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动漫同人小说 > 猎人之古晴
本书标签: 动漫同人  飞坦  我要更新     

改变X妥协X结过仇?

猎人之古晴

  我怔在了原地。

  有一刹那,我认为库洛洛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关于法则,亦或是关于剧情。

  但他却没再说下去,而是将手中的书的某页折起来又推回了我这边。

  “古晴,”他说,“我们有……三年未见了。我很高兴,你还活着。”

  确切的说是三年零四个月,如果从古晴被杀到现在算起,中间的伪装成贝拉.简以及躲在暗处观察都不算的话。

  但‘我很高兴,你还活着’这种话其实很不像库洛洛的风格。

  我垂眸,忽然想回答他上一个问题,“历史大约能够改变,但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无论怎样也曾真正发生过。”

  库洛洛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漆黑的眸色在某一刻似乎晕的更开,他说,“若我执意要去改变呢?”

  改变什么?我忽然觉得好笑,时光难道可以倒流?

  气氛似乎又变得凝滞起来,两个没有念的人竟然也能造成这样压抑的状况。

  许久,库洛洛突然低笑了一声,抬起头,“下一站是维拉市,风光很好,古晴要不要和我一起,权当作是旅游。”

  “好啊。”我笑道。

  既然有旅团帮忙处理除念师的事情,我倒也乐得自在,至于帮忙照料库洛洛,权当做……我雇佣揍敌客杀他的报酬吧。

  ……

  维拉市的确如库洛洛所说的风光甚好,这里是有名的风景地,任谁也想不到两个S级通缉犯会在这里落脚。

  就好像一切真的回到了从前。

  之前我还没退出旅团的时候,在任务的间隙,我和库洛洛也经常会找个城市,或是旅游,或是仅仅平静的生活一段时间。

  即使从流星街出来的蜘蛛,有时也会短暂的停留,偶尔过过普通人的生活。

  “古晴表情很放松啊,在想什么?”库洛洛忽然开口问道。

  我将手中举着的生活用品放入购物车中,暗忖在超市走神的确不算什么好习惯。

  “我在想,你的伤什么时候能好?”

  跟在我身后正在推购物车的库洛洛脚步停顿了一下,“古晴希望我的伤尽快痊愈?”

  这话听起来真奇怪,我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我自然是希望你的伤尽快痊愈。”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两不相欠,我也能尽早离开。

  你借揍敌客之手杀我一次,我设计让揍敌客和西索追杀你,一报还一报,公平至极。

  至于流星街的年少轻狂,或许也到时候放下了。终究活着的不再是十几岁的古晴,在我面前的也不是那个许诺保护我的少年库洛洛,物是人非,不过如此。

  “可能要让古晴失望了,”库洛洛微笑道,”大概因为跟揍敌客结过仇的关系,对方下手很重,可能要麻烦古晴很长一段时间了。"

  “结过仇?”我拿起一支牙刷,仔细看上面的标注,随口问道。

  “嗯,”库洛洛道,“曾经和对方有过不愉快的合作,三年前——”说着说着他忽然停住了。

  我讶异的回头看他,只见库洛洛又恢复了如常的笑容,“没事,揍敌客的信誉很好。”

  我转回头,继续挑选需要的用品。

  揍敌客信誉的确很好,单从互不干扰的接两边单子来看,是很守约的杀手世家。所以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库洛洛在三年前雇佣对方追杀我后,三年后又雇佣伊尔迷刺杀十老头。

  又大抵我比十老头要难搞一些,所以用了席巴那样的老手。

  “就买这些吧。库洛洛,”我念着已有些陌生的名字,问道,“你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古晴决定就好。”库洛洛在这方面很好说话。

  之前也是如此,虽然两个人会一起去超市采购生活用品和食材,但大多数时候库洛洛并不会发表太多的意见。

  能面不改色吃下流星街发霉的食物的人对这些要求都不是太高。换句话说,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就是,即便再难以下咽,也会为了维持生命而吃下去。

  “那么……”我到收银台结好账,边走路边问,“晚饭吃胡萝卜和花椰菜?”

  满意的看到身边库洛洛的表情僵了一下。

  即使因为习惯使然,但其实还是有所喜恶,我承认自己的恶趣味有些幼稚。不过谁又能想到,杀人无数的蜘蛛头子也会讨厌胡萝卜和花椰菜。

  最后,胡萝卜清炒花椰菜还是端上了饭桌。

  无他,库洛洛重伤未愈,吃些清淡的总是有好处的,我边将口中的菜咽下去边给自己找好借口。

  坐在桌对面的青年有些僵硬地将绿色的花椰菜放入口中,绽出一抹微笑,“古晴的厨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

  “这样啊!”我抬起头,转手又用筷子夹了一大筷胡萝卜和花椰菜,笑意盈盈,“好吃就多吃点。”

  库洛洛:“……”

  餐桌上的交锋其实真的过于幼稚了,我却发现自己对此有些乐此不彼。

  大概因为很快就要和对方再无瓜葛,所以刻意的回避了我们之间更为重要的一些问题,却转而关注这些琐碎的日常。

  “古晴有想好明天要去做些什么吗?”饭桌上的库洛洛并没有被花椰菜打败,转而问道。

  黑发青年脸色苍白却带着笑意,一时无法分辨那笑意是否足够真诚。

  “你的伤……不要紧吗?”

  说完我却是有些后悔,库洛洛问的是“你”要做什么,说不定人家的意思是我出去该干啥干啥,他在住处慢慢养伤。

  没意料库洛洛断然开口道,“只是一时好不了罢了,偶尔出去走走更有利于康复。”

  我眼皮跳了跳,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感觉库洛洛似乎有些开心?!不过其实伤势确实不算很要紧的原因,只要意识还清醒的话,即使重伤也不会妨碍简单的观赏风景,但碰到仇家那就另当别论了。

  两个心脏上插着念刀的通缉犯,连发都用不出来,其中一个还重伤未愈,到时候逃跑起来也会很麻烦。

  “不了,还是等你的伤势好些再说吧。”我拒绝道。

  然而一连一周,库洛洛的伤势都没怎么好转。

  照念能力者的体质,这恢复速度真的慢到发指,几乎赶得上我当年养伤的进度,很难想象究竟伤重到了什么地步。

  假如念能力恢复的话,或许可以试着查看一下对方的伤势。

  我看着手心流转的数字,叹了口气。

  目前处于绝的的时间不足的话,也就无法使用那张卡片了吧。

  也不知道,窝金是不是已经醒了。

古晴哈哈,是不是都忘了我有两张断缘之剪!

库洛洛老婆真难哄!

库洛洛难不成真的只能时光倒流才行!

上一章 好久不见,团长 猎人之古晴最新章节 下一章 摩天轮……到最高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