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原创女主  同人     

清河不净世,告别明月和凌霜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一夜过后,黎明来临之际,晓星尘和宋子探与众人告别。

此时暖阳已缓缓升起。

梦梨在半梦半醒之间,一见要分别便已经清醒大半。

江梦梨(不悔)晓星尘你们为什么不和我们一同去呢

晓星尘笑了笑,微风吹拂他的丝发随风飞扬。

“梦梨姑娘,我们无意插手仙门百家之事”。

梦梨稳稳心绪,抬头看着一身白衣随风飘荡的人,脸上却是一派淡然之色。

江梦梨(不悔)那么我们以后还会再见吗

宋子探和晓星尘对视一眼就明了对方之意。

“有缘自会相见”。

俩人转身就走,魏无羡终是忍不住走来问

魏婴(魏无羡)家母是藏色散人是抱山散人之徒,不知师祖如何

魏婴(魏无羡)说来,你还是我师叔呢

晓星尘一笑,脸上点点柔意“是啊,我虽是师叔,但论年岁我们相仿,家师安好,闲云野鹤,云游四海,再说本门惯例出山的弟子不在回山。”

魏无羡眼底闪过一丝落寞,被晓星尘看在眼里。

“师傅若是看到魏公子,心中定然欢喜”。

魏无羡笑的像个吃到蜜糖般的孩子一样甜。

魏婴(魏无羡)那,小师叔,保重

话落,梦梨摸摸小小兜兜拿出一颗莲花味道的糖趁着魏无羡不备塞到他嘴中。

魏无羡被一番操作弄的不知所以,只觉得嘴中弥漫着熟悉的香味。

魏无羡看了看梦梨十分无奈,只得摸摸她的头发,此时一黑一白俩身影逐渐消失在众人面前。

霜华和拂雪,踏行救世,诛邪正路。

众人在后面不免感慨。

聂怀桑摇摇扇子语气何其多叹“好一个翩翩公子,实在是凛凛不可犯”。

“对了,孟瑶可要好好看好这个薛洋”,说摆,一脸怡然收起折扇。

“是,公子放心”短短一句话孟瑶面带微笑,梦梨看着他那若隐若现的酒窝不禁觉得,金家人个个不凡,容貌气质都是极好的。

看的都是养眼的很。

众人随后一起踏上去清河的路上。

路上,梦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魏无羡江澄二人说着话,魏无羡说到她儿时囧事,被梦梨一连打了好几下,江澄时不时从中调和,气氛很温馨。

就连一向清冷的蓝湛眼中都有了笑意。

聂怀桑耳闻目睹原来不悔妹子儿时如此贪玩鬼精灵般啊。

薛洋听着,眼中流露出一丝丝惊慕,那样的生活是他所没有的。

他忽然有了一丝期待,如果有呢,会如何?

走着走着,在夕阳红的余晖下,到达了清河不净世。

清河不净世多山少水,山势宏伟,地理位置极好,易守难攻。

府邸气派豪放,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只见孟瑶手势一出,落地门缓缓打开,我们一行人随之进入。

经过长长的城墙走道,左拐右走,终于到了正门口。

里头很多人身着清一色衣服在操练。

“自从岐山温氏的人派人前来传讯,宗主就派人加强了防守”。

孟瑶的一番话让聂怀桑不免疑惑,“传讯”?

“二公子还不知道,最近温宗主派人前来传讯,说是要各大仙门世家至少要选出一位内门亲传弟子前往岐山听训”。

江梦梨不免想起在大梵山上温晁的意思,很快见面?

江梦梨(不悔)若是不去呢

孟瑶看了看微微顿首道“梦梨姑娘,那温氏就会派人来请”,说的好听是请实则什么情况江梦梨自然清楚。

江澄(江晚吟)亲传弟子那我们也在其中

江澄(江晚吟)蓝氏有听学,他们倒听训

魏婴(魏无羡)人家蓝氏听学那是各大仙门世家争着要去,他们那里是听训那分明是抓人质

魏无羡江澄说的极是,聂怀桑不淡定了“聂氏亲传弟子就我一个人啊”!

“这可如何是好啊”,江梦梨安慰道

江梦梨(不悔)不还有我们吗,一起陪着你,聂怀桑哥哥你还怕什么

聂怀桑想想也是,很多人一起,但是还是不放心要说着去问大哥。

说曹操曹操到。

聂怀桑之兄——聂明诀来了。

身背着大刀名为霸下,沉稳大气不失家主风范。

“怀桑你要问我什么”,聂明诀一问聂怀桑便噤声不敢吭一句,和这些天相处所见的聂怀桑不似,很怕他哥。

梦梨一见原来聂怀桑最怕他哥,他哥是他克星。

看着自家弟弟一声不吭,聂明诀摇摇头,转向一旁和魏无羡江澄寒喧“江公子,魏公子,早就听曦辰说云梦的俩位公子十分少年英雄,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忘机,你兄长可好”聂明诀的关切让江梦梨对他好感倍增。

蓝湛(蓝忘机)有劳赤峰尊挂念,兄长安好

聂明诀看了薛洋一眼,问道“就是他”。

看来孟瑶早前早就传讯把前因后果交代了。

孟瑶点头道“是”,聂明诀聂宗主便让人把他带进去,随后请魏无羡蓝湛众人一起进。

江梦梨感慨我就是一小透明,聂宗主都没点名到我,何其不甘啊。

——大厅——

高堂之座上,聂明诀怒喝一声“薛洋鼠辈,你居然如此歹毒,真该千刀万剐,既在你身上搜不到阴铁,就地正法变是”。

说着聂明诀的霸下便随主人意识召唤直直向薛洋砍去。

看的江梦梨和大家那是一震。

梦梨被这场景震的一愣住了,还好魏无羡及时出言阻止

魏婴(魏无羡)等一下

聂明诀才收回刀,魏无羡和众人纷纷起立,聂明诀看着魏无羡语气几分怒意“怎么你要为这十恶不赦之徒求情吗”。

薛洋叙眼看了看魏无羡一脸不屑。

魏婴(魏无羡)聂宗主,现在事态未明,待查清楚再杀也不迟啊

聂明诀骤然起身,声音低沉洪亮“前因后果早就清楚了吗”

江梦梨无言,滴水不进,怎么说的通此人啊。

还是默默看着吧,交给长兄他们就好了,江梦梨如是想道。

堂下薛洋说了一番话若他真的是和温氏一伙,聂宗主这一刀砍下来怕是整个聂氏仙府和栋阳常氏是同下场,语气狂妄之极,却道出不少人的心头只顾。

聂明诀一步一步阶来到薛洋面前,“温氏不仁有违天道,我聂明诀顶天立地,对尔等暴戾之徒何惧之有啊。”

薛洋如痞子般一笑,让聂明诀心火更甚,适时孟瑶开口劝解“宗主莫要气恼薛洋虽不足为患,但阴铁一事却影响着几大仙门世家的安危大局,况且薛洋已经是宗主的瓮中捉鳖,要杀要剐都是迟早的事”。

孟瑶看着聂明诀神情有所松动便加快速度“不如趁机问出阴铁所在,只怕温若寒此时还不知薛洋在我们手中,我们不如暂不声张,若是抢先一步问出薛洋身上阴铁所在那无异是断岐山一臂”。

听得江家俩位公子面面相觑,不免低声讨论起。

江澄(江晚吟)这个孟瑶不简单一番话滴水不漏果真不可小觑

而聂怀桑也折扇拂面低声道“我大哥可是十分欣赏他”。

魏无羡摸摸下巴随之道

魏婴(魏无羡)看来金光善真是不识人才

此时聂明诀已经采纳孟瑶的建议吩咐道“孟瑶,将他押往地牢,加派人手,严加看管”。

孟瑶的手下人把薛洋带下去了,随之同往。

江梦梨想在孟瑶面前涮涮存在感,好打好交道,说不定能扭转乾坤。

便偷偷随着孟瑶去了,魏无羡和江澄极蓝湛一时不知。

———

厅外一所练武场上,孟瑶带着一行人押着薛洋路过。

此人是聂明诀聂宗主名下一得力干将,孟瑶看他人手众多,便态度谦卑的同他讲了。

没想到此人心高气傲压根看不上孟瑶几句话就打发了他。

江梦梨看着心里直痒痒,直接干翻他啊。

看不过眼,便大大方方出现。

江梦梨(不悔)我适才就听聂宗主说了加派人手严加看管薛洋,孟瑶使者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怎料你竟听不懂人话

那人怒极反笑,“哪里来的黄毛丫头,岂敢辱骂本统领。”

江梦梨(不悔)我可没有点名道姓啊,有人非要对号入座我也没办法

那统领虽听不大懂,但隐隐约约觉得不是什么好话。

此人身为副统领,人高马大,身距健壮,江梦梨人小,光是气势便被人压了一头。

江梦梨觉得不闹出什么来太对不起自已辛苦这一趟了。

于是添油加醋加把劲。

江梦梨(不悔)咋地,你还想对我动手不成,堂堂一个男儿虽然如此已大欺小,真是……

那统领青筋曝起,面容怒喝一声“我就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

于是俩人便打了起来,江梦梨娇小身手灵活,速度也不慢,那人愣是连她的边都没碰到。

不觉起了杀意,出手越发狠历,江梦梨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变化,心下一道要的就是你的怒火。

手上的十指玲珑链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闪过一丝暗光,直射那统领体内。

那统领灵气大涨,速度快了不少,江梦梨头次使用不免力道控制不足之处,反倒让自已陷入困境。

江梦梨体力不支被那统领一掌打在肩上,顿时连连后退,半遵在地,口中血味弥漫,嘴角缓缓滑落。

孟瑶见此情景便暗叫不好,便出声道“大哥,这梦梨姑娘乃是赤峰尊请来的贵客,她若有事你我都担当不起”。

可那统领已经杀红眼了,什么都听不进去。

可江梦梨胸口疼痛难忍,半分灵力都使不出来,不免暗骂自已无用。

江梦梨(不悔)长兄……蓝湛…二哥我要被人欺负死了你们快来啊

本在里面商讨事宜的聂家兄弟和江澄魏无羡蓝湛众人闻声色变。

众人一起急忙的赶到,却看到一个人持剑向着江梦梨刺去。

魏无羡的随便一出把那人的硬生生的打落在地,震的那人虎口发麻。

江梦梨(不悔)长兄……,二哥

语气微微带着几分虚弱,眼光带泪,恰到好处。

魏无羡来到她身边,看着她伤成这样,心中火气大盛,瞬间气势汹汹对着那人道

魏婴(魏无羡)不知我家小梨儿怎么得罪贵兄了,你要下此狠手

魏婴(魏无羡)若今天你不说出合理的缘由,后果你可知道

那副统领额头密汗如流,那对面的少年,气势和灵力修为都在他之上,再说宗主来了,此事对自已不利,但是方才他们不在场,心中计较几下便说“那还望这位兄台好生看管你那妹妹,免得下次,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招惹的”

蓝湛看也不看此人,便问起江梦梨

蓝湛(蓝忘机)发生何事,你且慢说

梦梨心中暖暖的,便张口说起

江梦梨(不悔)蓝湛,这人不讲道理,明明方才聂宗主说了要加派人手看管薛洋,孟瑶使者不过是转达了此话,他便开口闭口嘲讽人家,我一时看不过去不过同他理论几句,他便说要给我个教训。

一番话下来众人都已明了,聂明诀脸色十分难看,在自已地盘自已的人滋事,可不是打他脸吗,还欺负人家小姑娘。

聂明诀不紧不慢走到那人面前,那人心如雷鼓,刚要解释,便被一脚踹翻数十米远。

不光受了伤也被降了职,孟瑶反倒成为他的顶头上司。

自此薛洋便被关在地牢由孟瑶负责专人看管。

事情便告一段落了。

————

有你的在的地方,便是我心之归处。

———

十六梦离:来啦来啦!让大家久等了。嘿嘿……

上一章 常氏灭门,在次相遇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温氏上门,大战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