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言情小说 > 独宠万兽太子妃
本书标签: 玄幻言情 

反击,誓不为妾

独宠万兽太子妃

“大胆!”夜天玄厉喝一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云轻的母妃早就死了,南诏王又不喜欢云轻,现在当家的是云娇的母妃,只有云娇才能让南诏王在夺嫡的时候偏向他这一边,他自然要护好云娇。

“二皇子,是姐姐让我打的,难道我听姐姐的话也有什么不对么?”云轻冷笑道。

“王爷,让二妹打吧,她心里不痛快我能理解,若挨一巴掌能让您府上日后和睦,娇儿愿意承受……”

云娇低泣说道,这模样,又大度,又温柔,果然是为人正妻的典范,可是却再不敢说让云轻打她的话。

她怕呀,怕云轻真的再来一巴掌。

“姐姐说什么呢,云轻已经出过气了,又岂是不讲理的。”云轻说道。

云娇闻言抬起头,孰料,刚抬头,云轻一扬手,又是狠狠一巴掌抽过来。

“啊!”云娇尖叫一声,直接摔在了地上。

“云轻!”这一次,夜天玄一步赶到了云轻的身边扶起她,皇后也拍案而起。

“云轻,这次你还敢说是娇儿让你打的?”夜天玄怒喝。

“的确不是,不过,我这是在教训勾引嫡妹未婚夫的庶姐,这是我南昭王府的家事,二皇子也要插手吗?”

夜天玄一噎,云轻盯着云娇不屑说道:“南昭王府让你留在归阳,是崇尚天子脚下礼仪风气,让你来学习的,不是让你来勾引嫡妹未婚夫的,还是说这就是你学习的成果?当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你……”云娇脸色煞白,她母亲是在原南昭王妃怀孕时勾引了南昭王,并且怀上她和双胞胎哥哥这才得以入府为妾,因为此事,还害得南昭王妃那一胎流产,后来南昭王妃去世后,她母亲虽然扶正了,可是一日为妾,终身为妾,她也永远摆脱不了庶女的名份。

云轻这样说,是赤果果地在打她的脸。

而正如云轻所说,这是南昭王府的家事,就算是皇后也不能说什么。 要知道,妾扶正的妻子,在地位上永远矮嫡女三分,更何况妾的子女。

“云轻,你做事之前最好想清楚,过了门之后,娇儿是妻,你是妾,你要以主仆之礼服侍娇儿,现在做的这么过分,对你有什么好处!”

夜天玄怒声说道。

“难道我不做的这么过分,我这位好姐姐就会放过我?”云轻斜着眼睛:“她连抢人家未婚夫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想威胁她,她云轻可不是从小吓大的。

“二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云娇泪水涟涟:“是不是一定要姐姐死了,你才能相信,如果这样,姐姐就死给你看!” 说着话,就做势要撞柱,可是夜天玄就在她身边,哪里会让她真的撞上,一拉一扯,在云轻看来,就好像在看戏一样。

夜天玄用力抱着云娇,对云轻怒喝道:“云轻,本皇子以你未来夫婿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向娇儿道歉!” “未来夫婿?”云轻好像听到了很好笑的事情,一扬头说道:“谁说我一定要嫁入二皇子府了?” “你说什么!”夜天玄这次是真的暴怒了,脖子上青筋暴起。听云轻的意思,居然是她不想嫁了,这个又丑又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敢这样挑衅她的权威,他岂能容忍?

云轻丝毫不惧,傲然说道:“本王女是南昭王女,皇上亲封秩比公主,二皇子见过哪个公主给人家做妾?还要居于庶女之下,从古至今都没有这个道理!请皇后娘娘恕罪,云轻可不敢开这个先河,二皇子愿意娶谁尽管去娶,可是云轻誓不为妾!如果皇后娘娘觉得云轻说的不对,云轻愿与皇后娘娘到皇上面前去理论!”

尊嫡卑庶,这是一朝得以立国立家的基础,绝不可动摇,越是皇帝,越是要维护这样的统治基础,云轻深知这一点。

“反了!反了!”皇后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可是为了拉拢南昭王,云娇又是一定要娶的,原本为了那件东西想把云轻也控制在手中,可是现在权衡利弊,却只能放弃了。 她一拍案子喝道:“这样桀骜不驯的东西,哀家如何能让你做哀家的儿媳!云轻,从今天起,你与玄儿的婚事就此取消,哀家自会去与皇上说这件事情,可若让哀家知道你以后敢以二皇子妃自居,哀家绝不饶你!”

“谢皇后娘娘恩典!”云轻直接躬身施礼,求之不得。什么二皇子妃,她才不稀罕!

直起身,云轻盯着云娇说道:“姐姐,恭喜你!愿南昭王府永不败落,愿你皇妃之位永远稳如泰山!” 云娇脸色立刻一抽,云轻是在提醒她她为什么能够嫁进二皇子府,这全都是因为她背后有南昭王府,有南昭的十万精兵。可是这又怎么样,结果是她赢了。

所以她撇开头,根本不屑答云轻。

云轻又看向夜天玄,微带嘲讽说道:“二皇子,也恭喜你,从此拥有一只漂亮的贵宾犬!”

说完话,云轻头也不回地往宫外走去。

“云轻……”衣袖忽然被人拉住。

这个女人说那些话时那么骄傲,语气那么自信飞扬,眼神那么亮,夜天玄一时间鬼迷心窍一样,居然觉得那样的云轻很美。

“别意气用事,你跟娇儿认个错,本皇子以平妻之礼娶你!”这个女人,竟让他觉得不该放手。

“二皇子……”云娇悲叫一声,转眼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份,忙对云轻说道:“是啊二妹,姐姐愿意与你一同侍奉二皇子。”

“放手!”云轻冷声说道,平妻?她云轻要的爱情,必然坚定纯粹毫无杂质,而平妻是个什么东西。

夜天玄不放,云轻忽然伸手,从云娇头上扯过一根发簪,狠狠往夜天玄地手上扎去,夜天玄本以为以他皇子之尊,又是云轻的未婚夫,云轻不敢下狠手,熟料云轻根本眼睛都不眨。

眼见着簪子要扎在手上,夜天玄连忙松手,云轻一簪子划在衣袖上,半截衣袖飘然而落。

“二皇子,皇后娘娘金口玉言,她方才说了退婚,我与二皇子就再没有任何关系,二皇子请自重,你我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最好永不相犯!”

说完话,大步往宫外走去,再不回头。

而夜天玄眼睛盯着飘然落下的衣袖,却觉得有些什么好像和这衣袖一样,此一去,就再也不复返了。

上一章 巴掌,先行奉还 独宠万兽太子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秘密,谁要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