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言情小说 > 独宠万兽太子妃
本书标签: 玄幻言情 

重娶,给孤王穿出去

独宠万兽太子妃

“殿下放心,我来之前阁主说了,最迟三天,他一定会到归阳。”四十七连忙说道。

“嗯。”夜墨应了一声,淡声说道:“幽魂阁的事情你们不必再管,按平日行事即可。”

“是!”四十七躬身应下,见要说的事情都说完了,虽然心里舍不得,还是上前一步行礼告辞:“属下先行告退。”

等到四十七走了,荆远帆低声说道:“殿下,虽然还不知道幽魂阁的目的,但他们此来必然不善,要不要多调些人来以防万一?”

“你看着安排。”夜墨随口说着,长指却在软塌边沿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

荆远帆知道这是夜墨在想事情的习惯,因此也不打断,只是默默地立在一边。 片刻之后,夜墨终于停止敲击,说道:“你去办一件事情。”

“殿下请吩咐。”

夜墨面无表情地说道:“把夜天玄要重娶云轻的消息,给孤王传出去。”

啥?

荆远帆立刻抬头看夜墨,却只看到夜墨静止下来有如一副玉雕美人似的妖孽容颜。

荆远帆的表情瞬间变得很精彩,他还以为殿下根本不在意他刚才说的消息呢,却原来是早就想好招了。 殿下实在是太坏了,云王女那性子,连殿下都敢扑上去咬,能同意嫁给一个退了她婚的人才怪。这消息只要一出,玄王爷是死都休想得逞了。

“你听不懂孤王说的话?”看荆远帆一直不动,夜墨挑眉问道。

“听得懂听得懂,属下立刻就去办!”一躬身,荆远帆飞快地消失在大厅里。

开玩笑,这个时候他要是还留下来,那不是找着让殿下虐吗?殿下收拾人的段数,那可是虐死人不偿命的。

夜墨冷哼一声,手指重又在软塌上轻轻地敲击起来。

荆远帆在想什么他岂会不知道,而他也确实是故意让荆远帆那么做的。 他向来厌恶女人,那个女人身上的气息却让他觉得不讨厌。都是女人,那个女人和别人究竟有什么不同?在弄明白之前,他是不会让云轻身上沾上别人的味道的。 所以夜天玄的想法,永远都只能是想法而已。

……

云轻回到自己那间好像杂物间一样的小院,立刻扑到床上,昏天暗地的睡了一觉。

一个人有时候就有这种好处,没有人跑来东问西问的,她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一觉直到太阳西沉才醒来,云轻伸了个懒腰,肚子立刻咕咕咕地叫起来。

人是铁,饭是钢,千古真理,颠扑不破。

就着井水洗了把脸又漱了漱口,云轻往院外走去。 她要去的地方很明确,管家房。 这个点钟云府都已经吃过饭了,管家安排好了守夜的事情差不多也回房了,云轻就直接去找王管家。 云府的管家有自己的一间小院,王管家正惬意地捧着壶茶在院中消暑,看到云轻他噌就跳了起来,大叫道:“你……你来干什么?”

上次云轻的那几脚,真的给他踹怕了。 两个护院听到王管家的叫声立刻从偏房跑出来,连声问道:“王管家,出什么事了?”

这两个人的出现让王管家吃了颗定心丸,脸上也露出几分得意,亏得他聪明,上次吃了亏之后立刻找了两个人在自己院子里守着,就是为了防着云轻,没想到还真防着了。

“二小姐,这么晚了还乱跑什么呀?早点回去歇着吧!”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跟赶要饭的一样。

在他眼里,云轻就是个要饭的,自先王妃死后,这南昭王府里哪还有云轻的位置,能赏她一口饭,让她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这两个护院都是练过的,他就不信云轻这次还能把他怎么样。 云轻眉梢挑了挑,一府的管家那都是人老成精的,她就知道一次打不服他们,可也没想到王管家反脸反的这么快。

“王管家年纪大记性也差了,不过一天,就又记不得谁是主子了。”云轻唇角一勾说道。

王管家面色顿变,心里暗暗厌恨,他们当管家的这些人最是欺上瞒下,在主子面前有多谦卑,在下人面前就有多横,而像云轻这样明明有主子的身份却一直不受重视的人,更是他们羞辱欺凌寻找优越感的对象。 可是现在云轻居然敢在他面前摆主子的谱了。

“二小姐说什么话,奴才可一直把你当主子看的,所以才让你晚上不要乱跑,否则又跑到什么南风馆里去,奴才可不好跟大小姐交差!”

想在他跟前摆主子的谱,可没那么容易。

云轻目光泛寒,忽然往前一步。

“你想干什么?拦住她,快拦住她!”王管家终究还是没忘了上次被踹得多惨,立刻大叫。

两个护院虽然觉得王管家反应过度了,但还是上前说道:“二小姐还是先回去吧。”说着话,伸手就去抓云轻。 可是还没等他们挨到云轻,只觉得手臂上一麻,然后咚咚两声,两个人竟然都被狠狠砸到地上,摔得连腰都快断了。 云轻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她只是没有真气,但近身格斗,再来十个都不是她的对手。 在两人腰眼穴位一人踹了一脚,直接废了他们的战斗力,云轻边往王管家的方向走边笑着说道:“王管家,随意编排主子,该受什么惩罚?”

“你……你不要过来!”王管家惊恐地后退,心里面别提有多后悔了。

原以为有两个护院就够了,可是谁能想到云轻的战斗力竟然这么强啊? 眼见着云轻已经到了近前,王管家忽然扑通一声,在云轻跟前跪下来。

“王女,奴才一时猪油蒙了心胡乱说话,王女大人大量,不要和奴才一般见识!”一边说,一边啪啪就打自己的脸。

云轻心里一阵膈应,这就是典型的奴才嘴脸,是最让人厌恶的人。不过这是云娇的人,和她也没什么关系,她只要这人把她要做的事儿办成就行。

“我饿了。”云轻淡声说道。

王管家一见有戏,立刻爬起来说道:“王女想吃什么?奴才立刻安排人给王女去做。”

“我还要洗澡。”云轻又说道。

“王女放心,奴才这就让人去烧水!”

这王管家没什么骨气,但伺候人的事情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上一章 无命,生意有蹊跷 独宠万兽太子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使诈,着了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