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古代言情小说 > 捡个哥哥回现代
本书标签: 古代言情  有甜有虐  穿越玄幻   

我只笑给你看

捡个哥哥回现代

韩熙回信:一个世外桃源,你要来寻我?

禹晗川没有回信。

白非澈每日都割心头血给乔念惜喝,日复一日。

十几日后。

韩熙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神情呆滞,好似在想什么事情。

突然,她听见乔念惜房里有动静,她进去了 。原来是一只野猫。

韩熙走到窗前,看着乔念惜睁开了眼睛,没有表情,没有动作。元神已经归位,但人的意识还未彻底清醒。

韩熙收起了三样物品。这时白非澈走来看见了。

白非澈(太子殿下)“你做什么。”眼神和表情极其凶恶,道。

韩熙“念惜姐姐醒了,可以收起来了,你该还回去了。”沉默了一会儿,道“只是意识尚未完全苏醒,接下来只能靠她的造化了。”

朝暮煜走进房间,看了看乔念惜。

朝暮煜“她说的没错,没事多带她晒晒太阳,到院子走走,有利于恢复。”

朝暮煜“幸好有恶灵花在她体内。”

白非澈带着乔念惜到院子里坐着,坐了一会儿,乔念惜自己走到秋千面前,坐了上去,白非澈用手推着秋千。

他一边推着秋千,一边与乔念惜说话。

白非澈(太子殿下)“念惜,你要早日康复呀,有多人都等着你呢。”沉默了一会儿,笑道“念惜,如果全天下与你为敌,那么我便与全天下为敌,我只要你安好便可。”

韩熙拿出一颗药丸,喂给了乔念惜,乔念惜咽来下去。

韩熙“有助于恢复意识。”看了一眼白非澈,道“你可放心,她只是不愿说话而已。”

说完,韩熙到灶台帮助朝暮煜煎药去了。白非澈继续推着秋千。

白非澈(太子殿下)“念惜,你知道吗,曾经我们俩是多么的欢乐呀,你的母亲带着你来天宫,那时看见你我好生欢喜,只是后来你去凡间,我没能好生照看你,害的你如今这般。”叹了口气,又道“儿时恶灵花就在你体内,都无碍,长大了就……”

乔念惜回头看了一眼白非澈,白非澈对她笑了笑。

乔念惜(苏黎)“你…笑…起来,真…好看。”

乔念惜吐字缓慢,好似与之前有些不同,不过白非澈已经很是开心了。

白非澈(太子殿下)微笑着道“那我只笑给你看。”

白非澈对别人说话都是极其的冷冰冰,唯独对乔念惜说话声音极其温柔,眼神里全是宠溺。

乔念惜(苏黎)点了点头,道“嗯,好。”

朝暮煜和韩熙听见乔念惜的声音,出来看了看。虽说她已经开口说话,但是她只与白非澈说话,在她现在的记忆,感觉清晰又混乱,她不清楚是怎样的情况,毕竟也有穿越的记忆。

乔念惜(苏黎)对着白非澈道“白非澈,他们是…救我…的…恩人吗?”

白非澈(太子殿下)“是的,他们就是。”

朝暮煜“可别这么说,心头血可不是我们割的。”

乔念惜(苏黎)“此话…怎讲…”

朝暮煜“聚魂珠,玄冥之火,莲花盏,可都是他去拿的,心头血也是割的他的血……”

朝暮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非澈打断了。

白非澈(太子殿下)“念惜,别…别听他胡说。”

乔念惜(苏黎)“是你吧,我了解你。”

白非澈没有回答乔念惜,而是转移了话题。

白非澈(太子殿下)“念惜,你说话不结巴了。”

乔念惜(苏黎)“好像是。”

乔念惜(苏黎)“我想回去休息。我就先进去了。”

乔念惜刚回到房中关上了门,禹晗川和聂风浅走来了 。

禹晗川(温晗川)“念惜还好吗?”

白非澈(太子殿下)“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禹晗川(温晗川)“让我看一眼她吧,咳…咳…”

韩熙有点担心,道“小哥,你还好吗?”

禹晗川(温晗川)“无碍,咳…咳…”

禹晗川(温晗川)“劳烦太子殿下告诉我念惜怎样了。”

朝暮煜“你可安心,活着。”

白非澈(太子殿下)“你走,这里不欢迎你,当年你杀她的时候,你就……”

禹晗川(温晗川)“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白非澈(太子殿下)“谁信啊。”

房外的所有对话乔念惜都已听见。

乔念惜(苏黎)声音冷淡,表情僵硬,道“让他滚,这里不欢迎他 。”

禹晗川(温晗川)“念惜,你出来,让我看看你好吗?”眼里全是担心。

乔念惜(苏黎)(我TM,舔狗)“请你离开,我要休息。”

禹晗川(温晗川)“念惜,你……”犹豫了一会儿,道“你不要我了吗?”

乔念惜走出房门,来到禹晗川对面,表情极其冷漠。

乔念惜(苏黎)“呵,不要你,我何时要过你。”

禹晗川(温晗川)“我们……”

乔念惜(苏黎)“什么?夫妻?可笑至极,那只是凡间而已,那是苏黎与三王爷,我是璃音阁阁主,乔,念,惜。”

乔念惜(苏黎)“曾经的苏黎已经死了,爱你那个乔念惜也死了,哦不,根本没有爱,只是利用而已。”

禹晗川(温晗川)“那你可曾爱过我。”

乔念惜(苏黎)“爱,爱是什么,所谓的爱就是你杀我?”

乔念惜(苏黎)“未曾爱过,都是利用。”

乔念惜的话,句句戳心,禹晗川相信这是气话,特意气他的,他没有走,留在院子里。

朝暮煜给禹晗川和聂风浅安排了房间。

乔念惜拉着白非澈进了自己的房间。

乔念惜(苏黎)“白非澈,我要与你商讨一件事。”

白非澈(太子殿下)“说吧,念惜,我听着呢。”

乔念惜(苏黎)“帮我,我会告诉禹晗川我爱的是你,演戏知道吗。”

白非澈(太子殿下)“嗯好。 ”(能帮则帮。)

……(禹晗川房间)

禹晗川坐在床上,方才看见乔念惜拉着白非澈进了她的房间,心里很是难受。

朝暮煜走进来,关上门,手里端着汤药。

他把药递给禹晗川,禹晗川接过喝了下去。

朝暮煜“伤势未愈就出来瞎走。”

禹晗川(温晗川)“这不是找念惜吗。”

朝暮煜“她是今日才苏醒的。”

禹晗川(温晗川)“念惜可好。”

朝暮煜“只要好好养伤,她体内的恶灵花会助她恢复的。”

禹晗川(温晗川)“这就好。”

……(乔念惜凡间。)

乔念惜扒开白非澈的衣服,白非澈呆了。

白非澈(太子殿下)疑惑道“做…做什么。”

乔念惜(苏黎)拿着药瓶,一本正经道“上药,难不成我还吃了你呀。”

白非澈(太子殿下)“这倒不至于。”

乔念惜(苏黎)“坐下。”

白非澈坐下来,乔念惜把药膏抹在白非澈的伤口,白非澈的脸一下红了起来。

“噗通……噗通……”

是白非澈的心跳声,他紧张又害羞。

乔念惜(苏黎)笑道“心跳那么快。”看着白非澈的脸,又笑道“脸都红了。”

白非澈(太子殿下)“没,没有。”

乔念惜(苏黎)“好好好,没有。”

乔念惜的手摸着白非澈的胸肌,白非澈已经面红耳赤。

乔念惜(苏黎)(哇塞,这胸肌,哈哈哈 ,乔念惜 ,冷静。)

乔念惜抬头看着白非澈,白非澈对着她微微一笑。

乔念惜(苏黎)“笑什么。”

白非澈(太子殿下)“说过,我只笑给你看。”

这时禹晗川,朝暮煜,韩熙三人走到门口,看见二人这般,在门口的角度看着二人好似在接吻。

禹晗川看见白非澈的衣服被扒开,二人举止这般亲密,心好似碎了一般。

禹晗川(温晗川)“朝暮煜,我心好疼……”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生死劫3 捡个哥哥回现代最新章节 下一章 找寻人间恶灵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