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古代言情小说 > 奈何情深缘也深
本书标签: 古代言情  不定时更新  女主团宠金手指     

宁子玉,爷记住你了!(上)

奈何情深缘也深

云罗就不如顾明渊这么幸运了,还有默钦明目张胆的护短,唯一的亲人宁浩身为一国之君每天政务多的忙不过来,她的那个大表哥宁子仪对她极好,就是有些粗暴,把她当亲妹妹一样教训,二表哥宁子玉从来不理她,也不能说对她有偏见,宁子玉看谁都不喜欢。

  

  宁浩闲下来的时候会带她玩游戏,常用小风信子来代替她的名字,宁宇有个习俗,大户人家基本都不会叫自己女儿的大名,都是用花语来代替,比如宁子玉的亲妹妹宁子言就常常被称为小蔷薇。

  

  宁子仪长她八岁,也跟着他父王叫云罗风信子,宁宇没有嫡庶之分,这意味着宁子仪与宁子玉两人都有资格竞争皇位……当然这些都是宁子玉心中的想法。

  

  宁宇国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先王怕子嗣互相残杀,就规定如果上一任王上是优秀的男子,那么下一任王上就必须是王室里杰出的女子,虽然云罗觉得这个规矩屁用没有,这样不照样也自相残杀?

  

  宁子仪知道这任国主一定是云罗,便放平心态好好为自己的妹妹打江山,期间与宁子玉发生过不少争执,宁子玉笑他傻分不清孰轻孰重,宁子仪嘲讽其异想天开。

  

  这都和云罗没关系,她现在只要心安理得的做个草包抱紧大王子宁子仪的大腿就好,生活是不会一直平静下去的,如果现在生活对你没下手,那么以后就会给你当头一棒,云罗深有体会。

  

  本来是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云罗正坐在后花园品着好茶,宁子仪却风风火火的推开挡路的奴婢大步走来坐在她对面,将她好不容易吹凉的茶抢过来一饮而尽,喘了会粗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才开口:“边关有事,我要出去主帅,这期间你可要小心,尤其是宁子玉那崽子,心里没憋好屁!”

  

  云罗茫然的眨了眨眼,嫌弃的将他的茶杯推开拿了一个新的,倒上了茶水不紧不慢道:“边关又出事了?这回是东皇还是大凉?”

  

  宁子仪摆了摆手,否认道:“不是”

  

  云罗磕着瓜子将自己脑子里国家的名字都搜索了一遍,不确认道:“那……南易?”

  

  “都不是!”宁子仪拍桌打断了她的思维,道:“这次是个怪人,父王说我们这个大陆是由几个世外高人合力施法设的结界保护的,如今出了事结界破了个口子,就有邪祟跑过来害人了,边关的那些人身高八尺,皮糙肉厚刀枪不入,我国与东皇联手都没有办法,只能再加一个南易了,这个国家的人都特别狡猾,不是也出过顾衡这个勇士吗,相信这次会有一半胜算”

  

  “啊?舅舅不是说近年来都是东皇出兵骚扰我国边境的吗,南易没有顾老王爷,郁王爷年事已高算不得对手了,为何这次……”云罗脑子空白了一瞬间,顾衡那一辈厉害的人物没几个,南易这几年一直选择明哲保身,几个国家闹纷争的时候南易也保持中立,想不到这次肯和宁宇一起并肩作战了?

  “我看你这几天是糊涂了!”宁子仪狠狠的敲了一下她的前额,解释道:“中原人不是说青出于蓝胜于蓝吗!那个姓郁的不行了,他不还有儿子呢吗?顾衡死了,将门无虎子,他儿子能差到哪里去?”

  云罗揉着被他敲疼的头听了这话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头上的包都顾不上了上前扯住宁子仪的袖子,道:“哥,你去跟舅舅请命千万别去,我幼年时期就在王府待过,顾王爷的儿子没有一个是靠谱的!他会拖累你的!”

  “啊?你那时候才多大,咋看出来的?”宁子仪被她搞迷糊了,把她的手硬拽了下来,“我要走了,你这几天长点心眼,别被别人骗去卖了”说完就挥了挥手,走了。

  云罗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她如今才十二岁,要说她会武功能上战场也没人信,只不过……“顾王爷的儿子……可不就是顾明渊嘛,他现在才多大啊,可怜的孩子”她喝着茶感慨道,很早以前她就看出来默钦是个不靠谱的人,顾明渊也就长她三岁而已,武器能扛起来吗就让去边关,自求多福吧。

  宁子仪走的第三天宁子玉就开始不安分了,在他的思维里,既然云罗是继承人,是不是杀了云罗他就有机会了?

  宁子仪多次嘲笑他脑子一根筋没啥真本事,他都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每日对云罗的怨恨更多了一分。

  

  云罗闲的无聊没什么地方可以玩,就学习刺绣,成品托人拿出去卖钱,虽然身在王室不愁吃不愁穿,她却总有一种攒钱的习惯,钱握在自己手里才不会丢。

  

  身旁被安排的小婢女名字依旧叫豆绿,云罗对绿豆糕情有独钟,身边的贴身侍女便一直都叫这个名字。

  豆绿按照主子的吩咐准备出门亲自去管内务的地方取针线,原本整洁的院子随着她步伐的深入开始变得荒凉,推开角落不显眼的木门进入了最低等的院子,里面哪有什么板砖铺地,到处是坑坑洼洼,一群上了年纪的粗鲁妇人挽着高高的手臂,有洗衣服的,有一边谈笑风声一边摘菜叶子的,她们有她们的快乐。

  见到有外人来,掌事的姑姑也停止了教训那些奴婢的动作屁颠屁颠的凑上来,双手在身上的粗布料子上擦了一遍又一遍,笑呵呵道:“姑娘又来了,又是来取针线的吧,这几日奴婢寻得了几个好的,姑娘请跟我来”

  豆绿对这个不起眼的婆子没什么印象,只是听说是好针线就有点小心动,没作怀疑就跟了上去。

  

  本来嘈杂的人群在豆绿跟着婆子进入到后院的那一刻都安静了下来,停止了手里的活站起来盯着门口地方,门旁的柳树后慢慢走出了一个身穿金色莽服的少年,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面色不是很和善,他盯着后院的门看了一会,抬手一挥,就有婆子走过去将后院的门用铁链子给锁死。

 

  

  少年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就走,腰间的玉佩随着着他转身的幅度跳动了一下又乖乖的挂在了腰间,细看的话,可以瞧见上面的“玉”字。

  云罗等的都快睡着了豆绿还没回来,以她的直觉就感觉不对劲,准备出去瞧瞧,门却被粗暴的踢开了,少年抱着胳膊站在门口一脸的不耐烦,眉间的戾气相当的重,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惹的,看着她轻蔑道:“宁子仪来信问你吃饭没”这态度,宁子玉无疑了。

  云罗被这顿操作搞迷糊了,干笑了两下双手去揉自己腰间的荷包小幅度的点点头,便算是回答。

  “这时候你吃哪门子的饭?”宁子玉抬头看了一下还在半空中的太阳有些生气,这云罗睁眼说瞎话呢?

  “二哥都说了啊”云罗抬头瞧了他一眼又极快的低下,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动物弱小可怜,对荷包的摧残依旧没有结束。

  宁子玉瞪了她一眼,闹了半天在给他玩文字游戏呢?便也不废话了,打了个响指,一群奴婢端着各式各样的佳肴从门口整齐的走进来放在了云罗面前的桌上,光是上菜就上了一盏茶的功夫,本来就不大的桌子被摆的密密麻麻,实在是铺张浪费。

  “这是宁子仪让我给你的,别不信,这里有他的信”宁子玉看她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就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封鸡毛信走过去扔到了她面前,嫌弃道:“我以为是军中大事才用鸡毛信,结果写的是一堆废话”

  云罗接过来打开信纸瞧了一眼,瞬间笑了出来,连忙捂住嘴怯生生的看了宁子玉一眼,规规矩矩的坐好,小声道:“大哥哥向来疼我二哥别生气”

  宁子玉冷哼了一声,嘲讽道:“我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快吃,我还有事”

  云罗憋笑憋的辛苦,连忙答应了一句,就拿起筷子开动了。

  “必须给我吃完!就算吃不完每样菜都要吃一口,我会来检查的”宁子玉一刻也不想多待,拿起信封就走。

  等人走了云罗才松了一口气,把豆绿没回来的事忘在了脑后,舀了一碗粥慢慢品尝,她前世并没有与宁子仪等人接触过,他竟然对自己的事这么上心,还专门让宁子玉过来看着她吃下去,这要是亲哥就好了。

 

  

   云罗一边笑宁子玉天不怕地不怕也会被人胁过来用最硬气的语气说最怂的话,一边觉得宁子仪小题大做这点小事还用鸡毛信,她还是留心食物是否有毒,用银针测了好几遍发现没什么问题才放心吃,这宁子玉与宁子仪同出一脉,应该坏不到哪里去。

  吃饱后宁子玉像是掐着时间一样进来将所有的餐盘都检查了一遍确认她全都吃了,才满意的点点头,上前抓住她的袖子轻狂道:“走,二哥带你去个好地方”

  云罗表面上依旧是一副好欺负的样子,任由他牵扯着往前走,准备趁其不备再出招,就在运气的一瞬间,一阵刺痛传来,接着就失去了意识,等她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黑暗,听不到任何声音,有些心慌,想求救却发现发不出一点声音,浑身软绵绵的像是没了经脉,手腕上绑着粗重的铁链子根本挣脱不开,便认清了现实,她完了。

  等视线适应后,才能看清身边站着的人,不出她所料,果然是宁子玉,少年双手背在身后一直盯着她看,那眼神仿佛就跟看死人一样,空洞又疯狂。

  看见她醒了,宁子玉还扯了一下嘴角做出了标准的微笑,对着旁边的侍卫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话,中途还指了一下她的胳膊和小腿,交代完后便俯身贴近她的脸,笑的更加狰狞,云罗活了两世,她从未见过这样嗜血疯狂的眼神,竟然被吓得脑子一片空白,她虽然听不清这个人说的是什么,但可以肯定,她会死的很惨。

上一章 这个哥哥不简单 奈何情深缘也深最新章节 下一章 宁子玉,爷记住你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