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惊逃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薛洋咬着牙走出雅室,温若寒挥手间打入体内的灵力十分奇怪,搅得筋脉刺痛,胸口气血翻腾。

刚才的事他有种深沉的危机感,直觉现在不跑以后就跑不掉了。

抬脚走到围墙,只要翻身就能逃离。可又不舍,回过头,目光看向清泉流响方向,他的双腿不自觉向那边迈去。

陆阿汪又坐在窗前抄写家规,瘦小的身影透过半开的纱窗,印在他眼里,好像一副安静的画。

片刻默默注视,惊惧的心渐渐安稳下来。

薛洋(成美)陆阿汪,我要走了。

他很轻声地说。

阿汪挺着脊背伏案疾书,忽然手腕顿了顿,把笔放了下来,目光穿过窗户看向薛洋躲藏的位置。

陆阿汪你怎么了?

薛洋正离开的背影僵了僵。

薛洋(成美)。。。。

陆阿汪从屋里移步出来,走到廊柱旁边,隔着一片花树看过去。

他只好转过身来。

嘴角还有血迹,脸色白得像纸。

薛洋(成美)你听见了?

陆阿汪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受伤?

薛洋(成美)(苦笑)别问了。

薛洋(成美)我来看看你,看完之后就得走了。

陆阿汪愕然。

陆阿汪你不是说要看完常慈安听训吗?下次蓝氏听学也没多长时间了!

薛洋(成美)来不及了。

陆阿汪那。。。那我答应你的金手指还没给你。。。

薛洋(成美)下次吧,下次如果有机会。。。

陆阿汪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好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薛洋,仿佛遭遇了什么不可抵挡的怪物,急急惶惶地想要逃离。

甚至都不确定有没有回来的那一日。

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嘴巴张开几次,又无奈地闭上。

薛洋(成美)阿汪,我说你是我想搬回家的小石头,是认真的。

他走上来伸开双手把她抱进怀里,按在并不宽厚的胸膛里,扣得紧紧的。

薛洋(成美)你。。。

薛洋(成美)你要小心岐山温氏的人。

犹豫了片刻,还是接着说。

薛洋(成美)如果以后有任何人问和我相关的事,记得要说不知道,不认识。

薛洋(成美)我有大麻烦了,你最好不要沾上。

说完松开手,跳上对面的高墙,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边跑,边想,自己这些年好像都在逃亡的路上,从来都是颠沛流离,寻不到归处。如今以为可以停脚了,却发现还是不可能。猛然又想起那本《大逃杀》,心下懊恼得不行。先前还欣喜两人有份牵连在,如今却宁愿什么也没有。

这件还未懊恼完,接着又开始懊恼第二件。。。

薛洋(成美)阿汪,忘了告诉你,千万不要走出云深不知处。。。

而陆阿汪呢,看着他走远,叹着气跟在后面送了一程。

她也不傻,如果不是真的在乎,这个小流氓不会临到逃跑还特意来告别。

思前想后,今天这件事还是不能当做不知道,她很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能帮则帮。

在认识的人里面,苏涉已经不理她了,魏无羡、江澄和孟瑶都不熟,最后就剩下蓝曦臣和蓝忘机。

最终,她还是选了蓝曦臣。

一是对方乃端方君子,人品不用说,二是比起相对单纯的蓝二公子,蓝宗主要老成稳重得多。

做好决定后,她匆匆去了兰室。

然而人不在。

她又跑到静室找蓝忘机,这位向来冷清,没事就在这里看书抄家规。

而看到她来,蓝忘机显然是有些意外的。

蓝湛(忘机)何事?

陆阿汪我找蓝宗主,有要紧事。

蓝湛(忘机)今日有客,不宜打扰。

陆阿汪那蓝老先生呢?

蓝湛(忘机)有贵客。

陆阿汪(跺脚)。。。

陆阿汪那我只能找你了,可否布一道结界隔绝窥视?

蓝忘机虽然疑惑,但还是双手掐诀,消声结界罩住整间屋子。

陆阿汪薛洋刚才跟我道别,离开云深不知处了。

陆阿汪他应该受了内伤,不说原因,只叫我以后小心岐山温氏,听着意思,很有些不详。

她将两人的对话复述了一遍。她想着,与其凭着一知半解自己瞎猜,不如让更了解温若寒和薛洋的蓝氏兄弟帮忙。他们一定能发现点别的。

而蓝忘机在听完后,表情的确不太对。

蓝湛(忘机)待在此地,不要出结界。我去寻兄长。

走到雅室门外,正要进门,看见仙督温若寒还在,他垂下眼,干脆转道去了兄长的寒室等待。

蓝曦臣没多久就来了。

蓝涣(曦臣)忘机,方才发现你到了雅室,却过门不入。发生何事?

蓝湛(忘机)薛洋逃了。

将陆阿汪来找他的是原原本本讲了。

蓝曦臣。。。表情也不太好。

蓝涣(曦臣)是他,除了他,云深不知处没人会对薛公子出手。

蓝湛(忘机)这又是为何?

蓝涣(曦臣)薛公子的身世。。。为兄有隐约的猜测。

蓝涣(曦臣)高阶阵盘五大世家也有,但多是防御类的,像薛洋那种可以破阵的,确实少见,无他,品阶太高了。加上他又姓薛,难免会让人想到几百年前的国师薛重亥。

蓝涣(曦臣)他有可能便是薛重亥后人。

几百年前,薛重亥集齐阴铁,屠戮无辜,以致怨声载道,天下大乱。所有世家倾巢出动,杀上夷陵,最终薛重亥身死,天下高手也死伤惨重,过后修真界人才凋敝,惨淡了许多年,至今未完全恢复元气,夷陵也从灵气充盈的仙门福地变成如今神鬼难入的乱葬岗。

再还听说,仙督温若寒也在收集阴铁,妄图称霸仙门。。。。

蓝涣(曦臣)莫非他怀疑薛公子除了阵盘,还有阴铁?

兄弟二人同时想到叔父蓝启仁。

蓝涣(曦臣)糟了!

蓝湛(忘机)之前叔父令弟子传唤过。

蓝涣(曦臣)仙督一定是发现了端倪!

两人匆忙起身去见蓝启仁。

刚走到雅室门外,就听见里面传来争执声。

蓝启仁温若寒,你可还记得你的本心?可还能找到你的道?

温若寒道?什么是道?霸道也是道!

蓝启仁可如果你的道注定会血流成河,你也要坚持吗?

温若寒为什么不呢?不破不立,我这是为了修仙界好,看看如今的天下,早不是以前的那个天下了!

蓝启仁借口!若真如此,何须党同伐异,横行霸道?你温氏弟子近几年搅得各地乌烟瘴气,此等做派哪还有半分修道者该有的气度?

温若寒启仁兄,是你太过迂腐!你蓝氏的清净道与我温氏的杀伐道本就不同,何必强行作比?难道都要如你这般深居浅出才算修道?

谁也无法说服谁。

老话重提的故友和多年前一样,又闹得不欢而散。

温若寒怒气冲冲出了雅室。

出来却未离开蓝氏,而是径直朝着后山方向去了。

蓝曦臣和蓝忘机隐在树影里,惊疑不定地对视一眼,挥手招来弟子。

蓝涣(曦臣)今日旁观听训的人员杂乱,恐惊扰贵客,你们多安排弟子在各处巡视。

蓝涣(曦臣)尤其是后山,宗门重地,闲杂人等不可入内。

这一动作让循着薛洋身上的血腥气一路找到清泉流响的温若寒频频遇上蓝氏弟子。

本想避着人见机行事的,却是不可能了。

他只好装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询问来回巡查的弟子。

温若寒此院落颇有野趣,是何人居所?本仙督想去拜访一二。

蓝氏弟子受宠若惊。

蓝氏弟子仙督客气,这里住的客人叫陆阿汪,是个十岁的瘦小孩子,平日里贪玩,眼下估计在山上呢。

言下之意是主人就是个孩子,说拜访,不合适,最重要的是现在院里没人。

其实他也不算说谎,外门弟子大多不清楚陆阿汪具体年龄,都是凭长相猜的,她又发育不好,说是十岁也差不多。说她上山了,她也的确在去找蓝曦臣之前,追着薛洋的背影走了一会的,方向正是去那边。

不看话本,也没人敢拿绯闻流言污染他耳朵的仙督仅仅只听说有个小流氓骚扰蓝氏,却不知道“陆阿汪”和薛洋还有渊源。

这就导致阴差阳错的,这位仙督只记住了她的名字,在对真人的认知上总是存在误差,很长一段时间都停留在蓝氏弟子口中的瘦小孩童上。实际上,不过半年,真正的陆阿汪就形象大变,让温氏来找的人大费周章。

而现在,他的关注点全放在薛洋身上,这个小家伙的狡猾令人惊叹,脚底抹油的速度堪称一绝。因此为防意外,在御剑出了姑苏地界后,他立即招来天上的枭鸟给不夜天城送了一封信。

——活捉薛洋。

作者感谢收藏!

作者

上一章 大佬驾到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菜鸡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