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
本书标签: 都市  历史  穿越   

第五节血战十式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

今天是奥运会第一天,预祝中国奥运健儿勇夺金牌。为中国加油!为中国自豪!

孙桓的吴军水陆并发,距离秭归渐近。与此同时,刘备在秭归的官道与马良一行人邂逅。

马良随行共六骑。长途跋涉下,遇见刘备,其中一匹马累得口吐百沫,奄奄一息。

见到马良,跟随刘备的那些将士们欢呼雀跃。

有马,陛下得救。可是谁又会是那三个幸运儿?

傅彤喜忧参半。只剩五匹马,刘备必不可少,侍中大人也有一份。那么只留下三匹马,陛下会赏赐给谁呢?在吴兵的追击下,马匹就是最好的逃命工具,有马就等于远离死神。

陛下是不会赏赐给自己的。傅彤清楚平日里默默无闻的他哪里会得到陛下的赏识。在精英云集的白耳兵中,傅彤的勇猛是众所周知的,但他往往不会拧着敌人的首级或者作战的旗帜跑到陈到那里邀功。他喜欢玩命地打斗,如同他的血战十式。打斗之后懒得去收拾敌人的尸体。

其实傅彤想得很开:作为刘备的中军护卫,各种军饷福利都是最优厚的,他不需要太多的赏赐。而且职责所在,随时准备为刘备牺牲,太多的赏赐装不进马革里。轰轰烈烈,马革裹尸是他最大的志愿。

“陛下,臣来晚啦。”马良跪倒在地,从怀里掏出卷轴,说道:“丞相……”看到刘备灰头土脸的模样,一时间泣不成声。

“孔明怎么啦?朕不是传旨丞相,一天只许工作十小时?怎么,丞相还会操劳成疾。”刘备的心悬到嗓子眼儿上,还期望诸葛亮替他处理国家政事和辅佐太子。孔明不能有任何的伤病啊。

“陛下,您请放一百个宽心。丞相身体无恙,他让我带这位青年面见陛下!”

“草民诸葛迷拜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诸葛迷不知道具体规矩,学着古装戏里的模样东施效颦。

溜须拍马果然管用。刘备把先前的泪水赶到一边站着去,笑着说道:“现在朕危在旦夕。但愿如你所言。诸葛?你是琅琊诸葛氏家的人?”

同是跪着说话。诸葛迷微微点头,偷偷斜视着马良。临走前诸葛亮吩咐自己说是他的本家。这不是故意欺骗刘备的感情。

“是的,丞相让他来见您!”马良擦拭脸上的大汗,掩饰羞愧的脸。心想:陛下常称我敦厚诚实,不想今天也瞒他一回。死罪!死罪!

“季常,是不是身体不适,你的脸怎么红啦?”刘备关切地望着他。

“没事。”马良缓缓起身,牵过一匹马,献给刘备,“请陛下上马!”

众将士一齐跪下喊道:“请陛下上马!”

东吴追兵翻山越岭,也都是些步兵。有了马匹,就能甩开追兵,平安回到奉节。

刘备何尝不想骑一匹骏马飞跑回成都。

可他还是犹豫了。

只有五匹马。这上千多将士都走不了。

他是一国之君,怎么能够抛弃他的将士独自逃生。再说这场败仗让他无颜蜀中父老。现在再一走了之,他还有何德何能做这蜀汉的皇帝。

帝王不是这么好当的。他是国家的荣誉,他的言行代表着国家的尊严。

刘备是枭雄,枭雄需要忍辱负重,但枭雄更要尊严。

抛下将士逃生便是毫无尊严。

“我是不会走的。朕要与诸位一同回到奉节!”刘备张开双臂,一种将天下揽入怀的气势。得天下首先得民心。

“陛下!您是九五之尊,蜀国可以没有咱们,但不能没有陛下。请您先走吧!”傅彤持矛近前,离刘备十步外恭恭敬敬地跪着哀求。

在场的白耳兵全都下跪,央求刘备上马离去。他们是陛下培养的部队,他们把灵魂交给了刘备。

但刘备轻轻扶起傅彤,抽走他手里的长矛,朝着马良悲怆地说道:“季常,你们本不该回来的!给朕上马回成都,告诉丞相好好辅佐太子!”

“陛下不骑马,臣也不走!”又是一位忠臣。

突然刘备大喝一声,矛身扎进坐骑的前腰,痛得那马嘶鸣呼啸。挣扎着,嘶鸣着,流者血,庞大的身躯慢慢萎缩,最后跌倒在血泊中,喘着粗气,悲惨地叫着。

场景竟是无比凄凉。

那些身经百战的勇士们,有的人落下感动的泪水。刘备破釜沉舟杀马还不是表示与众人同生共死的决心。

“把朕的马分成大块,赐予将士们分享!”刘备背对着众人,露出狰狞的表情,但语气确是慈祥亲切。

割肉杀马大大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命令一出,麾下的将军们很激动。现在陛下留在军中,部队就不会瓦解,大家才有一线生机。

“誓死保卫陛下!”有人带头振臂高呼,所有的士兵都狂热起来。这时真的是让他们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诸葛迷冷眼旁观,对刘备的印象又深刻一层。

这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慈祥和蔼的脸带着沧桑的痕迹。有谁会想到这张仁慈的脸背后是一代枭雄的容颜。坚忍而智慧。

好一个枭雄刘备。拉拢人心的手段的确高明得很。竟然用一匹马就赢得全军将士的心,这成本也忒低了点吧。

但很快诸葛迷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别小看这一匹马,没有它,刘备就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前途未卜,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人心,这成本也不算低廉。

联想起携民渡江,和杀马割肉如出一辙。

一切仿佛在赌!赌的是运气!筹码是自己的生命!屡屡如此的刘备给人的感觉更像一个赌局的高手。

莫非这就是刘备与众不同的帝王术?

刘备示意马良和诸葛迷等人下去休息。自个盘膝端坐,合上双眼,耳边响起将士们大块嚼肉的吃声。

一连九天都在被吴兵穷追猛打中度过,身上的干粮吃光了,就连路上的野菜怕也所剩无几了。马肉正是送上门来的美食。吃过之后,他也再没退路,熬到奉节就得听天由命了。

无颜面对孔明,连他派来的青年,朕也不敢多看。

刘备想到远在成都的诸葛亮,徐徐睁开眼,望着正在给傅彤治伤的诸葛迷。见到他的背影,就更加思念诸葛亮。那个曾经使自己如鱼得水的诸葛亮。

“这一剑划得很重。可惜我身边没带药。”望着傅彤手掌深深的伤口,诸葛迷无奈地摇摇头。

“这点伤不要紧。怎么。你不会武功?”傅彤扯掉一块胸襟的布,将伤口重新包扎好,若无其事地笑着,无意间碰触诸葛迷的手,惊愕的神情写满脸上。

“是啊。”诸葛迷点点头。没想到眼前这位黝黑的大汉只是一碰间便发觉自己的软肋。

傅彤长叹道:“男子汉大丈夫哪能没有点武功?生在乱世不会武功,你连活命的资格都没有。”

傅彤军旅出身,是个粗人。对武功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他哪里知道诸葛亮、马良等人也不会武功,在乱世却活得风风光光。

“其实我也很想学武功。大哥,你教我几招吧!”诸葛迷还是怀着好奇地央求道。

傅彤笑了,笑他的孩子气:“这武功可不是一时半会就学得成的。首先要有内力。”摸摸诸葛迷稚嫩的肩膀,叹息道:“哎,你真不应该来这里。”

“为什么?都是丞相让我来的。”

“丞相的安排定有深意。可你不会武功,等到敌人追来时,谁又有空保护你?”傅彤也很敬重诸葛亮,治理国家井井有条的诸葛亮深受益州士民的喜爱。

“大哥,难道你就不保护我?”诸葛迷眼睛鼓得大大的,这么多卫兵就没人肯保护我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

“我们全力保护陛下。你?总不至于让陛下保护你吧。”傅彤摇摇头,继续说道:“陛下又怎会保护你。”

“那我怎么办?”

“你怕死?”傅彤的脸上露出惊疑的目光。

“怕。我还不想死啊。哪个人不怕死?”诸葛迷反问一句。

“哈哈,我们这些整天在刀口上生活的人对死已经麻木啦!怕死的枉为男人。”傅彤起身,对身旁这位青年,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诸葛迷急忙说道:“我不会武功,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了。不死等啥?换成你的儿子不会武功,他会不怕死?”

“我那儿子已经有这么大了吧!”傅彤朝我比划着,提到儿子,思念飞往成都。

“丞相原来是让我给大哥您们陪葬的。想学武功没人教我,还不如在这里等死哩!”诸葛迷绝望地闭上眼睛。遗憾啊遗憾,刚来三国就要给刘备陪葬。

周围有人插嘴笑啦:“傅彤,人家都当你大哥了,你也不传授点功夫。你这做大哥的也太不厚道了吧。”

人总要面子,尤其是男人。傅彤更不例外。

“小兄弟,大哥这称呼是随便叫的么?”傅彤开口问道。

“你年纪比我大,人又对我不错,我当然叫你大哥啦!”诸葛迷狡猾地回答。

傅彤苦笑道:“我对你不错似乎没看出来哩。既然叫我大哥,我这做大哥就得有个做大哥的模样。”

“大哥肯教我武功啦?太激动了。”诸葛迷高兴得蹦起来。

“武学入门在于运气。首先在胸口聚集一股气,然后朝五脏六腑发散出去。打通你的七经八脉,这就是体内的真气。”傅彤开始耐心教导武学基本功。

“是不是感觉像小耗子钻来钻去?”这些天诸葛迷总觉得体内有些怪异,却总也形容不出。

“对啦,就像一股小耗子在体内运动自如。”傅彤很兴慰,原来这个小兄弟悟性不差。

诸葛迷顿感困惑:“体内哪里是一股小耗子,分明是多股小耗子在体内乱窜。”

“多股?怪哉!哪里来的?”傅彤长这么大,对于这种怪事倒是头一次听说。他抓住诸葛迷的手腕,没感到有什么真气流动。但一摸他的全身,发现脚底多处真气源源不断地流动着。吓得大惊失色道:“兄弟,你练什么搞得走火入魔啦?”

诸葛迷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只是从异时空间来到三国,哪里练什么邪门歪道的武功了。

“你是练不成我的血战十式啦!”傅彤不无遗憾地叹息,握住矛斗志就开始苏醒。

使出一记横扫。诸葛迷惊喜地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随着这一普普通通的招式变成一股转动的气流。

“好工夫!”看清傅彤手里握的原来是一柄朴实无华的长叶矛,诸葛迷由衷地赞叹道。平常中见真章,在武侠大师金庸的笔下不乏其人。乔风的降龙十八掌就是鲜明的例子。一时间他感觉置身于武侠的世界。

“这招‘横扫千军’讲求一个猛字。血战十式的宗旨在于‘勇、猛、果、毅’四字。,还有这记‘万夫挡关’也是讲求威猛。”谈话间,长矛舞动如团,那千万若隐若现的矛身仿佛旋转的车轮。更奇特的是,傅彤的步法配合手里的兵刃,活灵活现展示出动感的车轮世界。

“傅大哥的武功还真不赖啊!怎么平时都没发现?”许多白耳兵直到今天才发现这位默默无闻的战友竟然拥有相当的过人之处。

就连刘备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如此的强将,以前怎么没有被挖掘出来。丞相不是一直掌管着人事选拔权?以孔明的慧眼怎会漏掉?伯乐识马任重道远。益州本就人口稀疏,人才匮乏。孔明哦,选材任用,任人唯贤,今后还得再努力啊。

一想到国家人才,就自然而然想到诸葛亮;想起诸葛亮,就越发替他的工作担忧。

整个益州,从成都北至汉中,南到牂牁,西到武都,东到西陵,方圆数千里。孔明需要管理的工作很多很多。

更令人揪心的是兢兢业业的孔明,许多事情都亲历亲为,早晚有一天会积劳成疾。

“陛下!吴人的骑兵追上来了。”斥候返回本队已是体力不支,昏厥在地。

刘备镇静地起身,下令道:“全军集合,朝小路向西前进。”躲避骑兵的追击,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走战马难以行进的小道。

皇帝一出声,众人全都肃静。将官各自指挥自己的部属列队奔跑。竟然无一人断后。

“陛下先行,臣愿断后!”傅彤赤胆忠心,凛然正气。

刘备很感动,对这位小将起了惜才之心。

断后刘备不是没想过。大军撤退,如果无人断后,只会陷入被敌军穷追猛打的困境。刘备不愿意安排谁专门负责断后。因为只要一下令,便须执行。如果派人断后,所派之人必定九死一生。

刘备实在是很难选择让谁来做最危险的工作。受他器重的将领,不忍心;不受器重的将领,不放心。值到傅彤自告奋勇地出现在他面前。

傅彤神情坚毅,眼光闪烁着求战的欲望。刘备点点头,拍拍他的肩,没有说什么。只是这一拍肩,包含着既厚望又感激的复杂情绪。目光瞥向剩下的士兵,转身忍痛疾走。

傅彤搂着诸葛迷的肩膀笑着说道:“小兄弟快去陛下身边。”

刘备是众星捧月。除非全军覆灭,不然是不会有生命危险,跟着刘备是诸葛迷最好的保命之法。

“是勇士的,跟我断后!”长矛举过头盔,扎着胸襟的手掌竟是如此耀眼。

百多名战士被傅彤的勇敢和忠诚多打动,毅然投入断后的队伍。

共是一百二十三名士兵,加上傅彤,一百二十四名蜀汉的勇士。投入新的一轮死战中。

“大家就地埋伏,听我号令,给追兵一个措手不及!誓死保卫陛下!誓死保卫战友!”傅彤望着刘备等人渐行渐远的身影,下定必死的决心。

“誓死保卫陛下!”勇士们高呼着驱散心里的恐惧和不安。

东吴的追兵不多,百多名骑兵,打着“刘”字大旗。

跟吴人交道打多了,就知道这是东吴的偏师,陆逊的直属部队,盘踞巫峡一带的刘阿军。刘备一直派遣偏师讨伐刘阿,被他避而不战,未曾发现踪影。不料竟是冤家路窄,在这里遇上。

“吴军倘若真要追击,只然会派遣大量士兵,怎么会只单单让这百余骑追赶?莫非陆逊别有阴谋?骑兵擅长大道,难不成吴兵制造假象,有意让我军走山路小道?”望着大部队在小路蹒跚前行的背影,傅彤不禁暗暗起疑。

来不及细想,追兵就在身前。

傅彤候个正着,咆哮一声,长矛平地拔起,整个人身体腾空。借助凌空的气势和突然的爆发力,给最面前骑兵背后一击重创。

长矛上缘狠狠地穿透骑兵的甲衣,矛钩把对方直接拉下马。

这就是血战十式中的“长虹贯日”,从凌空到刺杀讲求一个“果”字。力量巨大,杀伤惊人。

一击得手,敌众皆惊。

傅彤稳稳地落在追兵的前面,横在路中央挡住去路。随机应变道:“奉陛下之命,在此恭候刘将军很久啊!活捉刘阿!”

“活捉刘阿!”

“活捉刘阿!”

草丛里瞬间杀出百多士兵,矛戟枪刀呈半月行围住吴兵前进的道路。

毫无思想准备的吴兵哪里想到会遇见恭候在此的蜀人,未经严格训练的战马受到惊恐,放声嘶鸣。手持斩马刀的骑兵们,紧张得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拿紧兵器。战马首尾盘旋,茫然得不知去向。

“来者何人?”刘阿勒马上前,指着傅彤骂道。

东吴的追杀计划是很早以前陆逊就策划妥当的。刘阿接到全军追击的命令就依照先前布置,从大路逼迫刘备的逃兵。由于是最靠西川的吴军,陆逊新的撤军命令还没收到。

本以为追杀计策天衣无缝,不曾想蜀人竟然事先埋伏在这里。都督的计策怎会被蜀军识破?刘阿大惑不解。

“我是大汉白耳兵中军护卫傅彤。”不紧不慢,有意拖延时间但又要避免被敌人察觉。

白耳兵的大名如雷贯耳,但傅彤的名声鲜为人知。

“哈哈哈,白耳兵的主将陈到此刻正与我家陆都督开怀畅饮哩。傅彤,投降我军,告知刘备等人的去向,就可加官进爵。否则死无葬身之地!”刘阿得意地笑着,软硬兼施要他投降。

难怪陈将军迟迟未归,原来是投降吴狗了。傅彤脑子仿佛遭一记重锤,矛尾重重砸着地面,很快神志清醒镇定,说道:“刘阿是骗人的!陈将军决不会投降吴狗!”这两句中气充沛,是让在场蜀军别受蒙蔽,丧失斗志。

“敬酒不吃,吃罚酒!”刘阿大怒,驱动战马朝傅彤撞来。环首刀整个斜面对着傅彤强劈下去。

傅彤高速闪避,就地一滚,钻入马腹下,矛身聚集全力冲马腿就是记“横扫千军。”

喀嚓,扫断马腿,坐骑前倾,把刘阿拖下地来。

与此同时,双方士兵马上马下展开近身搏击。官道不是一马平川的原野,战马施展不出骑兵冲撞攻击的威力。两百多人丝缠揪打在道旁和中间。

刘阿惊愕中,挥刀就是三下反击,连环出手,扳回落马时的劣势。论近战,似乎刀比矛更占便宜。

傅彤后退两步,出手就是“坚壁清野”,紧守门户。

速战速决本是血战十式的优势,但这招“坚壁清野”讲求“毅“字,力主防守,伺机反扑。傅彤拖延时间为刘备撤退的意图昭然若揭。

矛身护住周围几尺范围,就连身后偷袭的吴兵都不敢轻举妄动。一声惨叫,后脑勺那柄刀坠地,脱手的吴兵被傅彤用矛的尾部硬生生捅个窟窿。力量之大,刺击之准,吓得周围敌人再不敢上前。

刚才这一刺是“万夫挡关”的收尾招式,只是傅彤灵活运用,把果、猛二字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的血战十式早已摆脱招式框架的束缚,因此能够临危不乱,冷静果敢。

“将军使得什么功夫?”刘阿似曾相识。

“血战十式!”傅彤的回答如同武功果敢坚毅。

刘阿倒抽一口冷气,不寒而栗。

在军中早就流传着血战十式的传说。普天之下不知道有几个人会这种刚猛的外家武学。刘阿记得的唯一一人就是南安的庞德。凭着血战十式名震西凉。曾与威震华夏的关羽。

交战百余合,不落下风。

那次的记忆还是在濡须坞,庞德以血战十式斩杀东吴大将**。今天遇见的在秭归,刘阿和傅彤的对决。

闷热的空气因紧张感觉快要凝滞。傅彤的眼神充满杀气,刘阿的环首刀在烈日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任凭周围的士兵如何打斗,两人全神贯注,谁也不再抢先出手,都在探寻着各自的破绽。

“嗨!”傅彤虎吼一声,长矛如离弦的箭,强劲的真气汇聚矛尖,目标直指刘阿的胸口。

上一章 第四节追杀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六节勇者傅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