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原创女主  同人     

常氏灭门,在次相遇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夜晚……常氏门前,枫叶遍地,阴风阵阵。

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诡异。

江澄(江晚吟)看来这小二白天夸大其词,那来什么拍门声

话落,一声一声的拍的震天响。

魏婴(魏无羡)拍门声

梦梨嘀咕一句

江梦梨(不悔)还挺有节奏的

魏无羡在空中划出一道符咒打在门上言道

魏婴(魏无羡)给我开

门里面的场景梦梨一生难忘,俩个女子吊在半空中,里面血流成河,尸骸遍地。

面容很是惊怖,魏无羡在第一时间本想挡住梦梨的眼睛,被梦梨一手握住说道

江梦梨(不悔)长兄,总有这一天的,你不必担心我,我很好

魏无羡手缓缓放下,摸摸她的头说道

魏婴(魏无羡)要跟紧我或者蓝湛和江澄不要离我们太远

梦梨难得乖巧应和。

蓝湛看着,心绪复杂。

一行人踏进了门后,开始检查尸体,魏无羡发现他们死前都被制成傀儡,查看伤势死状各式千秋,怕是死前受到极致残忍的摧残折磨。

不免心惊作案人的心狠手段。

梦梨很想上前,蓝湛拦住了她,摇摇头难得说几句

蓝湛(蓝忘机)有魏婴他们就行,你在此处等着

梦梨本想反驳几句,可是蓝湛说的话很有理,便改口道

江梦梨(不悔)好,听你的,蓝湛哥哥

梦梨是故意如此称呼于他的,看他有什么反应。

结果毫无波澜。

梦梨不知他心中的波动。

因为蓝湛本就一副高冷清空之相,好像没什么事物可以影响到他。

没想到他以后会和魏婴江梦梨绑在一起,奔波半生,当然这是后话。

此时,屋顶上出现一面带笑容的邪魅少年,和一身白衣的明月光般的男子出现。

俩人打的不可开交,却让蓝湛,魏无羡江澄三人一脸懵然。

唯有江梦梨认出了那白衣男子喊道

江梦梨(不悔)道长……

说着还挥挥手,那白衣男子便是晓星尘。

晓星尘面容一改刚刚的肃杀之气,面容温和的看向此处一会。

魏无羡反应过来说道

魏婴(魏无羡)他就是送你出林子的那位侠士

得到梦梨的肯定,魏无羡不免几番打量此人,灵力高深,武艺超群。

这样的人在必不是泛泛之辈。

晓星尘愤懑不已“薜洋你自岐山下山以来劣行斑斑,而如今更是虐杀常氏十几口人命,我追踪你半月有余,你可认认罪伏诛。”

只见那邪魅少年那么不以一笑“是啊,不过玩玩而已,再说我与常氏那是个人恩怨。”

说着眼神之中杀气腾腾,似乎还不满足此举。

梦梨一愣,一直知道他是因为断指之痛才会如此,没想到已经性格上如此扭曲,杀人如麻,心中思绪万千复杂至极。

看着和经历着一切不同,更是心酸眼里不免多了些点泪光。

魏无羡以为她害怕便走到她身边拍拍她的肩膀笑的轻松惬意,低声道

魏婴(魏无羡)别怕有我在

梦梨情绪欠佳,鼻子抽了抽,点点头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怕他听见自已已经有了哭腔。

江澄看着她这样,面上早已不喜但却不言语

蓝湛走到一边,避尘执在手中,蓄势待发,以备不时之需。

看着俩人行为梦梨心中一暖。

打斗之中,薜洋倒在地上,梦梨下意识离他远点。

魏婴(魏无羡)我倒要瞧瞧什么样的个人恩怨要灭人家满门

梦梨忽然之间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原来好像不是这样子的……是长兄用什么牵制薛洋的……现在反而变成了晓星尘把他打落在地。

薜洋邪恶一笑,从掌中撒出一阵粉沫。

魏无羡比薜洋更快,早就有所防备一把拉着江梦梨连连后退好几步,为她挡去这毒雾。

薜洋趁着雾未散之际,晓星尘应声而落再次和他对打,忽出现一个黑衣清冷的男子几招之间便制服薜洋。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雾散之后,梦梨只见那黑衣男子把剑架在薜洋脖子上。

常氏大厅之中,薜洋被五花大绑,梦梨望着那一脸天真的邪魅少年心中不免有一丝怜惜之心。

她此番举动被晓星辰看在眼里,“姑娘,不必伤怀,此人杀人无数,不可被表象蒙蔽”。

晓星尘的话,人人都知,不过魏无羡知道她向来心软但大事大飞面前还是分的很清楚的。

魏婴(魏无羡)敢问二位是?

“在下晓星尘,这位是我的挚友宋岚”语少简洁的介绍又不失礼。

给大家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那一身黑衣风华的男子终是点了点头。

蓝湛(蓝忘机)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探,久闻雅名

说着还向他们行了礼,可见其看重。

二人也向他们回礼,宋岚道“蓝二公子过誉了,在下不敢当”。

一来一回,梦梨微微犯起了困意,不雅的打了个哈欠。

江澄眼中流落许些不喜,和无声的奈息。

魏无羡走到她面前,屈指一弹额头,那些困意瞬间消失一大半,江梦梨眨了眨眼,嗓音带着几分糯软

江梦梨(不悔)长兄……

这么一喊,少女俏巧的摸样刻在了众人的眼中,江澄不免瞪魏无羡眼,缓缓道

江澄(江晚吟)当初要是留在客栈……这会儿好床好被呆着那还有如今这事

梦梨眯了眯眼,神情几分微妙,刚要说些什么,魏无羡出声

魏婴(魏无羡)江澄,小梨儿贪睡你就不是不知道

江梦梨咬咬牙,心道长兄你这还不如不说呢。

蓝湛看在眼里听在耳中。

“呵呵呵”薜洋忽然出声笑了。

魏无羡走到前面,问道

魏婴(魏无羡)小朋友你笑什么

薜洋看着众人,目光停在梦梨哪儿。

“没什么,只是看着你们世家子弟相互寒喧实在是虚伪的想吐而已”。

梦梨看着薜洋的一抿一笑忽然发现好像有些熟悉。

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刚要敲醒自已却被人一手握住,转头一望……蓝湛。

蓝湛虽不明她意,看她不在郁结,便放下手。

梦梨尴尬的伸了伸懒腰。

还是晓星尘出言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薛洋年纪随轻却劣迹斑斑,狡猾至极,最近连续几桩小仙家灭门惨案皆是由他一人犯下。”

梦梨从未想过别的,只是觉得他实在无辜,但转念一想那些被他所杀之人难道就不无辜吗,无数人命。

江梦梨(不悔)为什么要杀他们?

薛洋不经一愣,没想到问他这个话的人是个小姑娘,他邪魅一惑笑道“小姑娘,个人恩怨,说了你也不懂,何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梦梨被人呛了几声,心中自然不快,转过头不在看他。

魏无羡面带微笑,眼底却是清冷无比。

蓝湛拿出包囊看着,望着薛洋,说道

蓝湛(蓝忘机)交出来

“交什么?”薛洋一臉天真。

他的神情模樣像極了誰?終於想起,很像兒時的長兄。

藍湛定了定心神沉道

蓝湛(蓝忘机)陰鐵

某人狡辯的一本正經“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麽,我只是害命,並謀財,無論是什麼鐵的,還是什麼金的,我一個子都沒碰。”

魏無羨一臉嫌棄不耐姿態

魏婴(魏无羡)藍湛,你同他啰嗦什么,直接上手不就好了

說著很自然的把隨便遞給藍湛,夢梨忽然覺得若是可以如此,也未嘗不可。

藍湛看著魏無羨的劍,袖子下的手不免緊了緊,短暫的一盞茶后藍湛拿著隨便。

夢梨的眼地的光瞬間暗了暗,心中囔囔道這樣也不錯。

魏無羨對著薛洋一番上下其手,卻是什麽都沒搜到。

反倒迎來幾句吐槽“你一個名門世家公子哥對我一個大男人上下其手就不拍傳出去名聲不好聽”。

魏婴(魏无羡)不好意思,仙門百家,論臉皮厚我認第二,沒人認第一

魏無羨的幾句話,讓江澄翻了個大白眼,夢梨也吃吃的笑出了聲。

魏無羨看了一眼夢梨,夢梨便生生卡住了。

江梦梨(不悔)長兄別這麽嚴肅啊

江梦梨(不悔)我錯了我錯了嘛~

宋子探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星塵我們在附近探查一番也許有所收穫”。

於是分成倆組,各自去了,唯有夢梨一人獨守大堂看守薛洋。

魏無羨一直在不遠處守著,薛洋何等人也,怎會不知。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

這种劣勢的搭訕方式早就落伍了好不!夢梨給他一個白眼,哼了聲道

江梦梨(不悔)剛剛我問你不說,我為什麼現在要同你說

說完從自已的小兜兜里拿出一顆自製棒棒糖含在嘴裏,一臉滿足。

“可以給我一顆嗎,我保證不逃跑,只要你給我糖”。

看著他這麽真誠的樣子,擁有這樣的眼神乾淨純真…居然會……。

江梦梨(不悔)給,這是桃子味道的

如此想著动作细心為他拿走油纸贴,少年自然的“啊”了一聲,糖便含在嘴里,少年的眼睛亮了亮,沒想到味道如此驚喜。

眼前的一幕幕魏無羨自然看在眼中,好看的眉峰打起結來。

眾人看了看對方一列搖搖頭,一無所獲。

梦梨走下台的时候便已知晓,这一直是个谜。

薛洋把阴铁藏于何处呢?

蓝湛(蓝忘机)此处不像镇压过阴铁

魏无羡远远望了那少年一眼,只见他不屑一笑。

“魏兄,蓝兄,江兄,不悔妹子”……原来聂怀桑来了,还带着许多人,孟瑶使者和聂家随从。

梦梨不免有点惊讶,来的可真快。

清河和栋阳距离好像也不远啊。

孟瑶微微身距一歪行了个正礼,说道“聂宗主担忧各位公子的安危,特派在下前来迎接,宗主接到蓝宗主的密函,还请公子到清河一叙”。

蓝湛(蓝忘机)兄长来信,可是云深不知处有事

魏无羡小动作被梦梨看的清清楚楚,不光魏无羡担心,梦梨也有点着急。

“应无大碍,不过还请公子随我一同前往”。

“聂宗主在不净世恭候”。一番话说的真的滴水不漏,人情练达。

此时梦梨感觉怀中寒石玉的召唤,困意越来越深。

不免向后倒去,好在离她最近的晓星尘见状下意识伸手搂住了她。

魏无羡见状和江澄看了看天色算着时辰

魏婴(魏无羡)到时间了啊

晓星尘乃是一脸不明?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啊,一向如此,一到晚上子时便要入睡

江澄看了看晓星尘行了礼道

江澄(江晚吟)多谢晓兄,有劳了

说完便过去把梦梨接过一把横抱着。

魏无羡问了晓星尘几句能不能把薛洋交给聂宗主处置。

晓星尘素闻聂宗主爱憎分明,便会公理论处,言下之意已经表达明确。

众人一行押着薛洋前往客栈稍作休息,明日一早出发。

-------

上一章 下山,打听,栋阳常氏有异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清河不净世,告别明月和凌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