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古剑奇谭  我是女主角     

胳膊拧不过大腿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

此时林千凝在静室内,也觉得自己这次估计要被关很久了,很久,很久,很久……

  

  三天前,吃完晚饭回来天已黑了,她这一天除了打坐就是做功课,于是准备睡觉前松松筋骨,带着剑去后山练习了一阵,打算回去时已是月上中天。这时她远远的看见剑阁中似有一道光华射出,出于好奇,林千凝打算去剑阁看看。

  

  千凝回到临天阁,直接去了第三进院子。进去后看剑阁的门紧闭,无甚动静,转到一边,蹿上外墙,千凝便看见一道光芒从屋顶天窗射出,与月华相映。

  

  “那里是师尊的藏剑室吧。”千凝这样想着便上了屋顶,从天窗往里一看,见果然是藏剑室,千凝想道:“师尊说过不能进藏剑室……”

  

  又看了看那束光华,心想:“但是没说不能上剑阁的屋顶,我爬上屋顶赏月,然后不小心从天窗掉进了藏剑室!”

  

  于是千凝从天窗“掉进了”藏剑室……

  

  藏剑室内尽是紫胤真人收藏的古剑,让千凝大开眼界。她不甚清楚这些古剑的名字来历,但每一把剑都有其独特的气质灵韵,千凝只觉得这一屋子的剑都是活的,都是有生命的,此刻正以不同的气势和态度看着她,或者说盯着她……

  

  被一屋子凶器的气场环绕,滋味可不好受,千凝不觉感到脊背发凉。发出光华的古剑正摆在天窗下,此剑名为龙渊,相传是一把屠龙之剑,寒光逼人,刃如霜雪。千凝不识,但觉新奇,正打量间,龙渊突然腾空而起,千凝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这时剑锋已经指向千凝。

  

  双方对峙了约两秒,剑锋带着凛凛寒光以迅雷之势直刺过来。千凝举剑格挡,自己的剑却被龙渊斩断了,堪堪躲过这一击,飞身夺路而走,龙渊便直追而去。

杀逃之间千凝打翻了一个剑匣,霎时间,龙渊又发出一击,恰好将千凝追至那打翻的剑匣边,千凝顺势抽出匣中宝剑,挥剑格挡,一系列动作不过电光火石之间。此刻千凝所持宝剑乃是秋水剑,正与龙渊相克。剑刃相击,铮鸣声乍起,寒光交错间,千凝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震开,秋水也自手中飞出。

  

  千凝被刚刚那一击,震地向后疾退,突然有一股力量帮她稳住了身形,然而还没等千凝反应过来,刚刚同样被震开的龙渊剑又杀将上来。眨眼间,千凝只见秋水剑正插在房梁上,而龙渊已到近前,剑锋直抵咽喉。就在千凝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龙渊却并没有刺下去,千凝感到仿佛有一股力量控制住了龙渊,龙渊剑悬停一瞬后便飞回了原位,依旧像千凝初见它时那样,静静地摆在那儿,闪着光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千凝松了一口气,冷汗才得流下来,心中暗道:“好家伙!简直减寿十年!”忽然她整个人又僵住,慢慢转过身来,才收回的魂魄几乎又飞出去。

  

  千凝只看了师尊一眼便再也不敢抬头,缓缓下跪,颤声道:“师尊……”

  

  紫胤真人未发一言,只看了一眼身后的古钧,之后便一甩袍袖负手而去。

  

  古钧会意,取回秋水剑,要放回剑匣时,见千凝还跪在那,便道:“姑娘此刻不该在这儿了,快去请罪吧。”

  

  千凝看看古钧,然后叹了口气,起身向紫胤真人的书房走去。

  

  一路上千凝回想起紫胤真人刚刚的神情和目光,只觉得凛然如剑刃寒霜,千凝忽然有种害怕的感觉,就跟刚刚在藏剑室面对古剑时一样,而她此前一向是什么都不怕的。

  

  到了紫胤真人的书房,千凝进门之前竟然有一些犹豫,她十分讨厌自己的这种反应,进门后见紫胤真人背对着她负手而立,千凝再次下跪请罪。

  

  紫胤真人道:“为师是否嘱咐过你,不准进藏剑室”

  

  千凝垂目答道:“是。”

  

  紫胤真人沉声道:“既如此,为何还要进去。”

  

  千凝之前想的什么“掉进”藏剑室的说辞,此刻自然不敢说了,只得据实回话:“弟子从后山练剑回来,看见一束光华自剑阁射出,一时好奇,就……”

  

  “胡闹!”紫胤真人转身喝道,“一时好奇,便可不顾禁忌规矩任意胡为?”

  

  千凝低头不语,紫胤真人接着厉声道:“今日你闯入藏剑室,是险些丢掉自己的性命,他日若因好奇闯入禁地,误放妖邪,为祸人间,届时又当如何?”

  

  千凝听此言,惊觉此举看似只关系今日之事,实则遗患无穷,她抬头看着紫胤真人:“弟子知错了,请师尊责罚。”

  

  紫胤真人见她面露悔意,便也缓和了声色:“自去面壁。自今日起,没有为师的允许,你不得离开静室半步。”

  

  千凝恭谨叩首称是,然后便去了静室。自此她便一直禁足,紫胤真人每日照旧留功课,让千凝研习经典,打坐修心,当然还要加上抄写经义。古钧每天晚上都会把千凝完成的功课,和固定数量的抄写,送到紫胤真人书房,第二天一早再将批改后的功课和新的功课交给千凝。

  

  千凝闯入藏剑室被关禁闭的事被其他长老知道后,长老们皆认为林千凝真是胆大包天,任意胡为,同时暗自庆幸这个麻烦被紫胤真人收了。而陵越却觉得事有蹊跷,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去问师尊。

  

  这一天,陵越早早来给紫胤真人问安,正赶上紫胤真人在看千凝抄写的经义,陵越用目一扫,发现字迹跟师尊的字体很像,便问道:“千凝在学师尊的字?”

  

  紫胤真人点头道:“嗯。”

  

  陵越给师尊斟上茶:“新年将至,过年的时候师尊会放千凝出来吗?”

  

  紫胤真人看了看陵越,放下千凝抄写的经义说:“放与不放,还要再看她的表现。”

  

  陵越犹豫片刻道:“弟子有一事不明,不知当讲不当讲。”

  

  紫胤真人已猜到他定是要问千凝的事,面上却未露声色:“但说无妨。”

  

  “师尊的藏剑室设有结界,千凝怎可进入?”

  

  “藏剑室的结界只能阻挡妖邪和普通人,她是纯灵之体,结界无法阻拦。”

  

  陵越似乎更加不解,又问道:“师尊既然知道那结界拦不住她,为何没有更换?”

  

  “正是更换过才拦不住。”

  

  此话一出,陵越大吃一惊,“师尊是有意让她……”

  

  紫胤真人点点头,“正是。”

  

  陵越不知师尊是何用意:“弟子不明白。”

  

  紫胤真人缓缓道:“这几个月为师本打算磨炼她的心性,可她心中抵触,是以收效甚微,如今新年将至,一来受节日影响,她容易心生浮躁更加抵触修行。二来,我料必有弟子叫她结伴下山,为师担心这几个月的严厉管教,反而让她在失去管束的时候更易心生叛逆,如此下山只怕惹出祸端。”

  

  陵越了然:“所以师尊要找一个让她心服的理由,提前把她关起来。”

  

  紫胤真人点点头,陵越又问道:“可师尊怎么知道她会去藏剑室?”

  

  紫胤真人喝了一口茶说:“千凝那段时间晚上都会去后山练剑,为师在藏剑室布下阵法,让龙渊剑在望月之日放出光华,千凝在后山便可看到,以她的心性,必定要去一探究竟。”

  

  陵越恍然大悟:“那龙渊剑袭击千凝也是阵法所致?”

  

  紫胤真人说:“不错。”

  

  陵越叹道:“险些毁坏藏剑,又差点因此送命,这样一来这祸闯的才够大,她才能心生敬畏而自省。”

  

  紫胤真人点点头。

  

  陵越思虑一回说:“师尊自然不会让龙渊真的伤到千凝,可千凝没轻没重的,也不识古剑,师尊不怕她真的毁坏您的藏剑?”

  

  紫胤真人笑道:“为师于阵法之中为千凝准备了秋水剑,只是我也没有十足把握一定能让她拿到,只能赌一把。幸好千凝还是拿到了,若她拿了其它的剑去迎击龙渊,则必有损伤。”

  

  陵越心中暗暗惊叹:“师尊爱剑成痴,竟然以藏剑做赌注来教导千凝,看来师尊对千凝确是十分看重,也当真是煞费苦心。”

  

  只听紫胤真人接着说:“好在此方法确有成效,你看,”说着将两张抄写递给陵越,“这张是她以前面壁的时候抄的,另一张是昨日抄的。”

  

  陵越展开两张纸一看,只见以前抄写的那张,字迹虚浮,下笔劲力断断续续,满纸字迹皆透着抵触不服。新抄的这张,字迹整齐平滑,下笔有力,劲力连续不断,从一而终。

  

  陵越看罢笑道:“还是师尊有办法治她,”随即又敛容道,“不过,当初我劝师尊收徒,如今却牵累师尊为她如此操心,弟子实在……”

  

  紫胤真人抬手打断陵越:“你我师徒之间,莫要说此话。千凝虽然性情有些叛逆,只因她年纪尚轻,修行之日尚短。她悟性很高,确是可造之材,为师既已决定收他为徒,管教她便是为师的责任,又何谈牵累。”

  

  陵越顿首道:“师尊说的是。”

  

  师徒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陵越便回了天烽阁处理事务不提。

上一章 敢跟师尊较劲?反了你了!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最新章节 下一章 又换装备又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