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言情小说 >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
本书标签: 玄幻言情  无穷追杀  玄幻修仙     

第二十四章:耍赖!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

凤云搀扶海澜之下了冰床,慢慢出了冰室。

他最终什么话也没有问出口,由着凤云扶出了冰室。

然而凤云心想,这丫的是躺冰床躺傻了吧,问他也不开口。

不会是失忆了吧?被寒气冻到脑壳了。难道以为我是丫鬟了?

凤云疑惑了半天,快走到主殿时忍不住低声问了句:“海澜之,你还记得我是谁不?”

他低头看了凤云一眼,还是没有说话,然后抽开扶着自己的手,自顾的走进了主殿里。

留下凤云愣住在原地了...

哎,还真失忆了么?!

总得给句话呗....

主殿里掌门和各峰主们,执事都在讨论着事宜。

当然也有人注意到海澜之走进主殿了,不知是谁先开口了一句。

“四师侄,你苏醒了?”

其它的人听见这个四师侄后都统统扭头看向来人,然后空气中恍然的一阵错愕。

“弟子拜见师尊。”

“澜儿..?你醒了,你的身体怎样?”天恒目光惊喜闪动着问道。

“师尊,徒儿身体没多大事,苏醒后第一时间来告知师尊了,听说今日是师尊的收徒大典,徒儿得幸今日醒来有幸参与。”淡漠回答着。

“澜儿,你刚醒过来,能撑得住么?”天恒关心说道。

药流峰峰主也附议着:“澜师侄,你才刚苏醒,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大典开始还有两个时辰,一会唤人去喊你吧。”

“澜儿,去吧。” 海澜之之好点点了同意回道:“是,师尊,徒儿先下去了。”

人走后,大殿里就向起了讨论声了,这次的猪脚换成了海澜之了。

听说掌门的四徒弟不是中了禁灵散的毒吗,是如何苏醒过来的,不是一直在冰室里面的吗?难道毒已经解了。

刚刚看脸色并无太虚弱啊,一点都不像快死的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凤云是一直在主殿外没有进去的,之前大师兄嘱咐她说在午时三刻再去主殿见师尊。

她本来也是想让海澜之自己进去主殿的,她在外面等。 半个多小时凤云就看见人出来了。

海澜之二话不说的就去牵着凤云往他的地盘上去。

“哎哎...你干嘛呀?快放开我。”

凤云反应过来后就去挣脱那只牢牢牵住自己的手,可惜凤云力气干不过人家,没挣掉。

“四师兄..”一群人安字还没说完。

海澜之就像风一般的走了,一路上一些弟子都比较震惊了。

四师兄回来了?还火急火燎的拉着五师姐去哪?

不是回来了,是四师兄醒过来了。

说四师兄好像似毒发昏迷的,我听药流峰的弟子说好像是禁灵散呢?但是刚刚观四师兄经过身边时的灵压还在呀。

午时不是五师姐的拜师大典么?难道四师兄不想他表妹拜入掌门入室弟子名?

怎么可能呢,我听说五师姐是五年前四师兄就带回来的,后面发生了什么就不清楚了。

还有还有啊,这个五师姐从普通人到感气高层才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哎。

留下一群弟子在原地讨论着..

被人拉着的凤云都没啥心情,只剩下哀怨无奈了,这个人到底是发什么神经啊。

海澜之把凤云带回了他的石府,挥手打开阵法。

“进来吧。”

凤云听着这哑然的声,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

凤云鬼使神差就听他话进去了。

他的石府好空,不同于大师兄的,昏暗的光线,无任何的装饰,除了修炼用的蒲团,有种这个地方是用来给做错事的人关小黑屋的吧!?

凤云望着离三步距离背对她的人,一阵的郁闷的,这个氛围有压抑了,怎么回事。

“你,到底想干什么?”凤云迟疑的细声问道。

他还是沉默.....

“哎!”她有点不耐烦了。

“云儿,你终于醒了。”凤云被他突然转身满怀抱住了。

这个狗男人又想干嘛?在冰室躺久脑子瓦特了,冻的转不过来了么?凤云在心里哀嚎着。

醒来后的海澜之想了很多很多,在照顾小丫头这么多年的时间里,海澜之的心底就好像形成了执念般,到底如何才能让她苏醒,每次去执行了宗门任务后,回来看着丫头恬静的睡颜,他的心情总能平静愉悦起来。

他之不知何时起,也会跟她说着在任务途中所看到的一些特别的景色,著名的美食。

他找不到自己的生身父母,别人知道他的瞳孔色后都是会避如蛇蝎,小时候是师尊帮忙掩盖,那年的下山历练,偶然间放开瞳色不过是为了测试一下,可能心底存了一丝的期盼,可惜终归是以满手鲜血结束的。

后来中了禁灵散后,遇上了小丫头,那一句话就在不知不觉中刻进了他的心底。

他再次看见了如此生动活泼的小丫头了。

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禁灵散正在减少着,而不是压制,说明小丫头在帮她解毒,用她的血,代价是什么,他不知道。

但是此刻他想知道!

“凤云,你每天过来给我喂血解毒,你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海澜之抓住凤云的双肩,声音低哑,眼神死死的盯着。

以一种你已经无处可逃的语气询问着。

在凤云的耳朵里听着反而是很痛心,无奈之感。

“小澜之,原来你没忘记我啊,还以为你躺傻了,先放开我啦。”凤云不知是不是这段时间喊习惯了,想都没想就把小澜之这三个字喊出来了,也没有反应过来又接着说。“我没事,你放心,不用担心我的,看我脸色红红润润的,半点事都没有,倒是你现在怎么样了,毒都解清了吗?”凤云反过来满脸关心疑问的望着他。

海澜之没摇头也没点头,还是紧紧的盯着她问:“为何你的血可以解禁灵散?别想蒙混过关。”他记得跟凤云说过要解禁灵散必须要雷元液的。

这下可把凤云问倒了,她该怎么回答,她不想暴露团子的存在。

可是海澜之他...

可以相信他吗?

最后...凤云赌上了她猪脚的光环。

她把她是怎么来的这个世界的一切全盘脱出,当然也包或月灵石的存在。

凤云说完后,她都能听的见自己的心跳声了。

开始看着海澜之由不相信,疑惑,惊呀到沉静,最后就剩下皱眉。

好像更多的是不太相信,雷元灵怎么可能会跟人契约的。

凤云叹了口气,看他海澜之的样子,他以为自己篇故事了?

“团子,出来一下。”

海澜之一记眼刀扫过,其实他已经信了八成了,只是他还想看看丫头还有什么瞒着他没说的,看来当初自己的想法没有错的,丫头真的是属于夺舍,只是原身灵魂已经完全消亡而已。

可是当一只浑身紫色毛发,似猫似狐的小兽坐在凤云的头顶时,海澜之已经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云儿,此事你还跟谁说过?”

凤云摇摇头,“就你,没有了。”

此时的团子就来插话了:“这个就是中了禁灵散的人啊,还有一点就快解完了呢。”

海澜之沉声接话道:“解完了。”他自己的身体他知道,最后一点的毒在心脉里,转念一想都知道,想要解心脉上的,就要丫头的心头血的。

海澜之不愿意,就算有月灵石在丫头的心脏,他也不想让她取,其痛苦滋味不是划道伤口那么简单的,在冰室的时候就常听见抱怨说每次划刀都痛的手麻。

对,凤云是真的怕痛,每次划开血口都要心底叫嗷嗷半天,但是在人前不会表现出来,都一副死鸭子的样子,因为她觉得在人家嗷嗷半天的话,又不是感同身受的,浪费口水力气。

团子和海澜之俩个之间,她比较相信团子的,因为团子没必要骗她,也没有理由骗她。

相比这个大男人来说,她觉得肯定是去要一个普通人的血给她解毒的,噢,现在不是普通人了。

“团子你说,最后的要怎么解,还要多少血?”凤云都是任人宰割的表情了,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

肯定要完全解清毒的呀,不然放的那么多天血白费了,亏都要亏死,她才不乐意呢。

团子昂起鼻子就想凑近海澜之去。

可是人家不让,闪开了一步,“云儿,不需要,已经解完了。”

这动作落在凤云眼里就是分明还没有,一个眼神给过团子,然后海澜之身边就闪电似的光转了一圈。

海澜之怎么可能躲的过团子呢,而且还是在石府这么丁点大的地方,结果可想而知的啦。

“还有心脏那里没有解,心脏的血要用心脏的血呢。”团子直接是在陈述事实的,它才不担心怎么取心头血,还不是因为月灵石的存在。

海澜之抢先一步开口了:“不必了,云儿你不需做到如此。”

凤云一听就皱眉了,立马否决,“不行!开弓没有回头箭,都差最后一步了。”

“你取了我也不喝!”海澜之历声说道。

他只能以此来威胁凤云了,让她只难而退,不取心头血。

凤云一下子被气到了,“啊,你...你。”

“为什么?就只差心头血就解清禁灵散了。”

海澜之直接耍起赖了,“反正我就不喝。”这一刻,凤云好像看见五年前他不要脸的时候,那时海澜之非要就要拉她手去逛街。

她能怎么办,这狗男人威胁她,不行,凤云怎么可能放弃呢。

凤云要另想办法把血直接给他灌下去!给我等着。

海澜之看那气鼓鼓的样子,又心疼又想笑的,最后只能温声败下阵来:“云儿,你的拜师大典就快到时辰了。”

呀,一下子凤云还真忘了这茬事。

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苏醒过来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拜师大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