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古剑奇谭  我是女主角     

十分非常以及特别地想她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

  林千凝扑过来的时候,萧廷顺手将手中的茶杯掷了出去。

茶杯打在千凝身上,正打中了一处穴道,她顿时卸了全身力气,剪刀从手中掉落,人也软倒在萧廷怀里。

  

萧廷冷笑一声:“刚刚还说要报答救命之恩呢,怎么这会儿就要杀人了?”

  

  他把千凝抱回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又道:“穴道一个时辰后会自己解开,若还想杀我的话,我就在前院左手第二间的书房里。”说完便离开了。

  

  许是喝了药的原因,千凝又昏昏沉沉的睡去,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眼睛看不见不知道具体时间,但凭感觉猜测,自己离开血幽谷大约也有一整天了,师尊也该寻着澄舒剑找到自己了,可为何还没见师尊前来?她起身在周围摸索着寻找澄舒剑,身边没有,床边也没有,下床去在房间里找,都没有找到。千凝刚要去找萧廷问他剑在哪里,一开门,却遇见萧廷在门口正要进来,他的手里还拎着一个食盒。

  

  萧廷进来把食盒放下,坐在桌边,面带戏谑的表情看着千凝,问道:“要去哪里?是要去杀我吗?”

  

  千凝靠在门边,没有理会萧廷带着调笑语气的话,而是直接问道:“我的剑呢?”

  

萧廷倒了杯茶:“剑乃凶器,我平生最讨厌刀剑,当然不会带回自己家。”

  

  “你是说我的剑留在血幽谷了?”千凝惊道。

  

  萧廷喝了一口茶,“是。”

  

  只这一个字,便抽走了千凝为了找澄舒剑而强撑着的所有力气,她顺着门框滑坐在地上,呆愣愣说不出话来。

  

  萧廷见状,淡淡道:“一把剑而已,不至于吧,吃饭吧。”说着便把食盒里的饭菜取出摆在桌上。

  

  见千凝没有动,萧廷又道:“怎么?难道还要我喂你吃不成……”话音未落,却见千凝已挣扎着起身冲出门去了。

  

  萧廷不紧不慢的出门来,见千凝正站在院子里,于是就站在廊下抱起双臂看着她,摇摇头在心中腹诽道:“女人!”

  

  他本来以为,按照千凝的反应,那把剑对她必定十分重要,接下来应该会看到一副凄惨景象:林千凝不顾一切要去找剑,但因双眼已盲,只能摸索前行,拖着重伤的身体,脚步踉跄,泣涕涟涟。

  

  “幸好今天虽然刮风却没下雨,否则岂非更惨!”萧廷这样想着,可凄惨的一幕却并没出现。

  

  千凝只是静静地站在院中,她听见风吹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听见山中鸟兽的鸣叫。晚风吹起她的衣裙和头发,她闭上眼睛感受夜风的温度和劲力。千凝猜测自己应该是在山林深处,房屋都是向阳而建,根据房屋和夜风的方向,她推测此地应地处山的南面。

  

  她心中暗想:“萧廷的住所在此处,这里连客房都布置得那么精致,想必不是临时住所,而是他久居之地。萧廷说他去血幽谷是为了采药,七绝峰附近并无其他山峦,如果这处居所不在七绝峰,萧廷就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到血幽谷采药。采药不至于去那么远的地方吧,而且时间也不对,所以这里肯定是七绝峰。”

  

  转念又想:“萧廷能进出血幽谷,想必不是普通人,也许是隐居于此的高人,想必他能医好我的伤,只要伤好了,我就可以回天墉城了……”

  

  随着思绪转动,千凝的心念也渐渐平复下来,这样静静站了约一盏茶的功夫,她便转身迈步回屋。按照出来时的记忆,千凝走回屋的时候跟正常人一样,不知道的人此刻根本看不出她眼盲。她进屋走到桌前,正好坐在萧廷放好碗筷的位置,然后开始静静地吃饭。

萧廷看罢便笑了,心中暗道:“这丫头有点意思,看来要小心对付。”

  

  临天阁中,古钧端着茶盘从紫胤真人的书房出来,茶盘里面是茶杯碎片和洒了的茶水。

  

  “如果红玉在就好了……”古钧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叹了口气,他实在不知道怎样安慰主人。

  

  自从得知千凝落入血幽谷,到现在已三天了,这三天古钧见到了紫胤真人从未展露过的一面。

  

  紫胤真人一向内敛持重,他修行多年,如今更是超然物外,云淡风轻,少有情绪外漏。但自从千凝出事之后,紫胤那几百年的修行就像没有过一样,心中不知何时,更不知如何,便生出了或担忧,或焦灼,或挂念,亦或是别的什么情感。

  

  这些情感混合纠缠在一起,也似积攒了几百年一样,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在他心中上下翻腾,又化为烈焰,炙烤着五脏六腑,蔓延到四肢百骸。虽然紫胤极力克制自己的心绪,不至于爆发,但最终还是无可避免的流露出来。

  

  古钧跟随紫胤真人已有百年之久,还从来没有见过主人如此情态,简直可以说是坐立难安。

  

  正如今天早上,古钧摆好茶盏后,见主人没有取用,便斟好一杯送到到主人手中,然后侍立在侧。却见主人端着这杯茶,既不饮也不放下,只拿在手中若有所思,目光沉沉,眉头微皱,拿着茶杯的手越收越紧,终于把茶杯捏碎了……

  

  古钧赶忙收拾,本想劝慰几句,又不知如何开口,最终也只是默默的端着茶盘退出了书房。

  

  尚德楼内,姜蓉蓉靠在床头望着窗外发呆,这几天她一直病着。

师傅陵川见她生病,又念及她与林千凝一向交好,好友出事她想必很难过,更是无心修行,于是便停了她的课,让她先养好身体。

  

晚上灵如师姐来看姜蓉蓉,灵如将带来的饭菜摆好,把碗筷递给她说:“怎么养了好几天也没见好呢!”

  

  姜蓉蓉接过来,笑道:“这样也挺好,好久没有这么闲了。”

  

  灵如见她笑的勉强,便道:“笑得这么勉强还嘴硬。”

  

  姜蓉蓉低下头微微叹了口气。

灵如问道:“有心事?”

  

  姜蓉蓉犹豫一瞬,终是摇了摇头。

  

  灵如:“我看你这是有心病,心病不好带累的身体也好不起来,到底怎么了,跟我说说,老闷在心里只会走到死胡同里。”

  

  姜蓉蓉抬眼看了看灵如,欲言又止。

  

  灵如见她这般情态,道:“是因为千凝的事吧?”

  

  姜蓉蓉没回话却往斜对面看了一眼,那里安置的是沈冰荷的床。

  

  灵如顿时明白了,忙说道:“没有的事,不要胡思乱想!”

  

  姜蓉蓉马上道:“冰菏因为千凝拜师紫胤真人的事跟千凝有了嫌隙,她们都跟我说没事,以为我就真的看不出来,冰菏她……”

  

  “蓉蓉!”灵如打断了她的话,“冰菏为人一向持重守礼,如今也已经拜师戒律长老了,断不会因此事介怀至此,我看你是病糊涂了。”

  

  “不会介怀至此?”姜蓉蓉将手中的碗筷放下,低声道:“师姐说此话,看来也跟我有过一样的猜测。”

  

  灵如顿了一瞬,叹了口气道:“我本不该这样想的,咱们也相处了这几年,冰菏的人品我是知道的,她断然不会做这样的事,如此揣度她实在不该。”

  

  姜蓉蓉道:“可是千凝偏偏是跟冰菏一起出去的,偏偏就出事了,怎么会这样巧?”

  

  灵如:“人有旦夕祸福,又岂能预料,前日早课后大家说起这事,我看冰菏分明也是十分难过的,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姜蓉蓉回想起沈冰荷刚回来的那天,冰荷禀事后回到尚德楼眼角带了泪痕,告诉自己这个消息后,又陪着流了半天的泪。自己到了晚上辗转难眠,冰菏也是一样,最后还是冰菏陪着自己,俩个人靠在床头,回忆跟千凝同在尚德楼的往事,亦笑亦泪,直到天明。

  

  想到这些,姜蓉蓉叹道:“唉!师姐说的对,许是我胡思乱想。我们三个一起入门,头一回进这屋子坐在一起说话时,就觉得投缘。后来我们更是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做什么都一起。千凝已经不在了,我真是怕我原来认识的冰菏也不在了。”

  

  灵如安慰道:“不会的,以后也不要想这么多,好好把病养好,各人有各人的命数,不必执着。”

  

  姜蓉蓉点点头,灵如把碗筷又递回她手中,道:“快吃吧,不然都凉了。”

  

  灵如陪着姜蓉蓉吃饭,吃过饭后又陪着说了回话,转眼已快过戌时,她正要回去的时候沈冰荷回来了。

沈冰荷进来见灵如在,叫了声师姐。

姜蓉蓉问道:“怎么这会儿才回来,是下山办事不顺利吗?”

  

  “没有,事情还算顺利。”刚进来的时候沈冰荷手里提了一个食盒,说话这会儿刚放下,她把食盒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了出来。

姜蓉蓉一看都是自己喜欢吃的,其中竟然还有自己日思夜想,常在嘴边念叨的家乡吃食,于是惊讶道:“你回来这么晚就是为了买这些东西?”

  

  沈冰荷温言道:“我看你这几天也没好好吃东西,想是病着的缘故,膳堂的饭菜越发咽不下了吧。”

  

  姜蓉蓉:“我家乡的吃食,这里是买不到的,你不会是去……”

  

  沈冰荷点点头,“是啊,反正御剑嘛,不过你喜欢吃的那几样,我只听你说起过却没见过。有名字的倒好找,没名字的大概按照你之前说的,找了好一阵子呢,也不知道找对了没有。”

  

  灵如颇有深意的看了看姜蓉蓉,又对沈冰荷道:“难为你这样有心,蓉蓉刚刚还直说呢,吃咱们膳堂的饭菜,嘴里越发尝不出味道了,晚饭我看她也没吃多少,这下好了,可以换换口味了!”

  

  她又转而对姜蓉蓉道:“你可要好好享用啊!好好吃东西,快点把病养好,莫要辜负了冰菏的一番情意!”

  

  灵如故意说是‘情意’,姜蓉蓉听出了话里的意思,冰菏对她这样好,她心里也是十分感动的,此刻更觉得之前那一番猜忌实在不应该,这会儿忙点点头,又赶紧跟冰菏道谢。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了,姜蓉蓉和沈冰荷都忙叫师姐。原来是跟灵如同住一个房间的灵宜师姐,她见这么晚了灵如还没回来,便到这边来看看。

  

灵宜对灵如说:“我估计你就在这儿呢,”关上门又道,“蓉蓉病着还不早点歇着?”

  

  姜蓉蓉:“冰菏今天下山办事刚回来,我一个人闷的慌,拉着师姐聊天来着。”

  

  沈冰荷请灵宜坐下,给倒了茶,又让了一回点心。

灵宜喝了口茶,叹道:“喝茶、聊天、吃点心,上一次这样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沈冰荷笑道:“最近要准备祭典,师姐肯定很忙吧?”

  

  灵宜道:“是啊!事情繁杂,要注意的地方也多,饶是我之前跟着忙活过一次了,现在再上手也还是觉得累死。”

  

  灵如兴奋道:“这次的祭典,紫胤长老也在,掌教真人想必会格外重视吧!”

  

灵宜却轻叹了一声:“本来应该是的,现在嘛……”

  

  灵如急忙问道:“现在怎么了?”

  

  此时姜蓉蓉和沈冰荷也不觉都紧张起来,沈冰荷故意伸手去拿茶壶添水,转移情绪。姜蓉蓉则一直盯着灵宜,等着她的回答。

上一章 正经大夫?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最新章节 下一章 赤蝎子的奶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