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穿越言情小说 > 快穿之白月光女配逆袭
本书标签: 穿越言情  快穿女配  白月光征文 

虐恋古言中的病弱青梅8

快穿之白月光女配逆袭

【叮!女主好感度+2,总好感度72.】

阮心瑶看着面前的青栀,只觉得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好的人。

担心自己过意不去,还反过来给自己找好了借口,没有丝毫国公府小姐的高傲刁蛮,太善解人意了。

生于苦难中却保持着纯真善良,即使日日承受痛苦,也没有放弃希望,还努力学习医术想要医治自己,实在是这世上最豁达明澈的人了。

可偏偏有夜轻寒那样乖戾凶残的朋友。

阮心瑶叹了口气,如果青栀不曾认识夜轻寒那该多好。

阮心瑶会这样想,自然不是因为她喜欢夜轻寒觉得自己和青栀是情敌,而是她想起青栀中毒的原因,觉得如果没有夜轻寒原主就不用受这么多苦了。

前面提到原主和夜轻寒自小便相识,而原主的病又是八岁的时候中毒落下的病根,其实原主会中毒也是被夜轻寒连累了。

当初夜轻寒虽然不受宠,但到底有皇子的身份,又是生活在后宫,谁想起来他就会算计他一下。

算计失败了夜轻寒也没有能力追查到自己身上,若是成功了那便是解决了一个竞争对手,怎么算都不亏,所以夜轻寒可谓是三天两头就要被投毒、刺杀一次。

要不然怎么说人家是男主的,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让他艰难却又幸运的活了下来,只不过性格被塑造的有点儿问题。

而原主的中毒也是夜轻寒幸运的一部分,当初的一次除夕宫宴上,皇上举杯邀众大臣共饮,坐在皇子位置上的夜轻寒自然也要喝酒。

那时原主和夜轻寒都看出给他斟酒的宫女神情不对,两人虽然年纪不大,可察言观色的本事却是早早就练就的。

但问题是,就算是他们觉得酒里有问题也没有任何办法,这是阴谋。

皇上已经举杯了,你是想要掀桌子不喝,还是想阳奉阴违把酒杯放在唇边做做样子?

如果你掀桌子,那就是对皇上的大不敬,你一个皇子居然敢在皇上面前掀桌子,等你大些了岂不是敢带兵造反了?一道圣旨就让你去守卫边疆去。

如果你阳奉阴违,旁边给你斟酒的宫女可是看着呢,到时候结果还是守卫边疆去。

如果你跟皇上说,这酒里有毒,万一那个宫女露出的破绽是故意的,就是要引你上钩,结果酒里却没有毒,到时候你戏弄皇上,去守卫边疆吧你。

别以为守卫边疆就能够保住一条性命,通常这种情况是,你前脚踏出京城,后脚就被武艺高强的刺客给刺杀了。

皇宫虽然说明争暗投,但那也是明面上争宠,暗地里搞动作,可没有刺客敢进皇宫杀人,但出了皇宫就不一样了,夜轻寒这种没有靠山的皇子,绝对十死无生。

就在这个时候,原主终于下定了决心,她素来善良,不忍心夜轻寒就这么丢了性命。

“轻寒,你的杯子好像更好看些。”原主欢快地说道。

当时夜轻寒还在想着对策,只是下意识的说,“不都是一样的,哪里会更好看?”

然后还没等夜轻寒反应过来,原主就快速地把自己的酒杯和夜轻寒的交换了一下,直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喝完酒后不久原主就口吐鲜血倒了下去,和她一起倒下去的还有两位皇子和三位公主。

对夜轻寒下毒又是顺手为之,主要的目标并不是他。

最后原主还是赌赢了,和她一起中毒的皇子、公主都没能救回来,就她活了下来。

因为下毒之人并不想得罪镇国公府,原主的死活对他们也无所谓,所以在救治的时候便悄悄在她的汤药里放了解药。

如果中毒的换成夜轻寒,那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宿主宿主,夜轻寒进院子了,马上就要到屋门口了。”青栀的脑海里响起系统的提醒。

此时系统是小白狗的模样,正乖巧地蹲在门口摇尾巴。

其实它的作用是青栀插的眼,有人要过来的时候就会在脑海里提醒青栀。

前几天青栀能恰好在镇国公赶来的时候,恰好提起丫鬟的事情坑了青云一把,也有系统的功劳在。

“为何叹气啊?”青栀轻声问阮心瑶道。

阮心瑶沉吟了一下,觉得若是骗青栀实在良心过不去,便如实说道,“我是想起你的病因,想着若是当初你没有为夜轻寒挡下毒酒就好了,哪里还用受这么多苦。”

青栀在心里给阮心瑶鼓掌,等得就是你这话。

只见青栀脸上露出柔和的笑意,“我想你可能对轻寒有误解,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外人看到他不好的那一面,其实是他怕自己受伤所以用尖刺对准所有人,像是把柔软内心藏起来的刺猬一样。”

对青栀的话阮心瑶自然是不认同,心里暗道:你是没有见过他用万花谷所有人威胁我们的样子,不知道昨天他是真的想要割下我的肉。

但阮心瑶知道夜轻寒在青栀面前是另一副样子,便没有和她争论夜轻寒到底人品如何,而是问道,

“难道你没有后悔过吗?为了他而痛苦了十年,也因为他随时都命悬一线,可能会丢了性命。”

在刚刚的时候夜轻寒就已经在门外了,也许是因为听到屋里的聊天内容,所以他站在门外并没有进来。

这些都是系统告诉她的,虽然她之前当植物人的时候练出来的听力还在,但对于那些会轻功的习武之人,她根本听不到脚步。

所以只能依靠系统借着雪球的身份掩饰,给她充当斥候。

青栀组织了一下语言,微笑着柔声道,“我怎么会后悔呢,现在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轻寒活着、我也活着,两个人总要比其中一个人死掉好多了吧。”

见阮心瑶还要开口,青栀提前打断了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说我本不必有这样的人生,本可以像其他世家女那样。”

听着青栀的话,站在门外的夜轻寒不禁握紧了拳头,这些年他一直都为当初的事情而自责,他也会想,如果不是因为他,栀儿本可以有更好人生。

上一章 虐恋古言中的病弱青梅7 快穿之白月光女配逆袭最新章节 下一章 虐恋古言中的病弱青梅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