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还珠之拨乱反正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反琼瑶  影视阵营     

五阿哥

还珠之拨乱反正

对于以前的安阳,现在的明萱来说,重生到了这个家里,其实和以前在宫里面的生活并无太多不同。唯一让她觉得不大舒服的就是那位侧福晋和她所生的二格格的打扰。

  安阳冷眼看着面前一对哭哭啼啼来“请罪”的母女两,纤指在袖口扭来扯去的,这是她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心里不顺畅了就爱扯袖口。

  想到这里,安阳又是习惯性的放空了眼神,直到旁边的两人有些忿忿地唤她。

  “明萱?明萱?”“姐姐?你可是真的生我的气了?姐姐……姐姐?”

  一声声如催命般的声音让安阳不厌其烦,不过也让她心下一惊。飘荡已久的日子让她失去了戒心,竟然在两个明显是有恶意的人面前会莫名走神,实在是让在后宫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她有些暗自厌弃。

  “对不住,侧福晋。我刚有些乏了,还请您见谅。”侧福晋心下有些不满,只是脸上又不得表现出来,愣是硬把这口气咽了下去。侧福晋,那女人的女儿果然会挑她的痛处踩。

  努力挂上一副慈祥的笑容,斜坐在床边,又拉着安阳的手,一副慈母样般的絮絮叨叨:“哎呀,你看,你马上都要嫁进宫里了。我这实在是一万个舍不得呀。”安阳微笑,也是一副女儿家样道:“侧福晋,你这……”说着说着,脸上染上了羞涩的红晕。

  “哈哈,小姑娘脸皮薄,我明白的我明白的。”说完这句话,顿了顿,侧福晋有些思量道:“不过马上就要成亲了,这有些该学的还是要学的啊。”这话倒是没错,只是偏生摆出一副母亲大人的做派。

  安阳笑笑也不着恼,只是低了声音:“明萱明白的,我过段时间就去大安寺里寻额娘去,事关安阳的终身大事,额娘必不会赶我回来的。”

  明芳在一旁看到自己额娘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不由得气恼道:“姐姐,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可也不能这么对我额娘说话。好歹也算是你的额娘啊。”手上更是推开了伸出手欲制止她的侧福晋,满脸的不满。

  安阳对于这个不清楚状况的便宜妹妹有些欲要抚额长叹的冲动,记忆里这侧福晋也是上三旗家的女儿,怎么生个女儿倒是有些像那位还珠格格了。安阳对于自己已经活了这么多年,还得处理这种事情的状况有些无奈。

  “明芳,你真真是想多了,我从来没有怪过你那件事情。就算不是你,那位总是也会上门的,这算是我命中一劫,避无可避,所以这件事情还是请不要耿耿于怀了。”安阳想到那位还珠格格,实在是有些不适,“至于额娘这一事,既然我的额娘还在,我断没有认亲的打算。”

  “好了好了,明萱,明芳也是小孩子心性,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额娘……”明芳对于额娘的示软很不满,但是被狠狠瞪了眼,也只好跺脚作罢。

  “只是,明萱,夫人在这寺庙之中,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去那里可是有些不妥?”侧福晋虽然知道安阳开了口,鄂弼必会同意,只是也不想让她安生,愣是要找些绊子。

  安阳有些诧异于如今这府中勾心斗角的低水准,不过心里倒是真真放心了,这水平连从前宫中的一些皮毛都比不上,对于她来说可是好事。看到面前有些不赞同的女人,安阳道:“侧福晋尽可放心,明萱省得避嫌的。不过,养在老佛爷身边的那位晴格格也是陪着老佛爷礼佛,明萱想若是效仿一下应是并无逾矩之处。”

  安阳有些头疼地看着锦书把两人送出门,不由得暗叹这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总是这样天天骚扰,再加上她这身子又是极易疲乏的,实在是有些痛苦难言啊。

  这边安阳还处于无聊的暗斗中,那边景阳宫则是乱成了一锅粥。

  “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朕说清楚。”乾隆铁青着脸,看着跪了一地的奴才们。“回皇上的话,五阿哥……”永琪的贴身太监有些踌躇,被还在怒中的乾隆踢了个仰翻,忙爬起来,伏于地上请罪。

  乾隆被这一折腾,更是火大,大吼一声:“狗奴才,五阿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回皇上的话,是还珠格格……”这要他怎么说啊?还珠格格不满意于皇帝的赐婚,又不敢去找皇上,只得来找五阿哥大呼小叫,还挥着鞭子骂骂咧咧,不小心把五阿哥弄伤了。

  “又是小燕子?”乾隆听了这话,心下更是不满愈盛,对着身边的侍卫道:“去把还珠格格给朕抓来。”

  旁边一个娇娇弱弱的妃子忙行了个礼,娇柔地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皇上息怒,五阿哥有您的保佑,必是能逢凶化吉。”这话听得乾隆挺满意,脸色稍稍好看了些。这是胡太医从屋里走了出来,乾隆大步跨向他,沉声道:“永琪怎么样了?”

  胡太医行礼回道:“回皇上的话,五阿哥因为头部受创,导致脑部可能有淤血沉积。若是能安然度过今晚,想必是没事,只需服几贴化淤血的方子即可。”乾隆听了这话,正巧又看到小燕子被带到,便丢下一句:“若是永琪出了事,就让你们太医院的人都提头来见朕。”说着便跨着大方步去处罚自己认下的沧海遗珠去了。

  被丢下的令妃有些讪讪,对着胡太医行礼道:“五阿哥就拜托太医您了。”说着也袅袅离开了。只余下吴太医有些无奈地转身回去,自从这位还珠格格来了之后,他们太医院提头来见的概率可是大大增加了。真是不如和老师一样,早些离开算了。

  深夜,躺在床上的永琪食指动了动,床上主子的动静把周围的奴才们吵醒了,都忙碌了起来。

  等到景阳宫重新回复了安静,康熙已经半躺让太医搭脉了。“恭喜五阿哥,已经无甚大碍了。待臣为您开几副药便可。”胡太医对着结果甚是满意,不由得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他真是怕这位最受宠爱的五阿哥醒不过来,那真真是灭门的大祸啊。

所有人都被永琪遣了出去,原来,自己竟重生了吗?当年自己为了小燕子,放弃了京城的荣华富贵随她去了大理,抛下了自己的嫡福晋明萱,也抛下了自己的长子绵忆。本以为从此能跟小燕子浪迹天涯,做一对江湖侠侣,可是好景不长,小燕子那天生爱打抱不平的性格,为他们在宫外生活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日子长了,自己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自己的长子,想起那个嫁给自己却如同守着活寡一般的女子。

后来,在小燕子第无数次打抱不平的时候,那是一群山匪,虽然功夫不怎么样,但是却胜在人多,最终他和小燕子双双殒命在那座山下,实现了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诺言。

  永琪一个人在床上郁郁,这个时候的自己对小燕子有新鲜感,认为她是世界上最纯真善良的女子。当年年少不知事,现在想来,当年的自己确实是鲁莽了。莫说小燕子当时的身份还是自己的妹妹,倘若她真不是什么沧海遗珠,也不过是个混混,自己一个金尊玉贵的阿哥还想要让不入旗的汉女当福晋,真是太离谱了。

  想到这里,永琪有些喘不过来,有些难以控制地想起了明萱,那个为他守了一生的女子。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若是……唉……还是不想了,老天让自己重来一次,必定是想让自己改变些什么的。

  不过……

  永琪脑子里面被突然冒出来的身影给恍了神。

  明萱……

总督府的安阳也是无心入睡,索性爬了起来做针线。想到明天就要随从来没有见过的福晋进宫去谢恩,就有些忐忑不安,总觉得会有些事情发生。当年武曌夺权时的恐慌仿佛又上心头。想到这里,安阳觉得心上有些钝痛。不由得自嘲一下,本以为已经这么多年了,总该过去了,可是没想到把伤口揭开,还是这么难以令人接受。

  迷迷糊糊突然听到门外嘈杂的声音,安阳有些疲倦地睁开了眼睛,愕然发现手上竟然还握着针和腰带,不由得庆幸,幸好没把针往自己身上扎上了。

  “锦书!锦书!”唤了门外的侍女几声,便听到“嘎吱”一声,穿着蓝色丫鬟服的锦书快步走了进来。“格格,可要更衣?”

  “门外这是怎么了?”安阳揉了揉有些酸疼的手腕,有些不豫。

  锦书撇了撇嘴,道:“还不是二格格,硬是缠着老爷想跟着格格您进宫去,老爷不同意,便想来找格格您说叨。”安阳对这个妹妹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就随意答了一声,就让锦书伺候着更衣了。

  突然锦书啊了一声,把正回想着进宫礼仪的安阳吓了一跳,“对不起,格格,奴婢只是想起了福晋已经回府了,正在堂上等着您呢。”

  安阳一愣,忙催促起来。毕竟这是她这身子的亲额娘,怎么样让额娘等着总是逾矩的。

  好不容易打扮好了,一行人到了正堂之上,不由得让安阳一愣,原以为这福晋肯定是与她上辈子的母后一样,端庄,不苟言笑。却不料见到一个容貌比之那位侧福晋更是美上几分的,脸上更是笑意盈盈,而自家阿玛则在旁边只是盯着地面看。

  “额娘。”安阳行了个礼,把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堂上的美妇人更是眼底都盈满了笑意,开口很是清甜:“明萱,来,让额娘看看。”说着也走上前握住了安阳的手臂,很是亲昵

  这时门口进来几个人,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一声柔柔弱弱的唤声:“姐姐。”

随即,安阳立刻感觉到握着她的那只手瞬间收紧,又放松。安阳心里有些明白,便扶住了有些变了脸色的夫人,轻轻拿了旁边的一盏茶,“额娘,女儿一直未能承欢膝下,实在是心中难受。”说着眼中已是泪意点点。安阳能在元贞朝以宫人之女被皇后收养,成为有着两千食邑的千阳公主,不仅仅依靠着皇后对她那死去娘亲的情谊,有些东西她看得很透,只是不愿去执着罢了。

  而对于安阳来说,对于正室夫人和侧室的争斗她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作为嫡女,对自家额娘的维护自是在情理之中,否则被称为不孝可是大忌。而且……安阳看了眼铁青着脸等着侧福晋的鄂弼——既然阿玛也是对侧福晋很不满,那么身为这家的女儿当然要为阿玛额娘出个头。

  夫人有些欣慰地接过茶盏,抿了口,便轻轻放下,拉过女儿坐在她身边,好生打量起来。

  而被晾在当场的侧福晋脸上更是青白相间,周围的丫环婆子的眼神更是让她心里愤恨不已,有些难耐道:“老爷……”话还没说完,就被鄂弼打断:“明萱你现在就和你额娘进宫去吧,别让皇后娘娘等久了。”

  安阳应了声,便和福晋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向着内城去了。

  而这次进宫更是让她看了一场好戏,非常精彩的好戏,比起那戏台子唱的精彩万分。却让安阳实在是有些头疼。戏可好看,而且对于安阳来说,真是有喜也有忧啊

上一章 重生 还珠之拨乱反正最新章节 下一章 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