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
本书标签: 都市  历史  穿越   

第六节勇者傅彤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

借助战马的庞大身躯,刘阿闪身躲开。傅彤的矛重重地砸向战马。忽然整个矛身由刺杀变成上提,翼刃钩住骑兵的腰部。顺势一记“打蛇上架”,把对方钩杀下马。刘阿刀锋忽至,迅捷威猛,傅彤回转矛身已经来不及,无奈向旁边闪避。护肩顿时被劈成两块,刀锋的余力震得肩头发麻。

眼见跟随的百多士兵死伤殆尽,傅彤不敢恋战,虚晃一矛。趁着”横扫千军”的强大气流,逼开周围的骑兵,踏着尸体跃上马鞍。又是一记“万夫挡关”舞得长矛虎虎生风,吴兵不敢靠近,四面围逼。

那傅彤也是生猛,咆哮一声,从还未来得及合拢的包围圈里杀出一条血路。策马狂奔,吴兵呼喊着紧追不舍。

跑了不远,突然刮起狂风,风沙吹得眼睛都挣不开。眼见乌云密布,一场暴雨即将而至。傅彤转过一个山坡,滚下马来,躲在草丛里。风沙很大,野草刮得东倒西歪,视野越渐模糊。耳边听见几十骑跑过,一直沿大路追赶。等声音走远了,才摸着山石从小路追寻大部队。

“傅大哥一定很危险啊!”望着越刮越猛的狂风,诸葛迷非常担忧。

“他是蜀汉的英雄。”刘备评价一句,又仰望天空,轻轻地说道,“天要变了。”

乌云仿佛奔腾的骏马,弥漫着天空每一个角落。广阔无边的天空黑压压的阴云,遮住太阳的光辉。如同曾经如日中天的刘备势力,此时的蜀汉笼罩着战败后巨大的阴影。

“朕输得很惨,再无颜面去见诸葛丞相啦!”这是刘备见到诸葛迷以后说的为数不多的话。看着诸葛迷,仿佛诸葛亮就在眼前。不知为何,刘备总有种幻觉,见到诸葛迷就好像见到丞相。

“陛下,成败乃兵家常事。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诸葛迷搬出《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的对联。这里含有两个典故:项羽的破釜沉舟和勾践的卧薪尝胆。都是刘备知晓的故事。

“你要鼓舞朕卷土重来是么?哎,你哪里知道这一次输了就不可能再来过!”刘备苦笑着。

他的耳边响起诸葛亮在东征前最后一次上奏时说的话:陛下,这是臣集中蜀汉全部力量筹措的人马辎重。那是在去年,刘备一再不满下,诸葛亮倾尽全力准备的军队粮草和军需。可惜被他挥霍一空,没有了家底,拿什么来报仇。

傅彤追上大部队的时候差不多累得快趴下了。

暴雨淋湿全身,蜀军将士们像落汤鸡一般保护着刘备逃生。

刘备走在泥泞的小路上,步履蹒跚。忽然不留神,脚下滑倒,一屁股坐在泥坑里,衣服粘满泥土。众将急忙搀扶,刘备伸出左手挡住每一个扶他起来的人。硬是用右手撑着地面,挣扎着站起来。一双脏污的手顾不得许多,顺手朝脸上抹去雨水,却是越抹越黑。

“你们被这点雨给吓坏了么?想当年,又是暴雨又是狂风,还有追击的箭矢,那个险啊,你们都没瞧见哩!”刘备接过士兵献上的短矛,轻松地笑着为全军将士鼓气。

“陛下,臣越想越迷惑。刘阿为何要用百余骑兵追击咱们,我怀疑这是吴军有意让我军走小路。”傅彤把沿途所想的告诉刘备。

笑声停止,刘备的脸上惊现不安的神色,与适才摔一交后的平静相反。短矛作拐杖,一边撑着,一边前走。脑子里不断思考着刚才傅彤的问题。

诸葛迷从记忆里搜索着关于这场战役的史实,整理思路,弄清来由。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变色道:“夔门!吴军要抢占夔门!”

他与刘备所料的不谋而合。

孙桓的无坚军这几天失去踪影。这几天除了刘阿的骑兵,也没遇见其他东吴的军队,很多将士都感觉奇怪。吴军到底想做什么?

“孙桓的目标是夔门。如果让这小儿抢先了,我们就真的完啦!”刘备以矛作杖,在泥土上比画着地图。

蜀军下达全速行军的命令,所有人不顾风雨,加快脚步。

刘备对诸葛迷刮目相看,同时产生了疑心。“丞相让你来做什么?”

“本是叫我来劝说陛下转移营帐,可惜来晚啦。”诸葛迷遗憾地说道。

“丞相为什么会信任你?你和丞相到底什么关系?”刘备继续追问。

诸葛迷摇摇头说道:“丞相心里想的什么,草民也不知晓。”

刘备转过脸望着马良。只见马良也是摇头,说道:“丞相神机妙算,他想的东西,臣也猜不出来。”马良说的是大大的实话,对于诸葛迷的任用至今还是个迷。或许答案藏在诸葛亮心中。

六月的天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暴雨停息,太阳又露出云面。

蜀军在巫峡崇山峻岭中穿梭。等待他们的竟是埋伏着的又一队吴军。

李异按照陆逊早先的安排埋伏在巫峡险要处,一千多步兵守候两天。不想突然暴雨倾盆,淋得一帮人焦头烂额,随身携带的火种也湿透了。好不容易天空放晴,刘备的部队就出现眼前。火攻发动不了,伏击的威胁就大打折扣。李异顾不上那么多,等蜀军进入射程,千箭齐发。狭窄的山路天降箭雨,蜀军猝不及防,顷刻间倒下三四百具尸体。全队陷入恐慌。

刘备很沉着,一面指挥部队往前冲突,一面指挥盾牌掩护两侧。这一招收到效果,吴军的箭镞攻势衰弱。李异偷偷瞄准毫无防备的刘备,拿过一张强弓,翢翎箭在弦上,箭尖对准刘备的胸口,弦响箭发。刘备听到响箭,心知危险,急忙闪身从旁边的诸葛迷躲过。诸葛迷紧跟着刘备,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成惊弓之鸟。一个脚滑,整个身体侧向刘备。本来是滑倒,结果反变成替刘备挡箭。

傅彤近在咫尺,迅速以矛身去挡那只暗箭。矛未触及,但是力道极大,激起的强大气流影响翢翎飞行的轨迹。稍微偏差几毫米,划破诸葛迷衣摆的一角,惊出一身冷汗。刘备惊魂未定,左右侍卫一面挡遮箭矢,有人扶起诸葛迷。仓皇逃命。吴兵换用石块砸击蜀军,顷刻间又多了两百具尸体。但大多数蜀军已经逃远。李异传令擂鼓追击。

“陛下,敌兵追上来啦!请派人断后!”马良气喘吁吁地禀道。吴军攻势很盛,追赶呐喊声彻峡谷。

蜀军陷入前所未有的危险境地。慌乱中身后的吴兵究竟有多少无人清点,似乎数倍于己。

刘备把脸一沉,两眼一闭一开,一面默念道:傅彤,你可别怨朕。一面冷峻地唤道:“傅彤断后!”危急时候,他想到的只有赤胆忠诚的傅彤。

“遵命!”服从是士兵的天职。更何况是忠烈不二的傅彤。“小兄弟一路保护好陛下!”傅彤的大手搭在诸葛迷肩头。感觉到手心的温度和他的心一样炽热。

“大哥,保重!”明知道傅彤的每一次断后都与三国志的结局非常接近,但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阻止他的忠心。诸葛迷很舍不得这位刚认识不久的大哥,抓住他的手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一句保重算是最好的祝福。

傅彤替诸葛迷擦去脸上的泪珠,略带怪责地笑道:“哭鼻子啦?男子汉是不允许哭鼻子的。小兄弟,好好为国家效力!”握紧长矛,头也不回,一个人冲向蜂拥而来的吴兵。

那一刻,所有蜀国将士无不肃然起敬。

傅彤的身后是背对着逃命的大队蜀军。狭窄的山路中央,他孤独的身影仿佛矗立着的一塑雕像,一动不动挡住吴军冲锋的路线。果真是一夫挡关万夫莫开。

狭路相逢勇者胜。一声大吼,震彻山谷。傅彤全身运气,瞬间真气充沛,精神抖擞。

最先上来的四支矛被傅彤以矛柄扫断,剩下的吴军停在距离十步的地方不敢上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刘备的部队越走越远。追击的吴兵越来越多。

傅彤一步一步往后退,不时挥动锋刃刺杀企图突前的敌兵。后退的道路越来越窄,傅彤斗志越来越猛,地势越险对于单打独斗的他就越有利。终于退到一处极其狭窄的路口,仅供两人行走的口子便于傅彤单兵作战。吴兵也聚集过来,凶狠的目光仇视着这位孤胆英雄。

一声令下吴兵开始冲锋,大约二十名士兵挺身向前。傅彤使出“死缠烂打”,讲求‘勇’字的长矛所挥之处,兵器折断,吴兵披靡。割喉、劈面、刺额、穿胸、斩腰。长矛所击全是致命部位,不多时二十具吴兵尸体倒在面前,傅彤却是毫发无损。傅彤的一招一式看似普通,但真正交手才觉威力无穷。

傅彤缓慢地后退,值到退回刚才那个最窄的路口。第一轮下来,吴兵的士气遭受沉重打击。

后面的弓箭手张弓搭箭,上百支箭对准傅彤。只要一声令下,纵使有天大本事也是万箭穿心。

李异愤怒异常,扬手喝道:“抓活的!”这么多吴兵连一个落单的蜀将都不能活捉,传出去怕被其他兄弟部队瞧不起,李异决心不让自己部队丢脸。

弓箭手还是紧张地拉满弓,给傅彤施加心理压力。

但傅彤早已置生死于度外,全神贯注望着面前的吴兵,真气聚集在短短十余尺的矛柄上。三尺长的矛头凝聚着恐怖的杀气,在日光下反射寒光。

李异再次挥手。前面的步兵列阵硬压傅彤。步兵长矛阵讲求统一和力量,阵势简单有效。傅彤挪动着步伐,每一步非常小心,如果让对方强行撞上,一个人哪里敌得过千百人的体力。看着威猛的勇士都在后退,李异笑了,第一次感觉有希望捉住敌将。

但长耳兵出身的傅彤岂是这么好对付的。他一声暴喝,径直冲向敌阵。但不等敌人出矛,迅速退回一步,距离拿捏之准令人惊叹。吴兵果然中计,一齐出手。但毕竟有先有后,傅彤抓住时机,瞬间一招‘长虹贯日’,命中最前的敌兵。不等敌人补防,从刺倒的空隙杀入,一手以矛隔开对方的兵刃,另一手拔出短刀,在人堆里劈砍刺杀。阵里的全是手持长矛的士兵,短兵相接自然吃力,被傅彤这一迅猛攻势打得不知所向。不多时,身边又增加十具尸体。其他吴兵赶紧退却,重新列阵。

李异气得怪叫,对手的武艺在他眼里看不出什么奇特,但麾下士兵就是不争气。手里的斩马刀震震作响,杀气凝聚在锐利的刀锋上。很少遇见如此强劲的对手,居然是蜀国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将。当然等他知道这是蜀汉中军护卫后,绝对不敢轻视。中军护卫是一个皇帝的保镖,武艺的确了得。

傅彤的气势压倒敌人,但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消耗不少体力,腰部被矛割开条口子,小腿也中了下轻伤。傅彤镇定心神,暂时挪步后退,值到退回先前那个位置。

吴兵又攻不上来,气得李异第三次挥手。短刀手配合矛兵,散开阵型强行冲锋,戟兵在后面援助。

傅彤的长矛也是抢攻,首先一招‘横扫千军’掀倒前面的敌人。伴着吴兵的惨叫,傅彤手上力量更足,‘呼’一击当胸穿过一名吴兵。矛头抽出,矛鐏震掉身后偷袭者的刀柄。滴血的锋刃平添杀气。但吴兵大量拥上来,傅彤来不及喘气,凭着那股血性,长矛在刀光矛影中晃动。飞溅的血,倒下的尸体,剧痛的伤口,攻来的兵器。傅彤忘乎一切,面前全是红色,耳边都是惨叫,手上是一遍又一遍兵刃撞击的震感。‘血战到底’发挥淋漓尽致,不多时又是三十多具尸体横在面前。

傅彤的体力下降很快。长矛撞上一柄马刀时,矛柄震得手臂酸麻,矛头被刀削去,倒插入泥土。刀锋穿透铠甲,胸口留下一道长长的口子。被这股真气震击的傅彤倒退几步,同时抽出短刀。

马上吴兵精神大振,纵马跃过傅彤的头顶,斩马刀如飞瀑直下,刀至空中忽然停止。傅彤的刀早已插入对方的要害,凌空跃起的傅彤顺势劈下,战马被砍翻,倒在血泊中**。傅彤的血战十式已经将刀与矛有效融入武学之中,杀伤威力惊人。

李异没料到傅彤体力大幅下降之时还能进行这般刚猛的反击。只凭一己之力,傅彤前前后后竟然杀死六七十名吴兵,重伤上百人。

望着大口喘气的傅彤,李异认真地劝道:“将军武艺高强,投降东吴必定封官拜将。”

傅彤气喘吁吁,吐出一口血,竖起粗眉,骂道:“吴狗!何有汉将军降者?”步伐不乱,始终靠向狭窄的路口,死志坚决。

李异恼羞成怒,举起马刀,放箭的命令还是不敢下达。但吴军已被夺气,没有人再敢上前抢功。

催动战马,李异亲自上阵。马蹄踢起泥点,强大的气势涌过来。

傅彤双手抱着刀柄,奔跑着迎面撞去。就在李异挥刀的一下,傅彤的头盔被击落,但刀刃划过马鬃,砸在马腹上。傅彤用尽最后的气力,大喊着连人带马推出几步。李异的斩马刀从左肩劈下,当胸带肩被劈成两截。战马挣扎着发狂乱踢,李异被马耸下鞍。马刀还夹在傅彤的伤口处。

鲜血喷出一股血柱。傅彤大吼一声,左手撑着地面,右手持刀顶着地,身体努力保持着平衡。

眼前一片殷红,傅彤的视线渐渐模糊。鲜血顺着左臂和刀大量流下。终于,累了,散乱的头发遮住愤怒的脸,一双眸子瞪视着前方。永远永远瞪视着前方。

李异望着傅彤逐渐僵硬的身体,却不敢用手去触碰。远远地隔着矛挑动傅彤的下颚,确信他已经真的死亡,这才上前几步,拾起头盔,恭敬地给牺牲的敌人戴上。口中赞道:“真勇士也!”

上一章 第五节血战十式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七节意外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