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动漫同人小说 > 猎人之古晴
本书标签: 动漫同人  飞坦  我要更新     

地下拍卖会

猎人之古晴

  半晌,我说,“我是变化系,能力是将气化成念刃。”顿了顿,又道,“如果费捷不愿意的话,我可以去竞标组。”

  我说了谎。

  真实的能力不能说,真实的念系也不能言说,谁让我猎人考试时展示过自己的能力,实话实说只能让在酷拉皮卡面前暴露身份。

  妆容精致妩媚的女人终于开口说道,“别忘了我们的原则是,不问是谁、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或者用什么样的方法都要完成任务。所以我都可以,队长做决定吧。”

  费捷一脸不在乎,显然她并不认为拍卖会会有致命的危险。

  有时候无法预料情况也是一种幸福。

  “那好。”达佐孽说,“义瓦敛夫、多奇诺、贝拉去竞标,酷拉皮卡、旋律监视正门,史库瓦拉、芭蕉监视后门。我和费捷、凛仙负责护卫妮翁小姐。”

  达佐孽指派了我去竞标组。

  剧情又改变了,但不知道会不会再次回到原轨。

  记得飞坦曾问我,怕死吗?

  我那时点头说是,还被他笑话了一通。

  流星街的人命贱如草芥,可那是别人的性命,假如摊到自己头上,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死的时候很冷很孤寂的,所以心愿完成不了的话,那就算了。

  我还可以逃。

  可费捷就不一定了。

  大概是一时的好心,真实的原因我自己也闹不清。

  所以费捷,你一定要活下去啊!

  ……

  分配任务的会议匆匆结束,人们四散开来。

  诺斯拉家族为妮翁的保镖队订有休息的房间,不过为了不引人注目,所以分了三个酒店住宿。

  我与旋律、酷拉皮卡分到的恰好是同一家酒店。

  “贝拉,你好。我是旋律。”出乎意料的是旋律竟然对我释放出善意,会场粗略的介绍之后,她又郑重地向我主动介绍道。

  身材矮小丑陋的女人面带笑容,“我能听出贝拉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一天之内两次被说温柔,我都要怀疑“温柔”这个词是不是有别的含义了。

  “谢谢。”我说道。

  “我是说真的,”旋律和我并列走着,“你的心跳声和酷拉皮卡的很像。”

  我看向走在前方的酷拉皮卡。

  有些好笑,“你是说……我和他的心音很像?”

  旋律点了点头。

  我停住步子,原本与我并排走的旋律也一脸疑惑的停了下来,我低头认真道,“旋律,你的能力很了不起。”

  “不过用一瞬间的心音来判断一个人的性情未免太过草率,因为不乏有人会是伪装的高手。”

  而擅长伪装的人甚至可以数年如一日的在猎物面前戴着面具,不露一丝破绽。

  旋律后退了一步。

  见状,我笑笑,准备转身离开,却听得旋律在后面呢喃,“难道心音也可以伪装的吗?”

  心音能不能伪装我不确定,但她确实判断错误,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和酷拉皮卡拥有同样的心音呢。

  正如从未沾染过性命的天使,怎么会和杀人无数的恶魔拥有同样的灵魂呢?

  一路无言。

  旋律却在我即将走进房间时又叫住了我,“但是你还是选择代替费捷不是吗?”她顿了顿,又道,“即使心音作的了假,你的行为总无法骗人,你选择这样做了,不是吗?我们都知道竞标组有多危险……”

  我实在不明白旋律在这方面的执拗,原不耐烦地打断她,“那是队长决定的,我只是听从队长的命令。”

  如此执着的判定一个人是不是好人有什么重要的,明明恶人也可以做慈善,善人也并非不会杀人。

  “可是你的心音……”

  我扶额,“谢谢,旋律?我很高兴你对我有这么高的评价,不过我想休息了。如果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们再探讨这个问题,怎么样?”

  旋律大抵也从未见过我这样不给面子的人,嘴唇动了动,最后点了点头。

  我回到房间,靠着门,松了一口气。

  与旋律的对话实在让我难以招架,跟一个能听到自己心音的人聊天,再说下去,不知又要泄露什么信息。

  希望旋律能看在我的态度上知难而退,她和酷拉皮卡接触甚多,和她接触几近于直接与酷拉皮卡接触,若是因此而暴露,那真是麻烦至极了。

  听着门外脚步声渐远,我如释重负地走到床前,蜷缩进了被子里。

  手机屏幕在被中逼仄的空间里闪着亮光,短信对话框里的文字已经编辑好,手指却在发送键上停顿了许久,过了几分钟才按了下去。

  “确认委托。”

  发送成功。

  ……

  第二天,达佐孽将护卫队的人再次召集在一起。

  交代了注意事项和拍卖会的竞标规则后,他将拍卖会的入场函交给我,“贝拉,你作为本次竞标组的组长,务必要将老板要的商品拍到。”

  我微微挑眉,接过入场函,“好的,队长。”

  真是奇怪啊。

  如果不信任我,为什么又要把入场函给我,把整个小组交给我,他想做什么呢?

  接下来的是自由活动时间,和多奇诺、义瓦敛夫约定了入场前的集合时间后,因为实在是无事可做,我百无聊赖地又返回了酒店,准备一觉睡到拍卖会。

  当时钟缓慢到了晚上八点时,我已经睡了数个小时。

  睡眠是补充体力的好方法,虽然是在白天,却也让我精神了一把,毕竟在流星街时不可能次次都轮到晚上睡觉。

  第一场友客鑫拍卖会在九点正式开始,我和多奇诺、义瓦敛夫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三十分。

  会场熙熙攘攘,却是来了不少人,看来有相当一部分黑道并没有找妮翁占卜。

  一场顾客会全部离奇消失的拍卖会。

  我其实记不清旅团会在什么时候开始杀戮的了,但至少不会在九点钟拍卖开始后才进行,如果按照主持人上台的时间来算,那么大概是九点整?

  大厅的钟表又向前走了一刻钟,靠墙站着的义瓦敛夫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说话有些许不流畅,“怎么……回事?洛菲克和多林克、雷米艾吉可老大和他们的手下都没有来。”

  “什么?”多奇诺道,“他们不是每次拍卖会都到的吗?”

  义瓦敛夫道,“没错,而这四个组织的共通点就是都请妮翁小姐占卜过。”

  “怪不得,那这次拍卖会一定很危险了。”多奇诺仍然不以为然。

  我加入他们的对话,虽然觉得没甚可能,却还是忍不住劝道,“要离开吗?”

  现在走的话,大概还来得及。

  多奇诺闻言笑道,“贝拉,你作为组长,这么劝我们离开不太好吧?我们的原则不就是完成任务吗?”

  “如果会死的话……任务还有这么重要吗?”我问道。

  “也没有那么严重,比这更危险的任务,我们也出过。更何况保镖如果不能豁出性命完成任务,那以后谁还会雇佣你呢?”

  “……”

  我有些沉默,却又无法反驳。

  保镖的职业的确特殊,更况且我的确不擅长劝人,或者我也并没有诚心相劝,而且我无法不认同多奇诺的说法。

  我又看了一眼钟表,“那不好意思了,”我说道,“我先走了。”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我建议,你们最好在九点前离开会场。”

  因为九点之后,这里可能会变成杀场。

  留在这里的话,或许能侥幸躲过富兰克林的机关枪,但飞坦的速度绝不是徒有虚名,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速度比得上飞坦的念能力者。

  我向他们道了别,因为酷拉皮卡旋律观察前门,所以摘下用来易容的念钉,从后门绕出,迅速离开了会场。

  色梅利他大楼周边十分安静,走出保卫区后,我揉了揉被因为之前插着念钉而僵硬的脸,严重怀疑自己再带下去会变成和揍敌客大少爷一样的面瘫。

  任何念力用于自己身上永远都是事半功倍,而用到别人身上总是代价重大。像是这念钉,我敢保证伊尔迷自己用绝不会消耗这么多念量。

  钟塔楼顶的大表发出当当当的声音,沉闷而彻响。

  我停下脚步,忽然意识到自己遗漏了什么。

  原著的这个时候,奇犽和小杰因为没有筹到拍卖G.I足够的钱,所以没有参加第一场的拍卖会。可几天前,我为了避免奇犽他们因为赏金的问题和旅团碰上,向奇犽的账户汇了150亿……

  那么现在,他们会在哪?

作者感谢@话本编辑肉粽打赏的金币,以及麋鹿小天使的连续打卡,爱你们~(^з^)-♡

上一章 我可以去竞标组!敏感词在哪??? 猎人之古晴最新章节 下一章 飞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