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言情小说 >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
本书标签: 玄幻言情  无穷追杀  玄幻修仙     

第十章:要走了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

时间在不知不知觉中,已悄然过去一个多月了,冬天的第一场雪,给这个小院偷偷披上了银装。

凤云也知道了自己不怕冷,看着那院子白白的一片,高兴的像个傻子一样,直接就躺雪里,大字型的滑动,然后又抓起雪往上撒。

她是南方妹子,上辈子快三十年都没有看见过真的雪,可以摸着的。

海澜之是真一直赖在凤云家,半个月前吃了手下送来的一枚丹药,也能压制禁灵散,药老说时效是一年,下次练制必须要增加的雷属性药材才能再次压制。

得知丹药可以压制禁灵散的毒后,现在的诡影线堂正在全力的找寻带有雷属性的灵药炼制。

恢复了灵力的海澜之,偷偷的查看了凤云的身体,发现了让他震惊不已的事情,小丫头的体质简直就是天生的修炼体魄,太过的纯净了。

这真让他意外不已,就是上天的宠儿,只要踏上修炼,就能一飞冲天。

可是这样的体质,也是魔修们最趋之若渴的鼎炉了。

如若不是他的冰蓝眸,一般修士也发现不了。

这样的内敛好像是有人封印,又貌似是体魄自身的内藏。

他这半个月来,一直在考虑,望着在院子里撒欢的小丫头,是否要带她走?

跟她相处的这一个多月来,她有点傻气,有时候表现的聪慧,慵懒起来像足了小猫,还时常喜欢盯着自己的眼睛。

真是个奇奇怪怪的丫头。问她为何一直看着,丫头每次都说好看,喜欢。

海澜之觉得需要问一下丫头,若是她不愿,就把她绑在身边养起来,让她衣食无忧生活着。

决定了后就对着还在玩雪的丫头,有点严肃的道:“凤云,过来!我想跟你说件事。”

某人正玩的起劲呢,忽然听到海澜之喊她名字了,这人每次不都云儿云儿的喊自己么,这么严肃,他难道是要走了么。

虽然跟他在一个屋檐下住了一段时间,这个人嘛,说实话,我挺喜欢的,关键又长的赏心悦目的,笑起来特别好看,也挺好相处的,我干出一些不着调的事也不会多问,怎么办,室友要走了?

走到他面前,平静的回应着:“你想说什么,是要走了吗?”反问了一句。

想到之前他说禁灵散的毒只有雷元液可解,她有点想救他了,可是却不敢告诉他,怕他知道自己融合了雷元液会剁了自个当解药。

凤云不敢赌,在没有把握他会不会杀自己前,还是不要说出来。

看着小丫头眼光一直盯着自己,语气不由得变温和:“嗯,云儿,你想修炼吗?”丫头会是什么回答。

凤云听到修炼两字后,一时间有点犹豫了。

她知道自己迟早要走那一步的,不然团子为什么要把那么宝贵的雷元液给她。

凤云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的。团子想让她变的强大,将来肯定必有所求的,既然拒绝不了,那就坦然接受面对它!

凤云一直活的很明白,想了想反正最终还是要走上修炼的世界。

现在这个男人邀请自己走上这条路,那她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呢,况且她喜欢跟他相处的感觉。

想通了后,轻轻的回了一字:“好”随即笑颜尽展的呈现在他目光里。

“云儿,三天后启程,无需收拾,云儿缺什么,表哥都会给你准备的。”他心情很好。

是时候要回去了,也不知师尊他老人家看见丫头的体质会是何表情呢?也该把事情有个了解了。

海元之,先让你再蹦跶几天罢了。

三天就要走了啦,她辛苦喂养了这么段时间的鸡要开始长肉了呢,又还不能下锅,好可惜哦。

有了!让李婶家帮忙喂吧,自己给她钱。凤云想在这里留个念想,有上一丝的归属感。

在房间桌上的小盒子了取出了十几两银子左右,又去灶台抹了灰,蹬蹬跟海澜之说声去趟李婶家。

白雪飘飘的,虽是小雪细落,可丫头这个时候出门去别人家何因?

冬天的小山村的,大家开始在这初冬储备粮食,准备猫冬,有会女红的就在镇上接些活赚点。

李婶家这时正在收拾白菜,听见院子就有人敲门了,高喊的嗓子就回应起来,“来了来了。”

开门就看见穿的有点少的凤云,“凤丫头,你怎么来?怎么就穿这么点,我的乖乖,赶紧快进来快进来。”

凤云穿的不少了,为了防止别人当她是妖怪,故意多套了两件裙子。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冬天农家的孩子个个都裹着像个粽子。

李婶拉她进屋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叫李二河给她上点热茶,当凤云看见李二河穿的那个样子后,她就知道为啥李婶说的穿少了,看来太宅了,没太留意这点。

还是说赶紧说完正事回去吧,“李婶,三天后我要跟表哥走了,他的眼疾好了,表哥说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我过来是想拜托您一件事的。”

李婶就以为是什么大事,神色紧张的:“凤丫头,什么事?”

看着有点担忧的李婶,凤云觉得有点暖,微笑着说道:“李婶,没有多大的事,就是我走了后,您以后有空能帮我打扫一下屋子吗?以后可能还要回来看一下,还有我院子里养的鸡,过了年就会下蛋了,您帮忙照看一下,鸡下了蛋您就自己拿回来吃就行了,这里是表哥交代我交给您的,当您帮忙打扫的报酬的。”凤云把钱拿出放李婶的手里。

李婶当是什么大事,就是打扫一下屋子,还看一下鸡。

在李婶看来都是小事情,而且凤丫头也懂事,以后鸡下蛋了也允给了自家里,这已经是很大的报酬了,看她说要给钱的时候,又把钱塞回去凤云手里。

“凤丫头,使不得,打扫屋子这种都是小事,不是什么大活,你都说了以后的鸡下蛋了给我们家了,这银钱,你自个留着吧,你爷爷走的早,你又把你娘留给你的嫁妆都是当完了,这银钱就留着你以后当嫁妆傍身吧,”

凤云好说歹说李婶就是不愿意收她钱,无奈只好把钱踹回兜里了,把小院的钥匙给了李婶,还说以后她们家要是想吃肉了也可以把鸡宰了吃。

在这里小山村的村民里,民风淳朴,或者像这种帮忙的事情来说,付出的报酬或许就是简单的一顿饭,一个鸡蛋,一个饼。

凤云从开始的没见过的雪的傻样,变成现在喜欢发呆的望着天。

她在想,这个雪真的奇妙,下大的时候一小驼的,下小的时候仔细看真的是六角形,真漂亮。

这半个月凤云看不见某个人的冰蓝色的眼睛了,他用灵气盖住了,虽然黑色的也帅气,但是凤云有点怪,她就是喜欢那双眼睛。

这是不是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呢。

三天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雪也一直下了三天,在走的这天,终于有点阳光了。

一名黑衣人突然间出现在院子。

把她惊吓了一跳,首次真人看见这么突然蹦出来的人。

就不能正常的敲个门么,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主子,落日城已经安排妥铛,主子随时可以启程,”黑衣人恭敬道。

那个坐在小凳子的就是主子要带走的小女孩?长的像个陶瓷娃娃般的精致,灵动的眼神,就像个小仙子模样。这是哪家世族的小姐吧,但是怎么穿着农家破衣裙呢?还有怎么小女孩看向自己好像有点不高兴呢?是错觉吧。

“云儿,走吧,无需再抹。”海澜之已经安排了人来接,吩咐了在官道上等着。

她正想去厨房呢,都习惯一出门就抹灰了。

“啊,哦…那,那走吧。”凤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抱了条大腿了耶,看人家这手下神出鬼没的,不简单啊,就是不知道这条大腿有多大的呢。

由着前面的黑衣人带路,海澜之就把凤云直接抱起,快速的穿梭跳跃在风雪里。

凤云顿时在风中凌乱了。她还没来的及反应,突然就这样被带飞里,就不能打声招呼么。

小心脏有点承受不住啊。前两天才说他好相处,怎么就这么腹黑呢?

不到两分钟后,就在官道上看见一辆马车了。

放下一脸哀怨瞪着他的小丫头,海澜之哈哈大笑两声,小丫头更加不高兴了。

“是表哥的错,给云儿赔个不是。”一点都没有认错的态度,还是满脸笑容的。

凤云暂时不想搭理这个男人,娇声哼了一声就自己进去马车里。

一傍的下属就有点傻眼了,主子什么时候多个表妹了,未曾听闻主子家的外家亲戚,玉妃娘娘家是独女,并无兄弟姐妹的,此小女孩是谁?

而且还是主子自称是表哥的,看来以后要小心伺候了。

马车上,海澜之低头凑近凤云耳边轻笑询问着:“云儿表妹,你说你到底是谁呢?是夺舍吗,还是...”

看似漫不经心的问句,却处处透露着逼问。

凤云看着海澜之邪魅的笑容,她猛然间惊出一身冷汗,头皮有点发麻了,好像这根大腿不好抱。

但是他也没对自己怎么样呢,不然我早挂了吧。

貌似自己还救了他,她还没有什么危险性。

凤云这么着安慰自己,硬着头皮甜甜的回笑着:“表哥,我就是凤云呀,你在说什么呢?”

看着他那幽黑深邃的眼眸,海澜之还在笑,他能不笑了么,凤云感觉慎的慌。

“没说什么,云儿睡一会吧,没那么快到的。”真是个狡猾的丫头,迟早把你的小尾巴揪出来。

“嗯,好。”点头凤云赶紧闭眼,睡不着她也要睡。

上一章 第九章:表亲 因一块石头被全大陆追杀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十一章: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