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动漫同人小说 > 猎人之古晴
本书标签: 动漫同人  飞坦  我要更新     

飞坦

猎人之古晴

  耳边是猎猎的风声,我焦急地向着色梅利他大楼的方向奔跑。

  这个时候依靠主角光环的侥幸简直是说笑,飞坦和信长不同,他不是会欣赏小杰的执拗的那类人,他一向听从库洛洛的命令,既然下了全部杀光的命令,那会场就不会留活口。

  如果奇犽他们参加了拍卖会!!

  希望……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我推开大门——

  正对上台上说着台词的飞坦。

  “欢迎各位的大驾光临,在这里,我们去掉无所谓的开场白,直接送大家下地狱去吧!”

  看到我,台上的飞坦微愣了一下,然后反应很快的抽出伞剑冲了过来。

  我扫视一眼已经混乱的会场,似乎没有十二岁的孩子,忙不怠地朝着门外跑去。

  四周的物体飞快的向后移动着,我慌不择路,第一次感觉大楼的出口离拍卖厅这么远。

  不能被抓到!!

  跑到拐角处,一只凸眼鱼样式的物体的向我砸来,我急忙躲开。却见前方走出一名穿着黑色高领毛衣的小女孩直直挡住了我的去路。

  身后,我回头,看见飞坦的伞肩直刺过来。我实在躲不开,于是上半身向后仰去,伞尖从我脸上掠过。刚站直身体,飞坦又伏卧着飞扑过来,手中伞剑,自下而上刺向我。

  他速度太快,我只来得及向左一偏,甩出一片念刃想阻拦他的动作。可对方灵巧的避开念刃,反而反手将伞剑刺向我的肩胛骨。我向后退,却正撞上身后的墙壁。

  “噗嗤”一声,利器入肉的声音,飞坦用伞剑刺穿了我的肩膀,将我几乎活活钉在了墙壁上。

  我痛的倒吸一口凉气,靠在墙壁一动不动。

  拍卖厅里的人声喧闹渐渐变得安静,连血腥味都传到外面。

  穿高领毛衣的女生大概就是小滴,她举着凸眼鱼站在飞坦身边,黑框眼镜下的双眼懵懂,“要处理掉吗?飞坦君。团长不是说全部杀光吗?”

   “你先去里面处理尸体。”飞坦说。

  待到小滴离开后,飞坦蹲下身来,神情阴郁,金色的眼睛不知是讥讽还是什么,直愣愣地看着我。

  “你还活着?”他忽然道。

  我一时疼得说不出话来,只好点了点头。

  就听得他的下一句,“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旅团?”

  飞坦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还带着一丝哭腔?

  不过,我很快就将这一切归根于自己一时的幻听,毕竟他接下来的动作是将伞剑往我的伤口里又捅|了|捅。

   我闷哼一声,感觉伤口又流出不少血。

  再一抬头,飞坦面色平静,声音如常,“说话。”

  “咳咳,飞坦。”我说。

  “我退团了。”

  他闻言一怔,握着伞剑的手一松,我趁机甩出念刃,拔出伞剑,踉跄着跑了出去。

  当时的我只顾逃跑,所以没能看到,其实飞坦根本没有起步去追,只是看着伞剑上刺穿肩膀的血一滴滴掉落,表情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许久,他拨了一通电话,“团长,我碰到了一个人。”

  ……

  我虚弱地靠在一条路灯坏了的小巷墙边。

  因为快速的奔跑,念力无法自动治疗身上的伤,失了不少血,我右手撑在膝盖上,扶着有些眩晕的头部。

  肩膀的伤在迅速的愈合,然后是短暂的失念时间。

  夜风带来些冷意,没了念的保护,身上就剩一件浸了血的晚礼服,我不自觉打了个冷战。

  但想到刚刚飞坦久违的样子,我又有些想笑,飞坦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啊。

  想来也是, 不然他也不会开发出“炽日”这样无差别攻击的能力。记得刚成立旅团的时候,还没有不得团员互斗的团规,飞坦和信长就常常因为打架搞得房子塌掉。

  尤其是飞坦,脾气上来了,放出炽日,那十有八九需要重新找房子。于是后来就定了团规,团员之间禁止打斗。

  不过大家都不怎么遵守,毕竟单纯切磋的话,那就不算互斗了。

  没想到这么多年,飞坦还是一点没变。

  变得只有我一个人罢了。

  我活动了一下右臂,伤口已经全部愈合,“绝”的状态也已经完全过去。

  我站在原地,开始苦恼要怎么回去。

  竞标组无人生还,却剩下我毫发无伤的回去,怎么看怎么惹人怀疑。但如果不和酷拉皮卡他们汇合,那后面的计划怎么进行?

  想到这里,我咬咬牙,单手成刃划向左臂,伪造成逃跑时被刀剑刺到的伤口。再将念钉插回脸上,随便打晕一个行人,抢了身衣服,向着电话亭走去。

  “喂,史库瓦拉,我是贝拉。”

  ……

  “你真的不要紧吗?”汽车上,史库瓦拉帮我缠好绷带,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我垂眸,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我们还是尽快和酷拉皮卡他们汇合吧。”

  “是这样没错,不过……”他似是想说什么,但大概是见我一副倦容,又生生把话咽了下去。

  黑色汽车在路上快速的行驶着,不一会儿就看到了向这边奔来的酷拉皮卡和旋律。

  史库瓦拉喊住他们,两人迅速反应过来上车,只是在见到我之后明显有些震惊。

  酷拉皮卡坐在后座,忽然道,“多奇诺和义瓦敛夫死了。”

  “我很抱歉。”我作出一副悲伤的样子道,“他们是为了掩护我逃走,才被杀死的。”

   旋律猛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眼里盛满惊讶。

  糟了,我瞳孔骤缩,忘记这里还有一个能靠心音判断对方说的话真假的旋律了。

   要杀了她?

  可是那样太明显了,酷拉皮卡不会察觉不到的。

  正当我思绪混乱不得其解时,芭蕉打破了车内凝重的氛围,“追到了。前面就是。”

  他停下车子,于此地的却不止这一辆车,前方密密麻麻都是黑帮的车辆。

  而被数辆汽车包围的,则是远处一艘悬在空中的热气球。

我接过望远镜,看到窝金自上方跳下,然后是他单方面的屠杀。

  史库瓦拉在一旁吓得腿软,“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我可不要去抓捕他。”

“我也是。”芭蕉说,他掏出手机,“我们还是先向达佐孽汇报一下吧。”

  酷拉皮卡拿着望远镜,一直没有说话。

  倐地,旋律一声惊呼。

  从地下钻出一个浑身发红、头圆肚大的人来,紧跟其后的是其他样貌、身材怪异的人。

  一行人边走边说,“虽然你们看起来也有点念力,但还是别出手为好。”

  “那群人不是普通的盗贼,换句话说,杀人对于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那不就是和我们一样咯,是杀人专家。”

  待到他们走远,史库瓦拉满头冷汗,“阴兽……”

  “嗯?”酷拉皮卡道。

  “阴兽,十老头最引以为傲的实战型武装部队——阴兽部队。”

  我站在酷拉皮卡一旁,为走远的阴兽部队默哀。

  错误的估计敌人实力还不懂得尽快逃跑的,一般都活不到下集。

  果不其然,阴兽的几人虽然各显神通,但还是被窝金一一杀死,最后也只是限制了窝金的行动。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似乎就是现在,我看向酷拉皮卡。

  金发少年冷静地放下望远镜,握紧拳头开始向前走去。

  再等等,我屏息,等到他情绪失控时,我就可以借口阻止他单独送死趁机打晕他,避免窝金和酷拉皮卡的碰面。

  “酷拉皮卡!!!!你要做什么?”旋律等人在后面大叫。

  酷拉皮卡回头,“这还用说吗?我要把他们抓回来。”

  “等一下,我们要先等达佐孽的指示。不要这么着急过去送死啊!”芭蕉还在劝说。

  “我无所谓!”少年道,周身的气却已经明显不稳了。

  就是现在!!

  我向前几步,运起手刀,正准备向酷拉皮卡的脖颈劈去,忽然感觉心口一痛,一口血直直喷了出来。

  全身的念力仿佛被人瞬间抽空,我一个趔趄,跌在地上,一枚念钉叮当落在地上,我不动声色的收起念钉,低下头,用头发挡住已经恢复原貌的脸。

  “贝拉!!!”史库瓦拉忙道。

  “我没事。”我偏过头去,压低声音道。

  就在此时,一阵悠扬的音乐响起,让人心情宁静,走在前方的酷拉皮卡也停下了脚步。

  旋律放下笛子,“这是《原野之春》,最能放松心情的曲子。”

  酷拉皮卡周身的气平静了不少,他走到史库瓦拉身旁,“麻烦你转告队长,我有胜算,就让我去吧。”

  说完,他坚定的又向前走去。

  我坐在地上,浑身无力,只能眼看着酷拉皮卡越走越远。

  右手上的数字闪烁不定,我有些绝望,这次是单纯的念力反噬?还是法则的再次修正?

作者

作者飞坦出场啦!!!!!!古晴改变剧情进行曲ヾ ^_^♪

上一章 地下拍卖会 猎人之古晴最新章节 下一章 窝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