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古代言情小说 > 摄政王爷培养记
本书标签: 古代言情  不定时更新  女主团宠金手指     

儿女情长

摄政王爷培养记

“喂!想什么呢!”云罗看他眼睛一直盯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人越来越少心里着急。

  “哦……哦!没啥,就这样了,云儿你不看僧面看佛面,我的确不咋称职,但是王爷对你着实是好啊,这次回来都带着你来的对吧,我要先走了,拜托拜托”默钦连忙收回视线,想到自己还有登基大典的事要操持,习惯性的用左手抹了一把脸,也不等云罗同意,走了。

  云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想到今天来的那个舒服的轿子,那温暖的怀抱,觉得还是去看看他吧,毕竟这孩子喜欢南梦然不是一天两天了,当然也要抽空写封信,匿名给宁子仪说明一下情况让他也别等了。

  她转了一圈都没发现顾明渊去哪了,难不成是幽会去了?俟我于城隅……可当她准备放弃打道回府的时候却看见了南梦然,虽然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凭南梦然那过分单薄多情的身影一下子就认出来了,猫着腰小心的走到假山附近偷偷的看着在河边幽会的女子,但是她对面的那位绝对不是顾明渊。

  从体型上看要更加高大魁梧一些,小动作太多看上去和他魁梧的体型一点也不符合,给她一种铁汉柔情的既视感。

  晚上看不清楚只知道二人交换了什么,云罗心里已经猜测了八九分了,这个男的估计就是那个婚配对象了吧。

  云罗懒得再去看他们卿卿我我,只是冷哼了一声绕过假山去寻顾明渊,到走廊上才发现,南梦然也朝她这里走来了,而身边的那位已经不见了踪影,见人都到面前了,只得苦笑着行了个欠身礼算是打招呼,她回了礼后却还是跟了上来。

  “南姑娘这是……”云罗看着旁边比她高了一点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开口试探道。

  南梦然没有看她,自顾自道:“等人,云儿姑娘也是在等顾王爷?”

  云罗睁大眼睛指了一下自己夸张的反问:“我?我是来找人的,我从来不等人……不过既然你在这,我就守株待兔吧”

  南梦然对云罗没啥印象,见了几面也是觉得小姑娘可爱,好心道:“走吧,我带你去找”

  云罗不语算是默认,乖乖的跟在她的后面百无聊赖,不知走了多久到了何地,周围的环境都是她没见过的,大概是到两个人的秘密基地了吧。

  可以看到柳树旁依着一个少年正对月独饮,云罗很自觉的停住了脚步,擦了擦旁边的凳子坐在上面随手拔了一些草,白嫩的手指在草叶之间穿来穿去。

  顾明渊意识有些模糊,将酒壶扔到了地上把剩余的好酒都倒到了出来,圆滚滚的酒坛在草地上滚了一圈就停了下来。

  他抬手拍拍自己的额头,暗自嘲讽自己太过没出息,借酒消愁都能把酒给扔了,吐了一口酒气,看着天上的圆月笑了笑,好看的桃花眼里满是水汽,原来她真的没等。

  身后传来树枝断裂的声音,连头都没有回,冷硬道:“南姑娘还是早早的回去,别让别人看到说我不懂事去玷污你的名声”

  南梦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少年笔直的背影苦笑,她现在知道所谓的命不好是什么缘由了,“王爷别见怪,我就是来给你道别的,毕竟相识一场”

  “道别?”顾明渊被她这句话给气到了,扶着树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的她,冷笑了一声,眼底还是红红的,说出的话却是分外伤人:“大可不必,以后权当不认识的好,你那愚蠢的父亲这么喜欢巴结前朝皇后,你们南家干脆直接到慈宁宫去好了,别每天在朝堂之上阴阳怪气的打哑迷”

  南梦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她也是身不由己,况且都上升到她的家族了,虽然父亲不怎么疼爱,但她的确是被人捧着长大的,根本听不得什么侮辱她家人的话,回怼道:“我父亲再怎么样也是被先帝夸奖过的,他曾经兢兢业业的经历了南易的两个朝代,还望王爷慎言”

  “慎言?不知道是谁要慎言”顾明渊倒是真切的笑了,如春雪融化一般的明媚,整理了一下衣衫,豪橫道:“你我是儿女私情这不算什么,你父亲处处与我作对,他知晓我的心意却执意把你许配给了先皇后的远方表亲,这已经很明显了,还是一刀两断的干脆,早些回去吧”

  南梦然被他这一句话给气到了,在原地一跺脚难得有些娇纵的样子,嗔怪道:“我虽与你说定,可是这由不得我,你何苦因为我去迁怒我父亲?”

  “不是因为你”顾明渊闭了一下干涩的眼睛,有些不稳的从她身边走过,低声道:“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的好,这样最好……”

  他的声音极轻,仿佛幻觉一样随风飘散,南梦然僵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回眸盯着少年的背影慢慢消失在了她眼前,可能吧,作为她少女的时光已经彻底过去了。

  云罗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打了个哈欠,看着手中编好的干草环往头上一戴,冲冻红的小手哈了一口气搓了一遍又一遍,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腰,想必这两人肯定又要拖延好久说一段感天动地的誓言才会分开吧,那她可不奉陪了,被窝里多舒服啊,准备跟南梦然打个招呼就走,刚好和一身酒气的顾明渊撞了个满怀,揉了揉自己的头,怒道:“做什么啊!”在看清来人后又后退了一步。

 顾明渊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张了张嘴却一个音调也发不出来,低下头看着地面上被踩过的落雪。

  “你……今天,那个,月亮挺好啊…默钦让我来找你的”云罗尴尬的扯开话题,可看到少年眼里的血丝不知怎么就没了声,抬手想安慰一下又不知道以什么身份来,只好尴尬的停在空中久久没有落下。

  少年苦笑了一下,无可奈何的打量着她,轻声道:“我每次最狼狈的时候,都会被你瞧见”

  “是吗?我不是故意要……看到的,你可别像以前一样觉得我看你笑话……”云罗底气不足的挠了挠后脑勺,把头上的草环摘下又戴上,她一个活了三十多年的成年人怎么能搞得懂一个中二少年的想法和心思。

  “……我知道”顾明渊看着她手中的枯草环,心也如这坏了的草一样没有生机,伸出右手,拇指上的玉石板戒上落了些雪,好似一点温度都没有。

  云罗看到眼前骨节分明的手陷入了沉思,长的好看手也漂亮啊,生的白皙修长,就是常年练武写字,薄茧倒是不少,不过他应该不是让自己来观赏手的,拿着手上的草环举棋不定不知道该不该给他。

  

  顾明渊注意到了她这傻子一样的举动,小声道:“我是想说,我这双手看似什么都没握住,其实什么都握住了,只不过没有掌握住自己想掌握的,不要你的草环”

  “哦,这就好,你是摄政王哎,可以下旨抢亲啊,喜欢她就抢过来啊”云罗松了口气,大着胆子拍了一下他的手心,出谋划策。

  不但没有拍疼他,反而让她的小手麻了好一会,不得不说这手是真硬。

  顾明渊看着刚刚被她拍过的手,慢慢收回,示意她跟着自己,一路上没说一句话,直到到了马车上他才开口询问:“你是自己来找我的?大晚上的我一个男的能有什么危险,倒是你这个小姑娘,默钦让你出来有什么用?”

  云罗摇了摇头。

  顾明渊靠在靠枕上疲惫的闭上双眼,声音极轻,如鬼魅一般钻进了她的耳朵里:“其实,我以前在没遇到你的时候一直在思考,小时候我被人吓到惊慌的被母妃揽在怀里的时候你在场,我过敏也是你发现的,我父王崩逝哭的最伤心的时候你也在,就是因为跟你打个招呼却从城楼上摔了下去……云罗啊云罗,我曾经午夜梦回坐起,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要是能杀你灭口就好了”

  “啊??我可什么都不记得了”云罗顿时警惕起来,跑到马车的角落缩成一团,威胁道:“我可是告诉你,我会武功!”

  “可是我这个人向来没什么宏图远志,定下的小目标一一完成就已经很好了,只剩下了杀你灭口和娶南姑娘过门,如今南姑娘已经芳心暗许他人,我也舍不得对你下手”顾明渊说着就看向了自己的手,这双上了战场就一直沾血的手,早已污浊不堪。

  云罗并不想说话,自己现在如果暴露了武功的话,那以后就不好办了。

  “我杀了很多人,我打坐上这个位置起我就心一直提着从未放松过,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壮大家族笼络势力好让这些人心服口服,我不喜欢的人都已经去了我让他去的地方,我喜欢的,却因为家族的利益去了我不想让她去的地方,我不能停,停下了就是万劫不复”他面无表情的诉说着困了他两年的心疾,少年人意气风发不撞南墙不回头,尽管知道这条路难走,但还是一定要走下去。

上一章 原来她没有等我 摄政王爷培养记最新章节 下一章 天要下雨哥要娶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