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同人  影视同人     

云梦江氏灭门(移花接木)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江夫人赶到的时候,云梦莲花坞尸横遍地,血染红了整个大地。

只有金珠银珠还奋力拼坑,二人身上挂了不少彩。

江梦梨灵力使用过度,体力不支身上多处伤口,触目惊心。

江夫人当场就泪眼朦胧。

一直以来挡在她面前,现如今换她护着我们。

江夫人小梦,阿娘来了

当即捡起一把剑加入了战斗之中。

不忘因为没有主人的灵力加值“叮咚”一声掉落在地。

温逐流瞬间就把金珠银珠的丹化去,把二人打成重伤倒地不起。

江梦梨(不悔)温逐流

江梦梨(不悔)我来做你的对手

江梦梨一个意念不忘便来到手中,一剑直直朝着温逐流而来,俩人在大殿上打的不分上下,江梦梨一个侧身,手上的玲珑链发出丝丝灵力打在温逐流的后背之上。

温逐流一个之踉跄瞬间半跪在地。

江夫人一手挥动着剑,一下一条人命,眼光随时注意着那边战况。

这孩子什么时候进步这么大,平时完全看不出啊,一直玩玩闹闹的小梦,没想到深藏不露。

“素闻云梦江氏江家三小姐不喜修炼,素爱美食和金子”。

“看来传言有误,不可信,一若是天资聪颖绝顶过人,二就是你有身怀异宝相助。”

温逐流的一席话,乱了江梦梨的心神,温逐流趁机不备,便打落她手中的剑。

直直逼着江梦梨的面门而来,江梦梨连连后退,一个侧身,温逐流抓住机会将灵气汇聚掌心直直朝着江梦梨打去。

江夫人见势不妙,脚下一点飞身而来挡在她面前,那一掌便打在江夫人身上,化去了金丹。

江梦梨的声音响彻天际。

江梦梨(不悔)阿娘

江梦梨落地之后直奔而来,江夫人缓缓倒在江梦梨的怀中。

江夫人小梦,别担心,阿娘没事,只是金丹被化了,你要小心点,他是化丹手。

江梦梨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江梦梨(不悔)阿娘,你会没事的,我会护着你的,你在这等我,我们解决了这个人一起去找阿爹

江梦梨拭去泪水,眼中杀意浓重,一个手势不忘便来到手中。

温逐流见此脸色异重,手中的剑不禁握紧了紧。

俩人迎来新一轮战斗。

一人为了守护而战。

一人为了还恩而战。

———

魏无羡和江澄还被绑在船上,远远看到有一搜船廊缓慢驶来,魏无羡一看是江叔叔。

魏婴(魏无羡)江叔叔

江澄(江晚吟)阿爹,阿姐,快来

江宗主瞧了一眼,江厌离听着声音觉得很熟悉。

江厌离(师姐)阿爹,好像是阿羡的阿澄声音

江宗主便吩咐向着那边靠拢。

一上来便看到俩人被紫电绑着,便知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江厌离(师姐)阿澄阿羡究竟发生了事

魏无羡满脸泪痕嘶哑道

魏婴(魏无羡)江叔叔,师姐,快帮我们解开,我们要回去找江夫人小梨儿,他们还在莲花坞呢

江澄(江晚吟)阿爹是温氏的人打上门来了,我们要赶紧回去帮阿娘啊

江枫眠手一靠近紫电就自动回到手上了,心中楠楠念了道“三娘子。”

随手把江厌离一推,紫电已经把三人绑在一起了。

江厌离一见哪里还不知道这其意呢。

江厌离(师姐)阿爹不要啊

江厌离(师姐)我们一起去好比一人啊,何况阿羡也说了小梦还在里头呢

三人着急的红了眼眶,泪水早沾湿胸襟。

江枫眠拍了拍江厌离的肩膀,道

江枫眠阿爹去去就回,别担心

江枫眠阿婴,我把阿澄和阿离还有小梦交给你了,他们需要你整个莲花坞也需要你。

说完就抱了抱姐弟三人头也不回的走了,忍着不回头看,怕一看就再也不忍了。

三人在后面叫的撕心裂肺。

魏婴(魏无羡)江叔叔

江澄(江晚吟)阿爹

江厌离(师姐)阿爹

————

江枫眠带着剩余江氏门生赶到之际看到便是这一幕。

江梦梨和温逐流拼死搏斗,江夫人倒地,不忘在周围护着江夫人,不忘一身寒光冷冽之气直逼众人,温氏众人看着却不敢靠近半分。

江枫眠一看一个闪身砍在温逐流后背,温逐流闪过身,直直一脚踢向江枫眠心口。

江梦梨(不悔)阿爹,小心

手中的玲珑链发出耀眼之光,把温逐流那一脚直直挡住,自已飞身一把拉住江宗主的来到江夫人哪边,把江宗主往哪里一推,顺利的进入不忘的保护区。

江梦梨(不悔)温逐流咱们继续还是……你看看周围你们的人死伤不少了,还来啊

温逐流一脸沉重,这丫头身上的武器兵器都是上等灵兵,竟是半点奈何她不得。

乍看几下不起眼,温逐流算是领教到了。

武器和人一样不可貌相。

“江梦梨我看你还那能坚持多久,我们这么多人你一人。耗也要耗死你。”

不远处王灵娇放下狠话。

温逐流眉头深锁,心中叹息道可惜这么好的一姑娘。

温逐流得到命令便出手,一出手就一杀招直冲江梦梨命门而来。

江梦梨一个跟头翻过,堪堪躲避。

谁知温逐流是虚晃一招,直接一个侧身来到江宗主江夫人面前。

不忘散发出光芒,瞬间化为无数道剑影直直撞上。

把温逐流打的连连后退。

江梦梨冷哼一声。

江梦梨(不悔)你以为不忘是什么兵器它可精着呢

说着手中的也不闲着一路厮杀不少温氏门人。

温逐流吃了亏便不在耗费力气在江夫人江宗主身上,转尔专心对付起江梦梨。

江梦梨年少,虽然武器好,灵力资质也上佳但缺在经验少,只能逞得一时之勇。

温逐流常年奋战,经验值完爆江梦梨,不过心中一份不忍之心加上自身未出全力才缠斗到现在。

江梦梨心中隐隐约约感到了什么,夜晚也降临,门口涌动的大量温氏门生,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此时,温晁已经赶到。

温晁看着这份光景,心中怒火冲天“温逐流你在干什么。”

“谁让你伤她的。”

“临前的话你都当耳旁风是吧。”

温逐流顿默静止不在攻击。

王灵娇一娇喘声“哎呀,二公子你总算来了。”

“这丫头着实难缠,又有神兵利器在手,一时之间竟奈她不得,你看看周围死了多少温氏门生。”

温晁望了望周围,眉头一皱确实如此,江梦梨除了身上挂了些彩,性命无忧。

“这可难办了”。

小梦梨,你若收手随我走一趟,我可以不为难你爹娘,如何。”

江梦梨闻语动作一停顿,脑海里思考着这话的真假。

江梦梨(不悔)我凭什么相信你呢

江梦梨(不悔)温晁你当真能做主吗,我怕前脚一走后脚我爹娘就丧命在此,我可不敢冒险。

江梦梨(不悔)你还是别打这主意了,太惺惺作态令人作呕啊

月光照拂着众人的身影,周围郁郁风过。

温晁大笑几声“江梦梨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

“温逐流化去她的金丹,我看看她的还能撑到几时。”

温逐流得到命令,气势大开,招招致命。

江梦梨不免诧异震心,一直没使全力啊温逐流。

如今这架势江梦梨几个回合下来便吃力不起,手中的剑早已被震掉了,只用着玲珑链回击。

江夫人心中焦急,对着江宗主道

江夫人枫眠你去帮小梦我这边没事有不忘在

江枫眠点了点头便飞奔到江梦梨身侧与温逐流对打了起来,瞬间缓解了江梦梨的部分压力。

江梦梨动作不及方才那般干脆利落,速度越发缓慢。

温晁一个眼色,身边的俩大金丹高手瞬移到江梦梨傍边,一人一边反制住她。

就在这个阶段,江枫眠的金丹被化掉了。

江梦梨(不悔)阿爹

江梦梨奋力抵抗,手中的玲珑链光华大盛,纷发出的灵气流把那俩位高手震的气血沸腾倒退好数丈远。

江梦梨一个转身便来到江枫眠面前。

江梦梨(不悔)阿爹你怎么样了

江梦梨一搭上脉就心凉了半截,金丹没了。

江梦梨(不悔)阿爹,我扶你过去

期间众人蠢蠢欲动想要夺得头功,一个温氏弟子上来江梦梨察觉玲珑链里的灵波一出那人瞬间被灵力冲击而亡。

江梦梨一个眼神都没看向后头,直接扶着自家阿爹来到保护区。

江梦梨(不悔)不忘,阿爹阿娘就拜托你了

不忘颇有灵性,小小的剑身动了动像是在回应主人的话。

看着温氏众人心下一惊,眼里贪婪暴露无遗。

“小梦梨你今儿是出不去的,乖乖束手就擒,我会好好待你的。”

温晁的话让江梦梨内心一沉,心想着我出不去不代表我不能送别人出去。

那俩位金丹高手,自从刚刚被一小丫头弄得如此狼狈心中怒火早已按耐不住。

得到温二公子的眼神示意,又一轮苦战。

江梦梨发现玲珑链的光泽暗淡了一些,暗叫一声不好,灵力使用过度了。

江梦梨被抓住,温晁脸色尽是满意之色。

“温逐流杀了江氏夫妇一个不留。”

不忘的身形也逐渐虚化。

江梦梨一个举动不忘瞬间来到江梦梨身边用尽了最后一丝灵力把那俩高手震出数米外了。

江梦梨乘机在空中甩出一道道灵符。

温逐流后退到温晁身边,惊道“爆裂符。”

“轰隆轰隆”一阵声响。

周围烟雾缭绕,谁也看不清谁。

江梦梨把转移符咒一把贴在江氏夫妇身上。

口中念念有词,手势一变。

江氏夫妇自然察觉不对,小梦这是要做什么。

刹那间,江氏夫妇周身光泽一亮,瞬间消失。

江梦梨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血纸人一扔化为人形。

此时烟雾已经散尽。

江梦梨拉着江氏夫妇就要走,周围温氏众人纷纷拿起剑砍来。

江氏夫妇松开江梦梨的手,一瞬间俩人双双被砍了好几道。

瞬间翻落在地,江梦梨拿起脚下的剑抬手就砍。

江氏夫妇伤势过重,江枫眠被刺中胸口不支而亡。

江夫人见此仰天哭笑,看了看江梦梨一眼。

江夫人小梦你要逃出去要保重自己,阿澄阿离他们就拜托你了

说着拿出匕首往自已身上一捅,顿时血流不止,艰难的爬向那头,俩人十指连心扣在一起,俩人笑着便走了。

江梦梨内心无比悲痛,虽然是假的,但是还是很伤心的泪了。

江梦梨(不悔)温晁我杀了你

一个疾步踏出,就被温逐流反手制住手臂,顿时动弹不得。

温晁笑了笑道“温逐流封了她的灵脉。”

温逐流在她身上点了几下,随后道“得罪了。”

江梦梨灵脉被封五花大绑在大厅里。

地上是江氏夫妇的尸体。

—————

江澄魏无羡回到莲花坞,从后门进入前屋顶上。

大殿之上都是云梦江氏子弟的尸体一排排放着。

江澄一脸哭腔

江澄(江晚吟)魏无羡有没有看到阿娘,阿爹还有小梦啊

魏无羡眼含泪光,轻声安慰

魏婴(魏无羡)江澄别急,有小梨儿在,一定安然无恙的

二人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到江氏夫妇。

便决定换个地方。

魏无羡和江澄在打厅后屋顶上,从窗台看过去,看到了江氏夫妇的尸体。

满身血痕,十指连心扣在一起。

魏无羡眼眶红肿泪无声滴落,心中忧急,那小梨儿呢。

从旁侧看到了一末熟悉的身影。

江澄也看到了刚下意识出声便被魏无羡一手捂住。

———

王灵娇和温晁坐在主位之上。

“二公子,你可算来了,想死奴家了。”

这声音这作态江梦梨听了当场恶心的干呕。

江梦梨(不悔)你们实在是恶心

江梦梨(不悔)要秀恩爱麻烦去房里秀,别让人看到,伤风败俗

王灵娇站起一步一步走到江梦梨面前眼神犀利“你如今还趁什么气候,灵力被封,看来白日里那二巴掌还不够,我很乐意在补上几下。”

说着就抬手狠狠的使劲打了江梦梨二耳巴子。

还想在打,温晁淡淡看了一眼那眼里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王灵娇心里尽管不甘心为了自已的小命还是放下了手。

“小梦梨啊,你看这世界上除了我没人护着了你,你若在我身边你想如何都随你。”

温晁摆出一副深情款款的公子模样。

江梦梨(不悔)我呸,温晁你想的美,我江梦梨绝对不会看上你这种人,自私自利,罔顾人命,自大又自负的无能之辈

温晁脸色依然笑意“你骂吧骂吧,不是有一句打是亲,骂是爱,所以你心里还是喜欢我的”。

江梦梨被温晁的厚颜无耻的无下限的态度给涮新了见识。

瞬间无言了。

王灵娇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却无可奈何。

“公子,我今天都受了伤你怎么不来哄哄我。”

温晁看了一眼,无意的扬了扬袖子“不是还活着么,没死,也没断手断脚。”

“还有,你们临走前我说过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但是江梦梨你不能动,娇娇你是觉得我对你太好了需要我提醒提醒,别动你不该动的心思,做好你的本分。”

王灵娇顿时噤声不语了,她清楚明白只要江梦梨在,公子不可能给自已好脸色看,公子急要面子,自已忍一时就好,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她。

“二公子说的是,是娇娇不是。”

温晁拿出匕首在江梦梨面前晃了晃,这让魏无羡江澄心提了起来。

温晁一刀便割断了绳子。

江梦梨活动了会身体便想要乘机拿起匕首挟持温晁。

可惜没成功,匕首被温逐流打落了。

江梦梨(不悔)温晁你干脆杀了我

江梦梨(不悔)不然以后你会后悔的

温晁摇摇头“佳人难得,杀了你我可舍不得”。

随之江梦梨被温逐流带走关在一间房里。

————

上一章 温氏登门,云梦江氏灭门(偷天换日)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温宁出手,江家人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