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古剑奇谭  我是女主角     

傻姑娘的白日梦终于醒了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

姜蓉蓉和沈冰荷结束了一天的功课后便去凝丹阁看望林千凝,两人一进房门,便听千凝说:“你们可来了,知道吗,我要闷死了!”

姜蓉蓉跟着千凝一起说‘闷死了’三个字,然后笑道:“就知道你会这样,小~师~姑!”

千凝也笑道:“别!千万别!私下还是叫我千凝吧。”

姜蓉蓉坐到了床边,沈冰荷在桌边坐下。

沈冰荷说:“千凝,恭喜你拜师……“紫胤真人的名讳她终是没能说出来。

姜蓉蓉附和道:“是呀!你真是踩了狗屎运,抄上个大便宜了你!真是因祸得福啊!“

千凝轻轻推了一下姜蓉蓉:“胡说什么呢你!你敢说我师尊是个便宜?”她用手点指,接着说:“这叫天意!天意呀!懂吗?”

“切!”姜蓉蓉一把拍开千凝的手:“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

“叫什么?”

姜蓉蓉撇嘴一笑,盯着千凝一字一顿道:“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完便又被千凝打了一下。

’我师尊‘三个字在沈冰荷听来十分刺耳,她虽然一直含笑看着两人打闹,心中却如针刺火烤一般煎熬。她尽力控制情绪,不露声色,柔声问道:“千凝,你的伤怎么样了?”

“妖毒还没除尽,凝丹长老说璇玑不是寻常妖怪,她的修为非常深厚,要除去她的妖毒还需要些时日呢。”千凝说。

“那你岂不是赶不上大比了吗?”姜蓉蓉遗憾道。

千凝点点头,“是啊,不过你们两个可要加油啊!”

沈冰荷悠悠道:“本来以为咱们可以一起参加大比的……到时候……”她说话时若有所思,好像有一点恍惚。

姜蓉蓉接着说:“就是!还是你撺掇我报名的,结果你又不能去了。”

千凝无奈道:“我也不想缺席呀,谁想到会出这种事。”

姜蓉蓉凑近了抓住千凝的手说:“你不去就算了,嗯,紫胤真人会出席吗?”说完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地等着千凝回答。

千凝无语望天,“你……我怎么知道他去不去!”

姜蓉蓉:“真人来看你时没说过吗?

千凝被她气笑了:“第一,他还没来看过我,第二,你有没有搞错!到底谁是师尊谁是徒弟,他老人家的行程会跟我报备吗?”

姜蓉蓉把嘴一噘:“我觉得他会出席,既然赶上了,他难道不想看看天墉城弟子们的修行情况吗?而且掌门还是他的徒弟呢!”

千凝却歪头道:“我觉得师尊不会出席,既然徒弟已经是掌门了,他大概不会再参与门中事务了,弟子们的修行自然有掌门去管,他若参与不是显得信不过掌门这个徒弟吗?”

姜蓉蓉不知怎么反驳,于是看向沈冰荷。

沈冰荷低头浅笑:“出席大比也不算参与门中事务吧,弟子们也都希望紫胤真人能出席呢,或许掌门也会请真人出席的。”

千凝笑道:“嗨,咱们在这瞎猜什么,过两天不就知道了嘛!”

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姜蓉蓉和沈冰荷便回去了。

过了两天便到了大比之日,千凝依然在凝丹阁养伤没有参加,紫胤真人也没有出席。

这次大比跟往届一样,所有环节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姜蓉蓉实力不济,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不过她也不怎么在意,反正也是被撺掇着报名的,就当长见识了。

然而沈冰荷因为林千凝拜师的事,本就颇受影响。今天大比开始后,她又见紫胤真人果然没有出席,心中更是难过非常。因为心绪难以平静,无法专注,第一轮又是跟实力很强的师兄比试,于是她也在第一轮就败下阵来。

姜蓉蓉见冰荷如此快的落败了,心中有些奇怪:“冰荷的剑法虽然比千凝差一点,但也十分厉害了,怎么这么快就败了,刚刚分明没发挥出实力嘛。“

这时沈冰荷下了比武场,也来到了观战席上。

姜蓉蓉赶紧上前关切道:“冰荷?你没事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沈冰荷微微摇了摇头,未发一语。

姜蓉蓉看她脸色不好,便以为是她今天状态不好,刚刚落败了心中难过,于是赶紧劝慰道:“没关系的,师兄比你修为深厚,打不过正常,切磋学习嘛,下次大比再杀他个片甲不留!”姜蓉蓉连说带比划劝了半天,却见沈冰荷落下泪来。

一见平时一向端庄持重,少有情绪外露的大家闺秀,这会儿泪珠像掉金豆子一样噼里啪啦落下来,姜蓉蓉顿时不知所措,愣了一下赶紧拿袖子去给她擦,然后抱着她的肩膀,继续温言劝着:”没事的,没事的,别难过了……“

沈冰荷哭到把灵如师姐都引过来了,这才回过神来渐渐止住了眼泪。

灵如也以为她是因为输了比试难过,也跟着劝了一番。

大比之后,沈冰荷没有回尚德楼也没有去饭堂,她跟姜蓉蓉说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姜蓉蓉便由她去了。

沈冰荷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她心里乱的很,就捏呆呆漫无目的的走,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后山。她在后山亭中坐下,望着远处的临天阁不由得悲从中来。

她刚刚哪里是为输了比试而哭,根本就是为了求不得的情缘。

本以为在大比上一展身手打败林千凝是一个拜师的机会,就算不能直接因此拜入紫胤真人门下,至少也能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如此也算离拜入他门下更近了一步。沈冰荷以为只要自己勤勉修行,事事都比别人做得好,就可以一步一步走向他,走向那个自己做梦都想靠近的仙人。

她自己想的倒挺好,结果呢,谁知人家林千凝根本就没参加大比直接拜师了,紫胤真人根本也没出现在大比上。沈冰荷原本把林千凝当对手,林千凝却直接不声不响的升级了,人家现在是师姑了,人家师徒两人根本就在另一个层次了,一个沈冰荷看不见,更摸不着的层次。

沈冰荷在心中悲泣:“我真傻!原来都是我胡思乱想,一厢情愿吗?就算我是白日做梦,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快醒来!为什么!……为什么那日要让我见到你……”

  

她想起七年前在松江府凌云阁中第一次见到紫胤真人的情景,惊鸿一瞥,浮生若梦,从此这一点芳心就注定在他身上。

自己接受父亲的安排,来天墉城修无情道,皆是为了他。实指望拜入他门下,即便只有师徒情分,也能修一段地久天长。这几载苦修皆凭为全此事的一腔热忱,而如今尘埃落定,分明是一团火热化冰凉。

  

想到此处沈冰荷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只叹自己几载幽情成逝水,一腔痴梦赴黄粱。

  

忽然有人递过来一方手帕,沈冰荷抬眼一看,却见是灵渊。

  

灵渊问道:“师妹因何落泪呀”

沈冰荷没有接手帕,拭去眼泪低头不语。

“师妹不说,我来猜如何”灵渊在沈冰荷对面坐下,“师妹是为今日大比落败之事?“

沈冰荷没说话,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透着几分不屑,只一瞬便又收敛了神色。

然而灵渊却看在了眼里,眼珠一转,又道:“看来我猜错了!我再猜,嗯……”

沈冰荷不想跟他多言,起身要走,刚要跟他行礼告辞,却听灵渊说:“是为了紫胤真人收徒一事吧!”

灵渊说完双眼微眯,露出狡黠的目光,望向沈冰荷。

  

“师兄多虑了,我只是想家了,师兄若没有别的事我就不奉陪了。”沈冰荷说完便转身要离开。

“依我看,林千凝根本不配拜入紫胤真人门下!”灵渊话一出口,便见沈冰荷停住了脚步,于是他接着说:“在没拜师的弟子里,论资历,论修为,论才德,论武功,怎么论都轮不上林千凝。是,她剑术是不错,可什么时候咱们天墉城是按剑术高低收徒的了?依我看,师妹你样样比她强,拜师紫胤真人的应该是你,绝不该是她。”

  

灵渊站起身走到沈冰荷身边,轻声道:“如此结果,我若是师妹,定也觉得委屈!”

  

沈冰荷转过身看了看灵渊:“收谁为徒,真人自有考量,轮不到你我评论是非,我……”

  

“你……师妹,”灵渊打断她,“你仔细想想,林千凝除了剑术,别无他长,而师妹你无论剑术道法,样样功课皆是入门弟子中最好的。我听说林千凝都要搬进临天阁了,难道师妹当真甘心怀金抱玉却让林千凝鸦占鸾巢”

  

沈冰荷垂目道:“不甘心又能怎样?如今已此事已成定局。”

  

灵渊嘴角一挑,背着手踱步到沈冰荷面前:“哪里有什么定局,世事多变,今日难知明日事。”

听此言沈冰荷抬头看着灵渊。

灵渊见状接着说:“只要师妹肯跟我合作,我保证帮你除掉林千凝!”

  

沈冰荷沉默片刻,微微一笑,拱手道:“多谢师兄的美意,只怕就算没有林千凝我也没有那个福气,告辞。”说完便径自离开了。

灵渊站在原地,望着沈冰荷离去的背影冷笑一声说:“好戏才开始,看你能忍多久,咱们来日方长!”

又过了十来天,千凝身上的妖毒终于除尽,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于是她再次谢过凝丹长老之后,便在玉泱的陪同下,去了临天阁。

路上,千凝道:”我的伤都好了,自己去临天阁就行了,何必还要麻烦你呢。“

玉泱说:“师父吩咐一定要我亲自送小师姑去临天阁,要不是他事务繁忙脱不开身,我看他恨不得自己来送你。”

“噗!哈哈哈,真的吗?你别胡说了!”

“真的,师傅对你这个小师妹可是上心的很呢!”

“那你回去后,先替我谢谢他,改天他不忙的时候,我再亲自向他道谢!”

说着话便到了临天阁,千凝把东西放在西厢,两人先去见了紫胤真人。

“玉泱拜见师祖。”

“千凝拜见师尊。”

两人都恭敬地向紫胤真人施礼。

紫胤真人在榻上正襟危坐,声音低沉却柔和的说道:“不必多礼了。”

玉泱恭声回话:“回禀师祖,师姑的住处都已经打点好了,师父说今早太华山有客来访,所以没能来给您请安,傍晚再来临天阁向您请罪问安。“

紫胤真人道:“你师父如今执掌门户,事务繁忙,我又岂会怪罪他。你回去转告他,却不必如此拘礼,既然在掌门之位,担着一门的生死,门中事务处置周全当是首要。“

玉泱顿首:“是,玉泱会转告师父,若师祖没有其他吩咐,玉泱便退下了。”

紫胤真人点点头:“去吧。”

玉泱再次施礼后便退出去了,正殿内只剩千凝和紫胤真人。

紫胤真人问道:“身体如何?“

“劳师尊挂怀,妖毒尽除,我已经没事了。”千凝答道。

紫胤真人:“如此甚好。”

千凝有心要问那天璇玑在山门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猜测可能跟妖雾伤不了她有关,但是不知道该不该现在问,正犹豫间,便听紫胤真人说道:“在你正式开始随我修行之前,还有一事要与你言明。”

紫胤真人看见千凝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下了然她必是有不明之事,想是那日璇玑的话让她心生困惑,此时却不敢贸然相问。紫胤真人心想:“罢了,她既已心生困惑,不若便将实情告知于她,以免她胡乱猜疑,扰乱心绪,反而不利于修行。”

于是紫胤真人便把纯灵之体的事细细地与千凝说了,为她陈明利害,并告知她不必碍于拜师之事,可遵从内心的想法来选择是否继续修行。

然而千凝得知此事后却更加坚定了修仙的信念,于是,她再次给紫胤真人行大礼,恭敬地听了师尊的一番训诫。

自此之后,林千凝便在紫胤真人的传授下正式开始了修仙的日子。

上一章 让人羡慕,惹人嫉妒,气死人! 古剑奇谭之极度深寒最新章节 下一章 敢跟师尊较劲?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