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轻小说 > 风声何极:花火荡漾的天际
本书标签: 轻小说  悲剧  病娇   

第十四章~信笺

风声何极:花火荡漾的天际

转眼的功夫,她出现了,摇铃的少女,手攥纸屑,向空中抛去,这是她现在最隆重的庆祝方式。

结缘神“恭喜二位,结缘……”

驰炀见,忙做出示意安静的手势。

她不得不放低音量,是无可奈何,又是不服气。自己虽说是新继任的神明,但好歹是不同常人的身份,连说话的权力都被剥夺了,实在憋屈。

驰炀“你是结缘神吗?”

他轻声问。

结缘神“是,是正是在下,请多关照。”

连连跪下,是激动,后发现实在是不合礼数,又慌忙站起。

驰炀“我说呢,听人说过这的神明可不是你这般。”

驰炀“那是我姥姥,年事已高,退休了,前段时间去人间游历,学来这词,说在继任神明前需去那渡劫,也是不清楚如此美好的世界,为何会被称作如此,有趣的很。”

手一拍脑袋。

结缘神“亭中已摆上了茶水,可不要贪杯,出结界时知会我一声即可。”

驰炀“等等。”

驰炀拉住她的衣袖。

驰炀“请问你这里有可以治感冒的药,不是一般的,就是……”

说了一阵,到头来,他都觉得是废话,对方没听懂,还把自己给绕了进去,沐佑风时常患病,是普通的伤寒,怪得很。

结缘神“药,是吧?有。”

从背后的木匣中取出一个青瓷药瓶。

结缘神“姥姥怕我出门出事,给了我一瓶药丸,虽不是什么神药,但什么小毛病还是可以医治的,给。”

正要走,折返了回来。

结缘神“姥姥说过,能得到狐狸的赠礼是幸运的,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摇手走去,

结缘神“回见。”

驰炀呆了一阵,回神时,赶了几步,她已走远,还是补上了一句,

结缘神“谢谢。”

叶贞衣口的信笺半露在外,驰炀是想替他塞进去,免得到时候,遗失了,哇哇叫个不停。不料,信壳是沾满了浆糊,手刚碰到便分离不开,他,笑了,叶贞喜吃甜食,这类情况不在少数。

刚站起,信便滑落了,驰炀瞟了眼外壳上写的字,仅处于好奇,但,却收住了笑意,“驰骋”二字在角落映着,淡色落花,褐色信黑色尤为明显,那是他父亲的名字,是他父亲的来信。

儿时离去的他,至此不归。驰炀都快忘记他的音容笑貌,现在突然的来信,他惊了,慌了。

那年到如今,是几年过去了,驰炀是一直在等他,慢慢的,期盼的心情渐渐变为了愤恨,恨他在自己最需要陪伴的时候,不在身边,恨他走了,再没回来。

“你说过,你会回来的,”不甘为他流泪,是不值得,捡起信,站立着,低头阴沉,说不出话了,将信捏作一团,高举,喘着粗气,却没有勇气扔出自己的视线。

看天,一时的悠闲变为了一时的不知所措,蔚蓝的颜色在他眼中变了。

奔向叶贞,想问他信的出处,又不敢问,是不愿打破他片刻的宁静,不愿看破背后发生的事,抓紧他的领口,松开了。

忽觉口干的厉害,亭中取了杯沏满水一口饮下。

水顺着口腔直下,舌尖先是甘甜,最后在腹中炸开酥麻的滋味,是酒的滋味,他曾想过酒馆杯中的茶水是何滋味,竟如此苦涩,喘了半天,方缓过来,大脑是一片空白,脸顿时红个通透。

驰炀“叫我不要贪杯,原来是这个。我倒要看看会发生什么。”

手提起瓷杯,沾满一杯,仰天饮下,依旧露出狰狞的面目。

驰炀“这么难喝的东西,有什么好的?”

接着,又是一杯,迷糊着,想自己是在干什么,记不起来,头痛得很,摇晃沉重的脑袋,倒在桌上。

叶贞醒了,看驰炀在亭中脸红痴迷的样子,完全不明白他怎么了,自己在刚刚的睡梦中,他经历了什么。

叶贞“阿炀,这是酒,你怎么……”

驰炀“我只是想试试这东西是什么感觉,不过如此,”无力地摇摇手,笑笑,无声了。

叶贞自是不知发生了什么,抓起杯,记起幼时的教导,在未成年之前,酒是忌品,看驰炀似笑非笑的模样,他顾不得那么多。

叶贞“从即日起,我们是挚友,便要一同承担,这算什么?”

挑眉,吸气,喝下了,他更是不胜酒力,这烈酒,小半杯便醉了,哼唧一声,化为了儿时的他,是那么小。

驰炀费劲地伏起,朝前走了几步,台阶踩空,扑向花作垫的大地中,手中攥着那封信不放,泪是从眼眶中流向了心里,看不见,但更疼。

上一章 第十三章,结缘(五) 风声何极:花火荡漾的天际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十五章~夜晚(一)