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言情小说 >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
本书标签: 玄幻言情  无穷追杀  玄幻修仙     

要不要吃草?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

海澜之是以着上帝的视角观看着所发生的一切,这些已经是令他无付言语来描述了。

那是他母亲。

母亲..

他的母亲!

那么多年以来,他都在寻找。

此刻他竟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对于自己的身世他都失望隐藏起来不再理会了。

可现在!

霜井秘境得知身世,那些人逼死了母亲。

他有一刻间是那么的愤怒。

那么的想要去杀光那些逼迫他母亲的人。

可时间也过去几百年间,仇人也被她母亲杀尽。

最后余留下的只有悲伤而已...

凤云守在海澜之身边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光这样盯着都打磕欠了。

这不,她刚打完人就醒过来了。

“怎么了?这么沉重的脸色。是那东西有问题吗?”凤云双手把上他的脸,左右看了下!

“没有变化啊,也没有中毒的迹象。”看着他的云儿关心的眼神,眼睛闪闪的。

扒下他脸上的小手。

长于了口气,“走吧云儿,此秘境没有什么好探索的了。”

他刚刚犹豫了下要不要告诉云儿的,可很多事情都消散在时间的长河里。

他暂时也算是放下吧,毕竟说出来连他自己都迷茫不已。

“哦?这这样走了呀。”海澜之独自先行一步往前。

看他那好像有点伤心的样子,凤云也不好多问。

她本就是不会太干涉别人事情的人,人家不愿意说也没啥。

话说这个霜井秘境要出去的话就直接燃烧一块小牌子就好了,那个都是名额定下后发下来的。

其实这里面开启的时间为七天,灵气打进牌子里,牌子化为冰火把人直接包围。

就算不自动出来,阵法到最后会自动排外的。

凤云随即眼前一下黑暗人就出现在霜井阵口外了。

三师叔一直气定神稳的在一傍打坐等候着,感应有人出来才睁眼。

“三师叔”俩人见礼。

“嗯,你们俩人就先回城休息吧,其余弟子师叔等候即可。”而后又闭眼打坐了。

还有两天里面的人都会统一出来,既然师叔都开口叫回去先休息。

都不是矫情的人,那就先回城吧。

凤云这趟的收获也还不错,捡了那么多的冰灵石,后又跟着海澜之取了两颗灵草。

一颗霜花泪跟石明灵藤。

海澜之说都是适合她垫基的灵药,都可以帮助巩固经脉的。

说起来,那家伙好像都没见他收什么宝贝法器灵药的。

而且还一副都看不起的样子,是那些东西太垃圾了么?

应该是她还太弱小了吧。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三师叔也带着剩余的弟子回来。

天运门进去的八人,回来了六个。

有两人那是永久的躺在里面,气氛有点低迷。

也没啥好收拾东西的,在第三天一早就召集弟子们回去。

天运门的伤亡算是最少的一个了,本身的实力都有。

据了解说那二人是被仓竹阁偷袭的,秘境夺宝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还听说落霜城就回来一个女的,还是重伤昏迷不醒。

要不是阵法牌子还检测到生命气息,估计也不会被传送出来的。

也有小家族没人出来的,顿时都是哀嚎一片。

凤云在里面要不是被那俩人打断,她在修炼两天应该也可以上到丹合的。

丹合境是个分水岭,没有进丹合前运起灵气都是会随时灵气不够。

而丹合后身体就会自动吸收补充灵气。

好吧,回去后她要决定好好闭关一下。

凤云感觉一下子升的太快的,跑回秘境就连夸三大级别。

她怕说出来会被打死的!

天运门的主观峰上。

“见过师尊...”

“不错云儿,不过灵级如此快的跳跃会导致基础不稳,需好好巩固一下,下去休息吧。”天恒满脸欣慰的说道。

“师尊,徒儿想要闭关一段时间。”天恒点点头示意,眼神中闪过一丝无人察觉的异样。

俩人出去后,天恒的表情有点怪异起来,貌似微略的惋惜般。

这体质真的是要逆天,才半月余的时间而已!

难怪师祖要...

可是澜儿那里要如何解释,此事不能让他知晓!

凤云问大师兄要了闭关的旗子,解释了下要巩固境界一头就栽进自己的石府了。

在门外插上旗子,别人就不会来打搅你了,这也是为了预防在关键修炼途中被打扰。

看着面前漂浮的两株灵药,她在考虑要不要用它。

她的身体经过雷元液的融合,后面又有月灵石,会不会不起作用的呢?

感觉有这个可能,雷元液是何等的霸道呀,人家那些淬体的那个不是一身的污溃排除的。

她的雷元液倒好,直接在体内就一点点的湮灭掉的。

认真的想了想,还是先放起来吧,留着以后或许有用呢。

取出那些冰灵石,先挑些小的啃的。

庞大的灵气从灵石中分散开来。

凤云一点点的梳理着经脉,矿大运行,再运转周天!

其实那玩意不能直接吃的,她是完全学了团子的,看这个样子行的通也就没再去多问一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在天运门的里的四季反而没有那么的分明,因是护山大阵的原因吧,都是那么的春色昂然的。

天运门某地下石室内。

“天恒,带她来见我吧...”阴冷轻声的说着,可这里面确是带着不可违抗的命令般。

他犹豫了半天没敢回复,眉心紧蹙的。

黑袍处的人影下再次开口,“嗯?你不愿。”话里已隐藏着不悦。

他跟自己的五弟子虽然感情不深,但也是师徒一场。

如果就这样把徒儿去死,那他这个师傅的名称又何必呢。

但是师祖乃合一阶开法的阶段了,如若不是肉身寿命将至,也不会说必须要门派内的弟子夺舍。

“弟子尊命!”他似乎放弃了。

他命悬在师祖那里,就算升起反抗,可自声的实力不够。

待人走后,石室里一阵杰哈哈的笑声响起。

真没想到啊,纯灵体竟然修炼的如此之快!

真不亏是千年难遇啊。

而且这个小丫头的肉身是如此的年幼,等她吞噬后,只需花上半月时间便可完全的契合灵魂。

待我夺舍后,冲击熬寿阶是何等容易...

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霜霜秘境的秘密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最新章节 下一章 出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