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言情小说 >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
本书标签: 玄幻言情  无穷追杀  玄幻修仙     

解毒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

这是什么雷电法器?竟有如此威力。

之前就听闻海澜之在寻找带雷电的物品,不管是灵药还是法器的,而且他们的还是沾亲带故的关系,有赠送给这丫头也正常,看这品级看来不低。

“历师兄,你没事吧,要不要去追了?”

“算了,这里太靠近主光峰,有海澜之在,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历占峰现在有点咬牙切齿的了,但是理智还在的。

他确实要比海澜之的灵级低,有机会我一定要找回场子。

其实这点小雷电对历占峰造成不了多大伤害,也只是一时间大意过头了而已。

要是正常打起来,凤云是绝对不是他对手的。

这个道理她自己也知道,这次只是侥幸逃过一劫,而且也人毕竟是在主光峰的地盘里。

她也在赌那几人不敢闹太大动静的。

确实,凤云就是猜对了。

不过肯定是要被这小人惦记了,以后要是出去后就要小心点了。

哎... 还是实力最重要啊!

她要赶紧把手头上的事情解决了,然后就好好的修炼,做个一心不闻窗外事的专注修炼者。

凤云回到自己的洞府里,好好的检查了两遍阵法,确定无疑了就要开始了。

把银针在石桌上放好,麻沸散也摆好。

“团子,出来下。”

“嗯?主人你要干嘛...”

“我等下用银针引心血出来,你用玉瓶给我接住了。” 凤云眼神专注的盯着团子,幽幽的说着。

不得不说人啊就是奇怪,虽然很怕痛,但是当你每天都在承受着疼痛的时候,就会精神上产生了抗疫了,然后就会觉得,也不过如此。

不得不说习惯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东西。

凤云心底不停的给自己建设着围墙啊。

现在她已经是感气的高层了,是可以直接御空控制银针的,小物品可以,大件就不行了,精神力不够,法器类型的也不是说这么容易控制的。

团子听后只能默默的点了下脑袋。

她现在只能用最笨的方法的了。

除去上衣,细腻的肌肤就呈现在阵法连通的阳光下的,温润美玉般的出尘娇嫩。

凤云现在是没有别的心情来欣赏自己了,先是弄点了麻沸散抹在心口处,而后指手慢慢的输入灵力到银针里。

然后控制着飞起,银针有一个手掌的长度。

看着那根长在阳光细细泛着光辉的银针....

良久..良久的。

“主人,还取血吗?”团子歪着脑袋问道着。

团子是不明白她现在的纠结感的,这个不是简单的匕首划一道,血就话啦啦的就留出来的,而是在那颗扑通扑通跳着的心脏里取血啊。

最后长长的于了口气。

聚精会神的控制着银针就猛然迅速的扎进了心口!

一阵骤然的痛感就袭来,猛卷全身般的痛感,心脏也在不停的加快跳动着。

凤云一个踉跄手撑住了石桌。

取血只能在千钧一发中,她只能咬紧牙关。

接着给银针输入灵气,然后慢慢的血丝就顺着银针聚集中。

“主人,主人没事吧,要不要紧?”团子看着凤云的样子也有点小担心的,模样有点恐怖呢。

“接!血!啊!”这几个字还是她从牙缝了出来的。

团子拿着白玉瓶在银针下方处接着那滴血,那是被她用灵力硬生生的引渡出来的。

一滴血还不够,至少要三滴才行的,因为那滴血中不完全是心头血。

心头血她有了解清楚的,那是完全的血气精华,她只能一丝丝的汇聚着。

那些麻沸散根本不管用的!

她现在都想哭死了,这种疼痛真的不是人受的了的。

她现在是好想晕过去啊!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大口大口的粗着喘气,心脏在不停的排斥着,叫嚣着。

喘过几口气后,再次咬紧牙关,一鼓作气的输入灵气!

最后银针里终于是汇聚了两滴血了。看着血在没入玉瓶的那一刻,速度的硬拔出心口上的银针。

然后一个脱力,就仰躺在地上了,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这玩意,真的不是人干的,要不是为了还他这个人情债,犯得着这样受吗!

“主人,血取好了耶,我感觉好浓郁的月灵石的味道,好香好香啊。”团子是一脸垂涎的盯着玉瓶。

“盖好了,要是少了一丝,你以后别想要月灵修炼了。”

“哦。好吧”团子只能忍痛的塞好盖子了。

她是知道团子最爱这玩意了,普通的灵气对它不怎么起作用的,只有月灵才能。

凤云在地上躺了足足半个时辰才缓过劲来。

磨蹭着爬起身,整理好衣裙。

她现在是一阵阵的眩晕感,躺了一个小时也只是恢复了点体力而已,这会她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的了。

虚弱至极了!

毫无血色的面孔,唇色白的透亮。 这个身体还是十几岁而已,这样硬生生的汇出一滴心头血都是极限了。

掏出早上白茅送的回气丹,也别管说留不留以后防身了,还是先吃了再说。

恢复了下血色,脸上不至于白的吓人了。

拿上玉瓶,出去就找海澜之去了。

....

团子,你真的是有把握把他电晕么?我可不想再取一次血了。

嗯嗯,可以的啦。

精准点,别把我电着了,上回的电打的酸痛死了,还没找你算账!

嘿嘿,上次是失误啦...我控电可是很厉害的,绝对不会的,放心吧主人!

以上对话都是她俩直接在识海里面决定好了,突然间她有点为海澜之默哀了一下。

团子的电真不是盖的,承受不住的话就..就挺疼了,呵呵,但是又莫名的好想笑,忽然想看看他被电炸毛的样子呢。

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了下。

洞府前。

“哎!在不在?”凤云开口问话中。

里面的人正在调息打坐中,感应了下,原来是云儿在外面。

“何事?是有不懂的修炼地方的吗。”人未出来,轻笑声音就先问起了。

当凤云小脸白白的出现在他视线中,立马的蹙眉起来,“云儿?你怎么了,为何脸色如此苍白?”

“我能先进去吗?” 凤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估计说出来,他可能会生气吧。

海澜之直接就拉起她的手腕就进去了。

看他样子,好像是有点生气,但是还是关心她的身体为重。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你的气血为何如此亏损的地步。”

转念一想,话到嘴边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语气就直接转变了,“难道你了取了心头血吗!回答我!是吗!” 疑惑,也确定,然后是肯定的表达。

这句话听在凤云耳朵里,阴沉而又冷漠,确实带着丝丝的心疼。

这一刻海澜之的心情只有愧恨自己,他竟然需要别人的心头血才能解去那该死的禁灵散。

在凤云思绪千百转回下,轻轻的回话了,“嗯,把毒解了吧。”

掏出玉瓶在手上,眼神清澈的看着他。

一开始她是想就直接把这人电晕算了,可是凤云看着他那深邃的眼眸,她能感受到这个人对她是真的关心她。

这样的目光视线,让她觉得很温柔,虽然这个狗男人有点无赖,偶尔又有点吊儿郎当,但是帅的魅力无穷,她真的喜欢的那双冰蓝色的眼睛。

昨天他还信誓坦坦的说着就算是取了血也不喝,可当这个看看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玉瓶摆在他的面前,只有万般的沉甸甸的苦笑。

“云儿,这么舍不得我死吗?”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轻轻撩动了她的心,像平静的湖面里一颗小石子掉落下来,圈了阵阵的涟漪。

这个狗男人!!撩她...

“你只要说出你舍不得我死,我就喝了它。”这辈子,云儿,你都是我的了!

就算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你都是我的。

这是海澜之看着那玉瓶后瞬间回想了许多画面后,从他在她的小院中醒来,一点一滴的相处的日子,他或许早就认定,她是个夺舍的人,只因意外想不起来修炼而已。

后面的那句话,凤云是感觉到这男人又要耍无赖了,但是心底就像松了口气般。

她以为这人真的会不讲道理般死活不喝,那最终又要花心思去电晕来喂进去的。

好在,算是同意解毒了。

本来嘛,她就是舍不得他死,可是这对话说出来,怎么怪怪滴呢。

她无奈,只好嘟了下嘴,带点幽怨说道:“对,我舍不得你死,好了吧,快喝了。”什么人嘛,还是小孩子吗,还要人哄的,多大个人了。

不知道我这小身板比你还小的么,我都不要人哄了,真的是。

都奔三的心理年纪了,唉,还被个比自己小的人撩了一把,实在是..挺开心的嘛。

她不知此刻海澜之的心情愉悦中带着柔软。

云儿,这一生我都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上一章 被拦下了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最新章节 下一章 逃命秘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