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同人  影视同人     

温氏登门,云梦江氏灭门(偷天换日)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江梦梨抬头看了看天空,蔚蓝海一片广阔无垠。

希望等一切安定之时我们能够依旧在这片土地上嬉笑玩闹。

大家还一直在。

——

江氏子弟中有一小师弟排行第六。

长的白白嫩嫩的很是可爱。

江梦梨平时没少捏他的脸蛋,那手感一级棒。

众人一排放纸鸢,一排等纸鸢升到最高点就将其射下。

其一江氏子弟将其射下,大家都夸赞他这段时间进步很大。

不料落下来的纸鸢掉到王灵桥手中。

王灵桥看着这纸鸢上的画像极了太阳,便将计就计将人抓起来了。

———

一众弟子眼睁睁看着六师弟被抓走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其中一个弟子机灵的趁着温氏看不到就悄悄回去报信了。

江梦梨正在庭中和江澄魏无羡三人谈笑风生。

“不好了不好了,大师兄,二师兄,小师姐,六师弟让温氏那那女的抓走了。”

魏婴(魏无羡)你慢慢说来,怎么回事。

那弟子稳了稳气息“我们本在练习射箭,六师弟和众师姐妹们在放纸鸢,谁知道射下的纸鸢被温氏碰见硬说我们谋逆,有策反之心,还说六师弟的画的太阳把这太阳射下其心昭然若竭。”

江梦梨(不悔)这罪名扣的挺大啊!

江梦梨(不悔)画的明明是条鱼硬说是太阳☀️。

江梦梨(不悔)这借口找的太不走心了

江澄气性一上来便冲动了点

江澄(江晚吟)岂有此理,我去同他们理论,管天管地还管我们射箭,温氏这手未免伸的太长了吧。

江梦梨听后一把拉住江澄。

江梦梨(不悔)二哥,消消气消消气,六师弟被抓我想温氏应该很快就会上门,我到要看看彼时他们怎么个说法

江梦梨(不悔)只是被抓,性命应当无忧。

魏婴(魏无羡)温氏此番上门事情断然不会这么简单的

江夫人在里头就听到外头吵吵闹闹的,便出来看看。

江夫人吵什么,闹腾腾的成什么样子,你们刚才在外面的话我已知道了,不要慌张,阿澄你将来可是要做家主的如此沉不住气,我和你爹如何将莲花坞交于你

江夫人再说了,小梦方才说的不错,现下我们只需要等

———

不过不到一柱香的时辰,王灵桥携着温氏众人迎面而来。

那扯高气昂的模样,让江梦梨手心痒痒,忍住想将她暴打一顿的冲动。

江梦梨(不悔)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啊。

王灵娇眼里的刻骨的恨意涌上心头。

“这就是莲花坞啊”。

“也不怎么样嘛”。

江梦梨(不悔)没人求你来阿,来也来过了,看也看了,我就不送了啊

江梦梨话里话外都是这意思,王灵娇瞬间一哼“小孩子家家的还是少说话,你母亲还没说话呢,这么没教养啊。”

“我说虞夫人,你这女儿可得好好管教,不然日后可是会带来麻烦的。”

王灵娇说着一步步踏上主位,眼神扫了扫周围,感觉还不错,古质普雅,别有一番余味。

江梦梨一个步伐就要上前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一个教训,谁知江夫人一个眼神,金珠银珠就把江梦梨给拦阻了。

江夫人你想怎么样

王灵娇讥笑几声“这个丫头片子,在暮溪山的时候多次对温二公子不逊,温二公子大人有大量不予计较,不过,这位就不一样了,既是家仆就该有家仆的样子。”

江梦梨最是听不得有人侮辱魏无羡,当下拼命使劲要挣开,不料金珠银珠手依然纹丝不动。

“小小姐,你忍一忍,一切交给夫人来办。”

金珠悄声在江梦梨耳言几句,江梦梨努力克制住自已的情绪。

江夫人依然那副淡淡。

江夫人你今日上门到底所为何事

王灵娇一步一句,那脸上尽是得意忘形之色“今日这风筝上画意味着什么,太阳,你们云梦江氏竟然把太阳射了下来,这就是包藏祸心,今日我就来立个规矩。”

江梦梨(不悔)你算那根葱啊!

“侮辱温氏使者,对温氏不敬,虞夫人你该知道怎么做把。”

江夫人当即给了江梦梨一个巴掌。

王灵娇心中窃笑总算为自已出一口气。

江梦梨的右脸明眼可见的红肿起来,又一身“啪”左脸也被江夫人赏了一巴掌。

魏婴(魏无羡)江夫人,别打了,江夫人

魏无羡抬脚便拦在面前,语气低沉。

魏婴(魏无羡)不能在打了

江澄一把拉住江夫人,恳求道

江澄(江晚吟)小梦,从小到大都没挨过打,阿娘够了别打了。

江夫人一把推开江澄,看着站在面前的魏无羡冷冷道

江夫人魏无羡你给我让开,你若不让我连你一起打。

魏无羡摇摇头神情很是坚定。

魏婴(魏无羡)江夫人如若要罚,魏婴甘愿受罚,连带小梨儿那份一起。

江夫人心中此起彼伏,可见这气性,当即便用紫电抽了魏无羡好几下。

魏无羡被打了直直摔落在旁边的桌上,碎了一地的声音。

江梦梨急红了眼,可双手被制住无能为力的喊着

江梦梨(不悔)阿娘,别打了,别打长兄了

王灵娇看到江梦梨如此模样,心中一阵快意。

可是江夫人停了,王灵娇一脸不满“这就完了”。

江夫人你以为紫电什么品阶的灵器,他挨了这么一遭,下个月都别想起来。

“那还不是有他好的时候。”

王灵娇的咄咄逼人让江梦梨恨得牙痒痒,你给我等着。

江夫人的手心紧了紧松了又松。

江夫人依你看该如何呢

王灵娇笑了笑,“不如砍下魏无羡的一只手,至于那丫头,给她一碗哑药,自然以后不会再出言不逊了,这可是全心全意为你们云梦江氏安危着想啊。”

王灵娇转了一圈,随即说道“这个地方看着还不怎么样,可现在看来还不赖,我决定把云梦设为岐山温氏在此地的监察寮。”

江夫人监察寮

“温氏在每一处,都设立了监察寮作为根据地,你应该为此赶到光荣。”

江夫人金珠银珠把门关上,以免让人了见了血。

“虞夫人我实在是太欣赏你了,这脾气又对我口味,看来我们以后在监察寮一定聊的来。”

江梦梨(不悔)要叫江夫人!

“还敢插嘴,看来是教训不够,虞夫人,我看应该………”

王灵娇话未落,江夫人便便怒喝一声

江夫人贱婢敢尔

说着一巴掌上去,把人打翻在地,江夫人一手捏着王灵娇的下巴,言语之间霸气侧漏。

江夫人打狗还要看主人,你闯进我家里当着我的面要惩治我家里的人你什么东西,也敢如此放肆

“啪啪啪”江夫人一脸打了好几个巴掌,江梦梨看着都觉得疼,况且阿娘刚刚打自已肯定没用多少力,至于这女人阿娘是真的往死里打啊。

王灵娇嘴角渗出一行血落在地上,可见江夫人的怒火,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

江梦梨(不悔)阿娘霸气,阿娘威武

这一幕幕魏无羡江澄早已看呆。

江夫人缓缓回到江梦梨身侧手抚摸着她的脸,眼里满是柔意“小梦,刚刚委屈你了。”

江梦梨反手抚上江夫人的手笑笑。

江梦梨(不悔)阿娘,我一些都不疼,阿娘最疼我了,打我都没用多少力也就看着吓人,过不了多久我就好了

江夫人心里不免有心疼刚刚自已是实实在在用了几分力道的。

江夫人给了金珠银珠一个眼神,长久以来的默契,金珠银珠几个顺间就把周围的温氏子弟一一杀尽。

只剩个王灵娇。

王灵娇眼里惊恐万状,“你们要什么,别过来,你要是对我做什么,岐山温氏和川颖王氏是不过放过你们的。”

江夫人紫电一出,王灵娇吃了一鞭子,无力的伸吟。

江夫人我眉山虞氏纵横仙道百年,从未听过什么颖山王氏,这是哪个阴沟旮旯里冒出来的下贱家族,一家子都是你这种东西吗

江夫人一脚踩在她面上,字字句句敲在王灵娇心上。

江夫人你同我论尊卑,我就告诉你何为尊卑,我为尊你为卑

说着脚下狠狠的加重了力道,王灵娇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随之移开脚步,只要江夫人一个神情,金珠银珠便了然,手中沾着血的匕首,直直走去。

王灵娇挣扎的起身,终是徒劳无功,大喊一声“温逐流救我。”

有一人从后面破窗而入,真是一直在暗处守着的温逐流。

江夫人化丹手

温逐流望着江夫人轻道“紫蜘蛛”。

江夫人温逐流?你不是叫姓赵逐流吗

江夫人怎么温氏的姓就那么好,引得你们人人趁之若鹜,背祖忘宗

“各为其主摆了”。江梦梨看着他们双方寒暄,若有所思,阿娘和这人认识的啊。

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敲了敲自已的额头,转身就看到王灵娇想爬出去,便一个瞬间来到她脚下。

江梦梨(不悔)你想去哪儿啊

江梦梨(不悔)想放信号,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江梦梨一搜就搜到信号弹了,当即就把它毁了。王灵娇顿时泄了气一般微微发抖“你想对我做什么。”

江梦梨(不悔)我只不过是让你永远的闭嘴。

说着玲珑链发出滋滋之声,吓得王灵娇不知拿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江梦梨直直跑出门外。

江梦梨看到王灵娇手上的戒指有流光划过,似是不简单,当下瞳孔一缩,脚步瞬间移动到王灵娇眼前,可惜只差一点,王灵娇已经按下开关,信号弹已经发出去了。

气的江梦梨脸色铁青当下就是一掌打在王灵娇身上,瞬间飞出数丈。

江梦梨难得起了杀意,这个人不能留。

江梦梨刚要动手,却听见一声“夫人小心。”

瞬间不忘出销朝着温逐流直直劈下。

温逐流一个侧身躲过,不忘紧追不舍,堂堂化丹手与一把剑打斗了起来。

江梦梨(不悔)阿娘,你没事吧

江夫人无事,小梦你这剑……

江梦梨(不悔)阿娘不忘具有自主意识,它本身就具有灵力,放心不忘一定能够帮我拖住温逐流。

江梦梨(不悔)此地不宜久留阿娘你先带二哥长兄走我随后就来,何况还有金珠银珠姨在呢,阿娘!

江夫人望了她好一会,眼睛泛着酸涩。

江夫人万事小心,不怕阿娘去去就回

话毕一手抓着魏无羡一手抓着江澄飞身而去。

江梦梨(不悔)阿娘,放心我会护着大家的,一直以来谢谢了

转瞬间便来到场外,和尾随而来的温氏门生相斗。

江梦梨有玲珑链在手,大杀四方。

温逐流想来却被不忘挡住了去路。

————

江夫人带着二人来到后亭湖边,把二人扔进船廊之中。

江夫人一直以来对魏无羡有怨气,自从江梦梨到来,让她意识到自已一叶障目了,明白了许多,如今这心下五味杂陈无比复杂。

江夫人阿羡,我把阿澄交给你了,以后你和阿澄一定相互扶持这样莲花坞以后才会有出路,阿澄他性子急,易冲动,不管发生什么事,你要牢牢着护着他听到没有

说着说着眼眶红了红,转头就对江澄交代了几句

江夫人阿澄,你以后是要做家主的人遇事要沉着冷静,凡是三思而行,以后不可在鲁莽行事了

江夫人来把手伸出来

江澄把手伸出,紫电缓缓围绕到江澄的手上。

江澄声音嘶哑低沉,眼中含泪。

江澄(江晚吟)阿娘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魏无羡泪下雨落。

魏婴(魏无羡)江夫人,小梦还在那里面呢,江叔叔还没有回来呢

魏婴(魏无羡)我们得等他们回来

此时江夫人已经下令紫电将他们捆住动弹不得。

魏无羡和江澄一直挣扎却无果。

魏婴(魏无羡)江夫人

江澄(江晚吟)阿娘

江夫人离开船廊,抬脚一推,船缓缓而开,随之打上一道符咒加速和保护。

江夫人眼看着他们安全离开,剩下就只有小梦了。

于是脚一抬飞上屋檐而去。

——

江梦梨头一次杀人,心里精神上都承受着冲击,忍着那份恶心,收敛心神。

云梦江氏子弟早已在王灵娇来临之后,江梦梨便暗中驱动与寒石玉的血约,把早已在外头的进来的子弟换成那早已制作好的血纸灵人,与他们原身一般无二。

那些被杀的人绝大部分都是纸人,但也是这是十几日来辛苦的成果。

由于人数众多,江梦梨没顾上很多弟子,导致他们被杀,心中愧疚,这里面还有人没有救到。

金珠银珠来到江梦梨周围低声“小小姐这里交给我们,你快走”。

江梦梨(不悔)我不能走,如今这情况,等下大队人马就要来了,我走了你们怎么办

转移符只有俩张,所有弟子都安全了,就差金珠银珠和阿爹阿娘了。

对了,可以用那个。

————

【我用我的全部来取一个不一样的结果】

上一章 大半个月的安宁日准备前期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云梦江氏灭门(移花接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