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
本书标签: 都市  历史  穿越   

第十六节拯救马超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

赵云回江州催调援兵。诸葛迷有幸和夫妇二人同行。

赵云夫妇骑术了得,疾如风,快如电,令人望尘莫及。在马文鹭耐心指导下,诸葛迷初窥骑术的门径。

八月下旬,抵达成都。

街上沸沸扬扬谈论最多莫过于前线的战事。其次是蜀中文臣武将的功绩美德。诸葛亮早已声名在外,让诸葛迷大跌眼镜的是在蜀国这个面积只有中原大都会的地方居然流行“好事行千里”的风俗。

诸葛迷最关心的是如何搞定马超。狡猾的刘备把他的荣辱和马超紧密联系起来,让诸葛迷感觉压力很大。

救人到医馆,不是去请大夫而是去骗大夫。在三国时代,这一招算得上前无古人,后有来者。大都市里有一技之长的名人比较容易找。不费多大工夫,就找到城里除御医外最有名的医师。听马文鹭说他兄长曾经请过这位名医。

“先生来治病?”医师望着气喘吁吁的诸葛迷,误以为哪里有毛病。医生总是希望有人找他看病,谁也不想失业。

“听说大夫是成都最高明的医师,我有些怀疑。请问你能否治好骠骑将军的病?”如果他能医好马超,历史就将改写。最后这句问话的答案其实诸葛迷早就知道。

被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刁难,医师有一百个理由不服气,横眉冷眼说道:“马将军患的是心病,谁都明白心病还需心药医。我是医生只懂得用草药治病。至于医治心病,在下爱莫能助。”

医师透露出的这点消息无形中印证了刘备的忠告。

后世史家评论马超时曾经指出:自归顺刘备平定益州后马超后半生再无光辉业绩,较之潼关渭水时判若两人。陈寿对马超降蜀后的记载吝惜得不肯多花半滴墨水,只在彭羕传里提到马超羁旅归国常怀危惧。

试想一位身强力壮的猛将没有在战场马革裹尸,而在四十七岁的中年时代悄然病逝,史书也未记载具体所患何病。这一切似乎显得不合常理。诸葛迷和刘备一席话后更加确信网络论坛猜测马超的观点。

“大夫医术不精,妄加狡辩。请问您反省过自己用药分量是否轻重失当?”既得陇复望蜀。明白了马超患有心病,诸葛迷继续尝试着进一步套出医师的口风,确切了解有关病情的治疗。读过医学名著未必有实际经验。和成都最有名的医师相比,无论理论和实践,诸葛迷都甘拜下风。所以找医师帮忙实属明智之举。

医师以怀疑的目光盯着诸葛迷说道:“马将军所患的不过是一般风寒,只需要用独活九克、防风、肉桂、杜仲、当归、茯苓各六克以水煎服药到病除。这种病我医好的不计其数,但马将军的心病不是人力所能医治的!”

想不到连药方都给套出来了,诸葛迷不禁窃喜。对照《伤寒杂病论》的记载,用药分毫不差,看来这位医师水平不低。诸葛迷又多了份信心,于是辞别医师径奔骠骑将军府。

一听来为骠骑将军治病,又有马文鹭的推荐,侍卫倒也热情,引诸葛迷先见平北将军马岱。

“先生会医术?”马岱半信半疑地盯着诸葛迷。这位青年不过二十二三,从年龄上看,稍微细心的人就会提出疑问。

“在下学得一点医术,听说骠骑将军生病,又受赵夫人之托,特地登门行医。”把活马医成死马,是要掉脑袋的。再说刘备那家伙对自己提出极高要求,到底怎么医治才能叫刘备满意呢?诸葛迷字斟句酌,希望得到马超等人的配合。

“先生会把脉?请先为本将军诊治如何?”马岱果如演义里所述小心谨慎,心思细致。但诸葛迷毕竟是忠烈侯,不比普通医师。马岱只能怀疑但不能拒绝。

诸葛迷微微一笑,非常自信地说道:“在下只懂得医治风寒之术。我先开出个药方,请大人转呈骠骑将军,病情自当缓和!”

如果马岱与马超兄弟间有怨隙,就会拒绝这一药方,刘备可以借机处置好心的我。如果医师所言药物有偏差,马岱一旦识破也可能误会我别有用心。总之任何冒失的举动都将导致杀身之祸。诸葛迷默默地给自己打气,不住地告戒自己冷静沉着。

然而诸葛迷就是一个敢于冒险的人,不会因为有风险就放弃,否则就不会触怒刘备返回成都。

马岱接过药方点点头道:“果真是医治风寒的药方。只是最后一物似乎与众不同。”当即以礼相待,吩咐下人把药方呈给马超。诸葛迷的药方最后一物不是中草药,而是八字箴言:羁旅,扬威,灭贼,方归。

诸葛迷暗暗对天祷告,感激上苍。古代道德不系统,法制不健全,思想也不科学,往往一件事情存在许多偶然因素。他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也会相信上苍,自己想来都觉得惭愧。不过要说这次运气好,那是肯定的。

诸葛迷被请入内。见到马超时,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病状。估计此时风寒医治得七七八八,惟有心病长久困扰着这位十六岁就出道的一代虎将。马超屏退左右,房间里只剩下诸葛迷、马岱和他。

“看过药方,孟起愚钝,请先生明示!”马超翻身从床上起来。马超从八字箴言里揣摩到具体含义,看不懂箴言他没道理召诸葛迷入内。

既来之则安之,管他马超配不配合,诸葛迷不慌不忙地按照原意解释道:“羁旅,扬威,灭贼,方归。这不是治疗风寒的良药,而是医治将军心病的药方。”

“孟起哪有什么心病?”马超展开双臂哈哈大笑道。

“本侯希望骠骑将军不忘羁旅之恨,不坠灭贼之志,重扬英武神威,封侯荣归故土。”

“哦”马超若有所思地应道,旋即镇静下来。诸葛迷,来历不明。听妹妹说此人很受陛下器重,又是诸葛丞相的本家。马超担心朝廷有人借治病为名来试探他,表现得很沉稳。不愧是独霸一方的凉州豪杰,岁月的磨难渐渐改变其少时的莽撞,多年的政治斗争使他不得不稳重应付。

“将军是名将马援的后人,您的先祖一生尽忠汉室,守御边疆。凉州百姓感激马援将军之德建立祠庙世代祭拜,香火不绝。想当初将军才十六岁就讨伐李贼,后来驱羌人结连关西诸侯,平定关中,拔长安,破潼关,杀得曹操割须弃袍,渭水夺船。将军的威名声震寰宇,谁不伸出大拇指称赞将军当世豪杰。”凭着记忆诸葛迷把马超生平的光辉业绩赞赏一番。

马超一面安静地聆听,一面回味着过去的历史。等他讲完,长叹一声道:“都是陈年往事。好汉不提当年勇。”

诸葛迷小心翼翼地问道:“难道将军失去昔日的凌云壮志?当今曹丕篡汉,神人共怒。以将军的勇武,驱羌胡虎狼之师,上可逐鹿中原,替陛下锄奸灭贼;中可平定雍凉,为国家开疆拓土;下可拱卫汉中,保社稷长治久安。将军为什么还郁郁不乐,怠慢其志呢?”

“我听说‘国强则民富,兵强则将勇’。”马超又是一声长叹。

蜀国一州之境,地狭民弱,国力远不及中原,军事上也有天壤之别。一些蜀人就会担心弱国难敌强国。马超这位善于指挥骑兵的将领现在就面临着蜀国无骑兵的窘境。四川盆地受崇山峻岭的地理限制,不适合养马和发展骑兵。马超留守益州,确实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这正是马超最担心的地方,如果朝廷认为他是鸡肋,勇武善战的优点可能变成缺点。

诸葛迷看来马超不是鸡肋,相反是蜀汉争霸中原不可或缺的将才。要治心病,先要破除鸡肋之说。

诸葛迷微笑道:“将军差矣。圣人论兵不以表面的强弱判定成败。管子曰:‘霸王之形,德义胜之,智谋胜之,兵战胜之,地形胜之,动作胜之,故王之’。”

接着徐徐道来:“陛下帝室之胄,仁义著于四海,弘义宽厚、知人待士,有高祖遗风;反观曹丕,玩弄权术,倚仗凶逆,窃据神器,废社稷,天下士人所不耻。德义上,魏不如我。”

“陛下机权干略,故能败曹操于汉中,破吴军于猇亭;诸葛丞相坐镇成都,供应前线足食足兵。智谋上,魏不如我。”

“兵不在众而贵于精,蜀军兵精将勇,魏军调动繁琐,如能出其不意,克敌制胜并非难事。兵战上,魏不如我。”

“蜀有南郑天狱,斜谷石穴,进可攻退可守,此上天赋予国家的资本。魏人必须扩大防线,处处设防。地形上魏不如我。”

“魏国人心思汉,士大夫不悦曹丕暴虐行径,倘若敌国有变,抓住时机以有德伐无道,势如破竹。此动作胜之。”

马超陷入沉思。他本是个粗人,对诸葛迷这番长篇大论需要花费点时间细细咀嚼。

见马超迟疑未决,诸葛迷又列举历史道:“昔日项羽,起不由德,虽处华夏,然最终败走陔下,自刎乌江。王莽称帝,世祖奋羸卒数千,摧王莽劲旅四十万于昆阳。拒道讨逆不在众寡。陛下上应天时,下得民心,兼且贤臣良将相辅,帝业必成!”说得激昂慷慨,滔滔不绝。当他一口气说完,涌起一股熟悉历史的成就感。

项羽兵败乌江和刘秀昆阳大战的故事,十分扣人心弦,就算三岁的孩童也都听说。

建功立业是所有武将梦寐以求的志向。

说得马超心血澎湃,把头巾一扯,恭敬地说道:“诚如先生此言。孟起定当抖擞精神,留得残躯竭忠报国!”对马岱笑道:“很久没练七绝枪,不知道还舞得动么?”

诸葛迷见马超重振精神,非常兴慰。可他一想起刘备的目光,总觉得哪里不妥。

陛下当时并未答应宽宏大量,难道是要叫马超知难而退?

“将军,本侯还有一句忠言,不知道该不该讲?”诸葛迷吞吞吐吐地问道。

“既是忠言,请先生赐教!”马超情绪激动,几年来没有如此畅快。

“诸葛丞相法度严谨,赏罚分明。如古人云:‘明主使法择人,不自举也;使法量功,不自度也’。我私下认为没有功劳就算再有名声和才能也不会得到陛下和丞相重用。”

“先生要我主动立功?”

诸葛迷说道:“将军误会。我认为大丈夫立身处世,该出手时就出手。现在国家刚打了败仗,元气大损。还需休养生息数年才能觊觎中原。”

“那我如何建立功劳?”马超焦急道。

诸葛迷安慰地说:“玉不啄不失其质,马不御不损其蹄。是金子总有发光的时候。我窃以为将军还需要韬光养晦,积极主动等待时机!”

“韬光养晦?请问先生,我该怎么做?”马超略微失望,本以为能够建立一番事业,不料诸葛迷又劝他暂藏锋芒。

诸葛迷笑道:“将军暂且告病辞官,以退为进,不失为良谋!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等到蜀汉有实力发动战争时,就是将军推辞,陛下也会盛情邀请的。”

“你教我辞官!多谢先生赐教,超再考虑考虑!将来还要侯爷推荐。”马超瞪大眼睛望着诸葛迷,很快他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平和下来。难道诸葛迷的计策是陛下指使?不过以目前局势,西蜀政局将发生变化,韬光养晦未必是件坏事。

一面吩咐下人煎煮中药,一面赏赐诸葛迷许多钱币。这些直百五铢钱,数量多得携带吃力。诸葛迷暂时不清楚蜀国的货币实物价值多少,也不清楚这里的物价是否过高,为了避免马超多疑,欣然接受。

三国时期,货币发行和流通一度处于混乱无序状态。公元前118年汉武帝铸造五铢钱,直至东汉末年,货币流通都很正常。但是后来有个叫董卓的家伙品行恶劣,竟然坏五铢钱更铸小钱。这样一来对于后世商业发展产生相当坏的影响,物价踵贵,钱货不行,致使三国经济倒退数年。后来魏国停用小钱,恢复五铢钱。蜀国刘备却因为当初的许诺,被迫改五铢钱为直百钱。加上蜀国发行货币时期和面值不统一,所以马超赏赐的每个直百五铢类似于现代的几分钱。

诸葛迷辞别马超走出将军府,想到初来三国就治好马超的心病,为蜀国挽救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顿时意气风发。

“谁言兴亡有定,死生有命?畏惧则存想,存想则目虚见。世间哪里有什么鬼神宿命之说!”大街上诸葛迷无所畏惧地扬言。

街上行人纷纷投来惊奇的目光。要知道在古代科学极不发达的年头,敢在大庭广众下说出这种无神论的话的确惊世骇俗。

马车从诸葛迷身旁飞驰而去,突然停下。车上一人揭开幕布,跳下马车,怒骂道:“孺子无知,妄论鬼神,何其愚也!”

上一章 第十五节自讨危机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十七节谯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