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还珠之拨乱反正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反琼瑶  更新     

重生

还珠之拨乱反正

 “格格?格格?”

  好吵啊!这是安阳唯一的感觉。只是下一刻,她就被突然感受到的身上的痛楚夺去了听觉,只是被折磨地呻吟出声。

  “天哪,我的女儿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有些年纪的女声响了起来,传入了安阳的耳中。在忍受痛苦之余,安阳不由得心下想着: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何她的眼前漆黑一片,无论如何努力却也睁不开眼。

  在安阳的记忆中,依然还是她飘飘荡荡于紫禁城上,看着兄长李治死前,看着李家的江山被那个女人夺取,看着武曌君临天下,亲眼看着她一个一个地残害李家后嗣,哪怕这些后嗣是她的亲生子。而自己却依然飘荡于这块土地上,她感到身体越来越弱,仿佛正在被削弱。终于要走了,真不知该忧还是该喜。

  这就是安阳最后的记忆,难不成现在是投了胎?所以她才会又重新的有了知觉。莫不是她没有喝下那孟婆汤,才会有着上一世的记忆。

  突然沉浸在痛苦和疑惑中的安阳忽然惊得一震,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一个手抓住了,不时还能感觉到上面有水珠落下,湿漉漉的感觉,这让略微有些洁癖的安阳皱起了眉。

  安阳用尽了最大的力气睁开了仿佛缝在了一起的眼皮,只觉得刺眼异常。适应了好一会儿,才有些困难地偏了头,看向旁边。

  她这才发现原来她躺在床榻之上,而边上则是围满了人,接着她有些诧异地发现,这具身子好像不是婴孩儿。她努力地抬起头,想要看看自己的身体,却被旁边不断抹泪的侍女发现了动静,还不待伺候的人讲话,只见一个身影扑了过来。

  “姐姐,你终于醒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那位格格带回来的。”安阳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就感觉身上被压得更疼了,不由得把微抬起的脑袋又重重地摔回了位置,有些难抑地呻吟了出来。

  接着听到刚才有些印象的女声传了过来:“明芳,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鲁莽,还不快起来!”说完,安阳只觉得身上的重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手上被握得更紧了。

  凭着多年在宫中培养出来的敏锐,安阳只觉得身上有些发凉,她可不觉得此时握着她手的人可是有什么好意。

  努力偏头望去,看到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再看看被拉开的一个长得甚是娇美的姑娘,恐怕这就是刚才叫她姐姐的“妹妹”吧,只是眼底的恶意却是逃不过她的眼睛,不由得眼底泛起微笑,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这时候,安阳一直有些慌张的心突然松了下来,她本就是随遇而安的人,如今出现在这里,或许也是上天的安排,所以,就这样吧。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地飘荡在那个地方,一个人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离开的好。

“格格?”旁边一个侍立在一旁的绿装侍女有些担忧的看向自己小姐,努力不把不屑的目光投向旁边装模作样的侧福晋和二格格。

安阳对着她安抚一笑,她看得出这个侍女倒是这屋子里面对着她最真心的人了。随即转过头,对着一旁有些复杂神色看着她的妇女:“侧福晋”。”再转过去对着旁边的妹妹微笑地打了声招呼:“明芳。”

无视了旁边听到侧福晋瞬间收紧了瞳孔的女人,转过头对着旁边的侍女问道:“锦书,阿玛呢?”

“回格格,总督大人上朝去了,想必马上就会回来了。”说完,朝着旁边的两人行了个礼,说道:“侧福晋,二格格,总督大人临走前特意交代了说若是格格醒了,就立马让吴太医来诊。”吴太医其实已经从太医院告老还家,只是一直以来和鄂弼的关系不错。这次正巧来京里拜会一下老朋友,正好赶上鄂弼的嫡女出了事,也就来帮老朋友一个忙。

侧福晋和明芳刚想说话,却被锦书打断,不免有些讪讪,她们知道那个吴太医最是不愿看到她们,心中很是不满,但是也不敢刻意不理会鄂弼的话,只得站起了声,对着锦书居高临下地说道:“好好照顾格格。”说完便昂首挺胸地离开了。

  锦书不满地撇撇嘴,转过头看到正在试图爬起来的自家格格,忙上了前,很紧张地扶住了她,嘴里还不忘叨叨:“格格,您这身子还没好,吴太医可是让您千万别擅动,他马上就来了。”

  安阳虽然觉得身上剧痛在不断地转移位置,但是还是努力地撑了撑,再难过也不会比当年濒死的时候还不舒服。笑着拍了拍扶着她的锦书的手:“锦书,我没事。就是稍稍有些痛。”

  “痛?”一声尖叫响起,不由得让安阳皱了眉。“格格,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锦书有些慌乱地忙道歉,这是外面传来通报的声音。锦书忙扶了安阳靠在了软枕之上,自己则是出门迎接吴太医。

  在吴太医为安阳诊脉的时候,她在脑子里面努力梳理了一下这个身子本来留下的记忆,不由得吃了一惊,手更是狠狠震了一下,换来了吴太医一个诧异的目光,只能低下头,暗暗心惊。

  她这身子竟然是这个朝代皇帝儿子的未来嫡福晋!而那个皇子——爱新觉罗永琪,是乾隆皇帝最为欣赏的一位皇子。只是……

  安阳有些难以接受地皱了眉头,这皇帝是傻了吗?怎么行事如此的荒诞,竟然随意认了一个从围场捡回来的女儿,更别提什么宠妾灭妻之类的行为。而这女儿更是奇怪,竟然在她三天前刚接了赐婚旨意之后,便突然出现在了府上,对着这身子的主人又是大叫又是大骂的,直直把西林觉罗氏明萱气得厥了过去。一昏迷就是三天,而醒来的明萱也变成了她——李安阳,大唐王朝的千阳公主。

  这头,安阳沉浸在对于记忆的吸收中,另一头,吴太医已经诊完脉了,对着一旁伺候的锦书不掩诧异道:“真是奇怪,三天前你家格格还是气若游丝,现在却只是虚弱了一点。”说完摸了摸自己的长胡子,笑道:“小丫头,没事了。你家格格只要按照我的方子养几天,就全好了。”

  “真的么?谢谢吴太医,谢谢吴太医。”锦书听了这话,很是惊喜,忙行礼感谢。

  一旁的安阳这时也反应过来了,忙对吴太医道:“明萱多谢世叔,这几天真是麻烦世叔了,真是让明萱过意不去。”吴太医不甚在意地摆摆手:“明萱丫头,你这话太见外了吧。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更何况你阿玛更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再不济,你额娘……”说到这里,吴太医有些尴尬地顿了顿,连一旁的锦书也变了脸色。倒是安阳神色正常,只是微笑:“话虽如此,若不是世叔您,明萱怕也是熬不过这关的。”“哈哈,好说好说。”

  “老爷。”正说着话,突然听到外面人行礼的声音,吴太医哈哈笑了一声,对着床上的安阳道:“鄂弼真是不放心啊,一下朝就过来了。”说着站起身来,有些打趣地看向正掀了帘子进来的鄂弼。

  “放心,你闺女可是一点事情都没了。”看到鄂弼明显地松了口气,不由得更加觉得好笑:“我倒是觉得明萱丫头倒像是你的额娘了,可真真是孝顺啊。”

  鄂弼对于老朋友长期以来的打趣,早已习以为常。坐在了床边,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儿,又想起下了朝之后,皇帝找他说的话,不由得握紧了手掌,眼底划过厉芒,随即又松了拳头,脸上有些无奈。

  安阳看着鄂弼的表现,再综合了记忆里和鄂弼关系很好的常来府上的几位叔叔伯伯闲谈,不由得了悟:“阿玛,可是皇上找了您?”

  听了这话,锦书很识眼色地带着在屋里伺候的下人出去了,只留下三个人。

  “嗯,皇上的意思是,还珠格格……”讲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向稳重的鄂弼不由得加深了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从小在宫外长大,可能在行为上有些小问题,让我多包涵。”

  小问题?安阳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一句,若是放在贞观朝,就算是从小在皇宫里长大的金尊玉贵的公主,若能惹出这纰漏,连蒙古都没有资格去,直接就消失了。

  不过看到鄂弼这有些愤怒的表情,这身子记忆里的孺慕之情好像也感染了安阳一些,让她恍惚间以为这是她上辈子的父皇,不由得伸出手,有些安抚道:“阿玛,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而还珠格格,”安阳顿了顿:“既然皇上都这么说了,想必还珠格格也是极得君宠的,还是小心些为妙。”

  鄂弼自是明白这个道理,他活了这大半辈子,还不若自己的女儿主意。他也不是不知道他这府里究竟有多少别处的探子,不光是宫里那位的,若是一朝走错,那可是万劫不复。方才不过只是一时之气罢了,有些欣慰道:“明萱说的对,是阿玛鲁莽了。”说完,转身对着一旁的吴太医道:“我这女儿的健康的可就交给老哥你了。”吴太医挥挥手,很嫌弃道:“如果你不来,我早开好了方子让锦书去抓药了。”

  安阳靠在床背上,有些有趣地看着人前面无表情,私下里老小孩的两人吵吵闹闹,突然觉得或许这样重活一遍也不是什么坏事。若是那位还珠格格不惹她也罢,若是惹了,也就不要怪她了。毕竟她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明萱,她虽然不愿去折腾这些事情,也不欲卷入这种事情,但是她——李安阳,也绝对不是好欺负的。

  不过,显然她已然忘记了,这身子记忆中的最后一件事情——她被指婚给了那个传说中最受宠爱的五阿哥。而,还珠格格怕是和她纠缠不完。

还珠之拨乱反正最新章节 下一章 五阿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