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浮生语录
本书标签: 灵异  历险  幻想言情     

(2)地底炼狱

浮生语录

除了三界之中的天界,人间,还有一处与世隔绝的炼狱,其他任何的人,仙一旦进入里面,都将变得生不如死,且没有退路。

所以其他两界的人都十分惧怕忌惮这个地方,都与其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这个炼狱便是——冥域,隐匿在地底之下。

冥域地界阴暗偏僻,幽暗深不见底,像是死寂之中的死神坚守之地,其外坚不可摧,其内恍若人间炼狱,里面聚集众多恶鬼,其数量之多,恍若潺潺河水,绵延不断。且众多鬼大多凶恶,厉鬼一片,都被关押在那玄铁制的狱司铁牢里。

冥域里不见天日,恶鬼由于吸食不到新鲜活人精血而暴躁异常,常常震得那铁牢发出震耳欲聋的抨击声,伴随着无数恶鬼嘶吼的声音,冥域里喑呜叱咤恶鬼的哀嚎声一片。

且众鬼惧怕日光,其狱司铁牢里面大多又关的又是那些穷凶极恶,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死不得超生的厉鬼。作为惩罚,狱司里每天都会下一道冥光幽火,去炽烤那些恶鬼,使其魂魄被剥离,每下一道,恶鬼就少了一缕魂魄,日子久了,那些恶鬼也就魂飞魄散了,彻底无法轮回了。

要是普通人照到这冥光幽火,简直就如同抽丝剥茧一般剥了骨肉,生不如死,所以这冥光幽火是冥域里大大的忌讳,谁听见了都害怕,更别说除了冥域外仙界,人间那些闻风丧胆胆小如鼠的人了。此火交于冥域鬼母旬嫣手里保管。

冥域里的众鬼也分等级,职位高的分别在鬼王鬼母之下,是为左使右使,其职务也颇大;左使右使下面又设四大护法,分别为为青、黄、白、紫檀四大护法;再与其职位相同的是狱司统领风庭雾和掌管奈何桥渡头的孟婆三七;

之下便是一些鬼差鬼使什么的,更多的还是没有去处且作用也不大的一众游魂鬼众,其中也有厉害的鬼,不厉害的鬼,打杂干活的鬼……大部分都被关押在西处的狱司,凡路过那里,皆听到众鬼之哀嚎嘶吼。

小鬼们就轻松了,由于生平时没犯什么大事,所以到死了来到冥域也不会太煎熬。

冥域不见天日,只有壁岩间红烛照耀着整个地下之城,烛光颤动。

叶半雅蹲在那一众鬼差必经之路的罗渡河边,看着水中浑浊虚无的自己的倒影,看着看着有些入迷,却差点被后面来的人一脚踹入水中。

叶半雅“啊……”

叶半雅“谁,谁踹我?”

鬼差(鬼差)闪开!小鬼!

鬼差(鬼差2)“你这小鬼,不在你们小鬼窟,跑来这里拦路干嘛?”

旁边路过几个鬼差,把她踹在了一边。

叶半雅瘫在地上。

惊愕看着他们。

几个面目丑陋的不能说是人的怪物伫立一边,青面獠牙,在一旁居高临下打量着她,那凶厉的眼神似乎在宣扬自己就是那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活像阎罗刹般。

就一个字,丑。

她瘫坐地上,他们露了恶鬼该有的凶神恶煞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看起来他们的身子高大无比 。

叶半雅抬着头。

嘴巴微愕,有些看呆了。

叶半雅“哇,可真威风。”

叶半雅“这就是鬼差吗?……”

叶半雅看呆了,呆呆看着两个鬼差大哥。

那两鬼对视一眼,却不料一脚把她踹开了。

鬼差闪开!

叶半雅“哎哟哟——”

叶半雅连滚带爬,好在她个子小,动作轻盈,没什么感觉。

看着那二人扬长而去,她坐在桥头上。

有些憋屈的样子。

看着那二鬼离去的背影。

那高大的两个鬼差大哥叹气走开了,貌似嘴里啐了一句,“真晦气”。叶半雅坐在桥头张望着那二鬼大哥背影,有些懊悔但还是忍不住感叹。

鬼,晦气?

叶半雅挠挠头。

那就是鬼差了吗?哎,我什么时候才能像鬼差大哥那样啊……

叶半雅“真厉害……”

她坐立桥头呆呆感叹之际,忽然听到后面有人说话。

万秋落“你在做什么?”

她回头,却瞥见一个瘦小的少年,白色的瞳孔,比她高出一个头,眼睛大大的,长得很水灵,皮肤很白很Q弹,完全不像尸体腐烂下来这里的鬼。叶半雅看呆了,睁着大大眼睛望着他。

他也注视着她。

很平静。

那双眼超出他这个年纪的不该有的深邃且沧桑感,却平静异常。

叶半雅对什么都感到好奇,探头探脑,围在他身边。

叶半雅“你是谁啊?”

忍不住惊讶到吃手。

他波澜不惊道:

万秋落“秋落,万秋落,记住了,丫头。”

声音完全就是个小屁孩的声音。

还有点稚气未脱。

有点浑厚,憨憨的,叶半雅忍不住笑了。真有趣。

吃着手。

叶半雅“噢,我叫……胖雅”

叶半雅“他们都这样叫我。”

睁着大大的眼睛。

万秋落很是平静。

万秋落“嗯。”

叶半雅“可是,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们这里,只招鬼啊…”

疑惑之际,忽然远处传来了人声。

叶半雅回头。

厉无熏“——胖雅”

厉无熏“胖雅,你怎么又到处乱跑?”

从桥的另一边出来一个紫衣服的少女。

厉无熏“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她来到叶半雅身边。

叶半雅有些疑惑。

叶半雅“无熏姐姐我……有鬼”

她有些呆愕,看了看她身后。

没有一个人。

厉无熏“我们赶快回去吧,听说今天狱司处来了一个新人,还是个鬼使。”

叶半雅呆呆的看了看身后。

刚才那少年却早已经不见了。她有些懵。

叶半雅诶,刚刚有人……

紫衣少女急忙拉着她走了。

叶半雅“姐姐,可是”

叶半雅“我刚刚真的看到人了啊…”

咦?奇怪。

叶半雅是一个个子矮但很勤快的鬼,冥烟城里下层鬼里大大小小的杂物事她都独揽,又爱抢着干活,在一众小鬼之中名声和口碑都不错,只不过就是这鬼脑子有点问题,经常性迷迷糊糊,脑子反应不过来。只能说,她是一只受欢迎的小鬼。

二人走着,跨过了地下罗渡河。

听到“鬼使”两个字,她来了精神,兴奋地抱住那紫衣服少女的手。

叶半雅“鬼使?”

叶半雅“好厉害……”

叶半雅“无熏姐姐,真的吗?可是为什么他一来就是鬼使?而我……打了这么久的杂却还只是一个没用的小鬼……”

叶半雅“哼”

厉无熏“所以我才说,我们先过去看看”

紫衣少女摸了摸的头,笑道:

厉无熏“你当什么鬼使?继续打你的杂吧”

厉无熏“咱们小鬼,只能干这个。”

云淡风轻,叶半雅抓着她的手,有些气鼓鼓噘着嘴,却没说话了。

叶半雅乖乖跟着她回到了“贫民窟”,众小鬼住的地方。

一路上蜿蜒盘旋,地下城暗无天日,河水潺潺,静谧无声。

弯弯绕绕走完那几道穴石走廊,又过了一道桥,才终于听闻前方传来了一阵阵吵吵嚷嚷低声嘶吼的声音。

这里便是关押一些不听话的恶鬼的地方了。

——狱司大牢。

只是其中一角。

“吼吼吼——”

叶半雅从旁边路过,一阵嘶吼声钻入耳中。

“放我出去 ,我要出去”,吼——!”

“我要吃肉!”

……

诸如此类的嗡嗡声音不停。尖锐刺耳,但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忽然,她在后面走着,觉着脚踝处一阵冰冰凉凉。

然后就与厉无熏拉开距离了,脚下动不了了。

厉无熏……

厉无熏没有停。

叶半雅“嗯嗯?”

忽然就缓缓低下了头,看到一只干枯裸露发绿的手紧紧拽着自己的,从那牢底的缝儿钻出来的。

力道发紧。

那手死命拽着自己,叶半雅也没有动,却感觉整个脚都麻木了。

“我要吃……”

叶半雅“要吃什么?”

叶半雅“吃了我?可是我又瘦小还笨,身上也没几两肉,吃了我你只会更笨 。”

他忽然对着那手道,那手上长长的指甲差点陷入她的肉里。看来饿得不轻。

又蹲了下去,那下面对忽然又钻出了一张人脸。那张脸青面獠牙,长着尖尖的牙齿,血肉都模糊了,一只眼框有眼,一只眼框却没有。

凶恶异常。

那恶鬼明显有些语塞,愣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鬼差(恶鬼)我要

叶半雅“你要干什么?你要出来?”

叶半雅“这可不行”

叶半雅“这里可是狱司,就算你跑出来了也照样会被狱司大人抓回去的, 而且还会被关的更紧,而且你也根本跑不出来啊…这么久了,这铁牢这么硬,你要跑早跑出来了。”

那恶鬼又是一愣,看着她。

她有些替他惋惜道。

蹲着双手放在膝前。

叶半雅“真可怜,其实你只用像我一样出来多干活就可以了,很简单的。”

那鬼一脸迷惑地张大嘴巴,看着她,她歪着头叹气。

叶半雅“哎要不这样吧,你要吃我我也没有办法,你想要出来也只有干活那一个办法,要不你现在试试咬这个铁门,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不跑,”

叶半雅“你把那个铁栅栏当成是我就可以了,你咬我,我让你吃。一举两得~”

她歪头笑了起来,还沉浸在自己的“聪明绝顶”中,另一边的紫衣少女厉无熏看着她摇摇头叹口气。那恶鬼被说的糊涂了,有些迷蒙晕头转向。

不叫了,沉思着。

厉无熏忽然喊道:

厉无熏“胖雅,快过来。”

叶半雅“嗯,来了!”

看着紫衣少女面色凝重,她急忙走上前去,还一不小心踩了那鬼手,那恶鬼痛得哇哇叫,嘶吼道。

鬼差(恶鬼)“吼吼吼!我要吃——我要吃肉,我饿了!吼吼吼——”

抱着手有些痛苦,叶半雅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到了饭点,平常这个时候都是她到处去搞吃的然后给他们的,现在这么一来,那恶鬼们都懵了。

纷纷饿着肚子有些饿瘪瘪。

自作孽不可活。

叶半雅上前 ,像个孩子似的挽着紫衣少女厉无熏的手。

叶半雅“无熏姐姐,那鬼使在哪?我要去瞧瞧!”

厉无熏“在这里,你跟着来就是了。”

厉无熏“……”

远处休息区一群小鬼围坐一团,里里外外三层,都是平常打杂跑腿,前来看热闹的,叶半雅一看人多,立马就拥了上去 。

——

叶半雅“我看看我看看!”

龙套(小鬼)“……他长得真别致……”

小鬼(小鬼)是啊……

挤进了人群,磕磕绊绊,周围拥挤的人群却突然一下散开,叶半雅小小的身子朝里面栽去,一下栽进一个人身上,那人坐着,就看到一人,一个小小的个头栽进自己怀里,有些磕磕碰碰。

叶半雅“哎哟!”

叶半雅“……”

叶半雅捂着右脸,从那人身上起来,头发有些凌乱,表情也有些苦兮兮的样子。

龙套(小鬼)“……”

叶半雅“我的牙。”

快哭的样子,那白嫩小脸的少年看着她,然后伸出了手。

叶半雅“好痛。”

万秋落“你没事吧?”

他伸出了手,叶半雅抬起头。就瞥进一汪秋波似水的眼眸中,他的脸上白皙皮肤吹弹可破,大大的眼睛,像个雕刻的瓷娃娃般,眼睛大而澄澈,叶半雅同样睁大眼睛看着他,有些呆愕住了,伸出手,被他从地上拉起来。

叶半雅“你……你就是新来的鬼使?”

万秋落“你好,我叫秋落,很高兴认识你们。”

他看着叶半雅,笑笑。

叶半雅“你”

怎么是他……半雅的话在嘴里打转。

他倚在人群中冲她笑笑。

万秋落“站起来说吧。”

叶半雅“……”

他拉起叶半雅,人群中聚集的人都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特别是叶半雅,包括紫衣少女厉无熏,抱着手站在人群中观望着 ,而叶半雅则是恨不得钻到他脸上去看个究竟,究竟与她有什么不同?年龄应该也差不多大 这么就当上了鬼使?

凑的极近,就快要贴上去了,叶半雅咬牙,……忽然人群中站着风厉无熏急忙钻上前来,一把扯过叶半雅,揪着她肉肉的脸,从少年的身边离开,少年处变不惊笑了笑。

叶半雅撇嘴。

叶半雅“干什么,无熏姐姐……”

叶半雅“好痛,你揪我脸干嘛”

叶半雅捂着脸有些委屈。

忽然,厉无熏撇头看见那一汪幽深平静的眼眸中,忽然扯着叶半雅离开了了人群,跑了出去。

被众鬼包围着的万秋落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

“听说了吗,那个新来的鬼使可厉害了。”

“是吗?看来我们狱司小鬼住的地方也总算出了大人物了。”

——

叶半雅“无熏姐姐,我们走这么快干什么?”

叶半雅被厉无熏拉着,走出好远,还依稀听到住房处路过的其他小鬼还在一边讨论这个新来的鬼使。

叶半雅不禁撇撇嘴。

叶半雅“嘁,鬼使?有这么厉害嘛?”

……

一边拉着她的厉无熏也当没听到。

只是来到住房区,再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她忽然放开她了。

小半雅还有懵,摸着脸。

叶半雅“无熏姐姐,我们走这么快干什么?他很可怕吗?”

看着半雅有些委屈,天真无邪的脸,又想起刚刚看到那少年的眼眸,忽然心里有些悸动,说道:

厉无熏“半雅,他是鬼使,”

厉无熏“和我们身份不同,我们不要和他靠太近了还是。”

厉无熏皱着眉头语重心长道。

叶半雅却有些懵摸不着脑袋。

但还是瘪瘪嘴,说道。

叶半雅“来了就来了,管他什么鬼使,还能大过狱司大人?哼”

半雅鼓鼓嘴。

插腰。

叶半雅“我还以为他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原来这就是鬼使?”

……

厉无熏看着有些无言。

厉无熏“不是,半雅,不是所有的鬼使……算了,反正我们还是注意一下态度吧”

厉无熏“不要和那些人靠得太近了”

..

说这些话时她自己都走神儿了,还是半雅扯着她的衣角让她回过神来。

她刚刚又想到刚刚那不经意间瞥见的眼神了。

叶半雅“好的, 无熏姐姐,我们不理他”

叶半雅拉着她的手说道,厉无熏微笑点点头。

厉无熏“嗯。”

可就在这时,叶半雅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吃了吃手指。

叶半雅“可是……”

叶半雅“对诶,”

叶半雅“我刚刚好像见过他…”

说完,忽然捂住头,一阵刺痛袭来。

叶半雅“啊,好痛…”

叶半雅耳朵有些嗡鸣,头脑有些昏沉,随即厉无熏急忙上前。

厉无熏“怎么了?”

急切问道,叶半雅还是紧紧捂着头。

叶半雅“好痛……”

厉无熏传来担忧的面色,没等一会儿 那刺痛感消失了,可是她也忘了她刚刚说的什么了,这就是失忆症,是一种病,真可怜。

厉无熏注视着她,皱着眉头。

厉无熏“怎么样?你感觉好点没有?”

厉无熏“你刚刚说……”

厉无熏“你见过他?”

厉无熏眉头紧皱,神情凝重,眉头都拧成麻花了,抓着她的胳膊,而叶半雅此时此刻却什么都记不得了。

呆呆看着她,摸着脑袋,好像对刚刚的一切又都不记得了。

厉无熏深深叹了口气。哎,还是这样。

算了,不抱有希望,管它是真是假。

叶半雅摇摇头。

叶半雅“我不记得了,什么?”

……

叶半雅“无熏姐姐,是不是我又犯了什么事了?”

抬头看着厉无熏,很委屈的样子,厉无熏摸摸她的额头。

厉无熏“没事,胖雅只是生病了而已。”

低头叹了口气。

厉无熏“那个鬼使……”

又试探地说道,看着她却一点反应的样子都没有,睁着疑惑的大眼睛。

然后说道:

叶半雅“真讨厌,不理他。”

厉无熏忽然愣住了,注视着她。

久久没有发声。

许久,终于打破沉默,点了点头。

厉无熏“嗯…”

叶半雅“恩”

叶半雅冲她甜甜一笑,厉无熏也终于笑了。

半雅像个小孩子在一边高兴地打着转转着圈。

厉无熏注视着,叹了口气,随即低眸脑中想起了曾经的过往。

” ——我愿执手与你共度往后时光,站在你身后,默默守护你,即使你厌倦了现在,那我们就携手天涯,静享时光。”

”世界上的每一片树叶都不相同,我只是以我自己的方式活着,你也是。”

不知不觉,心中有些郁结。

“……”

她记起他了,在她还是人的时候,她记得那一汪清澈明亮的眼眸,栩栩如生,就好像……她的心不禁狠狠颤动一下,随即又关心起叶半雅来,摸了摸她的脑袋。

厉无熏“半雅,咱们可要好好干活,争取早日去人界当差的机会。”

叶半雅“……”

刚还在一边活蹦乱跳的叶半雅,此时忽然愣住了,随即又欢脱地跳起来,拍着手。

厉无熏这才舒了口气。

叶半雅“好诶好诶!”

叶半雅“变成鬼差那样的人物比鬼使还厉害!无熏姐姐,我们好好努力,一定可以的!”

厉无熏看着她叹了口气,笑笑,点了点头。

厉无熏“嗯。”

厉无熏“半雅,我们该干活了。”

叶半雅“嗯嗯。”

二人朝着一边的住房里走去了,暗无天日,地下幽火在壁岩上闪着微弱的红光。

她们在这已经呆了很久了,久到不知道多久了……厉无熏也渐渐快忘了自己是何时来到这里又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她只知道,自己死了,而且不可能再重回人间,看着半雅,好在她还有这么一个伴侣在,要是没有她,她可能早已经堕落进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了。

这一点,她很感激她。

她很少耍性子。

感激她一直以来的陪伴,尽管胖雅她脑子里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脑子也不太好使,但她为人本性纯良,天真可爱。她以前戾气太重,脾气火爆,攻于心计,也只有下来后在这里才能真正地放松一番,尽管她不知道冥域的规矩与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但直觉告诉她,她还没有彻底死透,在这里,一定还隐藏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在那幽禁的地下大殿里,隐匿着这整个冥域最有威望的人。

鬼王鬼母。

或许只有在有生之年看到他们后,才能知道这其中的秘密吧。不过很显然,她一个最低级的小鬼,恐怕平时连鬼差都见不到几个,更别说鬼王鬼母了。

厉无熏看着拿着扫把里里外外认真打扫的胖雅,忽然吸了口气。

万秋落刚来到这小鬼待的地方,这地方简直简陋得不能再简陋,晦暗无光,旁边不远处还有关押罪大恶极的鬼厉的牢狱处,整日都听着嘶吼声,干着最低下最苦累的活。

万秋落倚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番。

那些人睁着好奇的眼睛看他。

就这样,已经看了一刻钟了。

他说道:

万秋落“你们不用干活的吗?”

那些人才意识过来,愣了愣。

其中有一小鬼说道,

小鬼鬼使哥哥,你就好好在这休息,剩下的交给我们。

说话的那个小男孩留着口水允吸着手指说道,一边的一位大娘打扮的妇人急忙捂住了他的嘴,万秋落没有发声。

小鬼(小鬼2)“是啊,我们这里很少来新人,鬼使大人,你怎么来这里了?……”

有人瞪了他一眼,他没有说话了。

众鬼有些沉默,万秋落笑笑,说道。

万秋落“鬼使也只是小鬼而已,大家不必太在意。”

万秋落“也是新人,该干的事还是要干。”

他说道,那些人沉默了。

龙套“噢……”

万秋落“大家都散了吧。”

……

那些人灰溜溜地走开。

剩他一人在原地。

他看了看阴暗的四周,眸子敞亮,然后朝一边走去。

罗渡河边,叶半雅正在和厉无熏洗着衣服,四周黑压压,静悄悄,以至于二人完全没有察觉还有另一人的到来。

叶半雅看着河里流淌黑麻麻的水,忽然愣住了,看着水里的倒影,波澜一圈一圈泛起涟漪,她的影子也逐渐模糊。

厉无熏擦擦额头上的水渍。看她不动了,在一旁问道:

厉无熏“你在看什么呢?”

小半雅忽然抬着头睁着大大的眼睛说道:

叶半雅“无熏姐姐,我在你眼里长什么样子呢?”

……

忽然一段沉默。

厉无熏停下了手里并不熟练的动作。

厉无熏“胖雅很乖,很听话,姐姐很喜欢。”

厉无熏说道,纤细白净的手又开始了手里的动作。

不停擦汗。

确实很累。

半雅又看了看水中泛起的涟漪,她的模样恍恍惚惚,若隐若现。

叶半雅“就只是无熏姐姐很喜欢吗?什么是喜欢……”

说到这里,厉无熏忽然停了下来注视着水中一圈一圈的波纹,心里逐渐泛起涟漪。

“喜欢”这两个字,平心而论,她已经许没有去认真探讨过了,她不知道什么叫喜欢,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似有若无,似真似假。

不过说起喜欢……他……那个人……一直还藏在她心底,从未忘记。

喜欢,是啊。他喜欢她吗?……她自己也不知道。

厉无熏“嗯……我不知道”

她忽然很认真地看着叶半雅,然后说道。

厉无熏“胖雅”

忽然拽住了半雅的手,半雅有些懵。

叶半雅“嗯?”

睁着疑惑的眼睛看她。

厉无熏“你听我说,你一定不要轻易相信那些说爱你喜欢你的人,因为……”

拽着她的手。

叶半雅“在冥域也会有这样的人吗?啊不是,是鬼?”

这一问,忽然把她问懵住了。

的确,她们现在是鬼的身份,游荡在这冥域,暗无天日,做着最低级下人该做的事,她们并不自由,且惧怕阳光。

是啊,她都淡忘她是何时来到这里的了。

冥域里,她只是一抹游魂。

叶半雅“嗯?”

叶半雅探了探脑袋。

厉无熏却愣住了,她想不到别的来说或许还是应该安慰她,反正,好在她性格单纯,且也听自己的话,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厉无熏笑着摸她的脑袋,搓揉了两下,说道:

厉无熏“反正啊,胖雅以后要是遇到这样的人,要记得,他一定是骗你的,任何人,记得吗?”

厉无熏“嗯?”

试探性问道,叶半雅点了点头。

上一章 (1)序 浮生语录最新章节 下一章 (3)惊鸿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