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穿越言情小说 > 摄政王的失宠弃妃
本书标签: 穿越言情  古代言情  王爷     

第九章一舞倾天下

摄政王的失宠弃妃

“据说王妃跳舞特别好,云儿在舞蹈上也小有成绩,那就切磋舞蹈吧。”宁云的嘴角微微上扬,好似曲诗茵的舞蹈真的像她说得那般。

“天呐,这下曲诗茵可死定了,谁不知道宁小姐在舞蹈最有天赋,这下有好戏看了。”

“谁说不是呢,宁小姐让曲诗茵和她比舞蹈,这不是成心让曲诗茵出丑嘛。”

“对呀,这还用比嘛,输赢已成定局。”

即墨修染的眸色微闪,修长的手指不停的打着节拍,丝毫没有为曲诗茵解围的意思,性感的薄唇微微上翘,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好。”就这众人幸灾乐祸的同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如同一颗定时炸弹迅速炸向四周。

伸出葱白嫩滑的小手接过侍女手中的紫金壶,散发着浓浓清香的茶水在精致的茶杯的打着旋儿。

“我的天呐,这个曲诗茵是真傻还是假傻,竟然就这样答应了宁小姐。”

“我看外界传言的绝非子虚乌有,曲诗茵还真是草包白痴,这若是输了,给丞相大人丢人也就算了,还平白连累了摄政王殿下。”

议论的声音虽然不大,还是被有心人听到了,这不,今日太后寿辰,作为丞相府的大小姐曲舒雅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接近王孙贵族的良机,当然,最重要的是摄政王殿下。

台下官家小姐坐的宴席处,曲舒雅在即墨修染到来至现在,眼球就一直没有离开过,灼热的目光里闪着浓浓的爱慕与痴迷,恨恨的睨了眼曲诗茵,尖锐的指甲深深的掐入肉里,却浑然不知。

忽的松开手,红紫的掐痕里带着一丝血渍,不难想象此时的曲舒雅有多愤恨。

只见她盈盈起身,上好的丝绸衣袖随之摆动,头上夸张的插着各式各样的首饰,如同一只骄傲的花孔雀,显得俗不可耐。

微厚的嘴唇掀起,高傲的把头扬的高高的,宛如一只斗鸡,一向张扬跋扈的脸上挂着不屑和嘲讽,甚至有些嗤之以鼻“妹妹,我怎么不知你何时会跳舞了?莫要逞强丢了王爷和爹爹的颜面。”

曲舒雅的这段话让身旁的中年男子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有力的虎爪紧紧的握着,虎眼都能喷出火来。

她的这番话无疑坐实了曲诗茵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草包白痴小姐,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曲诗茵,只见葱白的手指轻轻的剥开紫红葡萄的外衣,晶莹剔透的果肉散发着清香,“不错,好吃。”

“既然爱妃那么喜欢吃,就多吃点。”男人似乎并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反而亲昵的把自己手边的葡萄端至她的面前。

“妾身谢过王爷。”她的眼里有一霎那的呆愣,本就娇俏的小脸染上一抹可疑的红晕,在阳光的照射下,煞是可爱,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儿。

神情自若的曲诗茵让即墨玄奕宛若似水的瞳孔闪过一抹诧异和疑惑,忍不住猜想,难不成这些年她都是装的?

曲舒雅见曲诗茵根本就不理会自己,本就不太漂亮的五官扭曲在一起,犹如地狱厉鬼显得狰狞可怕。

即墨修染对曲诗茵亲昵的动作,无疑是刺痛了宁云的双眼,娇嫩的嘴唇有些泛白,不难看出此刻的她在隐忍着,忽而一笑,向高座上微微施礼“皇上,姑母,云儿这就去换衣服。”

“去吧。”太后冲宁云摆摆手,葱指上戴着寒玉所致的护甲,镶嵌着几颗鸽血红宝石,雕刻成兰花的形状,美丽不可方物。精致的五官掩饰不了当年的风采,举止投足无不显露出处于上位者的庄重和威严。

不久,曲荡人心魄的琴声轻轻扬起,一身穿浅粉色舞衣女子轻摆宽大的衣袖,随着乐歌翩翩起舞,素白色的绸缎也随着乐曲轻轻摆动,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扇子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典雅矫健。

接着琴声渐急,她的身姿也随之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迷人的色彩,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众人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女子美目流盼,在看向即墨修染的方向时,竟还大胆的抛了一个媚眼,在场每个人均心跳不已,不约而同想到她正在瞧着自己,以至于一曲终,众人还没有从她的舞姿中回过神来。

“啪啪啪。”一阵阵巴掌声打破了众人的痴迷,把众人从舞姿中拉回了现实。

“云儿祝姑母凤体安泰,万寿无疆。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宁云舞毕,微微朝着众人福了福身。

“呵呵,云儿,看来你的舞蹈又精进了不少啊,把哀家都给看呆了。”太后慈祥的脸上挂着浓浓的宠溺,朝着她亲昵的招了招手。

“哪有,姑母尽会讨侄女开心。”宁云脸色煽红的推了推太后华丽的衣袖,漂亮的眼里尽是一副小女儿的姿态。

“哀家说得可都是实话,你那舞蹈水平都能够赶上……”太后的思绪像是飘得很远,仔细看还能看到眼里的水雾。

“姑母,姑母。”宁云见一向对她慈祥的太后此时竟有些晃神,忍不住多叫了几声。

“呃,怎么了?”被宁云从回忆中唤醒的太后,眼神有一刹那的凌厉,转瞬即逝,随即看向宁云,脸上仍是往日里的慈祥的模样。

“我见姑母……”宁云欲言又止。

“皇帝,哀家看今日就到这里吧,哀家也累了,就先回去了。”太后忽然起身,一向慈祥的脸上带着一丝疲倦。

“母后,你还好吧?”即墨玄奕俊逸的脸上染上一抹担忧。

“哀家没事,倒是云儿,前些日子哥哥还托人让哀家给云儿择一佳婿,今日来的都是王孙贵族,京城数一数二的青年才俊,个个身份显赫,说着睥睨了一眼宁云,“皇帝趁此机会在这些王孙贵族中给你的表妹挑选一二,也可了却了哥哥的一番心事。”

太后的话不禁让宁云脸色一白,有些不甘的瞪了一眼悠哉悠哉的曲诗茵,心里恨的牙痒痒。

“儿臣谨遵母后懿旨。”即墨玄奕的眸光微闪,声音里带着丝丝柔和,显然打心里很尊重这位太后。

“姑母,云儿还小,还不想嫁人,云儿想陪姑母一辈子。”宁云撒娇的拉了拉太后的衣袖,脸色煽红,娇滴滴的模样,惹人怜爱。

“那怎么成,那些爱慕你的公子哥不得恨死哀家,云儿放心,你表哥的眼光哀家还是相信的。”太后眉开眼笑的点了点宁云的鼻子。

皇后的美眸亮了亮,看向即墨玄奕尽是柔光……

“恭送太后。”

宁云的双眼瞥向即墨修染的方向,即墨修染神情自若的饮了口茶,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和他无关,宛若嫡仙的面孔让人忍不住沉沦,但周身强大的气势又让人敬而远之。

待太后走后,宁云灼热目光才逐渐从即墨修染的身上收回,即墨玄奕是何等精明之人,自然看得出宁云对即墨修染的痴迷,明亮的眸子闪过几分唳气。

“王妃,虽然姑母她老人家走了,但咱们的切磋还没结束不是吗?”宁云的嘴角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一双杏眼在触及到她亲昵的和即墨修染咬耳朵,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葱白的手指深深的镶入肉里,这个贱人是在向她示威吗?

她优雅起身,不卑不亢的气势倒让即墨修染眼睛闪了闪,她岂会不知,从宴会开始到结束,这个叫做宁云的女子,眼球就一直没离开过身旁这个男人,公然勾引她“老公”,她这个正牌老婆还在这呢,虽然她只是一个挂名王妃。

她可没忘进宫时,那男人对自己的威胁,什么让自己少说话,最好别说话,她有那么丢人吗?

一进门口,又是吃她豆腐又是卡油,美曰装她的爱妃,去你娘的,谁爱装谁装,再次威胁,竟还被人看成秀恩爱,她感觉自己都快成了公敌了,曲诗茵气的牙痒痒,而某人竟神情自若的品起茶来,这让她如何不生气。

“宁小姐莫不是以为本王妃会反悔不成?”她的话有些咄咄逼人,让向来骄傲的宁云竟一时有些语塞。

“怎么会呢?王妃莫是误会云儿了。”宁云哂笑,有些尴尬的抿了抿唇。

曲诗茵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笑,明亮的眸子意味深长的睹了宁云一眼,让本就有些心虚的宁云背脊一凉,身体跟着也有些颤抖。

待她缓过神来,曲诗茵的身影已经渐远,恨恨的咬了咬唇,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向草包白痴的曲诗茵竟有如此强大的气场,把她都给镇住了,这种感觉她只在一个人身上体验过。

也就在此时,一个身着侍卫服饰的男子冲着即墨修染的耳朵低语,即墨修染的脸色大变,锐利的眼眸里染上一抹阴霾,连着周围的温度都低了几分,周身寒气让人不敢直视。

他的寒眸微眯,睹了眼曲诗茵消失的方向,朝着殿外走去……

不一会儿

随着音乐的响起,一抹白色的倩影飘向舞台中央,白色的蕾丝短裙就像盛开的朵朵水莲,她穿着舞蹈鞋慢慢的走着,轻盈的舞姿使她更像一只正在嬉戏的白天鹅,细腻的脚步,哒哒哒……

白色的纱裙也随着她的动作摆动,跳跃,她微皱着眉头,眉宇中略带了一丝哀伤,仿佛要离别了爱人,葱白的手指轻轻的抬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好看的弧线,她缓缓的转着圈,微微抬起下颔,高贵而坚强。

轻步曼舞像燕子伏巢、疾飞高翔像鹊鸟夜惊。美丽的舞姿闲婉柔靡,机敏的迅飞体轻如风,没有奇情高潮也没有夸张浮华的布景,除了纯情还是纯情。她的基本舞步也就是这几个,旋转、大跳、碎步……全靠她的眼神手势,构成最细腻最丰富的肢体语言。舞姿里,有一种特有的均衡对称、圆融和谐的建筑美。

她的优雅手势,新颖的舞蹈动作让众人眼前一亮,眼神炽热的盯着舞台中央的那抹倩影,以至于待舞蹈结束很久之后,众人都没有回过神来。

“啪啪啪,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男子沙哑的声音打破了众人所有的幻想。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声音的来源,眼里皆是一惊,脑海里不自觉的闪出一句话,“一舞倾天下。”

上一章 第八章惨遭刁难 摄政王的失宠弃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十章刺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