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快穿之宿主王灵娇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三千鸦杀  穿越古代     

(184)山河令:同行(下)

快穿之宿主王灵娇

梁深不坐坐再走?

黑衣少年道,转过头来冲二人笑了笑,赵姝怔住了,立马认出那人。

任务者赵姝是你?

任务者赵姝

梁深嗯~

笑了笑,赵姝有些呆愕,慕蓝眉头紧皱,赵姝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上一个位面那个黑鱼干嘛?……难道昨天在破庙外也是他?……赵姝有些难以置信。急忙冲下了楼,慕蓝没来得及拽住她。

慕蓝诶……

赵姝跑到他对面坐下,有些惊奇睁大眼睛,细细打量,果真是他啊。赵姝有些难以置信。

凑上前。

任务者赵姝是你?

任务者赵姝

赵姝凑上前,那黑衣少年饮了口酒,只笑笑。

慕蓝拽起赵姝,赵姝抬眼望了他一眼,乖乖站到一边去了。

任务者赵姝……

梁深我?你认得我?

梁深笑笑,睁大双眼,做出一副惊喜疑惑表情,赵姝有些忌惮瘪瘪嘴。

任务者赵姝呃,我不认识你……

急忙躲到慕蓝身后,慕蓝有些严肃,扯了扯嘴角,与他四目相对,瞬间,尽管少年衣着打扮改变了,但慕蓝分明一眼就能认出是他,二人眼神中散发出火花,赵姝没看见。

梁深笑笑,对着慕蓝。

梁深哟,这位蓝衣公子可出卖了你呢~

只是好笑,眼神却不离慕蓝,赵姝听到声音,立马探出了头。

任务者赵姝这,我……

梁深从容不惊喝了口酒,然后对赵姝笑笑,赵姝又急忙躲回他身后,他怎么阴魂不散……-_-

慕蓝冷笑。

赵姝抢先一步问道:

任务者赵姝那你老跟着我们做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_-

赵姝还瞥了一眼桌上另外一壶酒,有些好声没好气,慕蓝还强忍着胸中怒气,只是怒瞪着他,仿佛大战下一秒就一触即发,赵姝还有些不明所以。

扯了扯慕蓝的衣角,冲梁深瘪嘴道:

任务者赵姝喂,你又知道我是谁?

任务者赵姝

梁深显得更是迷惑了,他刚刚不是说过了吗?她看起来脑子有点不好使。笑笑。

梁深任务者赵姝,我们又见面了😊

这一笑,凑上前来,却把赵姝吓到了。

呃这果然认出她来了……

咳咳……既然如此,那赵姝只有反退为进了,忽然变得很是怒火中烧,瞪着他,忽然有了底气。

任务者赵姝喂,黑鱼干,怎么又是你?怎么哪哪都遇到你?

赵姝插着腰,理不直气也壮,慕蓝在后面攥紧了手心,梁深笑笑。

梁深疯丫头,我也觉得凑巧,怎么次次都遇到,这样算来,我们这已经是……

慕蓝够了!

赵姝细细听着,慕蓝忽然打断二人谈话。

二人有些愣,赵姝也惊讶看着他,慕蓝脸色极其不好。

拽着赵姝就要走。

慕蓝我们不是一路人,你走吧

眼神却狠狠瞪他。

梁深只能尴尬冷笑,赵姝也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好,但他毕竟还是站在慕蓝这一边的,急忙就拽着慕蓝往楼上走,转眼瞪他:

任务者赵姝哼反正你别管,总之我们遇到就算我们两个都倒了霉,扯平了-_-

赵姝撇撇嘴,把慕蓝拉上楼。

任务者赵姝就当我们从没有见过吧…

慕蓝……

赵姝飞速离去了,徒留黑衣少年梁深坐在原地,默默饮了口酒。

赵姝飞速上楼,他摇摇头,看了看小店外——

梁深来都来了,不进来坐会儿?

韩许哼——

进来一个红色身形,身影高挑的男人,他步伐轻盈,从容地坐到了梁深对面,他抬眸看了看他,那张雪白肌肤的脸,不禁饮了口酒,笑了笑。

红衣男子也为之勾勾嘴角。

看向那桌上摆着的另外一只酒壶。

他察觉。

梁深喝吧,替你点的,见了这么多次面,也该聚在一起喝喝酒了~

韩许呵~

楼上——

赵姝慌乱找门号然后在走廊拐角处的一间屋子推门而进,拽着慕蓝,推开门进去然后“砰”的一声飞快把门关上了,莫名地有些胆战心惊,做贼一样,慕蓝看着她在门缝里往外面偷望。有些不明所以,赵姝激动地拍胸口。

任务者赵姝啊吓死人了,怎么阴魂不散……

赵姝抱怨,慕蓝无奈叹了口气,被她回头看见了。

赵姝坐下来倒了口水喝。

任务者赵姝哎说不定人家也是这么想,我怎么感觉出bug了呢?

任务者赵姝这已经是…第二次遇到他了吧?

任务者赵姝真无解

任务者赵姝怎么次次遇到他?

赵姝喝了口水。

慕蓝吐了口气。

任务者赵姝你觉得呢?

赵姝忽然扭头问他。

他还有些失神心不在焉,只能回应地点点头,赵姝察觉感到疑惑。

任务者赵姝怎么了吗?

任务者赵姝我也觉得

任务者赵姝真的不太对劲,……

慕蓝也证实赵姝疑虑是正确的,其实第二个位面的时候,他就能愈发感觉到这种感觉了。这种奇怪的聚集、吸引……

可能真的出麻烦了。

他眉头深锁的样子看起来凝重极了,赵姝忍不住安慰。

慕蓝……

任务者赵姝哎呀没事,担忧个啥

任务者赵姝我完成任务又不是你完成任务

任务者赵姝而且你不是说了有你在嘛

任务者赵姝管它什么原因,别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有些好笑。

慕蓝也只是苦笑。

赵姝拍了拍他的背。

任务者赵姝就是啊~不是?

慕蓝

任务者赵姝就是嘛

任务者赵姝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根本不在话下

任务者赵姝所以不要这么凝重

赵姝自然地挽起他的胳膊,他坚定点点头。

慕蓝

赵姝也点点头,忽然有些愣住了,然后想去开门偷看楼下,但还是收回手忍住了。

任务者赵姝哎算了……

任务者赵姝有什么好看的…完成任务要紧

赵姝攥紧了拳,慕蓝眉头紧蹙。

任务者赵姝算了,在这里休息吧,躺一会儿,别出去

任务者赵姝不管了,我先睡会儿,你别走啊,万一周子舒他们来了我们没发现怎么办..

赵姝就这样理直气壮“分配”任务,自己就光明正大地睡懒觉,慕蓝也没说什么,赵姝就知道他肯定答应,他这个人最好说话。

心满意足上床去睡觉了。

拍拍他的肩头。

任务者赵姝嗯!很好,真听话

慕蓝沉默了。

慕蓝……

门外,楼下——

二人相视一望,笑笑,像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客套了起来。

梁深☺这位仁兄,屡次三番遇到一起,敢问称呼啊?

梁深在下梁深,梁山好汉的梁,深不可测的深☺

他笑笑,举起酒杯敬他,那纤瘦挺拔红衣少年忽然笑笑,咀了口酒,皮肤肤白胜雪,白里透红。

他只是温文尔雅地抿了抿嘴唇,然后抬眸望去。

韩许韩许

就两个字,却让他印象深刻,逐渐在口中环绕默念。

梁深韩…许……

梁深少侠应该没忘记我吧?

他好笑,他不以为然。

梁深只能苦笑。

梁深你说我们三个

梁深怎么总是碰到一起,我都感觉大事不妙了~

梁深难掩笑意,喝了口酒,红衣男子有些不服的样子,没理他,只默默饮酒,好一个高冷啊……梁深眼睛看直了,不再笑了。

梁深我说你还真是高冷,我们次次相遇,你就这么点反应?

他继续说道。

梁深第一次的王灵芸,第二次虽然我没遇见,但你一定也在,这强大的气息~ 第三次的翠丫,至于这次……

他说道,红衣美少年忽然恼火了。

韩许住口

韩许……

有些蕴气,不语了,梁深只是自知者明地自顾自笑了笑,没去理,饮了口酒,道:

梁深看来这就是缘分呀

梁深人来了——

望向门口,二人不动声色。默不作声,忽地从外面就进来一行人。

是周子舒和那小少年张成岭。

闻声——

周子舒老板

路人(小二)二位客官,要点什么!?

路人(小二)打尖还是住店啊?

周子舒来两间客房……

张成岭默默跟在他后面。

路人(小二)好嘞~!

温客行小二,这整座楼我都包了,闲杂人等,不要来打扰

路人啊这,可是……好嘞!

从门口进来浅笑安然摇着扇子的是青衣少年温客行。

温客行摇着扇子走上前,顾湘把一袋钱率先塞到店小二身上,有些趾高气昂,二人闻声回首。

温客行人生何处不相逢~周兄,我们又见面了

他身后跟着那个紫衣少女。

撞见二人,都互相有些惊呼,一边桌的梁深二人默默饮酒。

周子舒是你

周子舒瞥他一眼。他笑道:

温客行哎呀周兄,这还真是缘分呐~

温客行来,小二,好酒好菜招待,周兄,我们小叙一会儿~这次酒我管够,周兄你尽管喝个够

周子舒吐了口气,小二招待,顾湘瘪嘴拽他。

顾湘主人~

路人(小二)来来来,各位客官这边坐,好酒好菜,马上就来!

顾湘主人,为什么你要请这个痨病鬼喝酒啊?

顾湘瘪瘪嘴,互相都坐了下来,都看不顺眼,张成岭脸色有些白。

旁桌的二人相视一望,起身缓慢朝楼上走去了,没有引起几人注意,走的时候梁深还把手搭到他肩膀上,却想不到他的肩膀竟如此瘦弱,反而被他甩开了,他笑笑,头也不回。

梁深哼~咱们也得装得像一点嘛~喝醉酒的人,哪里像我们这样

韩许抒气,闭了闭眼,冷不伶仃踏上台阶。

韩许我没醉

走上前去了,梁深好笑,态度真冷漠啊。

下面酒桌的几人来了兴致,口上这么说,店小二把酒一端上来周子舒就自觉拿起来饮了,温客行看着他的样子好笑。

温客行周兄,我们可是又见面喽~

周子舒冷哼,饮酒。

周子舒是吗?不是温兄你兀自跟随?

周子舒还是为了?……

“琉璃甲”三个字没有说出,现在人多眼杂,一不小心就容易暴露反而惹祸上身。

张成岭抬头睁大眼睛。

顾湘拍桌。

顾湘喂痨病鬼你怎么说话的,这客栈是你开的?现在是我家主人在招待你诶,你就这个态度?

顾湘

周子舒不理。

温客行

温客行阿湘,今日是我温某请客,周公子与那位张公子皆是我的客人,阿湘,不要逾越了

温客行大家图的就是一个开心

可开始饮酒。

温客行大家一起喝呀,不要客气!

周子舒带着张成岭赶路时,再次遇到了在路边等着他的温客行,猜到他是冲着琉璃甲来的,便没有理睬他。万万没想到,温客行阴魂不散,一直跟着他们,还故意将房间都包下来,让他们无法过夜。但周子舒没有就此打消对他的怀疑。

周子舒笑了笑。

周子舒温兄,你一路尾随,恐怕是想打探什么吧?不过与自己无关的事,最好少打探

看着执意要看自己真面目的温客行,周子舒有些恼然,刻意提醒,但温客行没有就此放弃。

温客行周兄哪里话,我就只是恰巧路过而已,来,周兄,我们喝酒,别管什么其他的

他笑着就只顾喝酒,顾湘忍不住斜眼望他,明明就……却不敢言,看着周子舒从容无比的面颊,温客行叹了口气,随即只是难掩笑意,扭头看向了一旁的张成岭,此时的张成岭,正在一边瑟瑟发抖,被温客行注意到了。

张成岭……

温客行小兄弟,你抖什么?

一语道破,张成岭反而更像是被吓了一跳般,有些惊愕,随即慌忙摇头。

张成岭没有,我……

另外二人也传来目光。

他急忙埋下头,开始有些哽咽,脸色难看极了。

张成岭我……没什么,就是心里难过

温客行周子舒对视一望,随即周子舒立刻把头扭开了,顾湘来了火,放下手里的筷子。

顾湘喂,吃个饭哭哭啼啼,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我真的是心情都要被你搞没了

顾湘瘪嘴,张成岭只是把头埋得更低,但还是默默流着眼泪,温客行看不下去了。

温客行诶阿湘,怎么能这么说话

顾湘切……

顾湘抱着双手。

温客行轻声冲张成岭道:

温客行小兄弟,我看你从昨天脸色就不太好,我略懂些医术,要不要,我替你看看?

张成岭不了不了,我……我没事…谢谢二位大侠的关心

张成岭……

急忙一股脑冲上了前,跑到楼上去了,顾湘起身。

顾湘诶这人,说两句还跑了?-_-

周子舒眉头紧皱,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叹了口气,温客行笑道:

温客行周兄,你这小弟子有些不对劲啊

周子舒不理他,随即就要上楼,温客行起身说道:

温客行放心,上好的房间就是为周兄和那位小兄弟准备的,你们尽管先安心住下~

周子舒不答,转身就喊道:

周子舒小二

路人哎来了!

转身就冲小二说道,并掏出了钱。

周子舒付钱……

温客行哎,周兄,还是我来付吧,阿湘,给钱

温客行用扇子抵住了周子舒的手,看了顾湘一眼,顾湘有些茫然,瞪大眼睛。

顾湘主人,为什么我们还要付啊?而且……我们刚刚进来不是已经给过钱了嘛?……

有些无奈和委屈。

温客行那是客房的钱,现在是喝酒的钱,快,阿湘,人家周兄是客人,客人自然是不应当付钱的

顾湘可是……好吧

在被温客行瞪了一眼后,顾湘飞快掏出了自己身上的钱包,然后递给小二,小二看了一眼,面露惊喜之色,忙道:

路人各位客官!我去给您找零

温客行不必,不用找了

看了一眼周子舒。

周子舒……

路人好嘞好嘞!多谢各位客官~!

小二说着就美滋滋拿着钱包离去了,周子舒驻足原地,也立马朝楼上寻去了,温客行话都还没说。

温客行哎,周兄——

看着四周仅剩她二人,顾湘有些不解。

顾湘主人,为什么您要对这个痨病鬼这么好啊~这么肯为他花钱…

顾湘瘪嘴,看起来有些吃醋了。温客行用扇子拍拍她的头。

温客行阿湘啊阿湘,我说你眼神不好,人家是“贵客”~

摇头叹气,走上了楼,顾湘愣了愣。

顾湘贵客…我眼神儿不好?

顾湘

主人就骗我吧。

跟上前去。

上一章 (183)山河令:同行(上) 快穿之宿主王灵娇最新章节 下一章 (185)山河令:弟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