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盗笔同人之阴阳师
本书标签: 小说同人  盗墓笔记同人  盗墓笔记同人文   

第五章:张大佛爷 VIP加更

盗笔同人之阴阳师

到了隔天清晨,吴老狗很准时就来到客栈等我,鬼切执意要跟着我,所以就一同上来马车去往张府。马车内,吴老狗一直看着鬼切,内心感叹从来没有见过比女人还要美的男人。鬼切在闭目养神,也知道吴老狗的视线盯着他看。我也是从吴老狗的视线移到鬼切脸上,鬼切的长发从黑长直变成短头发,右眼下方美人痣配上这发型显得更有男人味,所以我搞不懂为什么吴老狗看着鬼切眼睛都直了。

“阿切,你还是长得太好看了。”我双手捏着鬼切的脸颊,鬼切也不恼随意我的手在自己脸颊上胡作非为。

“主人也不是看了好几百年了么?”鬼切睁开好看的桃花眼,视线看着我,语气里平淡又带着一丝笑意。

“等等!咲姑娘活得这么久了吗?”吴老狗听到鬼切的话,一下把视线移到我脸上。

“不是,我还很年轻好吗!别听阿切胡说。”我连忙对吴老狗解释,又用手狠狠地吃了一把鬼切这脸颊上的豆腐。鬼切暗自叹气,这个主人越来越调皮了怎么办鸭?身为一个素质良好的武士当然并不能怎么样呀。

一个时辰就到张府的大门前,门是打开的,门口前方放着一尊大佛,毫不气派。吴老狗下了马车,鬼切也跟着下来,我扶着鬼切的手也下了马车,然后就跟在吴老狗身后走进张府。

吴老狗只把我带到一个院子里,“那里就是张启山的书房,咲姑娘你自己进去吧,我和阿切在这等你。”指了指前面,微笑着对我说道。

“阿切在这是没问题,不过你不一起吗?”我歪着头疑惑的看着吴老狗。

“那行,我带你进去。”吴老狗一脸送佛送到西的表情,然后向前走了一步,我也跟了上去。

走进张启山的书房,我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到处看看,这个书房也太大了吧?

“佛爷。”吴老狗的语气严肃了起来,没有刚才轻松的氛围。张启山正埋在书堆里,听到声音就抬起头来看见吴老狗和身后的我,就长臂一伸拿起远处的茶杯喝起来润润嗓子也清醒清醒昏沉的大脑,“老五来了?有何事?”视线看着吴老狗,完全无视了我。

“也没事,就是带了个人来见见佛爷。”吴老狗一边说着一边把我从他身后挖出来轻推出去。张启山才把视线移到我身上,虽然有些不解,脸上还是保持着面无表情。

“那个,我...我有...有封信...要要....交给你”我定着张启山那冰冷的视线,结结巴巴的把这封信放在书桌上,感觉就像完成了任务的一样暗自松了一口气。

张启山没有搭理我,直接拿起信看了一眼就撕开拿出里面的信看了起来。我转过头才发现吴老狗早就不见踪影,只有我一个人在呆呆的站着,时间过得好漫长啊,不就是看信吗?用不着这么久吧?

“张副官。”张启山唤道。

“佛爷有何吩咐?”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年轻人对着张启山满脸全是恭敬。

“安排一间别院,带着她和外面那位过去安置好。”张启山的语气就像是下达命令。

“是。姑娘请吧!”张副官非常有礼貌的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鬼切看到我从书房走出来也来的我跟前,刚想说就被我打断了:“姑姑还在客栈,阿切你回去整理好行李。”然后看向张副官,张副官了然就命人送鬼切回客栈,然后就带着我去往安排的别院。到了别院,地方很宽敞,我们三个住都感觉到浪费,好在这个别院偏僻又安静。鬼切和姑姑在兵人的带领下也到了,张副官本来还想调几个丫鬟过来就被我婉拒,我就对张副官说只要打扫一下就可以住,张副官也没有强求。

很快在姑姑的打理下,终于可以入住了,还好张副官有命人到一些食材来,鬼切才久违的料理起来,晚上我草草了洗了个澡就很早歇息了。

隔天清早我刚才吃完早饭,张启山就来了,看样子是有话要说。姑姑把砌好的茶放好就就出去了还贴心的关上门,张启山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其实我也听说过张家本家和阴阳师有过很深的交集,既然是我爷爷临终前的交代就必定有道理。”沉默已久的张启山开口对我说道。

“咲小姐,我想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号,那就不妨直说。”张启山见我不语,喝了一口茶。

“我爷爷叫张瑞桐,也是张起灵,但这个是代号。张家本家历代族内通婚保持纯正的麒麟血,但是我不是,我的父亲和外族猎户的女儿生下了我,因此我和父母被驱逐出张家本家,然后父母死了,我就成为了老九门之首,也是张家的外支。”张启山停顿了,慢吞吞的喝着茶。我只是静静地听着,张启山也不恼。

“如今张家本家内乱,也就意味着拿到族长信物的人会被推上神坛作为替代品成为张起灵。”张启山继续说道,就被我喊停了。

“等等,你告诉我这些....到底为什么?”我满脑子都是问号,这预感给我很不好。

“我为什么留你,你应该很清楚。毕竟每历代的张起灵都有你这样的阴阳师守在身边。”张启山已经说得非常明确了,这就让我彻底的无话可说。

“该说的都说完了。还有,这个别院你随意使用。”张启山放下茶杯,站起身整理一下军服就离开了。

这段日子里,很随着张启山下古墓,寄人篱下还是要恰饭的,而且下的古墓次数越多,对我自身体内的灵力恢复越快,很快就召唤出式神录里浮现出来的式神。

现在是1960年,新中国开放20周年。

张副官来到别院看见院子里又多两个没见过生面人,这两个是惠比寿爷爷和萤草妹妹。萤草没见过张副官就好奇的走过去问他找谁,我是个时候画完符,正要走出来放松一下就看见张副官那一脸为难的样子。

“日山,你来啦?”我走过去站在张副官旁边。

“阿妈...”萤草看见我唤了一声,我向它挥手示意没事了。

“佛爷找你现在过去,我是过来接你的。”张副官一脸被得救的样子看着萤草走远后,对我说道。

“那就走吧。”我点头,跟惠比寿爷爷交代一句,和张副官一同出了别院。

踏进最熟悉不过的张府,张副官引着我来到会客厅,张启山翘着二郎腿闭目养神坐在主位单手支着脸颊,然后我就看到一个也是坐着在闭目养神的男人,张副官轻声走到张启山身旁微微弯腰在他耳旁说了些什么,张启山睁开眼看向我。

“你来啦。”张启山看似还没睡醒,声音有些沙哑。

“有何贵干?”我点头。

“介绍一下,他是张起灵,今日起住进别院。”张启山用命令的语气。

“啊?别吧,别院人多住不下。”我拒绝张启山。

“无妨,他是病人需要照顾,目前只有你最合适。”张启山完全是没得商量的语气。

“啧,我只不过是个阴阳师,又不是医生!”第二拒绝。

“就这样决定了,照顾好他。”张启山直接站起离开。

“啧!这个老狐狸比大舅还要不讲道理!”我看着张启山走远,身后还跟着张副官,貌似听到我骂佛爷,他很明显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又很快的追上张启山脚步。

这时叫张起灵的男人已经睁开眼睛看着我,我也毫不客气的看着他,“阿咲。”他唤了一声,我听到后以为自己幻听,眨了眨双眼睛。然后他就站起身向我走过来,弯下腰视线与我平等。

“阿咲,你不认得我了吗?”他又对我问道,语气里显得有点委屈?

“小官?”我试探性的唤了一下,狐疑的看出他的眼睛露出一丝温柔?

“嗯。”他声音很轻,接着我就被他拥入怀里。

“小官,20年没见,长高了不少。”我从张起灵的怀里出来,重新查看了一次他身材均匀和外貌俊逸,除了还是这一如既往地的面无表情之外,就是他那一双黑墨色的瞳孔幽深,淡然如水的眼睛简直和小时候一样。

“阿咲....”张起灵低头看我,眼睛里多了几分撒娇。好家伙这是干什么?我看着他这好看的双眼,我也眨了眨眼睛心中道多大的人咯?还撒娇卖萌?起码是看着小官长大的,我不宠着他,谁来宠?我伸出手到他头顶轻轻的揉揉黑发,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手感软软的。

“我们回家。”我揉乱了他的黑发,180的身高好让我165的身高踮起脚尖也钩不到他的头,还在这孩子体贴我,弯腰低头让我撸个爽。

张起灵任由我揉乱头发也没有不耐烦,等我揉够了才直起腰身,走前拉过我的小手包在他的大手里,走出张府门外,抱着我上马车,再马车里他一直牵着我的手直到回别院后不逞放开过。

我心想20年没见面,现在见到他就变回小孩子那样。对我这个老太婆来说,小官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20年的时光很短,但是这孩子在这段时间里过得一定很不好吧?晚上我依旧往常那样打坐在床上进入冥想修行,张起灵躺在我大腿上闭目养神。陷入冥想状态的我,灵力增长到中段上层靠近高段下层,而我师父安倍晴明是灵力很强大的阴阳师,已经超出高段上层,也就是已经到了最高深的境界。退出冥想状况的我,屋外的天已接近亮了起来,看到枕在我大腿上的张起灵,这孩子的睡颜很安静,呼吸频率。我忽然想到什么,手抚在他额前,体内的灵力从手心里传到他体内的每个角落。张起灵这个时间已经醒了,只是他闭着眼睛,感觉到她的手抚在他额前,接着就有一股温暖的能量在身体里游动到每一个器官和四肢的角落,他承认他很喜欢也很享受这份温暖,能让他手心放松的只有她,也能是她。

我使用灵力给小官检查一下身体,除了张家历代遗传下来的失魂证,其他各个方面都很健康,完全没有张启山所说的病人致词啊,妈的!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我心中从老狐狸的排行榜把张启山排在安倍晴明之上,玉藻前是个狐狸没错,但这个女装大佬是个十足十的老辣僵!

“小官,下次的失魂证...有预感吗?”我老早就知道张起灵已经醒了,只是在他装睡的时候用灵力检查身体。检查完后,我收起灵力,在他额前的手移到他软软的黑发,轻轻的抚摸着。

“还没有这么快。”张起灵睁开眼睛又眯了起来,看似很享受我抚摸他的头发,但一双墨黑幽深的瞳孔里还是一直注视着我,眼神里很违和。

“小孩子是时候要起床梳洗了哦。”我停下抚摸他黑发的手,移到他这好看的鼻尖用食指轻轻一点,微笑着对他说道。小纸人们好像是收到指令一般,拿着梳洗的用具和装满温水的面盆,小腿噔噔噔的走进屋内,停在床前等待着。我轻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背催促起来,张起灵很听话的起身下床。灵力只要恢复到一定程度,操控20个小纸人是没问题的,个人偏爱藏蓝色,在小纸人头顶穿上藏蓝色的细线,这样就更加方便了,也能为姑姑减轻一些家务事(姑获鸟表示很欣慰)。

两人在屋里梳洗完毕,简单吃了早饭后又开始画一天的灵符,现在我已经拥有六个式神,一目连,大天狗,惠比寿,萤草,姑获鸟和鬼切。每一次的委托任务分成三人组来完成修行,具体做什么就只有式神们才知道了。留在别院里的只有惠比寿,萤草和姑获鸟这三个。张起灵去干什么?据小纸人爆料:正和惠比寿爷爷下棋不分上下。

上一章 第四章:狗五爷 盗笔同人之阴阳师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六章: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