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古代言情小说 > 竞月贻香
本书标签: 古代言情  有甜有虐  爱恨纠缠   

006.有情终难白首

竞月贻香

沈君月匆忙的回到了屋子里,刚关上门薛明枫就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靠在墙上双手叉着腰,垂眸问道:

薛明枫你就是沈君月,为什么要骗他呢?你们是认识的吧?眼神上是不会看错的。

沈君月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当作什么也没有听见,坐在梳妆台前,伸手摘下耳坠。薛明枫踱步到窗边,望了一眼从青楼离开的夜九卿,回过头来说道:

薛明枫他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他叫夜九卿是夜幽国的太子殿下,更加是未来的君主。

此话一出沈君月愣住了,抬在半空中的手僵硬着,她迟疑的回过头来望着薛明枫。薛明枫看着沈君月那吃惊且又不相信的眼神,不禁疑惑道:

薛明枫你该不会不知道他的身份吧?

原来夜九卿竟然是这样的身份,沈君月的恨意又加深了许多,她一只手暗暗的攥着拳头,恨不得现在把夜九卿杀了不可。

沈君月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沈君月冷漠的表情让薛明枫捉摸不透她的想法,“哐当”一声门被人推开了,青楼的老鸨走了进来,薛明枫立刻躲在了屏风后面。只见老鸨走到沈君月的面前,笑嘻嘻地说道:

龙套铃音姑娘,太子殿下邀你入宫,为苏侯庆生,今夜就启行。

夜九卿这也是在搞什么幺蛾子?沈君月点头应下了,老鸨高兴的甩着手帕走了,薛明枫这才从屏风后绕出来,拉着沈君的手臂问道:

薛明枫你真的要去?你不怕有什么陷阱吗?

薛明枫一脸担忧的看着沈君月,抓着她的手臂紧了紧,沈君安抚的轻拍着薛明枫的手背,轻笑道:

沈君月怕什么?他想玩我就奉陪到底,再说了我需要借这个入宫的机会,去找到沉霜国圣物的下落。

当年夜九卿竟然为了自己身上的圣物,而不惜屈尊来接近我,沈君月嘴角藏着一抹邪魅的笑容,眼底含着无尽的深渊。

是夜,沈君月坐着夜九卿派来的车轿进了皇宫的太子府,沈君月刚一下来就看见了在门口等候多时的夜九卿。沈君月不动声色的深吸了一口气,很不情愿的笑着,摆出一副乖巧温顺的样子。

沈君月见过太子殿下。

夜九卿不必多礼,快快进来吧。

说着,夜九卿领着沈君月走进了太子府,一路上他们保持着沉默以及距离,谁也不愿意打破此刻的宁静。突然眼前走来了一位紫衣官袍的男子,他看了一眼夜九卿身后的沈君月,说道:

苏震我都说了不必大费周章,随便过就好了,还劳烦人家姑娘走一趟。

夜九卿怎么会呢?

这个人看上去与夜九卿关系很好,又穿着华丽服饰,想必应该是传说中权倾朝野的苏震吧?沈君月赶忙行礼,含笑道:

沈君月铃音见过苏侯大人。

沈君月一开口苏震的目光完全转到了她的身上,在与沈君月对视的那一刻,心不知道为什么被刺痛了一下。苏震微微皱着眉头,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沈君月身上的气息很是熟悉,却不说不上来。

夜九卿苏侯怎么了吗?可是身体不适?

苏震回过神来笑了笑,连忙甩了甩手,沈君月也同样感觉到了那股气息,似乎与自己相近但又有些排斥。

苏震没什么,可能就是没有休息好罢了!

夜九卿点了点头,片刻转过身来望着沈君月,说道:

夜九卿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铃音你先与苏侯走会吧。

沈君月颔首应下,目送着夜九卿离开,然后与苏侯并肩在太子府的院子里游走着。不知道为什么,与苏侯走在一起沈君月原本烦躁的心情突然变得安静了许多,并且还觉得他很亲近的感觉。

苏震走着走着就在小池旁停了下来,沈君月跟着也停住了脚步,抬起头来有些茫然的望着苏震。

苏震不知铃音姑娘的身世如何?我见姑娘你才貌双全且又听话懂事,不应该在青楼待着的。

沈君月没有料到苏震会问自己身世的问题,她略微怔了怔,片刻回过神来笑着说道:

沈君月有很多事情我不记得了,这突然问起……铃音也不清楚了。

苏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垂眸寻思了片刻,又抬起头来看着沈君月,问道:

苏震那不知姑娘是从几岁开始记事的?

几岁记事?沈君月更加不清楚了,她对儿时的事情一概不知,问起左珠的时候她总是避而不谈,似乎很忌惮我儿时发生的一些事情。

沈君月我五年前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所以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苏震好像在从沈君月身上寻找些什么,他听到沈君月说自己五年前生了一场病,便不再追问了,他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苏震我也有一个女儿,她叫苏楹,只可惜现在不在了……她刚出生便被她娘亲抱走了,直至今日我都没有她们的消息。

想不到苏震还有一个女儿?沈君月能理解他失去女儿的心情,这么多年了还没能找回来。沈君月也从小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左珠只告诉自己父亲已经死了。

沈君月那……为什么您夫人要将孩子带走呢?

说到这里,苏震低下头苦涩的笑了笑,眼中尽是道不尽的辛酸苦楚,他缓缓抬起头说道:

苏震我和楹儿的娘亲是在一次偶然的观灯会认识的,我们渐渐的有了交集,后来彼此爱上了对方。但是因为我的身份与她悬殊太大,我不能将她娶进门。

苏震顿了顿,沈君月疑惑的抬起头望向苏震,不经意间看到了他眼底闪过一丝泪光来,想必这个故事一定很伤心吧?

苏震我和她在外私自成了婚,然后有了楹儿,但好景不长……我父亲为了朝堂上的利益,强迫我娶了湘府的千金。再后来我得知楹儿出生了,便偷偷溜出来去看她们。

苏震可是……当我赶到的时候,她们已经离开了那里,没有任何东西留下。那一刻我便知道,她永远不会回来了。

这苏震也是一个痴情人,不过那夫人也是傻的可怜,明明知道自己与苏震门不当户不对,还要与他在一起。想到这里沈君月不禁惋惜的叹了口气,抬眸看着苏震暗淡的眼神,安慰道:

沈君月夫人可能不知道你的迫不得已,苏小姐一定还活在世上,你们一定会再见的。

苏震勉强的笑了笑,夜九卿处理完事情回来,便看见二人聊的挺融洽的样子,走过来问道:

夜九卿说些什么呢?

苏震缓缓摇了摇头,独自一人走了,沈君月望着苏震孤独的背影,心里竟然会感到难过。夜九卿看着沈君月那样子,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突然朝沈君月俯下身贴近她眼前,问道:

夜九卿怎么?对苏侯依依不舍?还是说他哪里比我好?

沈君月愣住了,赶忙往后退了几步,夜九卿简直就是无理取闹!苏震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我还图他什么?

沈君月太子殿下这是说什么呢?但苏侯大人确实比你好,起码人家对夫人钟情,比太子殿下好太多了。

沈君月好像是在内涵某人,夜九卿怔了怔,沈君月转身便先走了。夜九卿望着沈君月的背影,不禁想起了她……

夜九卿你真的不是她吗?

上一章 005.再相见 竞月贻香最新章节 下一章 007.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