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我为王
本书标签: 玄幻  修炼  热血爽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无敌之姿来破阵

诸天我为王

“吼!”

  

  无数的凶物全都摇身一变,或化猛兽,或化强人,或化骷髅干尸,冲杀而来。

  

  那一股无尽的杀气,从他们的身上传出来,风中带着凄厉的哀嚎,让人头皮发麻。

  

  任何一个人,不管什么境界,到这里,都不可能低档的住。

  

  就算是龙五他们,即使不会沦落其中,但要突破困境,也要费一番手段。

  

  “雕虫小技!”

  

  江河冷哼一声,脖颈间挂着的如来舍利闪闪发光,佛印漫天,梵音响彻十方世界。

  

  天地一片明亮。

  

  所有的东西,全都消失不见了。

  

  在江河面前,只有一个蜷缩在地上的生物,不着寸缕,身上的肌肤到处都是褶皱,看不出一丝平整。

  

  “是你破了我的阵法?”

  

  那生物头也不抬,却发出了一个令人着魔的声音。

  

  这是最温和的语调,能让人在不知不觉间,被这美妙的声音俘虏,沦为对方的奴隶,甘愿交出一切秘密。

  

  乃至于……生命!

  

  江河目光不变,他的神念强大,重生过来时,带着的残缺神魂,可是曾经真武界最顶尖的存在。

  

  一个这样专供灵魂的声音和阵法,对他来说,最是简单。

  

  如果换作同等的战斗力,他可能想都不用想,直接转身就逃。

  

  这样级别的战斗力,怕是连生死境巅峰的存在,都不敢轻易尝试。

  

  “孔前辈,那东西已经破解了。”

  

  江河恭敬的说了一句,那一支在地上蜷缩,并不抬头的生物,周身一震。

  

  这个声音,怎么可能会出现?

  

  这是不可能有人知晓的秘密!

  

  江河的声音,不再是大周王朝的通用语言。

  

  那是发自喉咙,仅用嘶吼发出的语调,沙哑、干涩,却充满一股奇异诡谲之意,似乎来自苍凉古老的蛮荒。

  

  这声音已经撕裂了万古,从远方穿越过来。

  

  那个生物抬起头,江河的瞳孔一缩。

  

  那是一张无法用言语了表现的面庞,干枯、破败,隐约能看出大致的五官,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

  

  “想不到这个传说竟然是真的。”

  

  江河心中此刻也忍不住泛起了一丝波澜,目光闪动。

  

  他在真武界,听人谈起过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据说在东极秘境中,有一个姓孔的老人,参悟古神语走火入魔,但已经走出了一条路子,马上就要窥到门径。

  

  他之前就大有名气,曾经是一方大能,可惜因为有了心魔,便到东极秘境中。

  

  这个人会时不时的在东极秘境的武者脑海中出现,将他们的灵魂带走,让他们参悟法诀。

  

  只是这些人大多参悟不透,老者也不为难他们,让他们离开。

  

  可惜他们离开后,意识已经模糊不清,疯疯癫癫的,也参悟起古神语,最终陨落。

  

  唯独有一个人,经天纬地,最后真的参悟透了,破碎虚空。

  

  “只是再次之前,那人一直处在疯癫状态,人称疯王,记忆不清,直到最后一刻,方才重拾全部记忆,想起了那孔姓老人。”

  

  “他想告知,却没有办法,于是便在真武界中,发下消息,让人们如果去下界的话,便将这老人带出来。”

  

  江河会想到这里,已经摇摇头了。

  

  在他那个时代,已经很久没有元气大爆发,上界和下界的通道,几乎永久性关闭。

  

  就算上界的人要下来,能够在千分之一的存活率中,完完整整到下界,实力也大打折扣。

  

  所以,也就没人再往下去。

  

  “下界破碎虚空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也不会有人再去乾元大陆了,何况,下界并不仅仅是一个乾元大陆。”

  

  江河目光闪烁。

  

  他记得传说中,这个老者所参悟的古神语,并不准确,只是有一个大致的方向。

  

  如今开来,还真是如此。

  

  只不过这哪里是古神语,而是一个运转法诀罢了。

  

  “天风离火,地则泰康,功运商虚……”

  

  江河口中念着模糊不清的音,四周虚空传来阵阵动荡。

  

  一道道金色字体,在虚空出现。

  

  最终,这些字体扭曲一阵后,突然开来溃散,如小蝌蚪的样子,神奇的排列到一起。

  

  这些金色的蝌蚪文,四处游动,徘徊起来,看不出任何规律,却又仿佛存在任何规律。

  

  “这是,这是!”

  

  那面目破败的老者站了起来,眼神中写满了不可思议和狂热。

  

  江河道:“这就是前辈的古神语,只不过它并不叫做这个名字。”

  

  “不可能,那你说它叫什么!”

  

  “它叫真武心经,只不过是一个势力的入门法诀罢了。”

  

  “什么?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

  

  那人疯狂摇头,不敢相信。

  

  江河淡淡一笑,左手捏了个古怪法诀,右手竖起剑指,口中念出古怪的言语。

  

  “呼呼。”

  

  狂风骤起,大风将一地的风沙掀成巨浪。

  

  一道道黑色的符纹,在他周身浮现,江河的一步步踏天而起。

  

  脚下踩着一头巨大的玄龟,玄龟之上,缠着一条紫色巨蟒,头生双角,眼瞳中闪过一丝让人心悸的凶厉。

  

  那些本来已经破败的骨头、干尸,此刻再次成形。

  

  外面的天地,流光溢彩,五颜六色,流转出道道仙气,一副仙家模样。

  

  “怎么会,怎么会是这样!”

  

  那老者眼睛瞪大,心中的惊讶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一直以来追求的境界,居然被一个小孩子给率先达到了。

  

  而且这小子的骨龄来推断,绝对不超过二十岁!

  

  “这不是古神语,而是真武心经,一个势力刚入门的心法?!”

  

  老者只觉眼前一黑,天旋地转,那些曾经死去的冤魂,在他身边疯狂撕扯他的灵魂。

  

  周围的天地,瞬间扭曲成地狱模样。

  

  一个个干尸、凶兽,化作最狰狞可怖的样子,张着血盆大口,扑杀而来。

  

  “不要,不要!”

  

  一头巨兽闪电般扑倒他身前,老者吓得瘫倒在地,瑟瑟发抖。

  

  结果,下一刻,那头面目可怖的巨兽,砰的一声,化作一道流沙,消散不见。

  

  “砰砰砰!”

  

  紧接着,其他的景象也逐渐消散。

  

  仙境和地狱都消失不见,一切皆是原来的样子。

  

  “果然我的力量还是差了太多啊。”

  

  江河发出一声无奈的苦笑,而后向老者解释道:“其实前辈不用太过妄自菲薄,刚才我所使用的那门法术,也是借着前辈曾经留在这片天地的功力,不然定然无法施展出来。”

  

  “所以,这一切还是前辈的造诣,我不过是将本来错误的方向,拨乱反正罢了。”

  

  那老者又惊又喜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也可以做到刚才那样!”

  

  他脸上一阵惊诧过后,便是抑制不住的狂喜。

  

  “前辈有心魔在身,怕是要突破,要费些功夫。”

  

  一阵声音轻飘飘老者耳中,让他身躯猛地一震。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不是就是那个心魔?”

  

  “不然,你为何什么都知道,还知道的这么清楚!”

  

  老者一下站起来,脚下踏出天地法则,瞬息来到江河面前。

  

  “是了,这一切都是幻想!”

  

  “你就是心魔!”

  

  “我要杀了你,灭掉心魔!”

  

  老者双眸一片炙热,疯狂的情绪,迅速填满了他的脑海。

  

  他唯一的心情,就是要杀了面前这个人。

  

  “轰!”

  

  刹那间,一股霸道无匹的威势,从老者体内不断倾泻出来,压塌了四周虚空,将大地都镇下去好几寸。

  

  等江河回应过来,双膝已经深深埋入地下。

  

  “不好!”

  

  江河面色一变,没有想到这老者说变就变,而且战斗力如此强大。

  

  他虽然实力提升,但真要和老者硬拼,还没有十足的把握。

  

  这里是老者主场,他就是一部分天地法则的化身,江河身为外来者,本就受排斥,哪会是他的对手。

  

  “死!”

  

  老者探出一只漆黑无比的大手,撕裂天地,刮起生猛的罡风,向江河拍来。

  

  “游龙步!”

  

  感受迎面而来的狂风,江河不敢怠慢,练满施展身法,身化一道长虹,如若神龙,脱身而出。

  

  “吼!”

  

  老者继续发出嘶吼,脚步在虚空猛踏,向江河追去。

  

  一道道墨绿色的空间涟漪,随他脚步落在虚空,一个个显现出来,形成漩涡,将天地灵气尽数吸纳。

  

  “嗖嗖嗖!”

  

  下一刻,这些漩涡飞速旋转,化作一道道凶悍的杀器,袭向江河。

  

  与此同时,老者也转瞬到达江河身后。

  

  一掌打出,直击江河后心,可怕的震荡力,瞬间将他周身百脉震断。

  

  “噗!”

  

  江河面色惨白,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老远,

  

  他挣扎一阵后,似乎双手在地上划拉着什么,扭曲着身子。

  

  “咳咳。”

  

  老者眼中,那少年不断的大口吐血,里面有内脏碎片,显然已经被他打的活不成了。

  

  “哈哈哈,心魔就要死了!”

  

  老者心中大快,突然身子一震,后背一个穴道被点中,浑身发麻。

  

  “谁?”

  

  老者难以置信。

  

  他明明已经把江河快要打死了,这里怎么还会有人?

  

  而且,他完全没有发觉到有别人存在!

  

  “不可能有人逃过我的感知,不可能!”

  

  “确实是不可能,但如果这一切都是幻境呢?”

  

  一道清朗的声音,润物细无声,让人没由来生出一种好感。

  

  但这声音停在老者耳中,却如五雷轰顶,难以置信。

  怎么……会是这样?

上一章 第四百九十七章三条命 诸天我为王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四百九十九章心魔何处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