。然而现在的大皇子看起来已经完全不在意这些了,也完全没有了顾忌。

  更重要的是,对于王冲来说,当大皇子完全控制外门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他已经完全压抑不住自己的野心,准备真正开始他的谋逆之举!

  “其他还有什么动静吗?”

  王冲问道。

  “暂时没有。大皇子那边控制外门之后,就暂时没有了其他的动作,不过大皇子早晨已经召见过城防司、城卫军的首领,已经将他们全部撤换。另外……”

  许科仪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迟疑着道:

  “刚刚收到消息,禁军那边以赵风尘身受重伤,无力继续领导玄武军为由,暂时剥夺了他的统领职位,改为他人暂代!”

  王冲沉默不语,脑海中此起彼伏。

  以赵风尘和自己的关系,大皇子不可能再留他,而以他身受重伤,无力继续领导玄武军就是最好的理由。

  至于城防司和城卫军都是城中的重要力量,虽然战斗力不强,而且平素主要负责维持京师中的秩序。但是在本质上,依旧是一支军队,关键时刻依旧能起到一些作用,以大皇子的性格,不可能留着他们不动。

  “知道了。”

  良久,王冲终于睁开眼睛,开口道:

  “你出去吧。”

  “是!”

  许科仪躬身行了一礼,很快离开。

  而就在他离开之后不久,王冲也站起身来,一阵寒风从窗外涌入,王冲扭过头,透过打开的窗子,只见京师乌云低垂,给人一种极其压迫的感觉。

  山雨欲来风满楼,虽然窗外一片平静,但不管是王冲还是大皇子,又或者是许多世家大族,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切持续不了太久了。

  “也该出去走走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片刻之后,王冲打开大门,很快从异域王府走了出去。

  “王爷!”

  看到王冲离开,四面八方,一名名金吾卫迅速聚集到了王冲的身后。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王冲摆了摆手,说完这句话,便独自一个人消失在了外面滚滚的人流之中。

  大街上一片平静,王冲顺着街道往前走,看到一名名老人、小孩、妇人从身旁擦身而过,妇人脸上洋溢着笑容,小孩则开心逗弄着手中的纸风车,身后是慈祥的老人,所有人对于即将到来的风暴完全毫无所觉。

  而更远的地方,蒸汽腾腾,卖肉包子的,卖肉的,卖糖葫芦的,挑着货担的卖货郎……,喊叫声交织成一片,每个人都是神情专注,沉浸于自己的生活之中,对于那即将到来的一场场危机,以及更大的浩劫,他们全部都茫然无知。

  虽然这幅场景王冲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此时心中的感受却截然不同。

  曾几何时,自己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看客”,所有的一切都无能为力,然而现在,不知不觉,自己已经站到了那个位置,所有人的命运,包括帝国的安危都系于自己一人手中。就算是为了那一张张平凡而充实的面孔,为了那一张张茫然无知的笑脸,自己也必须倾尽所能,保护这个帝国。

  王冲心中掠过这道念头,只觉得心中某些地方慢慢变得坚实。

  目光掠过路边一个卖糖葫芦的小商贩,王冲心中一动,突然走了过去,微微笑道:

  “麻烦给我一个糖葫芦。”

  以前的王冲经过这些地方是绝对不会买这些小东西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王冲很想尝一尝糖葫芦,感受一番那对自己来说已经变得弥足珍贵的平常人生活。

  “啊!”

  看到眼前的王冲,那人微微一怔,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从架子上摘下一个糖葫芦,递了过去:

  “公子,给您!”

  王冲微微一笑,接过那支糖葫芦,丢下一锭白银,很快往前走去。

  一路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去,在京师的一条条街巷中穿梭,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王冲停下来的时候,睁开眼,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青凤楼!

  就在街边不远的地方,一座楼宇矗立,巨大的牌匾上三个熟悉的字眼赫然映入眼帘,这里赫然是王冲卖出第一柄乌兹钢剑的地方。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里正是王冲重生之后,改变整个帝国命运的起点。正是凭借着青凤楼的斗剑,让天下人都见识到乌兹钢剑的厉害,此后,王冲便从这些乌兹钢武器中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为自己以后筹建乌伤铁骑,打造洱海的钢铁之城,包括购买东西突厥的战马,组建骑兵奠定了基础。

  然而现在,就在这场帝国巨变的前夕,自己不知不觉,居然又再次来到了这里。

  “掌柜,给我来一盅茶!”

  王冲突然转过身来,跨进酒楼,再次来到了青凤楼二楼当初自己悬剑卖剑的地方。

  青凤楼里非常安静,除了王冲之外别无他人。

  “年轻人还真是好雅兴,都已经快身陷囹圄了,还有兴致在这里欣赏美景,是在回忆自己当初初试啼声,名动天下的时候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一阵蹬蹬蹬的楼梯声,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声音悠然,显出一股从容不迫的味道。

  霎时间,酒楼内一片安静,就连掌柜和小二的声音都消失了。

  “你来了!”

  王冲望着前方,衣袖轻拂,背着双手道,脚下连动都没有动。

  “呵呵,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后方的楼梯口,那人一身黑色衣袍,慢慢走近,赫然正是侯君集!

  现在整个京师剑拔弩张,无数兵马纷纷而动,一派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氛,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二人。

  然而谁又能想到,在这种敏感的时刻,互相敌对的两方核心人物居然会同时出现在这家小小的青凤楼内。

  “为什么要觉得惊讶呢?不是你约我出来的吗?”

  王冲淡淡道,神色异常的平静,似乎这世间再没有什么能撼动得了他的心境。

  “哦?”

  听到这番话,侯君集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接着往前行去,最后在王冲身后不远处停了下来。

  “此话从何而来?老夫和你并没有丝毫的只言片语,又或者是金佑石背着老夫给你送了什么消息吗?”

  “刀已出鞘,高悬于顶,却又悬而未落,自是有话要说,又或者是我会错了意,前辈并无此意?”

  王冲背着手,淡淡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王冲的神情分明笃定无比。

  大皇子已经控制了禁军,也控制了安西,北庭,北斗三大边陲都护,但是在控制了外城门之后,便再没有了丝毫的动作。这番举动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看不出什么,但是对于王冲来说,这已经是明确的信号。

  有一个人控制了大皇子所有兵马,但是在决战之前,想要约自己一会。

  “不错!”

  侯君集深深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少年,微微点了点头:

  “我现在终于明白以苏正臣眼高于顶的性格,为什么会在数十年后的垂暮之年破例收了你这个弟子了!”

  对于王冲,侯君集始终有一种淡淡的敌意,不过到现在为止,这算是侯君集对王冲最高的评价了。

  “还记得我们之前的约定吗?”

  侯君集微微一笑,接着道:

  “到现在为止,你还觉得五皇子可以登上九五之位吗?”

  “不到最后一刻,便不能说是尘埃落定,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前辈不觉得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吗?”

  王冲衣袖一拂,终于转过身来。

  就在两人目光相对的刹那,嗡,酒楼内一片寂静,连空气都仿佛凝固了。

  身前的侯君集一身黑袍,看起来就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最普通的老者,但没有人比王冲更明白眼前的这个老者,对于整个帝国有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和破坏,不管是落日行宫事件还是北斗城事件,包括更久之前的大佛寺事件以及最近的禁军大比武,皆是出自对方的手笔。

  而这一切还远没有结束,眼前的老人还远没有释放出心中那股属于破军战神的可怕破坏力。

  “哈哈,都已经这种时候了,还是不肯认输吗?还是让你师傅出来吧!他再不出来,我怕他没有机会了!”

  侯君集目光闪了一下,最后一句才暴露了这次他来见王冲的真正目的:

  “我想他应该也不希望看到整个大唐皇宫化为一片火海吧!”

  

上一章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边陲异动二 人皇纪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决战前夕新旧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