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大佬驾到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向来没心没肺的薛洋罕见地失眠了,早上起来,脸上镶嵌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孟瑶也没睡好,对他很是怨念。

孟瑶(金光瑶)常慈安这事,我知道你心中难平。不过你有所不知,世家之事,毁掉容易,建起来难,听说要列入世家谱系,不仅需要功法、法宝、相应门人弟子等等,还要二三世家推荐,获得五大家首肯,条件十分严苛。常氏被除名后,功法法宝资财等皆会罚没,一半充入仙盟公库,剩下的才是受害者的补偿。

孟瑶(金光瑶)常氏作恶多端,可以说整个栎阳城没有不恨他们的,还有那些喜欢落井下石的所谓正义之士。根本不用你再动手,这些人就能让常氏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成美,一旁看着就好,如果你真要当面去断他手指,说不得好事者还假惺惺得说你恶毒不饶人。

孟瑶(金光瑶)陆姑娘的话,你最好听一听,所以听训期间不要有动作。

孟瑶(金光瑶)另外听说今日仙督会来,我可不想云深不知处丢脸。成美,你最好乖乖待着,知道吗?

话音未落,人就出了门。

再次被说教的薛洋,哼哼了两下,终究没再反驳。

抱着手臂又去昨天听训之处看热闹去了,听蓝启仁安排弟子念世家谱,尽是各家祖上的出身由来,有当和尚的,有杀猪的,有做游侠的。。。似乎也没比他这个小流氓高贵多少。他听着还挺乐呵。

听到半中间,发现人群中有骚动,有人传递着消息说仙督来了。对于仙督温若寒,此时的薛洋是有点好奇的,并没多少敬畏感,还想着有机会远远看一眼应该也没什么。

此时的他无法预知未来,根本不知道就是这一眼,让他后面的生活平生波折,历经惨痛,日后每一次想起都后悔得无以复加。

温若寒之所以来姑苏,主要目的是看望蓝启仁。

他们二人少年时也是志同道合的好友,多次结伴夜猎,能够信任到交托后背,可以称得上生死之交。

后面之所以渐行渐远,也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

都是家中的二公子,上面都有大哥顶着,都无忧无虑长到成年,然后都是兄长出事,都被迫站出来承担家族重担。

只是蓝启仁比温若寒幸运。他一没有称霸仙门的野心,二有两个出类拔萃的侄子,所以他能几十年如一日,平淡闲适,安之若素。

相比之下,温若寒就显得艰难许多。他在兄长逝去之后,匆忙接手宗主之位,不止要面对内乱不止的不夜天城,还要提防外面敌对世家的鲸吞蚕食,两个儿子也是一个比一个不争气。好几年的如履薄冰,将一个曾经立志做仙门第一人、荡平天下不平气的潇洒少年郎,变成了如今这个,试图一统修仙界,让岐山温氏凌驾众仙门之上的野心家。

蓝启仁是亲眼看着昔日的好友变成这副模样的,也曾痛心疾首劝过,可是没用。人一旦变了,感情也会慢慢消耗。

他曾以为两个人就只能这样,再没有和好的一天,谁知那封试探着投递出去的信竟得到回应了,不止如此,温若寒还亲自前来了。

蓝启仁是怀着忐忑的心情从结界外迎来温若寒的。

看到对方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有些恍惚。

蓝启仁都老了啊。。。

温若寒是我老了,启仁兄还是老样子。

蓝启仁摆摆手,不苟言笑的脸上出现不明显的笑意。

蓝启仁若寒啊,不说这些了。

两个人相携往雅室而去。

路上,温若寒想起前段时间的流言,问了起来。

温若寒云深不知处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人?如果你不好说,我顺手帮你打发了。

蓝启仁也无大事,只是小孩子们之间斗气而已,倒是没伤着人,无妨。

温若寒你啊,还是一贯的面冷心软,那小子多次骚扰,你也忍得下去!

蓝启仁(叹气)不忍又如何?到底是个小孩子,拿着不知哪里得来的阵盘,出入云深不知处惹是生非,如果不是还有些分寸,你以为老夫是那么好的性子吗?

温若寒立即有了兴趣。

温若寒什么样的阵盘,竟能屡次破你云深不知处的结界?如果你家结界这么好破,那还谈什么世家底蕴?

蓝启仁愚兄也不知啊,结界几次加固,都无用,那想来应该是个高级阵盘,若非偶然机缘所得,那便是祖上流传了。

蓝启仁并不知,他此时因为信任而随口说的这一句话,给薛洋埋下了杀身的祸根。

温若寒对这个持有高阶阵盘的少年兴趣大增。

温若寒(仿若无意)我倒是有几分好奇,想见识见识了。

蓝启仁这有何难?他现在就在蓝氏做客,叫来见见就行了。

蓝启仁不过说好,不准难为他,他与云深不知处的恩怨已经化解,如今相安无事,不可再生波澜。

温若寒好说,就依启仁兄。

就这样,当蓝启仁派来的弟子找到薛洋,说仙督要见他,问他是否要去时,好奇心起的少年毫不犹豫地点了头,一脚踏入了雅室。

温若寒一身岐山温氏标志性的太阳纹黑红衣裳,威仪极重,即使面上带着笑,也饱含着浓浓的压迫感。

温若寒你就是那个屡次闯进蓝氏结界,被蓝二追杀上千里的那小子?

薛洋丝毫不知惧怕为何物,听到这话,还好奇地抬头打量这个中年男人。

薛洋(成美)就是我。

温若寒你叫什么名字?

薛洋(成美)薛洋。

温若寒薛。。。洋?

中间有了微妙的停顿。

温若寒是个胆大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听说你有一块可破蓝氏结界的阵盘,可否借本仙督一观?

说是“借”,却又说“本仙督”。

薛洋从小混迹市井,又聪敏狡黠,自然听出了对方的意思,这是想以势压人,不拿也得拿。

他也光棍,毫不犹豫地伸手招出一块砚台模样的东西,递了过去。反正有蓝启仁这老古板在场,他也做不出强夺之事。

看着这老东西将阵盘翻来覆去地看,他心里微微不舒服。

薛洋(成美)阵盘而已,仙督家大业大,哪是我这野路子可比的,如果没什么别的事,还请仙督把阵盘还我,我就不打扰二位叙旧了。

温若寒脸上的笑意加深。

温若寒小友稍安勿躁,这就还你。

说是还,手下却暗含力道,阵盘直接击打在薛洋胸口。薛洋即使暗中防备,但被打得吐血。

蓝启仁腾地站起身。

蓝启仁温若寒!你答应过老夫什么?

温若寒启仁兄,你还是这个急性子。我也没拿他如何啊,小惩大诫,警告他不得在云深不知处放肆,免得日后惹了不该惹的人,这怎么说都是一番好意。

蓝启仁恩怨了结,不再追究。这话言犹在耳,你这岂不是让老夫言而无信?

温若寒好了好了,是我多事。

温若寒你出去。

薛洋将阵盘死死扣在手里,捂着胸口慢慢退到门外。

雅室里,温若寒好声好气地与蓝启仁继续说着话,只是目光偶尔扫过地上那滩血迹,眼里闪过几道精光。

作者大家,喜欢的话可以点击收藏和关注哦。这两个数字真是。。。看得本人想流泪啊。

作者作者也是要动力的,大家的支持很重要。

作者另外发现一件特别奇怪的事,每次写书,你们都只默默看,几乎不发表评论,这是为啥呢,都这么严肃的吗?搞得我以为自己在写什么可怕的课题。。。

上一章 少年情怀总是诗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惊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